photo  

全球公域介入及機動聯合構想的發想,係為了取代空海整體戰規劃的不均衡戰力,該構想聚焦於擊潰敵人的計畫與企圖,本身是屬於戰爭的作戰層次,也是遂行戰略的手段,該構想是否能落實發展,攸關美軍戰力良窳。

新聯合作戰概念:
全球公域介入及機動聯合構想
Joint Concept for Access and Maneuver in the Global Commons: A New Joint Operational Concept
取材/2017年第一季聯合部隊季刊(Joint Force Quarterly , 1st Quarter/2017)

● 作 者 /Michael E. Hutchens, William D. Dries, Jason C. Perdew, Vincent D. Bryant, and Kerry E. Moores
● 譯者/王建基
● 審者/劉宗

作者簡介
Michael E. Hutchens上校,係美海軍軍令部長辦公室參謀,「全球公域介入及機
動聯合構想」的N503構想及執行辦公室首席。
William D. Dries上校,係美空軍部本部戰略計畫及需求副參謀長室概念處助理處長。
Jason C. Perdew中校,係美陸戰隊戰鬥實驗室/未來事務處聯合構想分析官。Vincent D. Bryant上校,係美陸軍部本部參三/五/七陸軍太空戰略及政策資深分析官。
Kerry E. Moores上校,係聯七未來聯合兵力發展及構想執行處處長。
Reprint from Joint Force Quarterly with permission.

在陸軍與空軍專業協會的兩場專題演講中,鄧福德(Joseph Dunford. Jr.)上將闡述他本人及其他各軍參謀長如何走過「探索歷程」,進而發展出一套新的國家軍事戰略。1 他進一步解釋那次「探索歷程」包括他們共同思索國家的重心。

鄧福德特別指出,在作戰層次應具備全球兵力投射能力,是美軍的軍事重心。對此他接著表示,「本人認為,[潛在競爭者的]作戰模式、戰力發展與所作所為,皆是以損害美國、美軍的兵力投射能力,以及盟國的信譽為目標。」他繼續闡述,「我們也已經看到潛在競爭者,不斷改良其現有專門對付美國的系統與能力……長程傳統打擊戰力、現代化的核子能力,他們也置重點於發展各類強固的網路、太空、電子戰及水下作戰能力。」

對於一個應放眼天下、縱橫世界的國家而言,美國針對浮現中的種種挑戰,必須以數十年來美國與盟國部隊所具優勢,做好應對準備:以充分行動自由將兵力投射至作戰區,俾完成所交付之任務。

photo  
美軍的聯戰構想發展,將指導聯合部隊作戰,俾在全球公域中投射兵力。(Source: USN/ Torrey Lee)


全球公域介入及機動聯合構想之簽署與核准

2016年10月19日,參謀首長聯席會議副主席空軍上將賽爾瓦(Paul Selva),簽署了「全球公域介入及機動聯合構想」(Joint Concept for Access and Maneuver in the Global Commons, JAM-GC),正式宣告該構想業經核准為一種支持「2030年聯戰最高指導構想」(Capstone Con-

cept for Joint Operations 2030)的聯戰構想。更重要的,是「全球公域介入及機動聯合構想」將指導聯合部隊作戰,使美國能在全球公域中確保介入及機動能力、投射兵力,以及擊敗試圖拒止美軍及盟軍行動自由之敵人。

「全球公域介入及機動聯合構想」係源自於經過縝密分析的「空海整體戰」(Air-Sea Battle)構想並加以取代,同時亦持續對美國兵力投射所需各項核心能力展開自然、漸進的發展。此一構想置重點於獲得並維持戰時介入能力,俾於軍事威脅日趨精密、擴散的年代中,在全球公域中保持行動自由。2 構想中的作戰層次思維,將制定能力與部隊發展作為所需資訊,有助於形塑因應上述軍事威脅所需的聯合部隊。

美國將持續發展並強化其區域及全球兵力投射能力,以提出全方位選項,進而成功捍衛自身以及盟邦、夥伴在全球各地所共享的利益。配合此一構想之演變與運用所採取的一致行動,將充實、精進發展此一能力之各項發展作為。

photo  
在13-02號聯合介入作戰演習期間,官兵於美國北卡羅萊納州布萊格堡(Fort Bragg)西西里空投區(Sicily drop zone)實施引張帶空投作業,並與美陸軍第82空降師在拒止環境下進行兵力投射演練。(Source: DOD/Jason Robertson)


反介入/區域拒止之威脅崛起

美國是個具有全球利益的世界強權,在此一基本信條下,軍方必須持續在世界各地投射兵力、維持兵力。自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以來,美軍通常都能介入全球公域,不受任何限制與挑戰,而此一優勢進而形成兵力投射能力。然而,這種來去自如的情況,亦使得確保作戰介入的思維、計畫作為與作戰再也不是首要項目。此外,在過去二十年間,美國全力投入兩場需要不同戰鬥方式、不同能力與能量的戰爭,卻不是那些用於反制實力匹敵者所需,更使得美軍上下均忽略有關持續作戰介入的相關議題。


時至今日,意志堅定的潛在敵人,致力於獲得、運用及擴散各項強大、先進之科技與軍事能力, 以反制美國及盟邦兵力投射,不斷侵蝕美國傳統軍事優勢。3 這些能力不僅是飛機、潛艦、水雷與飛彈等傳統武器,更包括太空與網路空間等領域的新興能力。4 就範圍、殺傷力與精密度而言,這些新興能力構成了一系列前所未有的「反介入/區域拒止」(antiaccess/area-denial)能力,對美國及盟邦兵力投射及機動模式構成威脅。由於近期預算緊縮,已對兵力結構與戰備整備造成重大衝擊,導致這些挑戰似乎更加嚴峻。

若不對這些挑戰加以反制,勢將降低美國安全保證信譽,以及合法使用者對持續享有進入全球公域的信心。這些強大的能力,亦將使美軍及盟軍須冒更大風險、在距離利害區更遠之處作戰。

初期反應:空海整體戰

鑒於上述實際作戰狀況,美國國防部體認必須尋求、發展各種概念與能力,以強化兵力投射能力與戰略,並且確保行動自由。2009年7月,時任國防部長的蓋茲(Robert Gates),指示各軍種應處這一系列問題,因此創立了一種稱為「空海整體戰」的新作戰構想。

藉此成立的多軍種辦公室,不僅負責撰擬新構想,亦須在各軍種建構、管理、監督可行的轉型與應用作為。空海整體戰規劃在軍種、作戰司令部、聯合及盟邦層級,融入二十多個電腦兵推、實驗、研究與演習。另有三項落實空海整體戰構想的執行計畫,旨在針對各作戰領域提出兵力發展建議,並對其進行測試、驗證,最終提供「各機(艦)隊與部隊」採行。這些開創作為均揭示出諸多洞見。所提出之諸多見解,構成空海整體戰最初核心理念,那就是美軍需要一支更高度網狀化及更密切整合的跨領域部隊。

發展全新構想

2014年秋,各軍參謀長同意空海整體戰應修正為一種權威性聯戰構想,並成為「聯戰進軍構想」(Joint Operational Access Concept, JOAC)之下層支持構想。各軍參謀長咸認,在「聯合部隊發展程序」(Joint Force Development Process)的監督下,將空海整體戰從原有的多軍種協定,轉化為一種充分整合之聯合構想,乃是漸次強化此一統合作為最合理的作法,必能肆應當前及未來互相競逐的環境。

對於肆應全球公域之反介入/區域拒止挑戰的 作戰需求有更進一步了解後,各軍種及聯參達成 共識,同意將上述聯合構想命名為「全球公域介 入及機動聯合構想」。

2015年初,空海整體戰辦公室著手將空海整體戰融入「全球公域介入及機動聯合構想」,以落實各軍參謀長之決心。為進一步支持此一新倡議, 聯合參謀部主任旋於2015年1月發出備忘錄,正式指示更名事宜,並責成職司聯合部隊聯合發展的聯七,管制構想發展作業之推展。

新構想的發展及起草作業,均按照現行的正式聯合準則發展程序辦理。5 按照此一系統化的程序,可確保聯參給予「全球公域介入及機動聯合構想」必要之整合,亦可監督其他聯戰構想。

植基於空海整體戰

「全球公域介入及機動聯合構想」的發展目的,是在相互競逐的環境中,提升聯合戰鬥效能,同時運用空海整體戰構想寶貴的研究結果與經驗教訓。「全球公域介入及機動聯合構想」保留並強化了空海整體戰經證實後的精華部分,並找出經驗教訓加以融入,形成一種更有效、更具適應性之聯合構想,以肆應瞬息萬變、日趨艱難之作戰環境。現在則是一種建立在空海整體戰「根基」上的聯合構想。「全球公域介入及機動聯合構想」雖然目前屬聯合構想階段,然其成熟、轉型、應用等仍屬各軍種職責,但已強化聯七正式督管之責。

基於多年之全面性兵推與實驗,「全球公域介入及機動聯合 構想」對空海整體戰的理念進 行改良與調整,俾在可接受之風險程度內,應處競爭下的環 境。鑒於空海整體戰構想係專 為反制逐漸浮現的反介入/區域 拒止挑戰而設計,並針對敵人之反介入/區域拒止能力,採取「干擾、破壞、擊潰」(dis rupt, destroy, defeat)手段,「全球公域介入及機動聯合構想」則是置重點於擊潰敵人的計畫與企圖,而非僅是專注於去除敵人之反介入/區域拒止能力。

「全球公域介入及機動聯合構想」的核心屬於戰爭的作戰層次。其本身並不是戰略,而是一種遂行戰略的作戰途徑。同樣的,有效的戰術雖然有其必要性,但是「全球公域介入及機動聯合構想」並非旨在提供戰術解決方案。相似之處在於,該構想並非倡導某些特定的新興能力。但如果這些能力能加以發展、運用,將使「全球公域介入及機動聯合構想」更為有效。

各方咸認科技對於超越敵之能力,以及守護我方弱點之重要性,但此一構想亦認同科技有其限制,並且在有利於聯合部隊的時機與地點,整合低科技作戰確有必要。重要的是,「全球公域介入及機動聯合構想」揭示了一種在相互競逐環境中,不單靠克服潛在敵人反 介入/區域拒止軍事能力的作戰方式;而空海整體戰所採的方式,則是置重點於透過有系統 的反制反介入/區域拒止,以改 變作戰環境,進而有利於聯合部隊作戰。此一微妙又重要的 改變,表示美軍已認知反介入/區域拒止的演變比預期還快,並且只能冒高度風險方能加以消弭。

photo  
提升美國與盟國之作業互通性,乃美軍聯合構想之要義。(Source: US Army/Brian Chaney)


「全球公域介入及機動聯合構想」旨在協助各級指揮官、計畫人員與戰力發展人員,俾達下列目的:

■以創新方式運用現有各種聯合部隊能力,俾確保介入及機動之自由。

■提供必要之兵力發展作為, 尤其是教育及整合訓練等方面,以滿足未來在相互競爭環境中制勝需求。

■找出、理解並倡導反制不斷演化威脅所需之新能力與新方法。

為了必須對抗戰力相近的現代化競爭者之可能性,「全球公域介入及機動聯合構想」所預想的作戰,是對抗意志堅定、戰力堅強、捉摸不定,而且會避開美國強項、仿效美國能力、攻擊美國弱點,以及將作戰擴及實體戰場以外的對手。

「全球公域介入及機動聯合構想」這個新名稱,亦反映出聯合部隊要在相互競逐環境中制 勝的諸多重要理念。最顯著的改變,就是在面對反介入/區域 拒止全面威脅而進行作戰時,需要整合五個作戰領域( 陸、海、空、太空、網路)的一切戰力,而非其前身空海整體戰所僅注重的空、海兩個領域。

此一構想亦會因時因地制宜,將盟邦及夥伴的戰力與能量囊括在內,因為介入全球公域乃是國際社群的共同利益。「全球公域介入及機動聯合構想」未來仍將有賴於美國對全球盟邦與夥伴的承諾,而他們對於成功克服威脅,以介入全球公域,就這點而言十分重要。提升美國與盟國及夥伴之間的作業互通性,乃是此一新構想的要義。

如同原有的空海整體戰構想一樣,「全球公域介入及機動聯合構想」並非針對任何潛在敵人、作戰區或地理場景所規劃,而是世界通用的反介入/區域拒止之威脅能力擴及全球、日趨複雜使然。其重點係針對2016至2025年,在競逐環境下全球公域介入與機動的挑戰。

此外,「介入與機動」反映出作戰介入與行動自由之整體重要性,而「全球公域」則是劃出不屬於任何國家的陸、海、空、太空與網路空間。「全球公域介入及機動聯合構想」認知到,「介入」全球公域,無論作為目標或作為一種將兵力投射至敵境的手段, 對美國國家利益而言均十分重要。

作戰問題解決方案

構想」為聯合部隊作戰提出一 種漸進式解決方案,其核心為 強化跨軍種全領域整合與兵力 組成,即便在反介入/區域拒止 威脅日趨複雜之際,仍能發展 出一支繼續確保在全球公域行 動自由之部隊。此一構想之作戰問題總結如后:

聯合部隊須能介入各個全球 公域,並於其間維持機動力、 投射兵力,以及擊敗企圖透過 運用反介入/區域拒止能力以 阻撓行動自由之敵人。

用於全球公域之戰術與軍事戰略必須有高度適應性,俾與敵各類科技之進展並駕齊驅, 包括定位與定時、導引、推進、計算能力、感測、精確度與信跡等各方面。在兵力架構「更精實」以及先進威脅與武器科技不斷擴散之際,反制一個具備數量優勢與幾近相等程度科技潛力的敵人,就是「全球公域介入及機動聯合構想」作戰問題的核心。

photo  
「聯合發射聯盟」(United LaunchAlliance)三角洲四型(Delta IV)重型火箭,攜行美國「國家偵察辦公室」(National Reconnaissance Office)之酬載物,在2013年8月28日於范登堡空軍基地第六號太空發射臺發射升空。 (Source: USAF/Yvonne Morales)


構想基石

為肆應作戰問題之種種挑戰,未來聯合部隊必須能分散配置、迅速恢復、靈活調整,以及在充分規模下與足夠期程內執行任務。該構想更進一步定義與闡述聯合部隊所需特性,以及這些特性為何對未來在相互競逐環境下成功遂行聯合作戰之重要性:

■分散配置:「在保存機動力與集中戰力等能力的同時,還要有能力進行疏散、再部署,以及運用各種基地與作業位置。」

■迅速恢復:「從逆境與挫折中迅速恢復之能力,往往以戰損形式出現。」

■靈活調整:「能在任何臨時或永久架構下,隨時接受[聯合部隊指揮官]指揮、管制、運用, 俾完成所交付任務」之各級部隊。

■充分規模:能力擴充的項目包括增加現有載臺之航程、載運量與滯留時間;增加能共同執行作戰之夥伴;以及提高對商用系統之使用與整合。

■足夠期程:美國與盟軍部隊須具備必要之「駐留力」。後勤系統的重要關鍵要素,就是可提供備用系統,為遭受阻斷、物品腐壞或消耗而適時籌補資源。

在「全球公域介入及機動聯合構想」強調上述聯合部隊整合關鍵要素的同時,其他國力要素─整體政府與聯盟途徑─包括外交、資訊、軍事、經濟、金融、情報與執法等,亦應與聯合部隊作戰一同整合。

photo  
美海軍航艦雷根號(USS Ronald Reagan)與獨立號(USS Independence)在2014年「環太平洋聯合演習」(Rim of the Pacific)實施艦隊運動時,隸屬136電子攻擊中隊(又名臂鎧[Gauntlet]中隊)之E/A-18咆哮者(Growler)戰機落艦情形。(Source: USN/Conor Minto)


與其他構想之關係

2012年1月公布之〈國防戰略指導〉(Defe nse Strategic Guidance)指出,「美國將繼續與有能力之盟國與夥伴,在全球引領各項作為,俾確保能對全球公域進行介入並加以運用……藉著維持各種相關且互通之軍事能力加以達成。」該指導列舉出10項主要任務,其中一項就是美軍將「在反介入/區域拒止挑戰下投射兵力。」諸多聯合作戰構想在此一戰略指導下進行整合,俾克服反介入/區域拒止挑戰,將美軍兵力自本土投射至海外,在五大戰鬥領域中與敵人競逐,遂行進入作戰。

「聯戰最高指導構想」已為各聯合作戰構想設定調性與範疇。該構想描繪出各種可能的作戰構想,透過這些構想,2030年的聯合部隊,將能捍衛美國,對抗諸般安全挑戰。「全球公域介入及機動聯合構想」係植基於現行「聯戰進軍構想」之跨領域統合中心思想。但就作戰而言,「全球公域介入及機動聯合構想」係以更明確、更詳細的概念設計,推動「聯戰進軍構想」理念。此外,「全球公域介入及機動聯合構想」亦建立在「迅速集結聯合構想」(Joint Concept for Rapid Aggrega-tion)所擘劃兵力發展與管理作為上,因此也對「聯戰進軍構想」後續之作戰理念加以充實並設定條件。最後,由於體認到持續作戰的價值與必要,「全球公域介入及機動聯合構想」倚賴並可充實「聯合後勤構想」所規劃之「全球整合後勤」。

落實的承諾

為肆應反介入/區域拒止軍事問題,發展各種方法與能力的實質工作仍持續推展。透過對「全球公域介入及機動聯合構想」的進一步發展、轉型與應用,各軍種─與盟邦及夥伴攜手合作─ 仍持續致力於形塑一支更緊密且更迅速恢復、網狀化、更充分整合之部隊,俾隨時隨地建立及維持行動自由與介入作戰能力。這些領域都需要投注更多心力,並置重點於如何使美軍在新興、複雜且致命的相互競逐環境中贏戰致勝。

「全球公域介入及機動聯合構想」將滿足肆應反介入/區域拒止威脅所需之全方位整體能力,包括物質及非物質解決方案。「全球公域介入及機動聯合構想」旨在發掘能力罅隙、提供整合聯合能力,以及發展準則、組織、訓練、物資、領導統 御與教育、人事與設施等各方面解決方案(尤以聯戰為核心)。該構想不會取代各軍種特有之規劃、 需求與武獲程序,亦不會指示任何特定經費作為;而是用於完善各軍種預算編製程序,並作為 一種媒介,使四大軍種能密切合作,共同精進預算編製效率。

雖然「全球公域介入及機動聯合構想」在於應處當前、未來十年、甚至更長遠的反介入/區域拒止威脅,但不會專門為有前景但未經發展之未來能力背書。倚靠現行體系及能力固然重要,但一旦各項先進能力問世並能加以實際運用,將可使「全球公域介入及機動聯合構想」所揭櫫之方略更加有效。

「全球公域介入及機動聯合構想」能否落實

「全球公域介入及機動聯合構想」所預設的落實方式,乃是 一支完成備戰與訓練,並且具備陸、海、空、太空及網路作業互 通能力的部隊,還擁有克服、突破潛在敵人目前所構成日趨複雜的挑戰。該構想經落實後,將能維持聯合部隊能力,使兵力能在任何時間投射至任何需要 協助反制侵略或敵對的全球公域,以保障美國及其盟邦利益。 上述挑戰是確實存在的;反介入/區域拒止威脅的強化與擴散,需要持續且集中之制度檢視與關注。此外,任何在「全球公域介入及機動聯合構想」之下的理念、倡議與作為,在部署戰場並實地應用前,亦需要切合實情的測試、評估與驗證。這些都需要各軍種進行前所未有的合作與學習。

「全球公域介入及機動聯合構想」的初期成果頗具前景。配合此一構想之轉型與應用所採取的諸般措施,業已充實、指導各軍種相關能力與兵力發展作為。此一構想為各軍事部門及各軍種,提供了一套統一的合作架構,俾應處日趨細膩之威脅。各軍種為發展該構想所揭櫫的各種能力,而採取的持久性整合作為,能使潛在競爭者付出代價、嚇阻衝突,並且在確保行動自由之際,使美國及其盟邦介入全球公域,在其中四處機動。聯合部隊將持續保持在全球投射美國兵力的能力,俾支持國家目標─正如鄧福德所昭示─這種能力就是「戰力泉源」。

註釋

1.美陸戰隊鄧福德上將於2016年9月21日的年度「空軍協會」(Air Force As- sociation),以及2016年10月5日的「美國陸軍協會」(Association of the United States Army)致詞時作此表示。

2.〈聯戰進軍構想〉(Washington, DC: Department of Defense, January 17, 2012 ), 1, 對「全球公域」的定義,是「不屬於任一國之空、海、太空及網路空間區域」。陸地領域「不屬」全球公域,因為所有適合居住的陸地均為各國或國家實體所擁有。

3.用於反制美國兵力投射,以及挑戰介入及機動之武器與手段,可總稱為反介入/區域拒止能力。

4.軍事戰鬥領域現今通常認為是陸、空、海(包括水下部分)、太空及網路空間。

5.所有聯合構想之正式發展程序,請參閱Chairman of the Joint Chiefs of Staff Instruction 3010.02E, Chairman’s Guidance for Development and Implementation of Joint Concepts (Washington, DC: The Joint Staff, Au- gust 17, 2016).

本文出處:
https://www.mnd.gov.tw/PublishMPBook.aspx?a=1&title=軍事刊物&SelectStyle=軍事期刊

神仙、老虎、狗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