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jpg

 

Ching Tsai Lin

陸軍官校 68 年班 

2014/02/20


寅時
五更天
春寒料峭
在濯濯瀛島
季風忒是野大
聽颯颯聲我無眠
憶歷歷舊事他滿懷
勃勃英姿昔是展
帷幄計千里行
驥伏櫪今瞬
戎馬倥傯
天命知
斗東

★ ★ ★ ★

photo.jpg

Ching Tsai Lin

陸軍官校 68 年班 

【 靈 爽 不 爽 】2017/04/05

見青岳賢棣PO上幅將軍嶼《靈爽不爽》廟匾,勾起我79年時,軍旅轉折的一段回憶。(「靈爽不爽」:喻神祇靈驗,庇佑向無差失。靈爽:指神靈, 神明。不爽:不差失。)

最憶花嶼,最不憶將軍。這兩個小島我都待過,人情濃郁讓你流連,沒話說!

花嶼是按編制調任,船程較遠舟檝勞頓,雖地處僻遠電力物資貧乏,但我欣然報到沒有怨言,記憶裡不毛之地的花嶼,在我筆下是愉悅的。

將軍則不然,北兵南調降階亂調,擺明胡搞瞎整你,但你又奈何?無他,為的是私務與長官齟齬罅隙,他們聯手要搞你。滄桑的一頁,落筆回憶?我總顯得有那麼些躑躅瓓珊。

駐地在將軍嶼,入小漁港的西側盡頭、派出所的南側,ㄧ幢平頂混凝土營舍,自某位中隊長於其內自縊後,投閒置散大門深鎖,除非有後備軍人召訓才使用。

偏他們要我勞其筋骨,餓其體膚,空乏其身吧?!不按編制(階),降格硬塞我一人留守那房舍、自理三餐。那房內自有人上吊後,因考慮官兵身心健康,已停止派員進駐,可能他們視我為寇讎、非我族類,不嚇我個屁滾尿流、嚇出個精神病,誓不甘休吧!?

我倒好整以暇,在中隊長上吊的寢室,總能悠悠入睡,吃苦當吃補,不把這類流放幽禁的惡整當回事。所以,見鬼倒沒有,有的是被偷吃庫房戰備糧的老鼠、蟑螂•••,半夜窸窸窣窣聲吵醒,牠們吃牠們的,我撒泡尿繼續睡。

繼之,我踏遍了將軍島,時看船進船出,常望潮起潮落,心情恬淡釋然。繼之,我早也乾杯晚也乾杯,村長也邀我,所長也邀我,漁民朋友船進港一箱酒,船出港又一箱酒,中隊文康室常有漁友送酒菜來,藉卡拉OK團康引吭高歌,豪爽的我幾是來者不拒,所以港邊抓兔餵魚也是常有的事。

斯時忠愛單位任務兼具軍事、政治、社會性,少著軍裝多喝酒,工作也常與喝酒結合。約莫月餘,本擬整肅我的長官,側悉我沒讓鬼給嚇到,也沒嚐到苦頭,日子過得像度假,優哉游哉的,哈•••,見不得我好,立命我歸建。

上文承蒙 Ching Tsai Lin 先生同意,引用他的「臉書」系列圖文,特此致謝。 

神仙、老虎、狗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