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jpg

2.jpg

3.jpg

4.jpg

61763656_2516203925066198_735872865835941888_n.jpg

Casey Chao

國內兩大軍事雜誌《尖端科技》與《天生射手》專欄作家

前陣子日本刺殺事件裡有「現場在為心肺功能停止的傷者做CPR」類的報導,所以引這篇四月底才出來的實驗文獻給大家參考

簡言之,心肺復甦術,或稱為closed chest compressions,CCC被建議在一般性的心臟驟停狀況當中應用,但目前支持這項作法可應用在創傷性心臟驟停方面的證據,卻相當稀少,所以這份英方在實驗室中進行的研究,便是要在藉由失血所導致的創傷性心臟驟停情境下,來評估心肺復甦術的效果,並進一步比較輸血急救是否比一般輸液,更有助於提高生還率

他們使用了39頭被麻醉的年輕大白豬,在完成基準檢測後,弄傷其右大腿,並控制其失血量達三成;再一小時後,使其再度失血,直到其平均動脈壓降到20 mmHg為止

然後在五分鐘內,隨機地對這批動物,分組採取五種不同急救模式:
第一組進行心肺復甦術
第二組進行全血輸血
第三組進行生理食鹽水0.9% saline輸液
第四組進行全血輸血外加心肺復甦術
第五組進行生理食鹽水輸液外加心肺復甦術

其中輸血輸液量是依3×10 ml/kg的份量進行;而心肺復甦術是使用LUCASTM II胸部按壓系統

結果他們發現:

1.第一組的死亡率(標準為平均動脈壓10 mmHg)明顯高於第二組與第三組,也就是說,對創傷引發的心臟驟停樣本,心肺復甦的效果不及輸血或輸液

2.輸全血的效果,又明顯比生理食鹽水好

3.輸生理食鹽水那組,沒有樣本能在急救後的十五分鐘內,回復自發性血液循環(ROSC MAP  50 mmHg)

4.心肺復甦加上注射生理食鹽水,導致狀況明顯惡化(輸血則不然),在急救後與實驗結束的兩階段中,在心血管的變數方面,注射生理食鹽水搭配心肺復甦術的第五組,又明顯比只注射生理食鹽水的第三組更糟

5.採全血輸血的第二組和以全血輸血搭配心肺復甦術的第四組,在急救後的階段有出現某些明顯差異,但這些差異並未持續到實驗結束的階段

所以最後他們的結論是:

1.在創傷性心臟驟停的情境下,心肺復甦術提高了樣本的死亡率;在和靜脈注射相較之下,還影響了血液動力

2.輸全血比輸生理食鹽水好

p.s.這份資料可以下載,且頁數僅六頁,建議各位自己找來看

臉書網友留言:

Casey Chao 所以TCCC教導戰場傷員在第一二階段不做CPR,且儘量以輸全血取代PRBC或膠質與晶質液,是正確的

請問
因為我是初級救護員
沒學過ON IV 就算會也不能操作
若遇到這種隨機殺人事件
大量大失血傷患
我是該先將還有生命跡象的傷患止血
再等後續人員抵達給予輸血
還是該在狀況穩定 傷患已止血
但支援還未到達時 對創傷傷患實施CPR呢

Casey Chao 一點建議
你先確保自己和他人安全 然後如果可以 替那些還有生命徵象 但大量出血的人止血 甚至如果現場你最清楚該怎樣做 而紅色傷患不只一位的話 更要請別人來幫忙止血
創傷傷患如果嚴重到已經導致心肺功能停止的話 即使用復甦術機會也很低 當然如果只有這位傷患嚴重到需要處理 其他都是綠色傷患 那你在到院途中去多做點甚麼 以爭取機會 也是可行的
一點管見

所以若是大量傷患現場
看到有創傷病患失去生命跡象
就算是剛失去 也該直接放棄
把時間用在幫其他傷患止血上面 存活率會高很多
感謝解答!

有限的醫療資源只能最大化.

因為之前看過
包括創傷造成的心肺功能停止的傷者 CPR的效果很差
所以才好奇說
如果今天狀況控制住
該止血的傷者都處理過了
我該不該回去壓
看來還是跟原本的做法一樣 OHCA了就直接放棄

其實我都是看狀況而定....我看環境還有人力若現場有醫療人員或有救護背景其實可以考慮低..因為我不知道您說的環境設定是有多少具備救護專長的人還有多少醫療資源耶!!!反正把握原則拉..不要做超出自己能力以外的事

Casey Chao 如果你手邊只剩黑色傷者 原則上是可以再為他們做甚麼 只是不要抱期望 某些急救的作為 除了是幫助傷者外 也是讓施救者自己的心裡能好過些 生還者的罪惡感 有時是歷劫餘生者的另項挑戰

了解
我是都先假設現場只有自己一個救護員 擁有的資源也只有自身急救包

★ ★ ★ ★

photo.jpg

Casey Chao

國內兩大軍事雜誌《尖端科技》與《天生射手》專欄作家

以五種急救方式,測試創傷導致心臟驟停後,心肺復甦加上靜脈注射(分為全血與生理食鹽水兩種)對模擬創傷失血動物成效的長條圖

生理食鹽水加心肺復甦與單靠心肺復甦,它們造成的死亡比是五種方式當中最高的

雖然這只是「一次」實驗,而且是「動物」實驗;但若搭配上美軍TCCC對創傷傷患處理的建議,至少我們應該開始思考,在面對攻擊等人為因素造成的大量創傷傷患時,現有的制度與作法是否有調整的必要?

臉書網友留言:

全血啊...(倒

Casey Chao 黃丞穩 這當然會是後勤的負擔 但美軍已經給了一種解法 叫做walking blood bank,當然美國境內的FDA在看到後,還是會皺眉頭就是了

https://youtu.be/ZtjhsbUTNfA
若網頁無法觀看,則請點選 YouTube連結網址,前往 YouTube觀看。

全血以現在來說真的困難吧 唉

Casey Chao 我知道 但我們至少要知道國外有這個趨勢

http://intra.blood.org.tw/upload/60bd8784-e286-4861-87d5-f1abcf4b4598.pdf

1.jpg

2.jpg

除了輸液的選擇,還有個前提是能否有辦法在大傷現場替每個人都打上line,可能會趕著要後送之類的

Casey Chao 這當然要看狀況 但如果很清楚附近的ER與OR收納能量 部份越接近攻擊事件(如爆炸)中心的傷者 可能是越嚴重 但卻是越後面才被發現接觸到的 而且就算送 比他們先到院的其他傷者可能已經使用了ER與OR的各項資源 因此勢必得在現地先穩定 或在後送途中先穩定下來 否則就只是送遺體了

變成把急診室帶到現場,而不是把自己當成運送車輛而已

Casey Chao 假設像花蓮東大夜市那樣炸了 後送大概就只有國軍與慈濟醫院 加上你又要考慮可能在途中有第二個甚至更多爆裂物時 邊搜邊撤一定會減緩後送速度 因此現地或車上的作為 就會比平常能快速後送時更吃重

這比急診室急救還要更困難呢!可是這種人臺灣不見得有吧 (怪醫黑傑克的迷

醫院是否可能會有附加傷害(不遵守日內瓦條約),各地的醫療能量,基本上,有調查過。很多人太樂觀。

到時要轉成DMAT的處理方法了

photo.jpg

感覺這時心臟停掉變成一種保護機制了

Casey Chao  其實不然

當然放著不管一樣是死啦,不過輸血在這種情況的重要性好像比回復循環的優先高非常多

Casey Chao 沒有血就根本沒得循環了

上文承蒙 Casey Chao先生同意,引用他的「臉書」系列文章,特此致謝!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神仙、老虎、狗 的頭像
神仙、老虎、狗

神仙、老虎、狗

神仙、老虎、狗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