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jpg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司馬懿聽到大家嘲笑他,居然也不生氣。覺得黑粉真愛粉皆是虛妄,他說:「我長於預測活人的事,不長於預測人的生死啊。」不過要向司馬懿請教養生方法,司馬懿還是能寫一套系列書的。 

《這些軍師不正常》:
司馬懿佛系養生術,熬死曹丕也熬死諸葛亮

2019/07/02  The News Lens 關鍵評論網

文:夜觀天花板

佛系養生,熬死曹丕

曹丕為魏王時,封司馬懿做河津亭侯,封侯了!後來又轉丞相長史,大官兒。

當時孫權正率軍向西。魏國朝臣們認為樊城、襄陽缺乏糧食,不能抵御吳軍,請召守將曹仁回駐宛城。只有司馬懿不同意:「孫權剛打敗關羽,正想同我們結好,一定不敢為患。襄陽是水陸交通要地,我們不能放棄!」

曹丕想尊重大多數,不聽司馬懿的。

司馬懿:「好的,可以,都行,聽我的是緣分,不聽我的我也安分。」

曹丕遂命令曹仁放火燒毀二城。後來孫權果然沒來入侵。曹丕那個後悔啊,難受死了。

司馬懿:「為什麼不聽我的呢?唉,君臣兄弟不要比,工作瑣事由他去!」

司馬懿繼續在家練養生操。

黃初七年(二二六年)五月,曹丕駕崩,享年四十歲。

可以說是英年早逝了。

司馬懿:「Double Kill! 同齡人去世了!又熬死一個!看來養生真的是非常重要了,早起早睡,不要酗酒,不要Party。」

曹丕臨終時,令司馬懿與中軍大將軍曹真、鎮軍大將軍陳群、征東大將軍曹休同為輔政大臣。曹丕對太子曹叡說:「有間此三公者,慎勿疑之。」

曹叡即位後,先改封司馬懿為舞陽侯。後來司馬懿擊退了想趁著曹丕去世,趁火打劫的孫權,升任驃騎將軍。後又先後任尚書、督軍、御史中丞、侍中、尚書右僕射、向鄉侯、撫軍大將軍假節鉞。

佛系養生,熬死諸葛亮

前面說過,諸葛亮同司馬懿結下樑子了,後來這樑子越結越大。

當時,有位之前是蜀將,後來降魏,手裡握著實權的漢子,叫孟達。曹丕在時,孟達是很得寵的,曹丕死後,孟達失寵。

諸葛亮知道了這件事,作為蜀丞相,他當然是趕快暗中和孟達通信,策反呀!越快越好。但諸葛亮故意向魏國洩露了孟達想叛逃的事。

孟達很慌,感覺整個人臉都方了,這時候司馬懿寫信給孟達:「將軍昔棄劉備,託身國家,國家委將軍以疆場之任,任將軍以圖蜀之事,可謂心貫白日。蜀人愚智,莫不切齒於將軍。諸葛亮欲相破,惟苦無路耳。模之所言,非小事也,亮豈輕之而令宣露,此殆易知耳。」

這段話翻譯過來就是一個表情圖:「莫慌,抱緊我。」

孟達得信大喜,對於策反這事兒猶豫不決。

司馬懿這邊,面上給孟達寫信套近乎打一針穩定劑,暗地裡率軍日夜兼程前去討伐孟達。

諸葛亮很著急,心想這次和孟達合作完,就再也不同天秤座合作,都有糾結症!諸葛亮還告誡孟達,守城周圍加緊防範,司馬懿老奸巨猾得很。

司馬懿打了個噴嚏,一面行軍一面不忘早晚養生操和泡腳的他覺得自己保養得很年輕,可隱隱卻覺得誰在罵他老。

孟達,一個這麼糾結的人,這時卻顯得迷之自信,他給諸葛亮回信說:「宛城和洛陽相距八百里,離我處一千二百里,上表給天子,來回路程,少需一個月,那時我的城池已修固,諸軍都做好了準備。我駐紮的地形深險,司馬懿必不會親自來,其他部將來,則不足為患。」

然而司馬懿喝著保溫杯裡泡的枸杞水,指揮著大軍八天就到了新城城下。

孟達非常驚歎,寫信給諸葛亮彙報這一奇跡:「吾舉事,八日而兵至城下,何其神速也!」

諸葛亮收到信件,心情複雜,心想不怕神對手,就怕豬隊友。趕緊和吳國一起派出兵解救孟達。可司馬懿的部隊把這些援軍全都攔阻在西城的安橋、木蘭塞等地。孟達在城外豎立木柵,加固城防。司馬懿則揮師渡水,毀其木柵,直逼城下。最後兵分八路攻城,僅十六天,孟達的外甥鄧賢、部將李輔就開城投降。魏軍入城,擒斬孟達,傳首京師,俘獲萬餘人。

諸葛亮對司馬懿的仇恨值直接升至滿分。

然後,諸葛亮開始著名的「六出祁山伐魏」了。

一開始魏國選出的對打人選不是司馬懿,但一上來碰到諸葛亮,就跟雞蛋碰石頭,咔嚓咯嘣脆。

沒辦法,只好派司馬懿上場。

司馬懿:「其實臣真不喜歡加班。」

凡是不養生的他都不喜歡。

太和三年(二二九年),蜀丞相諸葛亮第三次出兵攻魏,沒結果。

太和五年(二三一年)二月,蜀丞相諸葛亮率軍第四次出兵,依然沒結果。

最後諸葛亮和司馬懿對陣五丈原。

二年,亮又率眾十余萬出斜谷,壘於郿之渭水南原。天子憂之,遣征蜀護軍秦朗督步騎二萬,受帝節度。諸將欲住渭北以待之,帝曰:「百姓積聚皆在渭南,此必爭之地也。」遂引軍而濟,背水為壘。因謂諸將曰:「亮若勇者,當出武功依山而東,若西上五丈原,則諸軍無事矣。」(《晉書・帝紀一》)

五丈原對峙,魏軍這邊,司馬懿發的指示是「堅壁拒守,以逸待勞」。但這樣諸葛亮不幹了呀,多次挑戰(釁),只是司馬懿堅持防守不出戰,將老烏龜做到底。

諸葛亮一看,沒別的招了,只好刺激司馬懿。對一名直男來說,最大的侮辱大概是嘲笑他女裡女氣吧! 於是諸葛亮派人給司馬懿送去「巾幗婦人之飾」,簡而言之,就是女裝,欲激司馬懿出戰。

司馬懿笑嘻嘻接過女裝,穿了。穿了……

司馬懿:「不怒,不吵,安安靜靜做一位女裝大佬。諸葛孔明,你看我穿裙子漂亮嗎?」

諸葛亮悶出一口老血來。

司馬懿這邊,穿著女裝,問使者:「諸葛亮日常起居如何呀?吃多少呀?」

使者:「三四升。」

司馬懿:「他工作忙不忙呀?」

使者:「打二十軍棍以上的處罰,都是諸葛公自己閱批。」

司馬懿:「睡覺呢?」

使者心想,這司馬懿不會是穿上女裝就有非分之想了吧:「睡得挺晚的。」

司馬懿聽完,在心裡先一句「阿彌陀佛」,再一句「哈哈哈哈」,諸葛亮吃得少,睡得晚,天天加班,不是修仙就是要死了!

果然,諸葛亮當月就病故五丈原。只是蜀軍遵從諸葛亮遺囑,祕不發喪。但諸葛亮去世的消息還是由當地百姓透露給了司馬懿——三國也有吃瓜群眾。

司馬懿一聽,立馬出兵了。諸葛亮都死了,還怕什麼?無所畏懼,為所欲為,全軍追擊蜀軍!哪知道蜀將楊儀返旗鳴鼓,做出回擊的樣子,司馬懿以為諸葛亮沒死,趕緊說「窮寇莫追」,收軍退回。

這便是「死諸葛走生仲達」的故事。

司馬懿聽到大家嘲笑他,居然也不生氣。覺得黑粉真愛粉皆是虛妄,他說:「我長於預測活人的事,不長於預測人的生死啊。」不過要向司馬懿請教養生方法,司馬懿還是能寫一套系列書的。

總之,Triple Kill !諸葛亮這個強勁對手也被司馬懿熬死了!

熬死了曹操、曹丕、諸葛亮這三位說不清是敵是友的重量級對手,後面的對手其實都是渣渣。

photo.jpg
皇帝很有事、軍師不正常,國家馬上就滅亡。
腦洞大開與嚴謹考證激出的完美歷史新讀法!

介紹帝系、佛系、法系這三系共十四種奇葩軍師,
輕鬆風趣的口吻加上講究嚴謹的考究帶你從另一個視角看歷史,
偏執狂、養生狂、完美主義、逃避症……原來古人也有這麼多怪咖!

王安石 易燃易爆炸的偏執狂
病症:重度偏執症。
愛好:與司馬光相愛相殺。
臨床表現:我不聽,我不聽,就算你說得有道理我就是不聽。
沉迷於工作偏執成狂,凡是阻擋自己變法的人,都會被腦內系統自動鎖定為敵人。

張居正:人格分裂的兩個世界
病症:人格分裂。
愛好:「虐待」皇帝,寬恕自己。
臨床表現:不管我是怎麼樣,但我教皇帝做一個勤儉的人。
不僅在學習上嚴格指導神宗,生活上也給予了莫大的關心——拚命灌輸勤儉節約的思想。

諸葛亮 令人恐懼的完美主義者
病症:不親力親為會死。
愛好:處理公務、處理公務、處理公務
臨床表現:這也不行,那也不行,放著我來。
達不到滿分,心裡就很難受,甚至難受到心痛。心痛的結果就是蜀國上上下下大大小小的事情,他都親自過問、處理。

司馬懿 佛系養生,瞭解一下
病症:一切隨緣。
愛好:裝病,早睡早起加泡腳。
臨床表現:為了小事發脾氣,回頭想想又何必。
熬死了曹操、曹丕、諸葛亮這三位重量級對手,證明養生重要性,早起早睡,不要酗酒,不要Party。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這些軍師不正常》,高寶國際出版

作者:夜觀天花板

晝伏夜出,夜間喜觀天花板。
白天並不喜歡看太陽,因為眼睛會疼。
得益於姿勢沒得頸椎病,所以可以多讀點史書。

目錄

第一卷 帝系軍師:不行,免談,我做主
第一章 | 王安石: 易燃易爆炸的偏執狂
我不聽,我不聽,就算你說得有道理我就是不聽。
第二章 | 張居正: 人格分裂的兩個世界
不管我是怎麼樣,但我教皇帝做一個勤儉的人。
第三章 | 諸葛亮: 令人恐懼的完美主義者
這也不行,那也不行,放著我來。
第四章 | 曹操: 誓做中華FLAG第一人
只要是我說出口的,就沒有不「實現」的。

第二卷 佛系軍師:好的,都行,隨便你
第一章 | 蔡京: 戲精牆頭草症候群的誕生
能夠一秒失憶,演技一流。
第二章 | 李泌: 在 修仙的妄想中如魚得水
沉迷修仙,不想當人。
第三章 | 司馬懿: 佛系養生,瞭解一下
為了小事發脾氣,回頭想想又何必。
第四章 | 蘇味道: 逃避雖然可恥但很有用
嗯……都行。
第五章 | 房玄齡: 別說了,我有恐妻症
母老虎哪怕不吼,房玄齡也要抖三抖。

第三卷 法系軍師:閉嘴,安靜,別多話
第一章    | 蘇秦: 行走江湖,全靠一張嘴
你們聽我的,準沒錯。
第二章 | 魏徵: 首例懟人綜合症病毒誕生
陛下,您再聽臣進諫24小時。
第三章 | 劉伯溫: 厲害了,我的超憶症
買的所有書都是新的,因為只要翻一遍就全記住了。
第四章 | 晏殊: 令人窒息的誠實症候群
最喜歡打人臉,連皇帝都不放過。
第五章 | 姚廣孝: 真.佛系精神分裂作亂史
嘴上阿彌陀佛,轉眼搞事殺人。

內容連載

第一章    易燃易爆炸的偏執狂|王安石

姓名:王安石

字:介甫

生卒: 一○二一~一○八六年

職業:歷史穿越偽裝者,改革首席設計師

愛好:與司馬光相愛相殺

病症:重度偏執症

臨床表現:我不聽,我不聽,就算你說得有道理我就是不聽

是非題:

()唐宋八大家有韓愈、柳宗元、蘇軾、蘇轍、王羲之、歐陽修、蘇洵和曾鞏。

你的回答是什麼?

沒錯,不用懷疑,就是打×。

對於上過國中並背誦上百首古詩的你來說,這完全是送分題了。

王羲之嘛,字寫得超級好,還寫了《蘭亭集序》成為多少中學生陰影的那位,怎麼會有人將他與王安石搞混呢?

與王羲之的長篇大論比起來,寫「春風又綠江南岸,明月何時照我還」、「牆
角數枝梅,淩寒獨自開」的王安石多可愛啊。短短幾句,朗朗上口,連一個早自

習都不用,就可以熟練背誦啦。

實乃良心詩人。

大家都知道,王安石的詩寫得好,也都朗讀並背誦過。不過很多人不知道,其實寫詩只是人家的副業,他真正的主業是當宰相。一人之下萬人之上,操心國家大事,瞭解民生新聞,很忙的好嗎?

而且與那些詩相比,他在政治上的成就更讓人驚豔! 你說語文老師沒講過?

那是歷史老師該講的。不過你真沒什麼印象也不要緊,請聽我慢慢道來。

超前的王安石

要提到歷史上有哪些人物疑似穿越者,沒有王安石我第一個不服氣。

你說沒有理由你不服?

要證據就給你,現在就為你擺事實講道理吧。

不過,在說王安石做了哪些驚人又前衛的事情之前,我們得先說說宋朝當時的社會背景。

當時宋朝是文官政治,最高統治者和指令發行者非歷任皇帝莫屬。但是擔心文官專權呀,那些皇帝們就想出一職多官制度。很多人擔任一個職位,皇帝就再也不用擔心被奪權啦。

不過,權力被分散,就意味著當官的人多了。而在當時,想要當官的門路也很多,除了科舉制和制舉,還有一種叫做恩蔭制,也可以說是另類的世襲制。

這裡問題最大的就是恩蔭制。只要你有一個位高權重的親戚,即使是八竿子打不著的那種,你都可以沾沾光,混個小官當當。

誰沒有一個遠房親戚和朋友呢?這就導致當官的人更多了。

到了仁宗皇祐年間(一○四九|一○五四年)時,內外官員數量達兩萬多人,甚至「十倍於國初」。

仁宗:「朕也很無奈啊!」

不僅如此,宋太祖有言:「吾家之事,唯養兵可為百代之利。蓋凶年饑歲,有叛民而無叛兵;不幸樂歲變生(則)有叛兵而無叛民。」

就是說,養兵是一件好事啊,這樣就不會擔心有叛民了,所以大家要多養兵啊。(神一樣的邏輯。)

不過既然是老祖宗的話,兒子孫子總得聽了。

這下好了,不僅要養著多出來的官員,就連軍民也得多養一些,就當多多益善了。

正所謂「養兵之費,在天下據七八」,國家入不敷出,窮得有理有據。宋神宗接手時,國家正處於內部窮得揭不開鍋,外部有敵人入侵的局面。

神宗:「好吧,讓我來當改革開放的總設計師吧!」

是的,你沒有看錯,在所有人都覺得這是一手爛牌想要重新開局的情況下,我們的有志皇帝宋神宗想的是大刀闊斧地幹一場。

噹噹噹噹,這時候就輪到我們的主角|王安石出場了。

從小就跟著爹爹遊山玩水,不,是體驗民間疾苦的王安石一直都胸懷大志。
這兩人一見如故,惺惺相惜。

宋神宗:「當今治國之道,當以何為先?」

王安石:「以擇術為始。」

宋神宗:「不知卿所施設,以何為先?」

王安石:「變風俗,立法度,方今所急也。凡欲美風俗,在長君子,消小人,以禮義廉恥由君子出故也。」

神宗(內心竊喜):「很好,是朕的菜。」

於是乎,兩人一拍即合。

來呀,動工吧!

這一年,熙寧變法登上了歷史舞臺,每個保守派回憶起那年,都會想起被新政支配的恐懼。

嗯,你問為什麼叫熙寧變法? 這跟戊戌變法在戊戌年一樣,沒什麼隱藏含意在裡面,只是因為那年是熙寧元年而已。

簡單直接,就怕你記不住是哪一年。

接著說熙寧變法,為了國家富強,王安石提出的新法在財政方面有均輸法、青苗法、市易法、免役法、方田均稅法、農田水利法;在軍事方面有置將法、保甲法、保馬法等。

苗法者,以常平糴本作青苗錢,散與人戶,令出息二分,春散秋斂。均輸法者,以發運之職改為均輸,假以錢貨,凡上供之物,皆得徙貴就賤,用近易遠,預知在京倉庫所當辦者,得以便宜蓄買。保甲之法,籍鄉村之民,二丁取一,十家為保,保丁皆授以弓弩,教之戰陣。免役之法,據家貲高下,各令出錢雇人充役,下至單丁、女戶,本來無役者,亦一概輸錢,謂之助役錢。市易之法,聽人賒貸縣官財貨,以田宅或金帛為抵當,出息十分之二,過期不輸,息外每月更加罰錢百分之二。保馬之法,凡五路義保願養馬者,戶一匹,以監牧見馬給之,或官與其直,使自市,歲一閱其肥瘠,死病者補償。方田之法,以東、西、南、北各千步,當四十一頃六十六畝一百六十步為一方,歲以九月,令、佐分地計量,驗地土肥瘠,定其色號,分為五等,以地之等,均定稅數。(《宋史.王安石傳》)

變法的具體措施之精細,你要說他不是哪個財經大學的高材生穿越過去的,我都不信。

這其中最有名的是「青苗法」。通俗一點說呢,就是將國庫裡的糧食貸給百姓,這樣能夠緩解荒年農民挨餓的狀況,進而抑制民間高利貸。可以想成是國家設立農村小額扶貧銀行,向農民貸款收息。

省去中盤商賺差價,方便農民和國家。

這些操作是不是讓身為二十一世紀新人類的你有一種熟悉感? 不就是提前消費、抵押貸款嗎? 個人貸款、信用卡……它們見到「青苗法」都得叫一聲老祖宗了。

而且在輕視商業的農業社會,王安石還有著超前的商業眼光,提出國家應該因地制宜採取手段來對商業進行調控,使其得到適當的發展。

蓋制商賈者惡其盛,盛則人去本者眾,又惡其衰,衰則貨不通。(《王文公文集》)

這超前的覺悟,你說不是穿越者,那還怎麼解釋?

還有「市易法」,就是指國家開辦中央銀行和物價局|將價格低、暫時賣不出去的東西收購回來,等到價格上漲之後,就以高價賣出。

商人:「突如其來就失業了。」

政府作為操盤手,對經濟進行操控,直接控制了金錢的流向,國家將會有源源不斷的錢流入,空無一物的倉庫再也不寂寞了。

熙寧變法實施之後,全國財政收入從宋初的一千六百多萬貫,增加到六千多萬貫。

熙寧、元豐之間,中外府庫無不充衍,小邑所積錢米亦不減二十萬。(《宋史》)

同時根據《文獻通考》記載,元豐年間天下墾田數比治平年間多了二十餘萬頃。

國庫雖然充盈了,但是王安石和宋神宗卻不太開心。

神宗:「老王啊,這和我們想得不一樣啊。」

老王也很憂鬱,這些官員完全不按套路出牌啊。

想當年他在陝西推行青苗法的時候,可是大獲成功。但是將青苗法推向全國的時候,卻有那麼點變味的感覺。

地方官員為了完成目標,強買強賣,不管農民需不需要貸款,反正得接受國家幫助;有的地方沒糧食發放,直接來個「空手套白狼」|不給糧,還要錢;還有的地方官員直接提高利率中飽私囊。據史料記載,雖然規定的利率半年是二○%,但是地方官員們卻常常私自提高到三○%甚至更多。

靠這種方法,「不加稅而國用足」確實能夠實現。只是財產經過轉手,國家有錢了,農民卻窮了。

不得不說,司馬光對青苗法的反駁:「天地所生財貨百物止有此數,不在民則在官……不加賦而上用足,不過設法陰奪民利,其害甚於加賦。」還是有一定道理的。

「穿越者」王安石的思想確實領先,並且對當時的國家有好處,但是他的步調太快了一些,太大了一些。為了擴大自己的陣營,他看到支持自己的人就提拔|而這些人大部分都被列入了宋史奸臣傳中,也是很尷尬了。

找錯了人,再正確的政策也被別有用心的人變了味。

而彥博與宋神宗之間的對話也能夠說明變法失敗的另一個原因:

彥博又曰:「祖宗法制且在,不須更張,以失人心。」上(宋神宗)曰:「更張法制于士大夫誠多不悅,然于百姓何所不便?」彥博曰:「為與士大夫治天下,非與百姓治天下也。」(《通鑒長編紀事本末》卷七十)

意思就是你皇帝要迎合的是士大夫而不是百姓,變法讓士大夫不高興了,你還想不想好好當皇帝啦?

同理,王安石的變法損害了大多數士大夫的利益,他們不高興就會想法子讓皇帝不高興,皇帝不高興,王安石的變法自然就要毀了。而王安石的變法要進行下去,自然會損害士大夫們的利益,士大夫就會不高興……

這是一個無限循環,出路只有一條|終止變法。

轟轟烈烈展開的變法,就這樣草草地結束了。

誰也不知道,如果神宗能夠更有魄力一些,或是王安石沒有那麼急切,這場改革會不會真的改變宋朝的模樣,為千瘡百孔的它續上一命?

我就是我,不一樣的煙火

說到王安石的病,偏執症可不是他唯一的病,他還有一大病就是|懶。懶癌重度患者,誰都別想和他比懶,因為真沒人比得過他。

性不好華腴,自奉至儉,或衣垢不浣,面垢不洗。(《宋史》)

雖然這段話是想表明王安石很節儉,但是這裡的隱藏意義不就是說他懶嗎?總是不洗衣服不洗臉,比包公還要黑上幾個色度。

公面黧黑,門人憂之,以問醫。醫曰:「此垢汙,非疾也。」進澡豆令公頮面。公曰:「天生黑於予,澡豆其如予何!」(《夢溪筆談》)

因為不愛洗臉,臉太黑了,人家見了還以為王安石生了病,急急忙忙請來醫生。

醫生說:「他沒病,就是臉太髒了。」

家人趕緊讓他去洗洗臉,傲嬌的王安石不肯:「洗臉是不可能的,這輩子都不可能洗臉的。因為我天生就是這麼黑! 洗臉救不了臉黑。」

其實宋朝的洗浴業非常發達,泡澡的澡堂到處都是。王安石的老冤家蘇東坡就特別喜歡泡澡,還專門為此寫了一首詞:「寄語揩背人,盡日勞君揮肘。輕手,輕手,居士本來無垢。」

一看就是一個愛乾淨的人,與懶癌王安石根本不一樣。

王安石雖有懶癌,但是他的夫人吳氏卻有潔癖。

緣,妙不可言。

一個整天蓬頭垢面、邋裡邋遢,一個見不得眼裡有半點灰塵、吹毛求疵。兩個人的日常大概就是這樣的:

吳夫人:去洗澡。

王安石:就不。(First kill)

吳夫人:去洗頭。

王安石:就不。(Double kill)

吳夫人:去換衣服。

王安石:就不。(Triple kill)

吳夫人:已經沒法子好好相處下去了! 再見。

王安石:就不!(Ultra kill)

吳夫人:……

自己的丈夫髒點懶點,做妻子的還是能忍受的,但是當朋友的卻忍不了了,畢竟王安石跟朋友待在一起的時間比和妻子待在一起的時間還長(我指的是工作時間,想歪的人反省一下自己)。當時王安石有兩個好友,「三數人尤厚善,無日不過從」,三人關係很好,成天廝混在一起。

要長時間忍受王安石身上的味道,只怕是沒人能做到。

如何才能夠讓一個滿身臭味的朋友愛上洗澡? 線上等,急。

王安石的朋友吳充卿和韓維忍無可忍,立刻線上求助。

終於有人給他們出了一個主意:帶著他去洗澡。

韓、吳二人:「王兄,我們一起去澡堂談詩詞歌賦,談人生理想。」

就這樣,王安石被不知不覺「拐騙」到澡堂,還破天荒地洗了一個澡!(吳夫人感激涕零)然後又穿上了那身破衣服。

如何才能讓朋友換下身上那身髒衣服? 線上等,急。

司馬甲:「只給他乾淨的衣服不就行了?」

大神:「樓主這麼操心朋友,幹嘛不自己幫他穿?」

路人乙:「哈哈哈哈哈哈……」

韓、吳二人福至心靈,如柯南一般恍然大悟:「對啊,在神不知鬼不覺中替他換衣服!」

朋友交到這個份上,真的是真愛了。

韓、吳兩人不僅處心積慮帶著王安石去洗澡,還在洗完澡之後給他換好新衣服。就這樣,王安石才乾淨了一陣子。

這裡插播一件趣事,王安石因為懶得洗澡,身上成了蝨子最愛的去處。有一次在朝堂上,他跟宰相王珪一起向神宗彙報工作。有一隻蝨子想要一睹當今聖上真容,竟然偷偷從王安石的鬍鬚中探出來頭,猶抱琵琶半遮面,小心翼翼地觀賞著。神宗哪裡見過這樣不矯揉造作的蝨子?人家都怕他是皇帝,在他面前不敢抬頭,只有這只小蝨子,竟然敢在他面前直視他!

於是神宗當場就開懷大笑起來。

傻傻做報告的王安石一直都在狀況外,直到出了宮門,在王珪的提醒下才知道有個蝨子搶了自己的風頭。

王安石:「來人啊,將這蝨子拉下去砍了。」

王珪:「這可是皇上看上的蝨子,你可不能隨意處置。」

得了,還得拿回去供著。

你看,懶癌的壞處還是挺多的吧。

而且還給了對手攻擊的點,蘇洵就因此大做文章:

洗臉換衣乃人之常情,現在卻有人穿著破衣爛衫,吃著豬狗食物,蓬頭垢面
地大談詩書,如此不近人情之人,很難說不是奸邪狡詐之徒。(《辨奸論》)

不過王安石對此毫不在意:「我就是我,不一樣的煙火!」

再說回王安石的懶,不僅體現在衣著上面,也體現在他對食物的選擇上。他對食物從不挑剔,對他來說吃東西只是為了續命。

王荊公性簡率,不事修飾奉養,衣服垢汙,飲食粗惡,一無有擇,自少時則然。(《曲洧舊聞》)

《曲洧舊聞》中還記錄了這樣一個故事,王安石在擔任宰相的時候,管家對
吳氏說王安石喜歡吃獐子肉。

吳氏覺得奇怪:「我老公喜歡吃什麼難道我心裡沒數? 肯定是管家你看錯了。」

管家便解釋道:「相公每次吃飯只有獐子肉被吃光了,這還不是喜歡?」

吳氏道:「那你明天把別的菜放到相公面前試試。」

第二天,被吃光的是放在王安石面前的那盤菜。可見王安石喜歡的只是離自己近的菜,才不是什麼獐子肉。

懶人啊,懶人,這就是懶人的心! 所有的愛都是有原因的。

原文網址:
https://www.books.com.tw/web/sys_serialtext/?item=0010824471&page=1

神仙、老虎、狗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