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jpg
 

林逸 

陸官53期 中正預校69年班
現職:管理「
逸間民宿

這輩子只對老共的飛機船隻開過槍放過砲,
沒想到有一天會被自己人開槍!

第三次偷釣魚
那日島休大搖大擺往島頭海邊去練功準備加菜,才剛拋竿沒幾分鐘,耳邊忽然傳來步槍聲,一發子彈打在前面三公尺的礁石,小碎石四散在我身邊掉落,哇靠!上面衛兵吃了熊心豹子膽啦,明明看到副連長我下來釣魚,居然敢對我開槍!也不管會不會有第二槍、第三槍,站起來往後就準備開罵,只見三十公尺外山頭站了二個人,一個全副武裝戴鋼盔,那是衛兵無誤,可是手上沒槍,再看旁邊那位,身材胖胖,帶小帽,兩腳八字開開,手握步槍頂在腰間一付很臭屁的樣子,泥馬馬的這樣囂張,對我開槍還這種站姿,一口怒氣就準備給他噴出去,可是----那個怎麼看島頭排也沒這種身形的人,那------那不就只有指揮官是這種塞斯啊!第一次偷釣一桶魚全排吃、第二次一隻魚釣竿被沒收、第三次被開槍,啊再來第四次不是要被開砲啦---

正規釣魚不行又為了活下去(哈哈--沒那麼慘啦,就只是不想再豬肉罐、牛肉罐、雞肉罐---餐餐罐罐的下去)
聽說有一種叫毒魚,弄了一堆肥皂粉啊泡沫的往海裡撒-----兩眼死盯著,靜悄悄---靜悄悄---沒有半隻

這招不行換別招,那個用聲音震昏牠們應該可以吧!
步槍不小心掉在水裡面的槍聲不知道可不可以?-------挖勒---只見海水的小小水花在水面跳舞煞是詩情畫意,不過---還是靜悄悄--靜悄悄----

那個手榴彈該可以吧!
在一次手榴彈投擲訓練,水面更大的水花跳舞--沉悶的爆炸聲六響後----靜悄悄---靜悄悄,一切都靜悄悄---
馬馬的!手榴彈殺敵人威風八面,殺不了一隻小魚!

那個上級為了愛我們解決用水問題,運來一堆炸藥準備炸開兩邊岩石蓋水霸,土步兵蓋水霸厲害啦!水霸按下不表,那個指揮官在我們炸岩磐時,拿了二顆C4炸藥往海邊走去,三分鐘後回來和我們聊天,二十分鐘後他再去海邊---然後拎了兩條魚回來,懂了!這下懂了!

日子就在構工打匪船還有打萬惡的石班、黑毛、黑鯛🐠中慢慢過。那個寒冷的二月天,有一天在島尾,看到整個海面黑壓壓一片,正欣賞間一位弟兄來找我,請示可不可以下海,怎麼了?弟兄回說剛剛站哨時丟了一顆石頭下去,打到一隻魚,還在四十幾公尺下的海邊漂啊漂
,你去吧!用望遠鏡看他攀登懸崖峭壁到了岸邊,脫下防寒大衣奮勇游出去,眼看他雙手一抓魚,魚就游開在三公尺外再度翻白肚,再游過去眼看手已摸到,又游走翻白肚給他看。
ㄟ---大好消息喔,魚群大軍壓境!第二天我和指揮官連長照例帶了炸藥撈網及熟水性弟兄,準備好好的給萬惡的魚兒處理一下,一人二發,用菸點了導火索設定五秒引爆,先丟岸邊二十公尺處,再點燃第二顆往更外面丟去,只聽六聲爆炸聲,十秒二十秒三十秒過後,靜悄悄---靜悄悄---沒有半條魚!怎麼可能!兩位老大失望回頭準備爬峭壁上去,小逸則是不死心走二步回頭看一下,走三步再回頭望一下,ㄟ------那個水上好像有白白的浮出來,一隻十隻一百隻---哇哇哇哇整個幾百公尺海面全部白花花,然後聽老大大的嘴你ooxx---看00---我香蕉拔剌的又叫又跳,我則回頭大叫岸上衛兵,拿麻布袋下來!頂著三度低溫,弟兄下水魚網裝了三條居然撐破,情急下,我脫了衛生衣袖口領口打結、身體部分用刺刀戳破丟給弟兄,再度下水,一次二、三條魚就滿了,總共裝了二、三十個麻布袋,其餘百分之九十九點九九九隨著海流漂啊漂離我們而去!
該死萬惡的十指粗黑毛、五到十斤的鱸魚、黃魚------不只步兵連---砲兵---指揮部全島送!讓弟兄過個有魚吃的年夜!耶~耶~

@記錄人生 在老年痴呆前

上文承蒙 林逸 先生同意,引用他的「臉書」系列文章,特此致謝!

延伸閱讀:

林逸的亮島奇異記:我的二連在哪裡?人事官想了一下說---在26公里外那個小點就是你連上亮島!

林逸的亮島奇異記:吃兩年鹹稀飯配罐頭,沒水沒電沒女人看的日子

林逸的亮島奇異記:我的第一次~抓水鬼記

林逸的亮島奇異記:緊張卻不怕死的歲月,原來...老共也怕死,還有那個熊熊出現的軍艦打是不打?

林逸的亮島奇異記:沒電沒冰箱,就自力更生吧!奇奇怪怪的事情開始發生了!

    全站熱搜

    神仙、老虎、狗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