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jpg


郝柏村(右)和李登輝(左)的關係,從開始的「肝膽相照」變成「肝膽俱裂」。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郝柏村逝世
一山難容二虎
李郝從肝膽「相照」變「俱裂」

2020-03-31 聯合報 記者程嘉文

蔣經國逝世時,黨政軍大權分掌於李煥、俞國華、郝柏村之手。李登輝兩度以閣揆位置為餌,將李、郝「調虎離山」,趁機逐步瓦解他們在黨、軍體系中原有的勢力。這也讓郝柏村和李登輝的關係,從開始的「肝膽相照」變成「肝膽俱裂」。

李登輝、李元簇當選第七任總統後,時任行政院長的李煥提出總辭,李登輝不予慰留,反而任命已轉任國防部長的郝柏村組閣,引發政壇一片訝異,民進黨怒斥是「軍人干政」。

面對外界質疑,李登輝強力替郝柏村背書,強調兩人「肝膽相照」。郝柏村也說:「我又不是拿槍逼著李總統提名、立法院同意,還為此放棄一級上將頭銜,算什麼軍人干政?」

新內閣第一年,郝柏村展現劍及履及的軍人風格,獲得頗高支持度。但李郝兩人個性中都有「一把抓」的企圖心與使命感,一山難容二虎,齟齬終究產生。

一九九一年六月卅日,民進黨立委葉菊蘭揭露,郝柏村侵犯總統職權,召集將領舉行軍事會議。八月九日,總統府發言人邱進益一番轉述李登輝「建立國家意識,對國家效忠」、「不要看人,要看國家」的話,讓郝柏村氣得差點要求新聞局發聲明反駁。時任新聞局長的邵玉銘後來在回憶錄寫道:「那時我已嗅出李郝關係不再是『肝膽相照』了。」

後來劉和謙擔任參謀總長、蔣仲苓升任一級上將事件,更讓李郝關係陷入谷底;在立院黨團中,親李的「集思會」與親郝的「新國民黨連線」水火不容。

一九九二年底,立法院完成全面改選,李登輝以建立憲政慣例理由,要求內閣總辭。郝柏村堅持,應該由國民黨中常會通過才辭職,雙方相持不下。

第二年初國民大會閉幕,民進黨國代與部分國民黨國代包圍前來報告的郝柏村,大喊「下台」,郝柏村不甘受辱,也舉起雙臂高呼「中華民國萬歲,消滅台獨」,隨後宣布辭職。

雖然同年八月在國民黨十四全大會中,郝柏村成新增設的四位副主席之一,但已全無實權。一九九六年的第八任總統選舉,他與另一位副主席林洋港搭檔參選,雙雙被開除黨籍。

★ ★ ★ ★

photo.jpg

一九八九年國民黨二中全會,總統李登輝(左)與參謀總長郝柏村在會中晤談。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郝柏村逝世
拉艦案 郝感嘆李猜疑之深

2020-03-31 00:05 聯合報 / 記者程嘉文

郝柏村在擔任參謀總長任內,最大的事件之一,是與當時的總統李登輝發生「統帥權之爭」。在郝柏村的堅持下,我國由向南韓購買蔚山級巡防艦,改為向法國購買拉法葉級巡防艦。由於拉法葉購艦案後來被揭露許多弊端,郝柏村也因此備受批評。但平心而論,拉法葉確實比蔚山級優秀許多。

當時海軍二代艦計畫,除了「光華一號」選定派里級巡防艦,還有噸位較小的「光華二號」。當時能確定買到的,只有南韓的蔚山級,但軍中對蔚山級性能有質疑,國內反對聲浪也大。一九八八年底,法國透露願和台灣加強合作;次年五月,郝柏村訪歐洲,六日在日記寫下,「海軍二代艦可以作為法方軍售及技術移轉之開始」。

兩天後郝柏村轉往西德,行前發電報回台北,要求海軍對韓談判「稍事拖延,勿有所定論」。郝柏村返國後,海軍派出艦管室主任雷學明中將為首的六人小組前往法國與沙烏地考察,認為法國建造中的F-3000(拉法葉級)設計最佳,法國F-2000(沙國服役中)次之,蔚山最差。九月廿二日,郝柏村聽取海軍簡報,決定採購拉法葉。

一九九三年十二月,海軍武獲室執行長尹清楓上校被殺,引發社會震驚。二○○○年陳水扁總統上台後,宣示即使「動搖國本」也要徹查尹案。監委康寧祥等人調查後對郝柏村提案彈劾,因為他擅自「棄韓轉法」卻未向李登輝總統報告,侵犯李的統帥權。雖然彈劾未獲院會通過,但李登輝卻在監委訪談時宣稱,當年若不同意軍方轉購拉法葉,「絕對可能兵變」。

對此,郝柏村反擊:「身為總統,為推卸責任,竟以意圖兵變之重罪加諸曾受其任命為參謀總長、國防部長,乃至行政院長之部屬,實屬不可思議。本人身為部屬,雖與李總統有理念不合之處,竟全然不知長官猜疑之深,其情何堪?」

另一方面,購艦決策過程的官方檔案也陸續曝光,監院報告顯示李登輝早在一九九○年就已獲悉向法購艦,並曾作出裁示,證明其絕非不知購艦決策轉向。

儘管「兵變」與「侵犯統帥權」堪稱對郝柏村的厚誣,但在李登輝接任總統初期,國民黨內的氛圍,確是集體領導,當時沒人認為,李總統會是如蔣總統般權力集於一身的強人。一九八八年一月十八日,蔣經國去世後五天,郝柏村在日記裡寫下:「自審今後十年國防安全的責任,我是無可推卸。」對他來說,主導國防相關大政是當仁不讓的行為。

★ ★ ★ ★

photo.jpg
一九九五年,林洋港(左)、郝柏村宣布搭檔參選總統、副總統後,相互握手致意。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郝柏村逝世
允林郝配 為使命感拚選戰


2020-03-31 聯合報 / 記者黃國樑      

一九九六年首度直接民選總統,國民黨內群雄並起,與當時現任總統李登輝有心結的前司法院長林洋港決定參選,在前一年十月起積極尋覓搭檔人選,從王建煊、陳長文到張豐緒,都未能如願,最終有一個人在數度掙扎之後,決定接受這個艱困的任務,他就是郝柏村。

郝柏村對李登輝執政下的國民黨走向十分憂心,顯然是他與林洋港搭檔的決定性因素。當時,新黨希望促成林洋港與當時的監察院長陳履安的林陳配,塑造出第三勢力,但陳履安志在總統並自行宣布王清峰為搭檔,林洋港於是將目標放在曾任台北市長、內政部長但可以挹注南部選票的張豐緒身上。

一九九五年十一月上旬,張豐緒婉拒了林洋港的邀請,林洋港又回頭再思考王建煊搭檔可能性,林此刻實已陷入無人可配的窘境。

但幾乎在張豐緒辭卻了林洋港的邀約後,報上馬上傳出「林郝配」訊息,但郝似仍不在林的考慮中,林洋港出席一項行程被問到新思考的副手人選,即神情嚴肅地說「無可奉告」。這時已有大老撮合林郝配,而郝柏村的態度是「不反對」。相關人士指出,自認是國民黨「正統」的郝柏村,除理念與當權者極不一樣外,國民黨決策核心傳出要在明年總統選舉後「清理門戶」,讓郝柏村產生「跳出來」的想法。

當時立法院前院長梁肅戎表示,林洋港若與郝柏村搭檔會對總統選情產生「震撼性」的效果,可以拉抬林洋港低迷的聲勢。孫運璿受訪也表示,他支持「林郝配」,但這不代表他反對「李連配」。

「林郝配」明朗後,幕僚描述郝的心情轉折說,「院長這人就是這樣,有火坑、火坑越大、火坑裡有人,他就越想往下跳,這就是革命軍人的本色。」「他看到林洋港陷入苦戰,心中很難過,就奮不顧身」。

幕僚說,平靜的外表下是一場天人交戰,是「大我」和「小我」之間的掙扎。幕僚們共同認為,郝柏村決定參選也是為一生堅持反台獨、反獨裁的理念尋找到歷史地位,這種強烈「大我」的使命感是奮不顧身,承受家人反對、愛子的選情和強忍夫人的身體不適,讓他決定投入一場殘酷的戰爭。

★ ★ ★ ★

photo.jpg
郝柏村(右)年輕時常三、四個月才能回家,手中小孩是郝龍斌。圖/郝龍斌提供

郝柏村逝世
兒當兵 不准說父是郝柏村

2020-03-31 聯合報 記者程嘉文

郝柏村與夫人郭菀華,除了排行老大的長女海雯之外,其餘小孩出生時,郝柏村都不在太太身邊,等到他回家,孩子名字都取好了。

郝家由於男主人長年待在部隊,因此形成「慈父嚴母」,與平日外界對郝柏村敬畏有加的形象完全不同。台北市前市長郝龍斌形容,在部隊的父親難得回家,一回家往往就是帶全家吃喝玩樂,小孩從小到大,沒有一個被他打過、罵過,「媽媽要處罰小孩,還要叫他走遠點,免得干擾。」

不過,只要牽涉到國軍,「慈父」郝柏村就變得毫不通融。郝龍斌、郝海晏兄弟上成功嶺受訓時,都被要求不准在個人資料寫上父親的名字。郝龍斌大學畢業,預官考試成績優異,照樣分發到野戰部隊擔任步兵排長,不能去相對輕鬆的辦公室職務。

郝柏村接任參謀總長時,郝龍斌的長女、綽號「小寶」的郝漢祥只有兩歲。原本的「慈父」遇到小孫女,更是完全成了耶誕老人。郝柏村的參謀總長日記中,在一篇篇硬梆梆的軍國大政間,卻夾雜著「帶小寶出去玩」的親情情節。

郝家孩子中,唯一跨入政壇的郝龍斌,坦言因爸爸太常不在家,「十八歲前,父親就是個陌生人」。大學聯考時,爸爸要他去念軍校,自己沒接受。就讀台大時,外界開始有人說他是「郝柏村的兒子」,感到相當不自在。

郝柏村在總長任內,軍方政戰系統抨擊黨外人士不遺餘力,黨外雜誌也反批他為獨裁軍頭。在台大任教的郝龍斌回憶,當時校內經常有流言,宣稱他「因老爸才能進台大教書」,當時「郝柏村的兒子」的身分,成了他不可承受之重。郝柏村因此曾在日記寫下:「靖兒(指郝龍斌)受黨外雜誌影響,對余所作所為多所誤解。」

根據郝龍斌的說法,郝柏村接任行政院長後,他眼看父親在政壇不斷因為堅持原則,遭到黨內與黨外的攻擊,才逐漸加強對爸爸的認同。一九九三年的國大臨時會,郝柏村在台上遭民進黨國代包圍羞辱,國民黨國代一旁袖手旁觀,郝柏村舉起雙手高喊:「中華民國萬歲!」看到父親的孤單身影,郝龍斌在電視機前不禁落淚,也體會到「郝柏村的兒子」終究是無法拒絕的身分,從而決定放棄學術生活,投身政治。

對於郝龍斌從政廿多年來的表現,郝柏村毋寧是欣慰的。由於自知被外界定位為「深藍」、「保守」,因此郝柏村近年對許多藍營內部議題,都刻意低調不表意見,以免波及兒子。不過一旦外界抨擊郝龍斌,他仍然是第一個跳出來捍衛的人。

延伸閱讀:
【國際橋牌社】部分劇透暴雷:台灣人總統「碰上」強人軍頭

photo.jpg
photo.jpg

 

 

 

    全站熱搜

    神仙、老虎、狗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