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jpg
 

官方釋出的600噸級安平艦下水典禮宣傳照。 圖/海巡署長室臉書

是護疆神艦,還是執勤考驗?
海巡版沱江艦入陣曲的異音

19 May, 2020 聯合報 鳴人堂  廖英雁

2020年4月27日,海巡署艦隊分署舉行了「首艘600噸級巡防艦下水、第三艘開工暨第三艘35噸級巡防艇交船聯合儀式」。600噸級的新造巡防艦「安平艦」正式擲瓶下水,預計在今年(2020年)10月進駐南部地區機動海巡隊服勤。

海巡署及各大媒體均強調:新造600噸級巡防艦由海軍沱江艦衍生而來,全數12艘現正建造中,是結構強化後的穿浪型雙體船,具備海巡執法模組,還配備強大火力,更預留安裝海軍武器系統的管路,能平戰轉換,將是速度快、吃水淺、機動能力強的執法生力軍。

話雖如此,海巡基層對於「海巡版沱江艦」並未如預期歡欣鼓舞,反而略有微詞,箇中原因頗值得深究。

穿浪型雙體船的特點

所謂穿浪型雙體船(Wave-piercing Catamaran, WPC),是1980年代後才問世的新船型。它與傳統的雙體船(catamaran)或小水線面雙體船(SWATH)相較,雖然也有兩個沒入水中的船體(hulls),但結構上是以一個中央主船體向左右對稱延伸出兩個狹長的片狀船體,彼此以流線型支柱連接,而片狀船體的寬度只達船寬的15~20%,比傳統雙體船的30~35%更瘦削。主船體部分,中央抬升離水,前方約25%範圍則設置一個尖銳的中央船首。

這些改變,讓穿浪型雙體船迎浪時能更平滑的切入浪中,有效降低興波阻力(使船隻航速得以提高)、減少海浪對結構的衝擊破壞,減緩船隻的搖擺共振情形,因此其穩定性、操作性都優於傳統雙體船;耐波性雖比小水線面雙體船差,卻也換來更佳的高速性能。

而中央船體向外延伸出兩個片狀船體,也讓甲板面積更寬闊,增加上層結構的可用空間。吳倫凱與羅建明(2000)比較了穿浪型雙體船、傳統雙體船、小水線面雙體船、高速單體船、側壁式氣墊船、水翼船等各種船型後認為,穿浪型雙體船在5級海象(平均浪高1.25公尺到2.5公尺,小浪到中浪)時的耐波性、高速性、安全性,有最佳的綜合表現。

目前的穿浪型雙體船通常全船以質輕的鋁合金打造,以減低重量,再採用大功率柴油主機或燃氣渦輪主機,搭配水噴射式推進系統。比起傳統可變螺槳或定距螺槳推進系統,水噴射式推進能讓船隻轉向更靈活,甚至能減少戰術迴轉半徑達40%(楊維漢,2009)。

綜合前言,穿浪型雙體船比傳統單體船航速更快、可用空間更寬敞,耐波性與安全性也比傳統雙體船更佳,是融合傳統單體船與雙體船型優點的設計,性能特質則介於兩者之間。

1.jpg
三艘雙體船正面比較圖。雖然都是高速船舶,但穿浪型雙體船有一個尖削的船首(圖左),為傳統雙體船(圖右)設計所無,在5級海象迎浪時的航速、失速性、舒適度都比傳統雙體船為優。 圖/海巡署艦隊分署

臺灣的穿浪雙體船:從沱江原型艦到海巡安平艦

或許鑒於穿浪型雙體船的優點,以及美軍濱海戰鬥艦(LCS)採用此船型的先例,我國海軍在2010年起展開「迅海專案」,以此船型研發具有雷達匿蹤功能的飛彈巡邏艦,其成果就是眾所周知的500噸級原型艦「沱江艦」(PG-618)。前國防部長嚴明更曾盛讚其「亞洲最快、火力最強」。

不過,「塞滿」各項裝備的沱江艦在測試後,陸續發現預備浮力不足、航行震動過大、耐波性不如預期等問題,海軍因此在「高性能艦艇後續量產案」(承海專案)計畫裡務實提出各項改良要求,以求提高浮力與航行穩定性,包括:艦長從60.4公尺增為65公尺、艦寛從14公尺增為14.8公尺,艦高從6公尺增高到6.2公尺、滿載排水量從約600噸增加到約685~700噸,滿載最高航速也須達到30節,改善沱江艦空載最大航速41節、滿載只剩25節的窘境。專案更要求:沱江後續量產艦需在5級海象下可正常執行任務,7級海象下結構與穩度無航行安全顧慮。

2.jpg
2015年1月海軍元旦戰備巡弋操演,PG-618沱江艦高速掠過。 圖/國防部發言人臉書

幾經細部修正與朝野攻防風雨,海軍承海計畫的第一批次「高效能艦艇後續艦3艘」建造案總算通過,於2019年5月24日在得標的龍德造船廠開工,並於同年11月安放龍骨。

「承海艦」除了放大沱江艦的構型外,規格也有如下改良:船身兩側片體底部由V型修改為U型,改善穩定性;艦內走道由1條增為2條,提升抗戰損性;發電機從2具增為3具,增加生存性;柴油主機從2具增為4具,降低個別主機的負荷,並提升船速;主機排煙口向上提高2公尺,避免海水灌入使主機熄火。為強化防空能力,平面搜索雷達將改為3D搜索雷達(據信為中科院「蜂眼雷達」艦載版),艦舯一座4聯裝雄三反艦飛彈則改設為16聯裝海劍二防空飛彈,撐起艦艇自身的防空傘。

由此可見:海軍雖然率先採用穿浪型雙體船,但對於後續量產「承海艦」的態度並未冒進,在作戰需求、規格細節、量產進度方面也審慎得多,改以小批生產、逐步改良的方式造艦。

出人意表的是,當海軍仍在審慎研改穿浪型雙體船時,當時由李仲威署長主政、強調「打造第二海軍」的海巡署,竟不問細節,便對沱江艦大開歡迎之門。

3.jpg
沱江艦的縮尺模型。後續量產3艘承海艦,可能把艦舯一座4聯裝雄三反艦飛彈改為16聯裝海劍二防空飛彈,主桅杆頂端的平面搜索雷達也將換成海蜂眼3D搜索雷達。 圖/作者自攝

2017年底,行政院核定海巡署「籌建海巡艦艇發展計畫」新臺幣426億5133萬預算,其中包括新建12艘600噸級巡防艦,隔年海巡署就將沱江艦選為600噸巡防艦的藍本,令人不免疑惑:難道是出身海軍的時任李署長擔憂海軍12艘沱江後續艦無法順利量產,而「慷海巡之慨,先下單為強」?或是李署長無比樂觀的相信,沱江後續艦能把缺陷全數修正,成為海巡新一代的「600噸白金剛」。

儘管海巡基層與外界都提出多項質疑(張豐麟,2018;朱明,2018;「靠北海巡隊」與「橘色海上人生」臉書……等),認為穿浪型雙體船恐難符合海巡勤務需求,包括:鋁合金結構脆弱不耐碰撞、耐波性不足難抗風浪、乾舷過高不利登檢與救難、續航力和滯海時間不足、鋁合金船造價是同噸位鋼質船的兩倍等等,但當時的主事者仍在「第二海軍」、「平戰轉換」口號下,強力鎮壓反對聲浪,逕行拍板定案「海巡版沱江艦」。

4.png
2018年1月「籌建海巡艦艇發展計畫」招商說明對600噸巡防艦的要求。 圖/海巡署

2018年5月,海洋委員會海巡署艦隊分署進行「600噸級巡防艦12艘統包採購案」公告招標,全案預算金額達新臺幣144億4778萬5000元,武器裝備預算為16億2400餘萬元、船艦建造預算約128億2300萬元(意即每艘船造價約10億6858萬元),履約時限則訂為相當緊湊的8年。

經過第一次公告流標、第二次招標廢標(兩家投標者龍德廠、中信廠,當時皆未達評選總分規定)、第三次招標僅一家投標(中信廠)、第四次改用最有利標後,終於在2018年9月由中信造船廠得標。

2019年1月,海巡署首艘600噸級穿浪型雙體船在中信廠開工,其各項設計數據與海軍版類似,但滿載排水量稍微放大為750噸。同年12月6日,本艦由蔡英文總統主持命名儀式,賦予編號CG601、定名為「安平艦」;2020年4月27日,在行政院副院長陳其邁主持下,安平艦擲瓶下水。號稱「亞洲海巡唯一裝備火箭彈」、「能裝備16枚反艦飛彈」的海巡版沱江艦就此領先海軍姊妹艦,提早奔馳於藍色國土上。

5.jpg
2019年12月6日,安平艦由蔡英文總統主持命名儀式。 圖/海巡署長室臉書

官方指出:目前中科院人員已登艦,規畫裝配鎮海火箭彈武器與射控系統,以及裝配雄二、雄三飛彈射控管線,安平艦預計在2020年10月前完成裝配與測試,並於2021年國軍漢光演習實兵操演驗證「遇戰事跡象時,依據國防法納編入海軍,於24小時內裝載反艦飛彈,進駐海軍武器操縱小組人員,進行平戰轉換」,且實彈射擊反艦飛彈。

但在風光下水背後,先前對於鋁合金穿浪型雙體船的種種疑慮,就此化解了嗎?

6.jpg
2020年4月27日,行政院副院長陳其邁主持CG601安平艦下水典禮。 圖/海巡署

1.jpg
官方釋出的600噸級安平艦下水典禮新聞照。 圖/海巡署長室臉書

細數海巡版沱江艦全案,從2017年「強渡關山」到2020年「木已成舟」之間,各界屢有質疑與建議張豐麟,2018;朱明,2018;張豐麟,2019、梅復興,2020;MDC軍武狂人夢網站、「靠北海巡隊」與「橘色海上人生」臉書……等),卻被主事者強硬彈壓。但上述遭到漠視或粉飾的問題,終究要由基層人員概括承受。

鋁合金船的結構強度存疑

首先,海軍與海巡任務不同。海軍的鋁合金穿浪型雙體船是飛彈載臺,未必適用於必須近距離接觸目標船舶,且時有碰撞情形的海巡執法艦艇。

須知海軍的「沱江艦」及後續「承海艦」,設計構想是透過雷達匿蹤、高速機動的特性,搭載強大反艦火力(8枚雄二、4枚雄三反艦飛彈)馳騁於海上,在戰時透過「聯成系統」資料鏈接獲友軍單位提供的目標方位資訊後,高速接近目標,朝其發射大量飛彈,「打了就跑」,以吃水淺的優勢隱匿於沿海各漁港裡保存戰力。由於噸位比光華六號飛彈快艇大,而能裝設3D雷達,並攜帶點防禦防空火力(以16枚海劍二防空飛彈和方陣快砲組成兩層「硬殺」防線,搭配T-MASS干擾彈系統進行「軟殺」),保障自身生存性。

2.jpg
沱江艦奔馳於海上的俯視照。 圖/國防部發言人臉書(海軍司令部照片提供)

問題是,海軍飛彈巡邏艦「遠程弓兵」的特質,和海巡艦艇「近戰肉盾」的用途大相逕庭。海巡艦艇執法時,必須長期滯海,取締、驅離越界船隻,或對可疑船隻進行追緝、強靠、登檢乃至查扣帶案,除非情勢危急且報准許可,否則無法動用火力強大的艦用武器(如.50機槍、20機砲,或網友們「膜拜」的鎮海火箭彈與雄三飛彈),以免違反比例原則,橫生國際爭端。

偏偏臺灣與鄰近各國經濟海域高度重疊,在執法線交界處海域,艦艇之間的機動、追逐、擦撞與海事糾紛非常頻繁,無論是走私船隻蛇行拒捕、越界漁船朝我船扔擲石塊並惡意衝撞,還是外國公務船隻強押我國漁船及衝撞我方海巡艦艇,都時有所聞。

以2019年9月14日為例,當日CG118基隆艦查緝中國籍「閩晉漁0537號」鐵殼漁船時,竟遭對方惡意撞擊,造成左舷小艇吊架脫鉤損壞、小艇俥葉與船底皆變形受損,基隆艦左後甲板欄杆也因此受損,舷側凹陷。由此可見堅實的船身,確實是保障執法人員安全的前提。

儘管海巡署曾於2019年1月16日發布新聞稿,試圖以「時間即生命、速度即希望」強調海巡版沱江艦有高速優勢,能在兩小時內趕抵事發現場,且艦上裝有射程120公尺的高壓水砲(消防泵),並配有警備小艇,增強執勤的靈活性,但本級艦全船以鋁合金打造,比現役各式600噸巡防艦下鋼上鋁的結構脆弱,在海上衝突中的抗損性仍令人憂心。

到底「鋁船撞鋼船」有多慘?有例為證:2017年7月30日「尼莎」颱風過境時,正於基隆港避風的鋁合金雙體客輪「麗娜輪」(排水量10,712噸)因纜繩斷裂,船艏意外撞上海軍FF-935蘭陽艦與FF-937淮陽艦(排水量皆為4,260噸),結果蘭陽艦艦艉左舷艦體裂痕進水、淮陽艦艦艉門垂直壁凹陷變形及主甲板左舷後欄杆折斷5根,事主「麗娜輪」自身艦艏卻撞破一個明顯的大洞,只得緊急啟動堵漏、進水排除及艙間安全檢查等損管作為。

試問:萬一類似案件發生在海巡艦艇上,「單價10億元的600噸海巡鋁船,撞不贏不到1億元的外國200噸鐵殼漁船,在海上漂流,最後被拖回港裡修理」的新聞,又怎不會被各界放大批評,讓名嘴與民代藉機上演政治秀呢?

在考量船舶結構強度偏弱下,本級艦服役後,即使海象穩定,能高速馳援到事發海域,也可能舉凡驅離、救難都要與對方「保持距離,以策安全」,而在登檢違法船隻時,為了避免被惡意衝撞,恐怕得改以施放小艇(須在海象平穩時方能作業)執行,不僅可能延誤時機、降低執法力道,也平添任務風險。

3.jpg
海巡署600噸級的基隆艦(CG118),採單船體、下鋼上鋁結構。但建造中的12艘600噸級穿浪型雙體船卻是鋁合金船材,若遭遇意外衝撞,結構安全令人憂心。 圖/海巡署

穿浪型雙體船耐波性不宜高估

此外,海巡艦艇常常要在惡劣海象下出勤,船舶特性須兼顧「速度」與「安全」。鋁合金穿浪型雙體船雖於風和日麗時享有高速,但海象轉壞後的耐波性就備受質疑。

固然,穿浪型雙體船在5級海象(平均浪高1.25公尺到2.5公尺,小浪到中浪)時,迎浪、側浪、隨浪的耐波性都比傳統雙體船與單體船略佳,能兼顧高速與穩定性。但當海象在6級(即平均浪高2.5公尺到3.0公尺,中浪到大浪)以上,本型船舶的適航性與安全性便急遽下降,嚴重影響作業能力,此時反而不如同等噸位的中/高速單體船來得適用。

何況海象惡劣時,即使是高速單體船也難以維持航速,例如曾喧騰一時的「臺閩之星」大型單體客輪(11,347噸),設計極速40節,但操作限制規定:浪高4.5公尺到5.0公尺時,極速需在28節以下;浪高超過5.0公尺時,船隻需低速航行、人員需尋求掩蔽,可見無論船舶構型如何,「安全」始終比「高速」更優先。

事實上,臺灣周遭海域廣大,水文氣象險峻多變,6級以上海象相當常見,7-9-10級的惡劣海象(蒲氏風力7級到9級,最大陣風10級)更難以避免。例如臺灣海峽的冬季季風期長達半年(每年10月至隔年3月上半月),又以海峽中部受季風影響最鉅,期間光是近岸浮標的紀錄(如七美浮標2015到2019年、東吉島波浪站2013到2019年)中,每月6級以上海象就達20%之譜,甚至可超過30%,沿岸都可見到高達6公尺以上的巨浪,則海上的驚濤駭浪自不待言;夏季又常受颱風外圍環流影響,產生強大風浪,對航行安全形成考驗。

然而,最惡劣的天候,才是海巡艦艇應援救難(包括船隻漂流、沉沒或擱淺)的高峰期。救援時間不分白天黑夜,而對象所處海域可能動輒9、10級海象,甚至可能有漂浮的殘骸、貨櫃,或者待救者自身就在漂流,隨時有撞擊救難艦之虞。

儘管官方聲稱新造600噸級巡防艦「風浪承受度可達蒲福氏風級9級,與2,000噸級臺南艦耐浪程度完全相同」,但9級風力下「保持船體完整存浮」跟「仍能正常作業」是程度不同的兩回事。穿浪型雙體船在6級以上海象耐波性即大打折扣、惡劣海象下操控性不如單體船,也是事實。試問:若身為耐波性遜於單體船、結構偏弱的海巡版沱江艦艦長,此時冒著風險勉強出動,將把船上40名成員的安全(以及背後40個家庭的幸福)置於何地?

再試問:若此時海巡版沱江艦以安全為重,報停返港,卻被不明就裡的民眾拍照放上網「公審」,除了引來「見死不救」的謾罵與對立外,又豈能發揮任何正面作用?

4.jpg
海巡署600噸級的澎湖艦(CG120)於冬季海象轉壞時,在臺灣海峽迎浪航行的連續鏡頭(1、2、3、4)。畫面中可見船艏切浪沒入水中,再猛烈抬起的過程。 圖/海巡署長室臉書

先射箭再畫靶的妥協,結果可能加重其他艦艇負擔

「穿著衣服改衣服」,頗能形容海巡署被迫以沱江艦為新建600噸級巡防艦,只能小幅修改,難以盡如人意的情境。為了順利推動本案,過程中不乏「先射箭再畫靶」的作為,卻無益於改善根本狀況。

例如,沱江原型艦乾舷高達6公尺,比現役600噸級艦艇高聳,就讓海巡基層質疑在登檢或救難時,本艦與目標船隻之間將有更大的高度差,不利任務執行。尤其風強浪高之際,瞬間高度差甚至可達3至4層樓高,無疑是讓執勤人員搏命。

而本級艦由沱江艦放大構型而來,承襲了這個問題,雖然登檢或救難也可由小艇執行,但海象不允許小艇作業時仍需在風浪中親自登靠目標船隻。儘管海巡署多次強調本艦側舷處設有救難作業區,也有消息指出人員登檢或救難時,只要從舷側的暗門跳出來即可,卻仍未能解決「保險公司不幫危險職業加保,若因高度差而送命,誰來養家」的憂慮。

5.jpg
下水後等待艤裝武器系統、射控系統與管線的安平艦。曾有批評聲浪指出新造600噸艦巡防艦乾舷過高,海巡人員「跳船」不方便。 圖/海巡署

尤有甚者,海巡署歷次宣稱「新建600噸級巡防艦,續航力高達2,000浬」,並不值得誇耀。續航力為船隻以巡航速率(最經濟耗油行駛的速率)可達到最遠的航點浬程,對比現役600噸級艦艇,基隆、臺中、花蓮、澎湖艦以22.5節航速可行駛4,500哩,臺北、南投艦以22.5節航速可行駛4,600浬,而金門、連江艦以20節航速也可行駛3,100浬,反觀海巡版沱江艦航速12節時續航力僅有2,000浬,只高於現役100噸級巡防艇的1,200浬,明顯遜於舊艦。

依據海巡署所稱,新建600噸級巡防艦將專責臺日、臺菲重疊經濟海域,及臺灣海峽西北、西南、澎湖和東沙海域等6處巡護任務。但以其較弱的續航力、偏短的滯海天數,將可能迫使艦隊分署提高派艦輪替巡邏的頻率。官方忽視新艦續航力及滯海能力不足,避談新艦淡水水櫃容量、噪音震動控制等等攸關人員戰力持續的項目,卻美化吹捧缺點,恐怕難杜悠悠之口。

考量海巡新建600噸級巡防艦的特質,在執法與救難任務上限制重重,未來即使逐步取代現役同噸位巡防艦(基隆、臺中、花蓮、澎湖、臺北、南投、金門、連江),也未必能勝任其原先的角色,如此將可能造成新建600噸艦功能的弱化,需由艦隊分署陣中噸位較相近的艦艇支援其「應負擔而未能負擔」的勤務。未來新建6艘1,000噸級巡防艦(排水量2,077噸)、17艘100噸級巡防艇(排水量319噸)的責任,可能更形吃重了。

6.png
「海巡版沱江艦」,並非為海巡勤務所設計,實際運用時,原先600噸級巡防艦的部分任務,可能須艦隊分署陣中噸位較相近的艦艇支援。 圖/作者自製

結語:是護疆神艦,還是執勤考驗?留待時間證驗

平心而論,安平艦等12艘新建600噸級巡防艦,是海巡署前任署長任內「第二海軍」、「平戰轉換」原則強力介入下的特殊產物,其構型根本不是海巡艦艇常態,而搭配的武裝(例如海巡的鎮海火箭彈系統、海軍的反艦飛彈)嚴格來說,也不適合在承平時執行海巡勤務。

它們真正的目的,仍是為海軍預留飛彈載臺,在臺海軍事危機時能依據《國防法》第4條第1項與第2項徵調,快速裝回各式反艦飛彈,讓海軍的雷達匿蹤飛彈巡邏艦一夜倍增,能迅速集結,對敵方高價值艦艇發起飽和式反艦飛彈攻擊。

此外,當我國於南海的東沙群島、太平島遭受外國民兵、漁船等非正規武裝包圍襲擾時,巡弋於周遭的本級艦,也可憑藉其速度快、吃水淺的優勢趕赴現場蒐證,視情形予以威嚇、驅離,或於非不得已時,緊急以鎮海火箭彈對敵方登陸點、機降點進行打擊。

然而,海軍、海巡定位有別:前者為軍,重在戰時發揚火力殲敵;後者為警,是平日依法行事的公務船舶。「海上狼群」、「航母殺手」等枕戈待旦的思維,畢竟距離海巡的本質勤務太過遙遠。且平戰整合、藏兵於警,似乎不代表「國防部的帳單給內政部代付」:如今海巡署替海軍「代養」12艘飛彈載臺,「用在一時」的理由冠冕堂皇,前頭「養兵千日」的不便宜、不耐浪、不耐撞、不好用,卻須自行設法解決,加上當初建案態度強硬粗暴,基層這才發出不平之鳴。

打個謬論做比方:既然要「平戰轉換」,則警政署怎不全面換裝「速度快、火力強、能防彈」的雲豹甲車當警車,平日以7.62mm機槍和40榴彈機砲執法,戰時直接徵調作戰?

7.jpg
下水後的CG601安平艦,此時仍是「空船」,須待中科院人員登船艤裝鎮海火箭彈、雄風反艦飛彈射控系統與管線,且測評通過後,才能加入南部機動海巡隊服勤。 圖/海巡署長室臉書

站在關心國家安全的公民立場,我們喜聞樂見海軍勇於開創,將自主研發的穿浪型雙體船型納入陣中,奠定國防基石,而海巡署積極實驗「平戰轉換」構想,將沱江艦衍生型作為海巡600噸巡防艦,透過軍警共通的載臺增強國防常備力量,也值得肯定。但從納稅人角度而言,海巡署耗費重資建造12艘單價高昂(造價已經直逼新建1,000噸級巡防艦)、功能有限的穿浪型雙體船,是否有資源錯置之嫌?

同樣的造艦預算(新臺幣128億2300萬元),若改為籌建600噸鋼質高速單體巡防艦,則可望籌獲2倍以上的艦艇;如部分撥用予新建1,000噸級甚至4,000噸級巡防艦,更可增加能長期滯海的大艦數量,善用海巡署非軍方的公務機關角色、具有武裝力量的優勢,以更靈活的身分從事驅離、追緝、護漁、登檢、查扣、救難、蒐證、調解、研究、保育、外交……等工作。

而這些大艦空間更大,同樣預定裝配鎮海火箭彈系統,也同樣能加裝中科院「聯成系統」與反艦飛彈,甚或加裝自衛用的海劍羚防空飛彈,進行平戰轉換。但海巡署當初為何「執著」於建造大量耐波性較差的穿浪型雙體船?這恐怕是外界再怎樣抨擊也難以探究、無力回天的答案。

如今安平艦已下水展開海試。吾人衷心期盼此批新建600噸級巡防艦服勤順利。至於本級艦是官方宣稱的護疆神艦,還是基層人員的執勤考驗?就留待時間證驗吧!

8.png
海巡版沱江艦性能諸元整理。 圖/作者自製

※ 本文寫作期間,參考MDC軍武狂人夢網站專文〈迅海專案〉,獲益良多,特此鳴謝。

    全站熱搜

    神仙、老虎、狗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