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jpg

 

電視裡的光州事件:
40年後...
南韓老三台的真相追問

2020/05/19  聯合報 轉角國際 udn Global

楊虔豪

1.jpg
「40年,是能讓剛出生的小孩成長為一個堂堂正正大人的歲月,但也有很多人的時鐘,還停留在40年前的這天。」 圖/南韓國家檔案局

5‧18光州民主化運動今年屆滿40週年,受新型冠狀病毒(COVID-19,俗稱武漢肺炎)疫情影響,原本去年就計畫要盛大舉辦的紀念活動被迫從簡;文在寅總統與各黨政要,皆前往墓園與舊全羅南道道廳前,慰問亡者與家屬。值得注意的還有電視轉播與晚間新聞的連串特別報導,讓閱聽眾能共同記憶40年前的歷史。

包括3大無線電視台(KBSMBCSBS)與有線的JTBC,皆依照慣例,取消上午原定節目,從10點開始,透過電視與網路,1小時全程轉播在全南道廳舉行的追悼儀式。

而當晚各台的新聞,則全部移師光州,搭建攝影棚,現場播報。各台皆以亡者家屬或文在寅總統的致詞當作頭條,再來連線駐守在前總統全斗煥住宅前的記者,報導動靜。隨後則是連串獨家或深度專題報導,回顧並重新挖掘光州事件的真相。

2.jpg
3大無線電視台(KBS、MBC、SBS)與有線的JTBC,以連串獨家或深度專題報導,回顧並重新挖掘光州事件的真相。 圖/南韓國家檔案局

最早登場的是MBC於7點半播出的《新聞平台》。MBC於當晚獨家公開了在5.18事件發生前1天,就先遭新軍部以「內亂陰謀」名義逮捕、後來一度遭宣判死刑的反對派領袖金大中(於1997年當選南韓總統),在獄中的監視錄影片段。

全斗煥發動政變掌權後,於5月17日宣布全國戒嚴。各大學停課,所有屋外集會全面禁止,並實施媒體審查管制。出身全羅道的金大中被逮捕後,反而觸發當地出現更激烈的示威。

搜查官捎來一疊報紙,我看了才知道發生光州抗爭。

金大中在生前接受MBC訪問時說道。由於在獄中不斷接受審訊,金大中對光州爆發更大規模的反抗運動,並遭新軍部鎮壓的情況並未立刻得知,直到50天後才獲悉噩耗。

3.jpg
MBC獨家公開了在5.18事件發生前1天,反對派領袖金大中(於1997年當選南韓總統)在獄中的監視錄影片段。 圖/《MBC》截圖

MBC當晚公開的錄影片段中,金大中在清州監獄內,頭髮被剃成平頭、身穿囚服,臉色凝重地坐在牢房內;還有他接受探視時,和妻子李姬鎬女士交談的黑白片段。黑暗歷史中,緊迫且肅殺的一瞬間,都能映入眼簾。當上總統後,金大中在民主墓園內,抱著亡者墓碑痛哭的片段,也廣為人知。

金大中獄中片段公開前,為讓年輕人容易了解光州事件,MBC由週末主播金京浩準備「主播部落格」企劃,帶著自拍棒,由教育放送(EBS)知名歷史講師崔泰成帶領,一同造訪光州事件最初開火地、當時扭曲報導的光州MBC分部、拷打被逮捕者的軍營和全羅道廳等重要現場,解說當時發生何事與代表的意義。

接在MBC半小時後播出的SBS《8點新聞》,報導完紀念儀式後,進入企劃好的系列追蹤。在1980年5月21日,民眾在全南道廳前遊行時,新軍部空輸部隊,朝著手無寸鐵的市民展開射擊,逾50人死亡,也導致之後民眾決定武裝對抗,但目前仍未得知到底是誰下令開槍。

4.jpg
黑暗歷史中,緊迫且肅殺的一瞬間,都能映入眼簾。 圖/《MBC》截圖

在1988年的聽證會上,第11空輸旅團61隊長安富雄表示此舉是「正當防衛」,而睽違40年,SBS記者再次找上安富雄,詢問他對當時開火立場有無變化。安富雄說道:

若市民沒武裝,我們是不會射擊的。而且就算沒戰爭經驗,也有戰爭心理。市民中,只要有一個人射擊,其他人有子彈的話,也會跟著射。而原本規定是萬一我們要射擊,只能朝下半身開槍,但怎可能只朝下半身?急都急死了,沒一個人會瞄準射擊啦,我們當然全都是面向射擊啊!

SBS取得當時一位亡者母親說法稱,兒子的頭部當場被貫穿,也有當時在場記者表示,軍隊在佈陣後,前列坐下、後列站立,朝民眾射擊。而前日在光州車站已發生公告發動自衛權前就開槍的案例,隔日更有多位民眾目擊直升機開火,武器與子彈從何而來?又是誰發動?這是SBS指出接下來必須調查的問題。

5.jpg
「沒一個人會瞄準射擊啦,我們當然全都是面向射擊啊!」第11空輸旅團61隊長安富雄向《SBS》表示。但武器與子彈從何而來?又是誰發動?這是接下來必須調查的問題。 圖/南韓國家檔案局

而因光州事件,全斗煥前總統在1997年遭判處無期徒刑,並得繳交2,205億韓元(新台幣61.5億元)的罰金,但至今仍未完全履行。全斗煥的大兒子全在國曾在2013年表示,將捐出自己持有圖書公司「Bookplus」的51%股份與名下房產。

但SBS接著以連續兩則報導篇幅,獨家揭發全在國仍實質持掌公司,在連續4年取得並追蹤Bookplus法人信用卡花費紀錄後發現,當中出現600多筆包括酒店、高爾夫球場、網路購物,甚至包括自己持有的其他公司等,共600多筆違反國稅廳不當花費原則的消費紀錄,總額超過1億韓元(約新台幣2,780萬元)。

此外,SBS還採訪在光州事件時,在不知情下被派往光州的軍人,當時目睹許多傷亡者的慘象。他表示,至今仍無訪忘懷,在痛苦回憶中渡過40年,還得接受精神科治療。這樣的前職業軍人目前成為被社會心理關懷所遺忘的一群,並未得到合理支援。

6.jpg
因光州事件,全斗煥前總統在1997年遭判處無期徒刑,並得繳交2,205億韓元(新台幣61.5億元)的罰金,但至今仍未完全履行。圖為1996年,全斗煥出庭(前排最右)的資料照片;右二則為盧泰愚(南韓第十三任總統)。 圖/法新社

而近來各界出現制定要針對歧視與惡意扭曲518的言論,將之立法處罰;SBS的查核單元「事實是?」 ,則以德國刑法第130條第3和第4項「讚揚納粹處3年以下徒刑」為例,說明否認歷史的行為會被納入「煽動大眾罪」範疇,在言論造成大屠殺被害者的歧視與嫌惡、並造成暴力行為時,可予以適用並加以處罰。

SBS指出,這幾年下來在南韓國會立法議程中,相關條例的制訂討論,一直出現「會與言論自由有所衝突」的爭議,目前相關公聽會只召開一兩次,議程就被撤回而陷於停擺。

而最晚播出的KBS《9點新聞》,和在全南道廳前直播的其他電視台不一樣的是,選擇在光州自由公園搭建攝影棚。這裡在40年前,關押、刑求與審判許多示威者,至今建築原型與內部囚禁設施皆有保留,並且增設許多囚犯雕像,是眾多光州事件遺跡中,最能直接體會當時人權侵犯之處。

7.jpg
光州事件許多示威者遭到關押、刑求與審判。 圖/南韓國家檔案局

「5‧18民主化運動40週年的KBS《9點新聞》特別報導,我們在1980年、覆蓋著市民血淚的光州這裡,為您轉播。40年,是能讓剛出生的小孩成長為一個堂堂正正大人的歲月,但也有很多人的時鐘,還停留在40年前的這天。」

最初下令開火的人是誰?而為何軍隊又要向頌唱國歌的市民開槍,真相釐清仍未落實,犧牲者們還沒得到道歉。我們是為了守護什麼而抗爭、又為何守著這份初心?至今的光州,仍在詢問著。

KBS當家主播李昭政在當晚《9點新聞》的開場中說道。

在播報完紀念儀式與連線在全斗煥住家前的記者後,KBS首先準備好的企劃報導,以阿根廷將軍魏德拉1976年在發動政變後,逮捕與殺害3萬名左派反對人士為例,提供和南韓甚為相似的歷史經驗。

8.jpg
「我們是為了守護什麼而抗爭、又為何守著這份初心?」KBS當家主播李昭政在當晚《9點新聞》的開場中說道。其身後就是以前軍方拷問、審訊示威者的地方。 圖/《KBS》

9.jpg
「真相釐清仍未落實,犧牲者們還沒得到道歉。」 圖/《KBS》截圖

KBS駐巴西聖保羅的特派員,視訊連線採訪了一名阿根廷母親,她的兒子在當年政變後參與抗爭而失蹤。在她連續44年帶領失蹤者母親出面抗爭、取得輿論認識與支持後,讓魏德拉總統於2012年依照「反人道罪無追溯時限」原則,被追加50年刑期,最後在監獄度過餘生。

其他原本以《國民和解法》與《服從命令者不可處罰法》獲判無罪的軍人,也接連被宣判有罪。這都是靠當時的受害者和人權團體長久抗爭,才使得轉型正義得以落實。

而在新聞後半,KBS還準備兩則光州事件「當事人自白」的報導,全無任何記者描述。首先是1名叫崔美子的中年女性,事發當時還是19歲高中生,在放學路上撞見5輛裝甲車開進市內,原本躲藏起來,卻被軍人發現,遭上下其手後被刀刺傷。在醫院躺了5天,最後又被抓去讓警察審問。

10.jpg
如今已屆中年的崔美子,事發當時還是19歲高中生。 圖/《KBS》截圖

「5‧18一直在我心裡,給我身體留下傷口,我怎麼能忘得了呢?」崔女士說道。她目前持續接受創傷諮詢與治療,但痛苦仍難以抹滅。最後一幕,崔女士拿著醫師寫好的病例,並播出她的旁白道:「我好冤枉,那狀況對我來說,真是太冤枉了,若所有國民都能知道就好了。我不是暴徒,而是被害者。

另一則報導,則是事發當時,還在就讀光州須皮亞女高1年級的洪仁華(現為5‧18民主化化運動紀錄館研究室長),帶著今年就讀同所高中3年級的朴敏貞,重回抗爭的指標地點,並重新回憶40年前的現場,就南韓的民主化歷史展開對話。

接著,KBS則回顧自家在光州事件期間、《9點新聞》所播出的報導,並為當時的扭曲與抹黑,向全國民眾致歉。

事實上,包括KBS與MBC等兩大電視台,均受軍政府箝制,報導時皆口徑一致導向當局。許多光州市民,原本還期待媒體能向全國道出事實,最後卻反過來被指責為「作亂者」,因而被惹怒。兩大電視台的光州分部,都遭到縱火洩憤。

11.jpg
KBS回顧自家在光州事件期間、《9點新聞》所播出的報導,並為當時的扭曲與抹黑,向全國民致歉。 圖/《KBS》截圖

12.jpg
當年,KBS報導畫面著重在市民向軍隊丟擲石塊、軍人受傷及縱火衝撞的場面,並將示威者描述為「暴徒」、「赤色份子」、「受北韓利用」,但對新軍部最先主動攻擊與射殺平民,就刻意忽略。 圖/《KBS》截圖

當年,KBS報導畫面著重在市民向軍隊丟擲石塊、軍人受傷及縱火衝撞的場面,並將示威者描述為「暴徒」、「赤色份子」、「受北韓利用」。但對新軍部最先主動攻擊與射殺平民,就刻意忽略,僅強調「政府正苦心讓局勢回復穩定」。

暴徒們無視當局呼籲收拾暴力事件所展開的活動,持續威脅與煽動,讓善良市民在不安的情況下顫抖著…北傀現正激烈煽動著光州市民和學生,讓他們持續反政府抗爭。

——KBS《9點新聞》,1980年5月27日。

KBS更找來老記者現身說法,帶出當時新軍部箝制新聞自由的景象。

「保安司令部負責監控KBS的人,穿著軍服出入報道本部(新聞部);戒嚴司令部並發出公告,若台內有人敢如實報導(光州事件),就立刻懲處。」1980年代擔任KBS記者張斗元說道。當時他因為企圖報導光州真相而遭解職。

KBS社長梁承東也在報導內公開表示,將痛定思痛反省罪責,並下定決心讓KBS成為歸屬於國民的電視台。

13.jpg
「我們是為了守護什麼而抗爭、又為何守著這份初心?至今的光州,仍在詢問著。」 圖/南韓國家檔案局

photo.jpg
光州事件發生的短短10天,造成示威者與無辜民眾,遭新軍部殘暴攻擊傷亡,更為光州市民與許多南韓民眾的內心,留下難以抹滅的傷痕,包括主謀、發號施令者和決策過程在內,至今仍有許多謎團未能解開。 圖/南韓國家檔案局

新軍部的證人
JTBC的獨家再發掘

光州民主化運動屆滿40週年,事實上,近來除了不少南韓電影、電視劇、音樂MV與文學作品,紛紛以5‧18作為題材之外,電視新聞也扮演著不可抹滅的重要角色。

包括KBS、MBC與SBS在內的南韓無線「老三台」,皆耗費心思準備了光州事件相關的獨家或深度報導。但實際上,報導篇幅最多的並非老三台,而是以揭發干政案聞名、最後成功迫使朴槿惠總統下台的JTBC《新聞室》

社長兼當家主播孫石熙於今年初退居幕後後,JTBC與他台陷入苦戰,但這回《新聞室》卻發揮比老三台更驚人的戰力。相較老三台晚間新聞準備的光州事件40週年特別報導,大概11~13則、時長約25~30分鐘,JTBC則以22則、超過1小時的篇幅,重新整理與挖掘光州事件的內幕。

https://youtu.be/aPWcczz00LQ
若網頁無法觀看,則請點選 YouTube連結網址,前往 YouTube觀看。

1.png
JTBC《新聞室》是針對光州事件40年報導篇幅最多的電視台。 圖/《JTBC》截圖

當晚《新聞室》特別以1980年代裝甲車開入光州、新軍部逮捕示威者等清晰資料帶,加上現時空拍舊全南道廳,搭配既有品牌音樂作為開場動畫。隨後帶入設於全南道廳的特製攝影棚,開始報導當天新聞。

播報完儀式與致詞後,攝影棚與人正搭上光州518號公車的JTBC記者連線。這輛518號公車,從光州的尙武地區出發,這裡剛好是民主化運動發生時,新軍部駐屯之地。之後經過當時爆發大規模示威的光州鬧區錦南路,最後開往518民主墓園,搭上這條公車,就可藉由路線一覽光州抗爭的歷史。

JTBC在白天時於這班公車上,採訪了一名中年男性楊世文先生,他正要去墓園探望當年一起參與抗爭,最後頭部被子彈擦到、睜眼而死的高中同學。楊先生說道:

我們很親,連示威都一起去。現在能一笑而過,但當時真是相當…對誰都沒法說出來,我當時也該跟他一起死的,卻因沒死而懷著歉意。

2.jpg
搭上518號公車,就可藉由路線一覽光州抗爭的歷史。 圖/《JTBC》截圖

3.jpg
「我當時也該跟他一起死的,卻因沒死而懷著歉意...」圖為光州事件歷史照片。 圖/南韓國家檔案局

而介紹完518號公車後,接著重頭戲是一系列的獨家報導,JTBC經過面會採訪,取得當時直屬於全斗煥保安司令部旗下,505保安隊對共搜查科科長徐義男的證詞。在光州事件40年後,徐義男出面表示:全斗煥事發時,曾搭乘直升機南下光州,並召開了指揮官會議,進而駁斥全斗煥宣稱並未介入光州事件的主張。

徐前科長更證實,光州事件發生時,確實有軍用直升機射擊一事。

「(全斗煥聲稱)沒發生過直升機射擊呢。」JTBC記者詢問道。

「不,那都是謊言,的確有直昇機射擊。我直接看到交戰場面啊。全南道廳對面有個3層還4層樓的建築(即全一大樓),直升機接近那棟建築物,建築物裡面就開槍了,結果直升機也予以射擊。」徐義男回應道。

徐表示,直升機是基於自衛而射擊,但全斗煥在回憶錄中,則堅決否認有這種情況發生,並且書中還抨擊生前主張目擊過直升機開火的趙費奧神父,是「無恥的說謊者」。

4.jpg
「不,那都是謊言,的確有直昇機射擊。我直接看到交戰場面啊。」JTBC獨家取得當時直屬於全斗煥保安司令部旗下,505保安隊對共搜查科科長徐義男的證詞。 圖/《JTBC》截圖

而當年作為對共搜查科科長的徐義男,也表示光州事件爆發時「北韓軍隊從未介入」,並直指相關說法都是「騙人的」,正面駁斥了目前極右派人士宣稱光州事件是「北韓策動的內亂」等主張。

只是,徐義男本人在1995年接受檢方調查時,並未如此主張,這次說法等同「翻供」。當JTBC記者於幾天後再度造訪與詢問徐義男時,他卻封口改稱「不知道」。

由於先前JTBC取得徐義男的說法甚為具體,也與近年出面提供新證詞的人士,說法和時間地點都謀合,加上徐義男本人當時就在新軍部體制內,研究518的學者與民間團體認為具相當可信度,有必要進一步釐清細節與為何出現反覆證詞。5‧18真相調查委員會目前也考慮,傳喚徐義男當面調查。

在新出現的證詞報導同時,JTBC也請來研究光州事件多年、並曾直接參與真相調查的全南大學5‧18研究所教授金熙松,在攝影棚內解說。

《新聞室》更在直播中,先後連線位在舊全南道廳、出現直升機掃射彈痕的全一大樓、和有市民無辜被射擊而亡的光州監獄,透過現場畫面與事先準備好的遺族和生存者訪談,向閱聽眾陳述抗爭歷程與新軍部的種種殘忍行為。

5.jpg
研究518的學者與民間團體認為徐義男的「翻供」具相當可信度,有必要進一步釐清細節與為何出現反覆證詞。圖為光州事件歷史照片。 圖/南韓國家檔案局

JTBC還調出自家前身——TBC電視台於1980年光州事件期間所拍攝的黑白影帶,第一幕是亡者家屬在光州基督教醫院確認棺材時的情緒崩潰畫面,另外還有一副棺材,上面手寫著:「全英振,來自光州豐鄉洞,監護人為全繼良。」

金教授接著說道:

現在TBC的影帶中出現的這位犧牲者全英振,官方紀錄上,他當年就讀光州大東高中3年級。在5月21日戒嚴軍集體開火的5月21日下午2點,他受了槍傷死亡,犧牲者中有很多這樣的學生,甚至還有4歲幼兒也在亡者名單上,檢方的死因報告書則寫著『遭毆打後還被多次刺傷』。

60至80年代,南韓的老三台是KBS、MBC與TBC。其中,TBC由三星集團成立的《中央日報》兼營。當年作為民營電視台的TBC,製作出多部膾炙人口的戲劇和綜藝節目,而晚間新聞「夕刊」更一度超越MBC《新聞平台》與KBS《9點新聞》,稱霸無線電視台冠軍。

5‧18事件爆發時,報導尺度較為開放的TBC,在光州現場拍攝到許多珍貴影片保存至今。但光州事件後半年,全斗煥為掌控百家爭鳴的媒體,頒布「言論統廢合」(即「媒體整併」)政策,包括TBC在內,多家電台、報紙被強行關閉。40年後,TBC的珍貴史料,成為檢證全斗煥與新軍部說法的重要依據。

6.jpg
「現在TBC的影帶中出現的這位犧牲者全英振,官方紀錄上,他當年就讀光州大東高中3年級。在5月21日戒嚴軍集體開火的5月21日下午2點,他受了槍傷死亡,犧牲者中有很多這樣的學生。」 圖/《JTBC》截圖

「全斗煥說,戒嚴軍會集體開炮的契機,是因為有空輸隊員死於市民軍裝甲車下。我們來看TBC當時影片,繼續討論。看到影像中,當時部署於道廳前的戒嚴軍裝甲車有兩台,從裝甲車下方觀察,是軌道型,再來我們看市民軍的裝甲車,是兩輪型…」JTBC當家主播徐福欽說道。

金教授解釋:「離世的空輸部隊員,是在現場被悽慘地壓死的。軍方的紀錄稱,是立刻死亡,若是這樣的話,那應該就不是兩輪型,而是被軌道型裝甲車壓到而死亡。JTBC過去也多次報導過,軍方都還保有紀錄說,他是被戒嚴軍自己的裝甲車壓死的。」

而當時新軍部還主張,光州市民襲擊光州監獄,導致軍方向市民開火。全斗煥回憶錄則提到:「武裝示威隊伍固執地攻擊監獄,成為光州事件重要的觀察點,這與北韓軍的介入,密切相關。」但實際上,則是戒嚴軍自行部屬在光州監獄周遭,向路過的無辜行人無差別射擊。

只是法院後來確認並宣告,實際上無人因襲擊監獄而遭受處罰,此說法為「虛偽」主張,這也成為後來要求全斗煥回憶錄必須將此文刪除、否則將予以下架的根據。

7.jpg
「全斗煥說,戒嚴軍會集體開炮的契機,是因為有空輸隊員死於市民軍裝甲車下...JTBC過去也多次報導過,軍方都還保有紀錄說,他是被戒嚴軍自己的裝甲車壓死的。」 圖/《JTBC》截圖

JTBC也對比多份軍方在1988年國會聽證會、與1995年向檢方特偵組提交的相關調查報告文件,發現同一份文件中,竟有多處被竄改,並刻意刪除開槍導致民眾死亡的地點與姓名紀錄,顯示當時新軍部有刻意隱匿責任之嫌,但這些問題都還沒被清算。

另一個仍未完全釐清的,是軍方出動直升機掃射的爭議。舊全南道廳附近,原為廣播電台的全一大樓,外圍與內部牆壁及天花板,出現共百道彈痕,也有多位當時經過附近的市民指證,表明自己當時目擊直升機射擊,然而全斗煥前總統則駁斥此番說法。

JTBC自2017年起,就密切尋找即蒐集當事人證詞,並取得國立科學搜査硏究院(簡稱「國科搜」)的研究報告與雷射模擬重現射擊的畫面,向閱聽眾解說初步的評估結果。 歷經繁複的測試與武器比對,國科搜目前傾向認定,當年極可能是新軍部UH-1H直升機的機門上,裝在M60機關槍,在空中朝大樓掃射,這些都是老三台無法看見的詳細內容。

8.png
另一個仍未完全釐清的,是軍方出動直升機掃射的爭議。圖為JTBC的模擬畫面。 圖/《JTBC》截圖

光州事件發生的短短10天,造成示威者與無辜民眾,遭新軍部殘暴攻擊傷亡,更為光州市民與許多南韓民眾的內心,留下難以抹滅的傷痕,包括主謀、發號施令者和決策過程在內,至今仍有許多謎團未能解開。

40年前,南韓各家電視台受軍政府控制,難以報導事實真相,甚至得迎合權力扭曲與抹黑,還面臨被關台的命運;40年後,擺脫干預的電視台,試圖鍥而不捨地在過往的黑暗歷史中,挖掘新的內幕與真相,甚至讓政府與搜查機關跟進調查,這說明轉型正義除被害人抗爭和民眾自覺外,媒體也該能在過程中,擔負起重要角色。

9.jpg
轉型正義除被害人抗爭和民眾自覺外,媒體也該能在過程中,擔負起重要角色。 圖/南韓國家檔案局

    全站熱搜

    神仙、老虎、狗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