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jpg

1.png
去年底日本發生的前Nissan汽車CEO高恩逃亡事件,涉嫌協助高恩脫逃的策畫人——前美國綠扁帽成員麥可.泰勒(Michael Taylor)以及他的兒子彼得,在20日已在美國波士頓遭到逮捕。圖為麥可和搭檔扎耶克2019年12月30日在土耳其機場被拍到的影像。 圖/美聯社

企業傭兵?
助Nissan高恩逃出日本,
美軍綠扁帽退役老兵被捕

2020/05/21 udn / 轉角國際 udn Global / 過去24小時 

「最近的跨國陰謀,怎麼都是『綠扁帽』?」去年底日本發生的前Nissan汽車CEO 高恩(Carlos Ghosn)逃亡事件,涉嫌協助高恩脫逃的策畫人——前美國綠扁帽成員麥可.泰勒(Michael Taylor)以及他的兒子彼得,在20日已在美國波士頓遭到逮捕。原本因為疫情而幾乎少有新進度的高恩逃亡之謎,又再次浮上新聞檯面。同時麥可的具體身分、協助高恩脫逃的計畫過程、以及過去從事的人質救援服務也有更多細節曝光。之中麥可的前特種部隊身分,也再次引發了外界對綠扁帽涉入跨國陰謀的聯想和關注。

前Nissan汽車CEO高恩,在2018年因違反日本《金融商品交易法》而被警方羈押逮捕,沒想到隔年2019的12月29日,高恩委託他人的協助,成功從日本逃亡出境、抵達黎巴嫩躲藏。事後高恩還多次高調反控日本政府對他「司法迫害」;這起震驚國際的CEO逃亡劇,也讓日本檢警顏面無光。

1.png
「這是近來最為精心設計的逃亡計畫之一,其中牽涉各種縝密複雜的飯店會面、交通列車行程、喬裝計畫和私人飛機的使用。」當地檢察官在麥可被捕後向媒體表示。圖右為高恩的妻子,也是找上麥可的聯絡人。 圖/路透社

高恩到底是如何潛逃?中間協助的人還有誰?在今年1月8日高恩首度現身的記者會上,也都沒有具體回應外界對逃亡細節的疑問,還影射「日本政府也有人暗中協助」。不過當時日本和美國的檢調,已經鎖定了兩名涉嫌重大的脫逃助手——美國籍的麥可(Michael Taylor)和彼得(Peter Taylor)父子檔。

「這是近來最為精心設計的逃亡計畫之一,其中牽涉各種縝密複雜的飯店會面、交通列車行程、喬裝計畫和私人飛機的使用。」當地檢察官在麥可被捕後向媒體表示。

現年59歲的麥可為前美國特種部隊「綠扁帽」隊員,和27歲的兒子彼得目前在一間私人的軍事公司服務,從1980年代以來長期在黎巴嫩活動,在當地也有不少人脈關係。1994年後麥可在美國波士頓的一間私人軍事安全公司擔任總裁,提供人質談判交涉、情蒐與安全保護等服務。

2009年麥可在《紐約時報》的委託之下,前往阿富汗成功救出遭到恐怖分子綁架囚禁的《紐時》記者羅德(David Rohde),因而在業界頗有功績好評。而根據《華爾街日報》和《法新社》的報導,極欲脫逃的高恩,是透過妻子做為連絡人找上了麥可,花費將近2,000萬美元(約新台幣6億)委託布置這場精心策劃的「人質救出行動」。

2.png
圖中央戴眼鏡者為《紐時》記者羅德(David Rohde),2009年麥可在《紐時》的委託下,前往阿富汗成功救出遭到恐怖分子綁架囚禁的羅德。 圖/法新社

麥可的計畫執行,首先由兒子彼得先多次前往日本探勘,分別在2019年的7月、8月以及12月三度入境,前後除了針對機場擬訂逃亡策略外,期間也和高恩私人會面多達7次。彼得最後一次入境日本,是在逃亡發動前一天的12月28日,當天中午11點49分入住東京港區的東京君悅酒店933號房,並在此處與高恩會談了1個多小時、並交給他一張出入用的電梯感應卡。

高恩逃亡當天的29日上午10點10分,麥可才搭乘私人飛機從中東杜拜抵達關西機場,與麥可同行的還有一名前黎巴嫩特種部隊成員、美國籍的扎耶克(Antoine Zayek),同時也是麥可長年的搭擋戰友;當時兩人以佯裝音樂家的身分騙過關西機場的海關人員,把兩個聲稱是「裝在音響機器」的大型黑色行李箱攜帶入境,但實際上,這是最後要用來把高恩帶走所用的金蟬脫殼之箱。

麥可的喬裝入境相當順利,當日中午入住機場附近的飯店後,與扎耶克搭乘新幹線前往東京;與此同時人在東京港區住宅中的高恩,則在下午2點半左右離開居所,直接前往彼得所在的酒店房間換裝。4人的集合地點就在這棟東京君悅酒店,其後麥可帶著高恩和扎耶克回到關西機場附近入住的飯店,彼得則是自行前往成田機場離境。

當晚8點14分時,麥可、高恩以及扎耶克回到飯店裡,但將近兩個小時後離開飯店的,只有麥可與扎耶克二人,此時的高恩已經裝入了黑色大行李箱中,被麥可一路進到關西機場、在機場人員完全沒有做行李檢核之下,成功帶上麥可的私人飛機,當晚11點10分出發飛往土耳其,讓高恩輾轉來到黎巴嫩從麥可落地日本到救出高恩,前後大約13小時。

3.png
麥可位於麻州波士頓郊區的住家,麥可和彼得20日於住家遭到警方逮捕。 圖/法新社

今年1月份東京警方也已經鎖定了麥可父子和扎耶克,向三人發出逮捕令;在美國的協助之下同步展開調查。

而麥可本人,則在今年2月回到了波士頓郊區的住所;兒子彼得也後來於3月22日從杜拜回到波士頓。同時間因為新型冠狀病毒(COVID-19,俗稱武漢肺炎)疫情在美國的嚴重擴散,麻州同樣進入嚴峻的封鎖狀態,一方面新聞媒體的焦點都在關注疫情、另一方面父子二人也因此暫時無法出境移動,最後在5月20日雙雙被美國警方逮捕。

波士頓檢察官表示,彼得原先還有準備離境的計畫,原訂在20日要搭機飛往黎巴嫩,檢警搶在離開之前將父子檔羈押拘捕。同時檢察官也表示,目前還尚未收到日本方面的引渡請求,不過因為考慮到麥可父子「有能力策畫逃亡行動」,目前仍會拘留進行調查。而麥可的搭檔扎耶克,目前仍尚未落網。

而同時因為麥可的前綠扁帽身分,也讓人聯想起最近5月初發生在委內瑞拉的「美國傭兵入侵」事件,退役的綠扁帽特戰隊老兵——喬丹.古德洛(Jordan Goudreau)——所執行的反攻任務;讓牽涉前綠扁帽成員的國際事件又再次添上紀錄。

至於人在黎巴嫩的高恩,截至20日為止並沒有針對麥可和彼得被捕的事件發表評論。但不久前的4月底,高恩才聯繫了老朋友——《法新社》前東京分部長菲利浦(Philippe Riès)——來幫忙準備出書,想藉此向世人公開「日產汽車與日本檢調的陰謀」,預計今年內會付梓出版。

4.png
人還在黎巴嫩的高恩,近期正在準備出書。 圖/路透社

    全站熱搜

    神仙、老虎、狗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