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jpg

 

《戰計畫》《奔襲台灣救國軍》

窮理於事物始生之處

研幾於心意初動之時--國父手稿

近日國防研究院的報告指出:澎湖戰略地位超越金馬,澎湖失守將面臨無險可守!

而于昇華上校早就在1994年出版的 《戰計畫「附件一」攻略澎湖》大膽假設討論此一觀點。

本社[台灣城鄉圖誌]專欄很榮幸邀請到于昇華老師,開設軍事與軍史專題,也希望能夠讓讀者們興起保家衛國的憂患意識,以保障自由前程,感恩。


作者:于昇華
文字協力:曾彥霖
封面繪製:曾筠鈞

封面感恩露西畫室曾筠鈞老師精心繪製,彰顯國軍英勇救國情操


作者前言:
敝人涉獵而沉潛於軍事戰略,野戰戰略,略有所得。
現得朋友扶助,準備筆耕和台灣息息相關的沃土。
正開始將本人歷年在相關網站書寫的,外島兵如何經營戰場,與匪對峙生涯,相關大型演訓戰備和對抗作戰,等等,應和著我們一起走過的歲月浪潮,重新呈現和整理。進而彙集在此,與大家重溫類戰爭的軍旅生涯,重溫我們走過的從前。
當然,在砥礪繼往之時,我們也邁向未來

軍事預言是個好天馬行空的新世界,視野無限廣擴,暇想無限飛翔,只要言之成理,就成一家之言。
敝人拋磚引玉 將以前第一個提出,【用一天半時間攻略台灣,引起美國智庫興趣的著作】 ,在此貼文 ,提供各位參考。
歡迎加入 一起分析。

photo.jpg

東海學社 成功文史工作室 台灣城鄉圖誌 都市與建築研究社

目   錄

譯者的話
作者的話
救國軍

第一篇   濫  觴
第一部 一封絕密的報告
第二部 蟾蜍山是一個最特殊的地方
第三部 一份美國智庫的研究報告

第二篇  奔襲台灣,仗開打了
第一部 東沙島海軍電戰分遣隊回傳資料
第二部 左營海軍艦隊司令部情報組研判資料
第三部 訊息戰
第四部 空軍作戰司令陳中將的回憶和處置
第五部 衡山指揮所
第六部 武裝直昇機的樹稍作戰
第七部 解放軍的文宣大戰
第八部 對台灣所實施的海上封鎖
第九部 清泉崗機場資訊傳輸作業困境
第十部 美軍隨習空軍中士帶來的震撼
第十一部 屏東九鵬飛彈發射場
第十二部 雄風不再,青蜂不舉
第十三部 斷旗的屏東機場
第十四部 奔襲台灣──連環套
第十五部 空軍悲歌──將星殞落
第十六部 朴子海防守備旅的應戰措施
第十七部 無可奈何的西螺城鎮守備旅長
第十八部 空中突擊大奔襲
第十九部 作戰區反擊
第二十部 空降與特戰
第二十一部 黃埔軍魂
第二十二部 後記

第三篇  一些整理出的資料
第一部 中共為什麼會急著攻下台灣
第二部 台灣軍隊要的是什麼和怎麼統合指揮
第三部 國軍的戰力到底如何?
第四部 【周邊有事】時美國、日本會投入戰爭嗎?
第五部 地面憲兵部隊的編組探討
第六部 奇特的後備司令部和戰力研判
第七部 嘉義機場消毒作業訪談記要
第八部 如何讓後備守備旅能夠發揮戰力的一點想法
第九部 開創世界先例的台灣地面部隊守備作戰編組
第十部 解放軍實施導彈癱瘓機場戰法演進因由
第十一部 資訊參數的建立整合和運用
第十二部 什麼是空中奔襲戰

編後特別聲明

詩唱古今興亡曲

筆記宇宙盛衰詞

民國五十六年於陸軍軍官學校預備學生班二年級

再版時要做的事
改過登步島
應是東山島

譯者的話

一般的軍事預言小說,都會把時間點拉得越遠越好,像【1985年】【1985年歐戰爆發】等書,都是三四十年前寫三、四十年或是五年十年之後發生的事;本文作者自然也可以將中共攻擊台灣的日子時間點,拉到美麗島週年慶時或是更遠的時間,但是在寫作中想的倒是,如何讓大家馬上瞭解一個可能發生的新戰爭風貌,和這一場戰爭隨時都會發生才是重點,尤其更希望說明,以為新軍備就能提昇戰力的幻想早早破滅,踏踏實實地訓練和培育軍事人才才是當急要務,至於美國會不會為台灣打一場無限戰爭,書中說了一切,讀者自己體會了。

對國軍,有太多的企望,愛深責切而所言可能誇大,但是當美伊第二次波斯灣戰爭時,當時大家不都是以為美國會陷入人民戰爭的泥淖中嗎?事實呢?那麼,現在卻鼓吹全民戰爭,更開始編組執行,適宜嗎?所以要──救國軍!

認為書中描述危言聳聽當然可以,但是別忘了,德國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五天就拿下了荷蘭,比利時六天就不見了,整個法國第一階段戰鬥也在英國不得不執行敦克爾克大撒退之後就結束了,距離【黃色計畫】發起攻擊日(5月10日)只有二十天,當時英法荷比四國軍隊比德軍多,光法國的戰車就有一萬多,比德國全國的都多。盟軍所有戰力都比德軍強,戰爭卻是輸了。

以色列第三次以阿戰爭時,一樣在戰力不成對比的狀況下,六天打完了戰爭,如果俄國不出面制止,阿拉伯國家的結果會更慘。

【超限戰】,【不對稱戰爭】,大家都耳熟能詳,他們講學理,作者就用摩擬,給大家看一個真正可能發生在身邊的戰爭,讓大家知道,原來所謂的【超限戰】和【不對稱戰】是用【空中奔襲戰法】這樣子打的!

【打不出,飛不起,出不去,下不來,看不到,搆不著】
飛彈打不出
飛機飛不起
海軍出不去
飛機下不來
電眼看不到
火力搆不著
這就是解放軍【空中奔襲戰法】要加諸於敵人身上的【六不】枷鎖。

原書名是【解放軍如何在現有的戰力下迅速解放台灣】,譯者看完第三篇的論述後,覺得有點不切題意,經原作者同意後,中文版就改用現在的書名【奔襲台灣──救國軍】

作者的話
  
本人是美利堅合眾國太平洋戰區史政官約翰.史塔特少校。
本書的編輯,完全根據隨軍參謀實際參與中國人民解放軍所實施的【五五五計劃】和台灣國軍所實施的【漢揚演習】而作成的綜合記實。(解放軍武裝部隊武斷地使用武力保台促統,取其音,稱五五五。)

太平洋戰區司令官給予的指示是,本篇記實將不得記述和探討野戰戰略以上有關國家戰略方面的任何事務和疑義,完全以記載人民解放軍及台灣軍作戰經過為主,更奉命儘可能以忠實記錄為主,非必要不做任何的評議。所以,有關台灣政府國家戰略方面的【玉山計劃】,在本篇記述中將割愛,但是這是一場全面性的作戰,舉凡政治、經濟、軍事、心理各個層面都相互牽扯糾纏,本篇重點放在戰術記實和戰場現況的記錄上,影響軍事判斷以及引發軍事效應及指揮決心方面的一些作為則提出略述。

由於這次發生在東亞方面的【二日戰爭】在外界觀感上都會認為已全面改變了地緣政治的均勢,尤其是身處戰事邊緣的日本、南韓以及包括菲律賓在內的東南亞諸國更是遑然不安,如果不將事件發生淵源做一個簡單的說明,勢將引發國內外的政治震撼和分歧;因此,本書在第一篇就有完全由國務院主導的相關智庫編成的說帖,當然,就跟往昔一樣,在說明美利堅和眾國的立場並申明不反對中華人民共和國收回台灣之因時,這一篇文章也不代表美國政府正式的聲明。

這場戰爭打得太快了,於是,本書應太平洋戰區司令官之要求,於【事件】發生之後七天內必需完成編輯以解世人之疑,所以戰爭過程中許多接戰狀況都沒有經過查證核實,前後不相連貫之處,連我都不滿意,至於第三篇的報告中,是從百多篇資料中先擷取部分本人認為重要的先行刊登,以說明戰事的前因後果;本人相信參與這場戰爭的我軍將士在爾後的時日中,必會克盡所見,一一為世人釋疑,我非常樂意和期望見到這種共襄盛舉,揭露一個新戰爭藝術的時日早日到來。

又書中並未詳記國軍有關海戰部分,原因只有一個,就是國軍新成立,以紀德艦為主的戰隊(譯者註:中華民國海軍都稱艦隊,但在美軍看來就像戰隊,故照作者所述不予更正。),完全仿本軍編成,隨海軍演習的我軍參謀遵奉指示,不得洩漏與我海軍有絕對關係的所有戰法和參數,是故有關資料就割愛,請想瞭解海戰的讀者諒解,也在此為沒有全數救援成功而陣亡的我海軍軍官、士官獻上追悼之意。
(譯者附註:美軍有些戰史機密會保存非常久,端視其需要而訂,像二次大戰中有關水雷造成日軍傷害的數據一直到十多年前才解密。)

最後,這一場規模空前的戰事,竟跟本軍對阿富汗和伊拉克戰役一樣,作戰雙方傷亡人數少到完全超乎預期,簡直到了不可思議的地步,在兩個都講求全民作戰(人民戰爭)的敵對雙方,而戰場又開在全世界人口最稠密的台灣,這種情形更是匪夷所思。所以,我要再一次重申一個事實,高科技戰爭固然主導了戰場,但是能充份運用戰力的思維理則卻是打贏戰爭的不二法門。
台灣的國軍完全面對了一個全新又完全沒有準備的戰爭,雖然檢討起來台灣軍隊完全無視於現代戰爭的特性而完成作戰準備是他們的失職,但是,我個人由衷地認為,世界上也沒有幾個國家的軍事領導者,會洞察到軍事作戰原理在二十一世紀已發生了重大變革,更可能的原因則是,就像俄軍軍事將領一樣,面對新的軍事理論和實踐,而跳不出根深蒂固經驗的所有軍事學者和職業軍人都將無所適從。

非常感謝在解放軍和國軍的軍中參與戰役的上百位美軍袍澤,他們身處戰地,不顧本身安危而取得的第一手資料,是本書能夠按時完成的主要原因。
感謝中共人民解放軍總參謀部、總政戰部及總後勤部的業管參謀以及所有接觸和陪同我們一起採訪的參謀,他們知無不言的論述或是提供的資料讓我們受益無窮,增加了編篡本書的深度。
我更感謝我的妻子安妮上士,她從戰爭開始之前,就一直在南京軍區及台灣和我共同工作,提供編輯建議,為我潤飾文章。
還有,人民解放軍總參謀部運籌維幄部的同仁,你們適時提供的資訊協助,除了讓我得以和隨同雙方第一線作戰部隊作戰的同袍能夠保持暢通的連繫外,更讓我親身體驗出資訊的重要性和多面運用性,你們是本人能在限期內完成報告的真正推手,我和我的妻子由衷的感謝你們。
也要對台灣國軍接受訪談的軍事領導人致上萬分謝忱,他們無私無我的奉獻和犧牲,讓國軍有力地打了一場不對稱的戰爭。雖然中國有成語說:『以成敗論英雄。』『敗軍之將不可言勇。』,同樣的中國也有一句話:『非戰之罪。』。

救國軍

中華民國的建軍史上有一個非常奇特的單位,並沒有隨著軍事上的演進而給併編或是改造,一直獨立存在軍中,而且也沒有賦予任何的數字編號(像34師,292旅),這個單位就是【反共救國軍】。
【反共救國軍】的司令部一直位在屬於馬祖列島的東引,理論上屬於馬祖防衛司令部管制,實際上距離太遠,馬祖跟本支援不上,就是一個獨立單位。
為什麼叫【反共救國軍】?
有一個沒有任何人能證實的口傳源由:
據說,當初(民國三十八年到四十二年之間)國軍在大陸最後的戰爭中一路潰退,散兵游勇跑到了福建海濱無法游泳出海以致無路可走時,一群海盜見義勇為,就將這群人救出來安置在島上等國軍接運回台灣,以後又陸陸續續救出了不少的軍人,於是政府就仿傚抗戰時期的作法,直接收編並賦予這些海盜名稱和一些接濟,從事海上突擊和襲擾任務,單位的名稱很大,以便提高海盜群的身份,就叫【反共救國軍】,取其意為從事反對共產主義,實踐救國大業的一群偉人。
這一群人雖然出生入死,有些犧牲,總的來說,算是一直活得好好地,而且到了對岸,因為親友故舊都認識,所以進出大陸也方便得很,因此為國軍立了些戰功。直到中共有了基本的海上運動能力,就開始清剿沿海敵對勢力,最有名的一戰就是【一江山之戰】,一江山島失守,守軍殉國。(為了彰顯復國大業,特別將鳳山市一條道路用守軍指揮官命名,就稱王生明路)。這一仗美國老大哥表明了一定要從外島撒軍,導致爾後在美軍支援下的【大陳島撤退】;之後,美軍也支持這種敵後滲透接應情報人員的作為,於是【反共救國軍】很出了一陣子風頭。

如果,跟老一輩,真正的【反共救國軍】海盜成員,三杯老酒下肚一談,就會聽到另一種說法。(一定要真正的馬祖老酒才能勾出話匣子!)
【救國軍】就跟字義一樣,是一群海盜救助落難的國軍,好交換些武器,發筆國難財罷了,跟本和救國救民大業無關,救國軍救的是國軍,不是國家!

是這樣子嗎?救──國軍!


第一篇  濫  觴

不把握這一刻,統一台灣的最佳時間點將稍縱即逝。

始果,只將眼光放在目前或是一直膽前顧後的話,那麼讓台灣自外於中國就會成為永不能改變的事實,台灣將與祖國越行越遠,最後,即便台灣的經濟崩潰,但是政客為了自身的利益,台灣一定依然會走上實質的台獨。

第一部  一份絕密的萬言書

更何況,採取上述的作法就已經在進行戰爭了,那何不畢其功於一役?一舉完成祖國統一大業?

隨著時間的推移,解放軍開始精進,同樣的,國軍也在轉型,雖然是陸軍出身的國軍前參謀總長郝柏村將軍,竟然在他任內完成了幾項戰略更新和戰力轉型的大工程而少有人知其功。
編者的話:
先說明,當初拿到這一份計畫不像計畫,論述不像論述,分析又不像分析的文件時,只以為是南京軍區的隨行參謀隨意給的一份戰鬥文宣報告,沒放在心上,是我的妻子在戰後整理資料時才看出了這份資料的重要性。
原來中共打這一場戰的計畫竟然都在這份資料中有了初步的規畫,我現在更相信,這份文件會和美國五十年前所編的【第二次世界大戰指揮與決心】一樣,將會成為全世界每一位政治家和軍人的必讀報告。如果,沒有妻子細心的幫忙,我就真的掛一漏萬了;少了這一篇,這本書就少了源起,看不到源頭,更減少了參考價值,所以我一定要做一個說明,讓讀者知道事件的始末。

不把握這一刻,統一台灣的最佳時間點將稍縱即逝。
  
如果,只將眼光放在目前或是一直膽前顧後的話,那麼讓台灣自外於中國就會成為永不能改變的事實,台灣將與祖國越行越遠,最後,即便台灣的經濟崩潰,但是政客為了自身的利益,台灣一定依然會走上實質的台獨。
獨覽政權,不顧人民死活,一直是自私政客不變的法則,而最特殊的就是,人民在這種民生凋敝,水深火熱的狀況下,理應反抗才對,事實正好相反,人民會自我強迫自己去相信獨裁領導者的甜言蜜語或是慷慨激昂的演講,許多國家走上獨裁之路都是因為政治家的自利行為,而台灣獨立宣言正好就是一帖用民族大義染色的最好毒劑,中南美洲的國家現在就用反美當成號召就是明證。

中國從來沒有像現在這麼有能力用武力主導統一台灣,時機點就在現在開始起算的短短幾個月,錯過了這段時間,戰場的主導權就再也不會回到我們手上。除非,以後美國又發生了比911更大的恐怖攻擊事件,譬如墨西哥人群起用行動抗議長達2300公里的邊界鐵幕之類,而且這個事件至少要像前一個事件一樣大,才有可能讓中國重新擁有統一台灣的能力。
但是這種機會的發生率非常地低,我們也不容許自己陷入利用這種機會的誘惑中,因為很可能在我們利用這個機會的同時,就陷入了發生在美國身上的事件是由我們主導的嫌疑中,這種由心而生的猜測傳聞(譯者註:疑心生暗鬼),最後的走向不論往那一方面發展,都會讓我國處在絕對不利的狀況下無從辯解,所以就算真的發生了這種災變的話,更要戒慎恐懼,避免殃及池魚。

祖國的發展是一個永久又長遠的道路,既不必要也不可能設立出發展的極限和終止點,國家只會一直進步,這是最淺顯的道理,每一個人都明白。
所以,擺在我們面前的就是幾個世界性的大事,2008北京奧運,緊接著又是2012的上海萬國博覽會,之後呢?一定有更多的會程在爭取和準備執行中,也就是說,為了這一些,統一祖國的大業就可以任其拖延,放任不管?

為什麼今年就是唯一的機會呢?
從歷史回顧和由戰力曲線圖上就可以明白的顯示出來,過了今年的下半年,解放軍對台灣的戰力嚇阻效果將逐年遞降!而世界上可從來沒有一個國家只用經濟力就能統一國家的事發生,東西德的合併完全是德國人的意願,經濟因素並不是唯一條件。同樣道理,波多黎哥雖然經過公投要加入美國成為新的一洲,美國也不答應。
就讓我們從歷史回顧中推演,為什麼今年就是唯一的攻台最佳時機。

自從國軍退守台灣以後,幾乎解放軍從沒有在台灣海峽上保有過空中優勢,於是當年所謂的血洗台灣也不過是一個自我惕勵口號迨無疑義。
金門戰役有兩個階段,第一階段是【古寧頭大戰】,在那個戰役中,我們失敗了,失敗的原因很多,檢討的結論也很多,最近最新的檢討結果,認定由於我們沒有空中優勢以至於敗北,這也是一種檢討,而在這份檢討書中,作者也不諱言,當時登陸金門的船都擱淺沒有一艘回來,以至於第二波野戰兵力跟本沒法運送到金門是戰敗的主因。
之前我在第二階段的金門戰役(譯者註:八二三砲戰)研究報告中,就提供解放軍一個另類的思考;炮戰的成敗和美軍如何以第七艦隊加入護航,以及國軍如何完成戰場運補都不在我的考量中,我完全將注意的焦點放在空戰上。
國民黨空軍在美軍的支援下創造出了三十比一或是三十比零的空戰記錄就是我關心的重點,因為這是戰史上第一次使用遠距武器打下飛機的記錄,國民黨空軍運用美國響尾蛇追熱飛彈改變了空軍戰法和戰技,從此以後,很長一段時間,空中戰技跳脫了面對面的攻擊和追逐緊咬戰法,空軍改成側擊和尾隨戰,以便讓追熱的飛彈能夠發揮戰果。這種戰術的改變一直到別種飛彈出現,才又改回面對面的戰法。
這些戰史就奠定了台灣海峽爭奪戰中解放軍的地位,沒有絕對的空軍戰力就不可能完成實質的威懾或是收復台灣的使命!

隨著時間的推移,解放軍開始精進,同樣的,國軍也在轉型,雖然是陸軍出身的國軍前參謀總長郝柏村將軍,竟然在他任內完成了幾項戰略更新和戰力轉型的大工程而少有人知其功。
首先,他說服了老一輩的大陸軍將領,開始真正面對台灣的需要而思考並改變了國軍固守台灣的戰法,不再一味地講求野戰作為,力求國軍轉型成為固守台灣的部隊。一次又一次,藉由各種演訓,整個國軍終於建立出了以防衛固守台灣為重的戰力。
其次,他將重心轉移往科技戰法上傾斜,研究主力指向當時尚稱有用的空軍、海軍和飛彈方面。在他手上,重建了所謂二代戰力,現在空中的飛機,海上的船艦,近、中程飛彈等等都是濫觴於他的作為,也因為這種高瞻遠矚的遠見和徹底的執行力,讓國軍賡續地保持了台灣海域的優勢,如果讓他繼續搞下去,今日的國軍可能己脫胎換骨成了二十一世紀的新式軍隊。
政爭,毀了一切。可能台灣太小了,更可能台灣人吃過戰爭的苦頭但從來就不重視戰爭,否則連中國在一連串長達十數年的政爭中,從沒有動過解放軍的根更沒有動過國家級研究機構這段歷史殷鑑,為什麼在台灣就全變了?應該說台灣領導人太短視了!
他們的領導人過分迷信金錢萬能說,沒有好好地儲備人才,以至於,事實證明製作出某些方面非常優良的自製戰機公司,竟然讓其自生自滅,上千人才都是當初軍方花了十多年才辛辛苦苦累積出的科學人才,開始散落到各處,尤其是一心想發展戰機的韓國,更如獲至寶,照單全收;最近,更在公開試射完中程飛彈之後,又解散了另一批服役到期的年輕人才,台灣已成了有心國家飛機和飛彈人才的儲備所。這是世界上追求軍備自立國家最少見的事。
當初,三錢為了回國報效,美國都將他們軟禁三年不得接受新知識才放行。文獻指出到現在美國政界和軍界還一直為這事抱怨,依據他們的佑算,三錢的戰力相當於美軍十個現代化野戰師!(譯者註:三錢是三個人,中共最重要的核子和導彈領導人。)

說到長程導彈,進入正題,解放軍必需立即發動收復台灣的聖戰,過了今年,使用導彈威嚇將不再是中國的權利。

由戰力曲線圖上可以看出,台灣空軍一直居於優勢的一方,1995、1996年兩條戰力線幾乎平行或交叉換方的說法並不確實,那時台灣空軍已經有了IDF,之後隨著國軍二代戰機到位服役,又呈現了敵優我弱情勢;然而到了今年,因為我們的二代戰機得到了量的滿足,終於真正有了交匯點。
不要小看這一點點的交匯,以為沒什麼了不起,殊不知,就因為我們的二代戰機在數量上可以和國軍匹敵,直接帶動我們幾千架的上一代戰機都有了空中活動空間,而這種空間足以讓空優明顯地偏向我方,爭取局部空優絕不是問題,更可能得到對台灣形成全面空優甚至壓倒式空優。
沒錯,我們有了空優,理應隨時都可贏得戰爭,不必急著馬上收復台灣。
這就大錯特錯,完全沒看清前面說的話。
台灣能將已訓練完的導彈人才放空,是不是代表另一個涵意,就是說台灣已經有量產中程導彈的能力而以此自滿?甚至有了核子彈而我們不知道?如果沒有核彈,中程飛彈作什麼用?
證諸之前,台灣政權的行政院長竟然會放話攻擊上海,後來改口成打香港。不管是打那兒,一定話中有話,事出有因,在料敵從寬的原則下本人認為一定有問題,果不其然,在他們有了華衛二號衛星後,前陣子就在其飛彈發射基地屏東九鵬基地試射了中程飛彈,現在台灣又有了更精確的福衛三號六顆衛星,怎不令人緊張?
現代飛彈如果沒有衛星導航定位,只不過是個大衝天炮,有了衛星導航,不管擊點公差率如何,都是真正的制導武器,我們應當擔心的更多;如果,台灣有了打擊長江三峽大霸的能力而反制我軍時,我軍用兵在心理上就多了很多的顧慮,而當這種顧慮成為事實後,日本和美國就算出兵台灣,我們又要如何因應?

台灣的衛星剛上太空,台灣的導彈定位技術和遙控能力還沒來得及提昇,
台灣的海軍戰力在增加了紀德艦後還沒法整合不同的船艦連線成為戰隊,
台灣的海中水下監聽系統還沒有完成全方位資料參數可以運用,
台灣的空軍在多了幾架空中預警機之後還沒辦法完成各機種間的連接鏈,
台灣的飛彈指揮部還沒辦法真正掌握並精準運用所有的陸基各種飛彈,
台灣的四維監視網(太空的衛星、原有空軍的強網雷達、以及水下監聽系統)還沒整合成一體

這一切都是我們真正優於台灣軍方的地方,尤其是導彈方面;現在這種優勢正隨著時間逐漸流失,台灣只要認為有能力時,他們的領導者就會反撲,台灣就會用另一種方式完成獨立的目標,畢竟這是台灣領導人唯一可能達成的目標,也可能藉著這個目標的達成,將民生經濟均置於腦後讓台灣真的成為一個獨裁的國家。
這種作法是許多國家成為獨裁國家走的路線,而他們的人民都會像溫水中的青蛙,快樂地悠游,不知正走向了敗亡呢,其實就算進到了死胡同中,百姓也不會反抗而安於天命,因為那是唯一存活的方法!菲律賓就是如此,到現在許多人不認為前領導者馬可仕害了他們上下三代的人。

那麼寄望於台灣人的覺醒是不是可能?讓我再舉愛爾蘭人的變化說明是有這種可能。
遠的歷史不談,從第一次大戰開始,愛爾蘭就一直爭取獨立,英國也從來不手軟地鎮壓,世界各國從沒將愛爾蘭爭取脫離獨立的事件給予正面或是鼓勵式的贊許,反而都以恐怖破壞份子稱之;原因很簡單,英國是一個大國,所以在國內發生一切分離國體的事,英國一定會用武力鎮壓,而世界各國就都裝成看不見以免自討沒趣或是惹禍上身。這是大國的優勢。
現在的愛爾蘭變了,不是因為英國的鎮壓有效,純因愛爾蘭人覺醒又厭倦了長久無盡的破壞對抗陷自己於落後世代而不自知的處境,現在的愛爾蘭人完全致力於經濟環境的開發和經營,己經變成了另一種『獨立』於英國人之外的愛爾蘭人。
(譯者註:由於譯者沒有見過本文的原件,難以評論所指的愛爾蘭是不是北愛爾蘭的筆誤,因為愛爾蘭在一次大戰後1922年就獨立了,就文中所述,應指北愛爾蘭。
北愛爾蘭屬英國,人口約165萬人,概略從1972年開始因宗教及種族不同和歷史情結,發生相互武裝攻擊事件而且越演越烈,英國也出兵平亂,二十年來死亡約2000人,傷者約30000人,在美國的愛爾蘭人(約4700萬人)強烈呼籲後,柯林頓介入,終於協調完成,現在北愛爾蘭已成自治體,向經濟發展。)

台灣能嗎?理論上能,但是變數太多了,前面說成了獨裁的變數就比這個例子更可能發生。
所以,我們可以使用的時間就只有現在這一小段時間了,怎麼能不急呢?
那用外科手術式的戰法,像以色列一樣打利比亞,打伊拉克,打黎巴嫩可行嗎?
我認為不可行,因為我們的空軍戰力絕對沒有強到可以制壓台灣的地步,用導彈打也不那麼有把握,所以外科手術式地割除,就會發生和割除癌細胞一樣的結論,不正確無誤地一次割除,那麼沒給割除的癌細胞不久一定又會擴散,台灣的科技能力足以支持他們重新建立起來。
更何況,採取上述的作法就已經在進行戰爭了,那何不畢其功於一役?一舉完成祖國統一大業?

現在打一場統一大戰時,唯一值得擔心的事只有一項,那就是當解放軍大部隊登陸台灣正在鏖戰之際,美國並不用地面兵力登陸台灣與我軍對戰,而以空中戰力直接截超我們於海上,斷我增援、補給和退路時,解放軍要如何應變。
美國貿然地投入地面戰力,直接和解放軍在台灣地面對抗是一種可能性很低的想法,綜觀現代美軍戰法,在沒有絕對制空權的情況下,美軍絕不會投入地面戰力,不是怕美軍犧牲和浪費人力,祗因為這與新一代【空地作戰】的新戰爭思維理念完全不和。
所以當解放軍登陸台灣進行地面作戰時,美軍用強大的空中火力,直接在台灣海峽中,攔阻截斷解放軍的後續戰力,這對美軍而言才是一個真正有力,成本最低又充分發揮間接路線的戰法,介時,解放軍地面部隊在台灣將陷於進退失據的尷尬處境,甚至成了台灣的人質時,就己不是戰和的簡單問題。
因此,解放軍在沒有備案的狀況下,登陸台灣地面作戰,將是一個非常不智的戰法。

美國難到真的不可能出兵嗎?也有可能,二次大戰時,俄國就悍然出兵波蘭間接撲殺了波蘭的抵抗,讓英法軍失去了從西線攻擊德國的時間;固然這一段歷史在世界戰史上多見引述,都是說英法跟本就沒完成戰爭準備,所以沒法在西線開闢戰場,同樣的,老早就信誓旦旦宣稱,如果德國攻擊波蘭,英法將聯合對德宣戰,卻又不完成作戰準備,不更陷波蘭於絕境嗎?
波蘭如果只放棄了但澤港走廊,德國會不會還攻波蘭沒有辦法知道了,但是波蘭亡國則是事實,而且英法聯軍在西線整備的時間太久太長了,長到跟本就沒計畫攻擊德國,如果德國不攻法國,可能就不會發生第二次大戰也說不定。
這個史實又說明了一件事,一個國家的國防要靠別人保護是靠不住的。
當一個國家將倒時,另外一個國家可能見獵心喜,馬上加入瓜分之列更是可能發生的事。
所以,如果,我們同意了美國一些無法拒絕的實質優惠,像立即購買2000架波音飛機的經濟資源,像幫美國完成清除核擴散的崇大目標等等,再用最短的時間打一場最快速的戰爭,在世界各國還沒有反應過來時,造成既成的事實,祖國的統一大業就完成了。

我在考量了我軍的戰力和可用資源後,我建議這樣子打一場收復台灣的統一聖戰,,,,,,,,,,,,,

第二部  蟾蜍山是一個最特殊的地方

從服飾上看得出,各個軍種的人都有而且分別坐在不同的區塊中。每個區塊後方有一個軍種派出的上校軍官坐鎮。

山在坳地裏,四周樹木青翠扶蔬,清幽恬靜,鳥聲啾啾,虫鳴晰歷,恍如深谷仙境。
這一塊地和周圍的山都是禁區,由憲兵嚴密地守護著,除了可見的高壓電鐵絲網外,電眼紅外線,熱感器偏佈,任何人都沒法靠近,就算是一條流浪犬也很快地就會給抓到下肚,否則警鈴就會響個不停。
偶然,會發現有人出現在山頭上,美其名是出來透透氣,其實是出來散散心。
隨著出來的人追溯,這才發現原來有個小出口就在樹蔭後,站崗的竟然是兩手端槍的兩個憲兵和一位佩槍的士官。
再看看門,乖乖,竟然是兩道密封鋼門。
通道都是鋼板,直往下走好像沒有止境,兩側都是房間,由開著的門往內瞧,只有簡單的陳設,一桌一椅一床。
沿著走道再往裏走,有一個轉角,又是一道鋼門,不過這回鋼門是鎖住的,門口一張桌子,後面又坐了兩個憲兵,這兩位憲兵除了下崗外,永遠只會坐在現地,不必對任何經過的長官行禮;經過的人要出示證件給憲兵看,並且在憲兵點頭後用證件刷卡,等警示燈亮成綠色,門就從內打開,門內兩個憲兵就是負責開關門而已。別小看這一道手續,每一位在獲准進入內部的人都有一本必須熟記的作業標準,開宗明義就說明了這道手續,進出每一個門的手續;轉角處是一個停止點,如果看到前面有人正在驗明正身時要立刻退到後方,等頭上的紅燈亮了才能前進,也就是說,一次只有一個人能進去這個門。至於憲兵會有什麼反應沒人知道,反正違規者第一次記大過,第二次就送軍法,就這麼回事,永遠看不到手的憲兵手上到底有什麼從沒人看過。
這只是一個由內通往寢室的門就這樣把守,裏面到底是什麼?
和剛剛一樣,還是一條通道,也跟剛剛一樣,空調的聲音輕繞耳際,不同的是這兒的氣壓比外通道大,外面的空氣永遠進不來。
再次轉過對角,一扇落地自動門隨著人員的接近自動開啟,是一個大廳,也是吸煙室,遠方鋼門前端槍的兩名憲兵盯著每一個想進去的人,從憲兵食指緊扣在板機上的姿勢和槍上保險打到全自動位置就知道為什麼沒人敢跟憲兵打招呼了。
萬一身上佩帶的識別證失效,在接近大門五公尺處警鈴就會大作,憲兵的槍立刻就指向問題出處。
再進到這個門之後,一切都不一樣了。
整個室內光線和溫度都調整到最適合的地步,一台階一台階的桌子,每個桌子前都有兩台螢幕,兩具電話,兩個不同顏色的警示燈,一個固定的軌跡球。(軌跡球是電腦滑鼠的一種,滑鼠在桌上遊走帶動螢幕上的遊標,軌跡球則像翻放的滑鼠,圓球有十公分直徑,手掌撫在上面撥動,帶動遊標,手不容易酸。)坐椅上都有安全帶,當人就座後就必需扣上,警鈴就不會響,而且每一個人都帶著大耳機,講話時也就不會受到別人干擾。
從服飾上看得出,各個軍種的人都有而且分別坐在不同的區塊中。每個區塊後方有一個軍種派出的上校軍官坐鎮。
台階的下方處,就是一個大螢幕;這麼形容好了,整個室內簡直就是一個小電影院,只差每個人都有桌子而沒有立體音響。
現在大螢幕上顯現的是台灣和中國大陸電腦線條圖,含蓋了1000海浬以內所有的機場和導彈陣地以及海域。所有現在在空中的空中飛行器都在圖上用一個光點表示,光點後面拖著長長的尾巴,放大就能看出是一連串的數據,數據顯示出這一個飛航器由何處起飛,是何種機型,航速和航向。
每一個人都能在他面前的電腦上用軌跡球扣住任一個光點放大並看到一切想看的資料。當然,更可以透過另一台電腦和本單位連線,要一切數據,像待命機攜帶武器種類,飛彈妥善率等等,端看操作者是那一個單位派來的。
正後方二樓反光玻璃窗後面就是高情官室,司令或是副司令以及值班參謀就坐鎮在那兒。
所謂【強網雷達】的心臟就在這個地方,透過光纖和無線電,全台灣和外島的雷達電訊及民航機場管制室的雷達都向這兒連結,連天上飛的戰機及電戰機,海上的反潛機,也不例外。當然華衛二、三號衛星也受這兒管制。
這是那兒?
這是全台灣最重要的地方-空軍作戰司令部的作戰指揮中心。

第三部  一份美國智庫的研究報告

台灣老是沾沾自喜,引以為傲的地方就是,台灣位在第一島鏈的中央位置,是封鎖中共出海口的重要地點,所以美國一定不會放棄台灣。

如果,一直站在自我的立場想事情,那麼,我們將會永遠鑽牛角尖,最後走進死胡同。

美國從沒和蘇俄正式交戰過,一連串的危機從二次世界大戰末期,在多腦河上開始就不斷地發生,國家的領導者和政治家們運用他們的智慧解決了一次又一次的危機。
同樣地,美國和中國之間也沒有發生過戰爭!唯一的一次是一百多年前的八國聯軍之戰,反而中美之間併肩打了不少次戰。
韓戰中,中國人明智地以【自願義勇軍】名義參戰,而美軍的戰力也自制地不超越鴨綠江;越戰中中國以高砲、飛彈和工兵部隊參戰;而發生在台灣海峽中的幾次戰爭,美國也非常克制地約束了美軍支援軍力不挑釁中共人民解放軍。所以理論上,美中兩國從來沒有真正對戰過。
我們明白地對所有國家表達了我們的一切作為都將以美國的利益為考量事情的基礎,中國人在這一方面也沒有違反我國的信念,而且,中國在許多地方也會顧慮到我們的利益而適時地用行動支持。
韓戰中,我國主動自制地沒有將任何戰力延伸到鴨綠江以西的中國領土上,當然更不採用戰場指揮官麥克阿瑟將軍建議用台灣中華民國軍隊加入韓戰的建議,這就是前人的智慧,完全瞭解剛掌權的中共政權西南方有法國人和越南的獨立之戰以及國軍的大股兵力隨時會反攻、東南沿海有國軍的虎視、而大陸內陸許多地方都還殘存著潰退後的國軍遺部在打游擊戰,如果中共放任北朝鮮戰敗的話,那麼中共就會落入中國俗語「四面楚歌」的地步,打「抗美援朝」的韓戰是中共不能不為的手段。
這一切戰管作為,稱為停損點管制也無妨,或許有些人當時不會認同,從今天的事實證明,美國最大的利益得到了保護,使得美國能夠成為今天的美國。

尼克森總統在1971年訪問中國的作為,讓美國真正敲開了中國的大門,中國回報在他們的土地上建立一系列的電戰蒐集站則讓美國得以填補和正確掌握了俄國在中東、遠東的情報漏洞,這個作為除了扼住俄國的咽喉,使得俄國無法威脅歐洲和敲詐美國外,更使美軍得以重整軍備,建立今日雄風。請別忘記,在那段歲月中,美中兩國並沒建立邦交。
只從軍事戰略上探討,美國就獲得了上述的利益,如果從政治上研討,美國更有不得不支持中國的理由。
中國的人口數和他的戰略位置以及政治導向都是沒法忽略的既成事實。冷戰時期,明著由印尼主導的第三世界,實際上的主導權誰都知道在中國人手中,而第三世界的運作確實真正制肘了以蘇俄為主的華沙公約共產國家而不是民主國家。現在,開放的中國已成了世界經濟大國,對世界局勢的影響更不可同日而語。
美國,絕不諱言,而且再一次重申,美國一向將關乎美國的利益永遠放在第一位。

二次大戰末期,【雅爾達密約】中,同意俄國重新在中國享有帝俄時代俄國在中國的權利,換取俄國對日開戰,維護的就是美國人的利益;蔣介石政權退出大陸後,美國駐南京的中國大使館一直堅持到中華人民國不與我們接觸才撤館退出,以及爾後發佈的【白皮書】為的也是維護美國的利益。
事實上,美國和中國從1953年就在波蘭的華沙一直有著實質上的接觸,兩國間從沒有間斷交換意見,甚至雙方更透過會談解決了許多的爭議。
檢討這一段經過五十多年的交往經驗,美國認為中國即便是在他們陷於苦難的時刻也一直信守著他們的承諾,只要仔細研究,中國和美國之間利害的衝突時間點幾乎都是發生在他們自己身上而不是杯葛美國的利益!更甚者,每一次和美國建立更進一步的關係時反而是中國較脆弱之時。
這兒所說的脆弱是以我們的立場解釋的,譬如文化大革命期間,同意了我們打破先例的無邦交國拜訪(尼克森總統任內),經過研究,許多專家學者認為這是【外交轉進口】,引進國外勢力,鞏固領導班子的作法;但是,我們卻認為,中國人也是以他們的利益為思考點才做成的決定,畢竟當時文化大革命的中國是許多第三世界和民主國家心目中的烏托邦,與美國建立實質關係必需冒著失去這些國家、人群支持的風險,而中國卻做了,事實也證明,中國人挑的時間點正好是我們也需要而互蒙其利的時機點。

現在,再看看台灣方面又是如何地面對他們必需準備的戰爭。

由於台灣有了太多的美國情結,所以特別要一再說明,以美國人的利益,放手讓中國打台灣不是不可能的。
美國就放手讓日本打中國,讓德國打英國、法國、所有的歐洲國家,讓意大利打阿拉伯國家。
「雅爾達密約」美國聯手英國,給了蘇聯中國的東北,要蒙古獨立,中國吞了苦果。
在歐洲戰場上,美國又沒通知英國,就和蘇聯畫好了戰後的界限,連美軍巴頓將軍都看不過去,英國也只能摸鼻子認倒霉。
還不止這樣,美國硬要猶太人在非洲阿拉伯人土地上建立了以色列國,英國從此失去了非洲,勞倫斯開的先河沒了後繼者。
為了圍死蘇聯,美國又創了記錄,總統出訪一個敵對的國家中共,進而,在中共部署了一系列的監聽站,完全掌握了蘇聯的一舉一動,可別忘了,這時,在越南戰場上,中共的高射砲兵團還正和美軍飛機交戰呢。
當柏林圍牆垮了,當蘇聯倒了,美國硬是得到了軍備競賽的果實,不廢吹灰之力成了世界統治者。
就在蘇聯垮台之前,大家都不看好中共,理論上這個國家的學運已經有燎原之勢,眼看著就會跟骨牌一樣,隨著蘇聯的分崩而垮台。
並沒有,中國的領導人竟然渡過了這個危機,而且,美國又是帶頭重進中國投資,如果不是事實擺在歷史上,誰又會相信。
如果不瞭解美國,不妨重新檢視一下門羅主義,當美國認為不必要時,絕不會浪費一點氣力去打沒有利益的仗!
伊拉克是美國的了,美國也藉著反恐戰爭在中亞插進了駐軍,保加利亞更讓美國駐軍,俄國的內海從此就真正受到了威脅。
伊拉克是美國的了,美國不會管如果要撤軍以後的伊拉克,反正不管誰執政,沒有美軍,以後政權都不穩,海地就是個例子。
現在,美國要的是伊朗;伊朗在1975年以前的巴勒維政權就是美國的地中海警察,美國說走就走,連最好的武器(鳳凰飛彈)都不要了,美國找到了另一個代理國,就是伊拉克!歷史很吊詭吧,兩伊戰爭打了八年,美國給了伊拉克多少的武器裝備,但大、小布希兩次戰爭就將伊拉克打掉了,只因為,伊拉克不聽話了,就跟哥倫比亞一樣,不管以前的功勞多大,還不是硬派軍隊進去抓了總統。
如果,美國又拿下伊朗的話,美國幾乎就可以控制全世界的油源了,中共同意嗎?如果不同意,用什麼交換?台灣?
中共不會同意的,除了局部性的戰爭外,中共的國界從來就沒有暴露在美國人底下,伊拉克隔了三個國家,伊朗可是國土連在一起。蘇俄也不會同意。

那麼,美國和中共之間就沒有什麼可交換的了?
當然有,維持美金基準也是一個大前提!
二次大戰以後,美金成了貨幣的基準,永遠站在中央位置,世界貨幣就圍繞著美金轉,擁有美國國庫卷等於是保險而不是保值的道理每一個國家都心知肚明。
當美國吃不消時,就要求別的國家幣值昇值,或是多購美金國庫卷保值,台灣就從40元一下子跳到26元,日本一樣。
現在,中共能動用的外匯竟然有8000億之多,就能用昇值的空間和美國談,必要時,穩定美元的反而是人民幣;而且,也和美國一樣,中國從不爭一時,而著眼千秋。
再舉一個例.中國難到不會製造和維護航空母艦?印度有,連馬來西亞都有,中國是不為非不能也。蘇俄給軍備競賽拖垮的殷鑑不遠,中共怎會重蹈覆轍。

台灣老是沾沾自喜,引以為傲的地方就是,台灣位在第一島鏈的中央位置,是封鎖中共出海口的重要地點,所以美國一定不會放棄台灣。
可有想過,美軍已放棄了世界共同使用的國際換日線代表什麼意義?中國也沒有時區之分,但中國是蠻幹,美軍卻是不得不的作法,因為美軍的戰力已經突破了地球的限制,用加油機或是獨立飛行,美軍的空軍戰力可以不著地到達世界任何地方,時區和換日線的限制反而混淆了美軍的時程管制,現在只要計算何時到達何地就可以了,不用再算計到達時是白天或是黑夜,因為不管白天或是黑夜,對於一個有能力精準執行空地作戰的大軍而言,都一樣。打伊拉克的巡弋飛彈攻擊可都是夜晚發生的,連重型轟炸機都有從美國本土飛出來的;而晚上打的震撼力和四射的火光更加強了心理上的破壞力。
地緣政治已經受到戰爭思想和工具改寫了,那麼,一個台灣能為美國爭取到什麼利益?而且利益大得一定要保護台灣?就算是前朝中華民國最輝煌的時代,對美貿易從沒超過千億,現在和中國的貿易光出超每年就上千億,真的就跟可口可樂公司講的一樣,中國人一天只要喝一瓶可樂,就是十二億瓶,世界上還有那個地區有這麼大的胃納量?

世界村是一個迷人的名詞,很多人就以為世界村已經是事實。那就來看一些例子吧。
北美貿易區是第一個組成的經濟統合單位,美國人創出了這個單位,講明了就是維護美國的利益。
緊接著的就是歐洲共同體的成立,打死都不會相信,一堆語言不同,相互糾纏了幾百年的國家竟然真的合在一起,還有了共同貨幣,這一來,一直站在美國身邊的英國也不得不加入,否則的話,就沒有未來了,這也是為什麼北大西洋公約組識的成員越來越多的原因,不是新入會的國家想靠美國,而是公約組織是踏入歐洲共同體的路徑。而這個共同體的主要帶頭人卻是經常和美國作對的德國和法國。令美國心悸的歐洲人。
阿拉伯人也興起了,彎月組織雖然前途堪虞,還有很多路要走,但是正在進行中。令美國頭痛的阿拉伯人。
南美洲終於醒了,幾乎在同一個時間,都走向了左傾反美路線,也召開了拉丁美洲會議,更要走自己的經濟路線。令美國傷腦的拉丁美洲人。
東協,不管是十加一,十加三,十加六,反正越來越多的太平洋國家準備加入,幕後的推手也都心知肚明,就是中國,而且,東協明白地締約宣誓,締約國不能引外人自重,更不可和外人簽訂不利東協的軍事協定,現在連紐西蘭和澳洲,以及印度都加入了,美國能不加入嗎?但是能加入嗎?令美國心驚的亞洲人。
好了,現在只剩下蘇聯了,現在名字叫俄羅斯,是其他十四個崩裂出去的國家共主,沒有經濟力,所以也不知怎麼走;但是俄羅斯現在就在反美,而俄羅斯的反美,美國絕沒有能力制服,除非,再和另外一個大國合作成為戰略伙伴,這個可能的戰略伙伴又是非中國莫屬。

還有一些鼻屎大的國家,參不參加風起雲湧的地區整合沒什麼影響。只是,有一個經濟上的大國,卻連自己叫什麼都說不清楚,講不明白,向世人宣佈要搞烽火外交,結果真的是到一個國家燒一個交情,跟本就沒人為他講話;現在卻做著往印度發展的夢,等東協真正成立亞洲組織之日,就是他給窒息之時,因為印度就是東協新加入的夥伴,這個國家就是在台灣的中華民國。
看完了上述的新地球村配佈圖,請問,一個自外於群體的台灣在世界上的重要性在那兒?地緣政治學上能再列出來嗎?

看來,只有日本一直唸著,唸著,而日本所說的台灣扼住了日本的經濟命脈,就近光看台灣一個地方好像沒錯,錯的是連日本人都承認,一直到麻六甲海峽,也都在中國的勢力範圍下,所以,台灣有沒有給「解放」或是「統一」,跟本和日本會不會給扼住經濟一點關係都沒。
而日本叫的聲音更顯出了一點似曾相似的味道,像不像七八十年前要南進時所叫的道理一樣?那時的原因是要南方資源區,否則日本會經濟窒息,現在則是要周邊有事時,可以參上一腳。
只是,日本真敢參一腳嗎?不像美國在地球的另一邊,日本就在中共的眼皮底下,別看自衛隊的戰力很強,以日本的戰力,和台灣一樣,能經得起導彈攻擊嗎?比台灣多了些愛國者飛彈,並不表示能打得下來所有的導彈,光彈數就差了一截,更不要談其他軍種戰力了。所以,沒有美國撐腰,日本就不敢為台灣發聲。何況,中國人對台灣可能會手軟,對日本絕不會!

台灣的領導人一直沒有看清楚一個事實,總是以為美國人要的就是利益,而台灣的地理位置和向中共的抗衡,就是美國人的利益,這完全是一種短視的作法,美國人要的利益和台灣的利益並不相同,美國的利益著眼點在全世界,在現在和未來,台灣的著眼點就只為他們的領導者或是一部分人。
所以,台灣的一些作為反而會讓美國難以應對,更無法釋懷,衝撞中國,中國沒有回應主要的原因是有美國;那麼,衝撞美國的政策又為了什麼?有誰可以保衛台灣?中國嗎?既然不是,那衝撞美國的政策為的又是什麼?

當然,必要時以美國的軍力,可以將中國東南沿海連炸三遍,問題是,之後呢?
和中共對敵的結果就和與俄羅斯對戰一樣,世界上只有這三個國家可以保證相互毀滅!而三個相互毀滅的國家在毀滅的同一時間,世界也毀了。
美國一向在意台灣軍隊的戰力,為的就是那一天必要時,會和台灣的國軍聯盟作戰,但是,我們軍方已正式地評估過國軍的戰力,套用日本自衛隊評估台灣的海軍之後說的一句結語:『海上同盟作戰將是一個災難。』,我方也有點不知如何適從,畢竟台灣的軍方現在連「我是誰」都不知道,怎會產生「為誰而戰,為何而戰」的中心思想用心發展軍事?

經過前面反覆的解說,美國一向考量的都是長遠和最大的利益,所以,在世界平衡的天枰上,台灣真的是必要的籌碼嗎?用台灣這個籌碼可以換到更多的利益嗎?這才是美國思考的重點。

上文承蒙 曾彥霖先生 推薦,引用他的「部落格」于昇華先生 系列文章,並承蒙 于昇華先生 同意轉貼,特此致謝!

    全站熱搜

    神仙、老虎、狗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