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jpg

 

戰俘營裡的經濟組織

薛兆豐

經濟學究竟有多大用處?

我們經常聽說一種觀點:

經濟學的分析非常有道理,邏輯非常自洽,聽上去好像無懈可擊,但是經濟學分析的對象畢竟是完善的市場經濟。

可咱們中國的市場經濟,離「完善」這兩個字,還有相當長的一個距離,所以要解釋中國的現象,不能用經濟學原理,我們得用一些有中國特色的經濟學才能解釋。

每當我聽到這種觀點的時候,我就想跟持有這種觀點的朋友推薦一篇文章,這篇文章非常著名,它名字叫做《戰俘營裡的經濟組織》( The Economic Organisation of a P. O. W. Camp ),這篇文章的作者R. A. Radford 是一位經濟學者,在二戰時,被當作戰俘關到德國人的戰俘營裡面去了。

二戰結束被放出來以後,他就寫了這篇文章,詳細描述了戰俘營裡面的各種經濟現象、經濟組織和有趣的事情,讀起來令人印象非常深刻。

戰俘營肯定不是什麼市場經濟,但它裡面發生的事情,人們所遵循的行為規律,跟外面的世界有多大差別呢?裡面的世界是不是很獨特呢?

1. 有人的地方就有交易

首先,作者說戰俘營裡面的市場行為,是迅速地發展起來的。最開始關到戰俘營裡面的人,他們一開始的時候可能是互相關心、互相愛護、互相支持的。但是他們馬上就會發現,僅僅用愛心是不夠的,必須發展起市場交易才能夠互相幫助,也只有通過市場交易,才能夠公平地得到他們自己想要得到的東西。

我們看看作者的原話:「 事實上,一個戰俘物質享受水平的顯著提高,不是依靠自身攫取生活必需品的能力,而是通過商品和服務交換得以實現的。」

這句話,聽上去好像平淡無奇。他其實講了一個很重要的道理:

物質的總量哪怕不發生變化,只要人與人之間能夠進行交易,幸福就能夠無中生有地產生。

在戰俘營裡,流傳著一個很有意思的勵志故事。有一位隨軍牧師,他手裡拿著一罐奶酪和5根香菸,在戰俘營裡轉了一圈。回來以後,他手裡就憑空多了一袋食物,而他原來手裡拿的那一罐奶酪和5根香菸一點沒少。這位牧師可不是什麼騙子,他是一位增加福利、創造幸福的商人,他手裡拿著的那一袋食物,就是他創造幸福的證明。

當然,戰俘營裡的交易,也有一個發展成熟的過程。比方說有兩種不同的戰俘營,一種叫中轉營,中轉營裡面的戰俘,都是關3-5天就轉到別的地方去了。

在這樣的中轉營裡面有沒有交易呢?也有交易,但是由於戰俘只在裡面暫時呆著,大家互相不太認識,所以發生的交易比較零星,而且成交價格也比較離散,差距比較大。同樣一宗交易,在戰俘營裡的一頭成交價是這樣,到另外一頭成交價可能就發生了很大的變化。

另外一種營叫固定營。固定營的犯人長期居住在裡面,互相認識,交易頻繁了,他們就發展起一些交易平台。他們有固定的地方進行交易,而且還會把成交價格寫在公告板上。這時候交易價格的差距就會漸漸縮小,基本上,這些交易價格只反映了時間、品質的不同。

而且戰俘營裡面不僅有商品的交易,還有勞動服務的市場,有人開始給別人提供各種各樣的服務,比方說洗衣服、熨衣服,甚至是畫肖像等等。

想想看,我們今天遇到一些貧困地區,說這些貧困地區沒有發展起來,原因是因為缺乏投資、缺乏資金,這樣的想法其實不太對。你看集中營裡面哪有什麼投資,哪有什麼資金?但是,只要制度許可,只要人們有那麼一點自由,人與人之間就開始服務,市場就會發展起來,經濟也會發展起來。

photo.jpg

2. 戰俘營中的價格與價格波動

有了市場就會有價格,有了價格就會有價格波動。

比方說,在戰俘營裡面,他們的麵包是紅十字會提供的,一個禮拜兩次,禮拜一和禮拜四早上每人發一份麵包。拿了這麵包以後,每個人保存著慢慢吃,反正就管三四天。

這時候麵包價格有沒有變化?肯定有變化!什麼時候價格最高?就是發麵包之前的那一天晚上,也就是禮拜天、禮拜三的晚上,這時候大多數人都把麵包吃光了,麵包價格就達到了最高,比平時多一根香菸。這時候如果有人堅持在禮拜天、禮拜三的晚上不吃麵包,他就肯定能賺到一根香菸,那天晚上他就一定有香菸抽。

photo.jpg

3. 戰俘營裡的貨幣

有了交易就會產生對貨幣的需求。

你會問戰俘營裡面哪會有什麼貨幣啊?有的。那不是傳統的貨幣,他們用香菸來做貨幣。

有了貨幣,就有所謂的劣幣驅逐良幣。

他們用的是香菸,那是用好煙還是壞煙呢?用壞香菸,他們捨不得用那些機器造的煙來做交易。所以他們把煙拆了,重新包裝,裡面混上一些頭髮絲,卷得又比機器做的煙細一點,劣幣驅逐良幣。當然,如果他們卷的煙太細的話,別人也會拒絕接受。

4. 戰俘營裡的通脹與通縮

既然有了貨幣,那麼會不會有通貨膨脹和通貨緊縮呢?也有。

什麼時候發生通貨緊縮?每當營房周邊發生空襲,炮彈就在營房邊上爆炸的時候,人們就變得非常沮喪,覺得差一點就沒命了,存那麼多香菸幹嘛?還是今朝有酒今朝醉吧,他們就抽起香菸來了。

他們抽的香菸可是貨幣,第二天早上,他們就發現整個營房都出現了通貨緊縮,原來能賣的價格,現在到不了那個價格了。

既然有通貨緊縮,那麼有沒有通貨膨脹?也有通貨膨脹。

有一天早上有謠言,傳說紅十字會要送一批香菸過來,香菸可是貨幣,送一批香菸過來,意味著貨幣流通量就會增加。

這時候,所有物價都上漲了。一份糖漿,從來沒賣過兩根香菸,那天早上賣到4根香菸,其他好多商品也都漲價了。但是到了早上10點鐘,消息被證實是假的,闢謠了。這時候所有的價格又下跌了。那天以後,糖漿再也沒賣過兩根香菸以上。回過頭來看,經濟學家就會說,當時那是泡沫,泡沫已經被吹破了。

5. 戰俘營裡的跨境貿易

你肯定想不到的是,在戰俘營裡面還有跨境貿易。

你說戰俘營裡面怎麼可能有跨境貿易,那不是有鐵絲網嗎?

你想想看,英國人喜歡喝茶,戰俘營外面的德國人喜歡喝咖啡,這時候英國人就會把他們分配到的咖啡存起來,偷偷把它運到鐵絲網外面去,跨過鐵絲網,換外面的茶葉,這叫跨境貿易。

6. 戰俘營裡的戶籍制度

更有意思的是,戰俘營裡面的市場經濟也不是完美的,它竟然有戶籍制度。

在這個戰俘營裡面,德國人對歐洲人還算是比較友善的,那些來自法國、俄羅斯、義大利、南斯拉夫的戰俘,他們可以在不同的營房之間走動。德國人最恨英國人和美國人,英國戰俘、美國戰俘不能到處走動。

這時候,歐洲戰俘做生意的機會就更大一點。當然,英國人和美國人如果給點賄賂,也能走動,但畢竟增加了麻煩,增加了障礙。你看,都是不自由的人,但有些人還比別人更不自由。

7. 戰俘營裡的輿論壓力

我覺得最有意思的是,戰俘營裡除了這些經濟組織和交易以外,竟然還有輿論的壓力,人們還會議論紛紛。

有一些人就堅持認為我們不應該進行交易,交易是不道德的,因為在交易當中,經常伴隨著虛偽、欺詐,結果有人覺得是交易使人變壞。而且很多人也覺得不應該跟德國人進行交易,跟德國人交易是不道德

還有人認為,交易的數量太多了。有些人為了抽菸把食物都賣出去了,結果他們自己的身體受到了傷害,受到傷害以後需要住院,住院就會消耗更多的物資。而這些物資可是屬於大家的,也就是說,有的人產生了很強的外部負效應。大家覺得應該抑制這種行為,不能讓人們隨心所欲地進行交易。

有很多人認為,物價的波動也不對,物價波動幅度太高了,他們應該實施基準指導價。事實上,他們真的有過這種指導價,並且曾經實施過。但是當條件發生劇烈的變化以後,這個指導價也守不住了。

photo.jpg

8. 戰俘營中的仇富情緒

當然,他們當中還有很強的仇富情緒。他們對中間商普遍存在敵意,他們認為那些中間商自己不勞動,巧取豪奪。人們特別討厭那種具有壟斷色彩的中間商,比方說有一些中間商懂一種獨特的語言叫:烏爾都語。這些會講烏爾都語的人就能夠跟印度人和巴基斯坦人交易。

他們當中保存了很多商業秘密。別人不知道他們是怎麼進行交易的,他們也不輕易地告訴別人,就包括這位寫文章的作者,他想要去了解,最後也了解不到。大家對這種掌握了不對稱信息的中間商,特別記恨,覺得他們壓低了收購價,抬高了售出價。其實,每個人都從這些中間商的活動中得到了很大的好處。

當然,到後來,1945年4月12號這一天,美軍的步兵師進駐了戰俘營,大家解放了。這時候物資都運進來了,稀缺的情況一下子就緩解了。於是原來精心設計,精心維護的種種經濟組織也就瞬間瓦解了。

9 由此得到

1.我們看到的社會,只要有人在,就會有需求在;

2.只要有兩個以上的人在,他們的需求就不一樣,需求不一樣就會有交易;

3.有交易就會產生對貨幣的需求,有貨幣就有劣幣驅逐良幣的現象,有貨幣就有宏觀經濟的波動,有通貨緊縮,有通貨膨脹;

4.有交易就有信息不對稱,有信息不對稱,就會有中間商;

有人在的地方就有情緒、就有輿論、就有外部性。於是整個戰俘營裡面的現象,跟戰俘營外面所發生的現象就是一致的。

所以我們說,如果經濟學能夠解釋戰俘營裡面的現象的話,它就一定可以解釋戰俘營外面的經濟現象。

本文系《薛兆豐的北大經濟學課》專欄試讀內容。

原文網址https://kknews.cc/finance/mm3p6eg.html

    全站熱搜

    神仙、老虎、狗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