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jpg

photo.jpg
1948年12月23日,排隊的人們在擁擠混亂中,仍希望買到黃金。這張照片成為布列松的代表作。圖/北美館提供

布列松半世紀老照片抵台
揭國共內戰沒被看見的秘密

2020-06-20 聯合報 / 記者陳宛茜

國共內戰失利後,人們印象中的「1949大撤退」,應當是擁擠混亂、嘈雜不安的。但透過法國攝影大師布列松的鏡頭下,我們卻看見安靜詩意、充滿反諷的荒謬畫面。等候上機飛到台灣的國民黨官員神色平靜,手上握著一支網球拍;開往香港的最後一班船,男男女女慵懶地躺在甲板做陽光浴。然而,在平靜的表象之下,布列松捕捉到他們的眼神—茫然、困惑與惆悵,用另一種方式向觀者傳達這個動盪而荒謬的時代。

「布列松在中國1948-1949/1958」攝影展,今(20日)起在台北市立美術館(北美館)展出。展出布列松1948年至1949年及1958年兩次在中國大陸拍攝的紀實攝影,是該批照片離開中國半世紀後,首次在華人地區展出。

策展人蘇盈龍指出,本次展出均為布列松生前親自沖洗之照片原件,相較於在巴黎布列松基金會的首次展出,本新增約40件展品,並首度展出電報、印樣、原版雜誌等檔案文件,在數量及規模上均更完整。

布列松(Henri Cartier Bresson)1908年生於法國,其攝影風格受到早年的繪畫訓練、以及成長歷程中超現實主義風格興起的影響,特別注重人物神情與整體構圖,形塑強烈的個人風格。1947年他與好友創立紀實攝影的指標­­—馬格蘭攝影通訊社。

1948年,布列松受美國「生活(Life)」雜誌委託,進入中國拍攝記錄政權即將易主的關鍵時刻。12月3日布列松初抵已遭人民解放軍包圍的北平,隨著情勢險峻而在12月15日離開、轉往上海。他原本只預計在北京待兩周,卻因戰爭情勢的難以逆料被迫待了十個月。這段意外的漫長旅程對布列松是一場意外的即興演出,卻成為布列松攝影生涯中重要的里程碑。

在北平僅10多天的有限時間裡,布列松共拍攝了超過900張的照片,他穿行過霧中的紫禁城、目睹國民黨軍隊的招募、遇見前朝太監、用練拳平撫戰爭中浮動人心的市民.....這一系列照片隨後在「生活」雜誌1949年首刊號以「北平的最後一眼」為名刊登專題,為布列松獲得超乎預期的國際聲譽。

布列松隨後輾轉行經上海、杭州、南京、香港,在九個月之內見證了上海金圓券風暴、國共兩黨南京協商破裂、國民政府自南京撤退、解放軍進駐南京等歷史事件,用他平靜卻充滿張力的鏡頭紀錄時代的巨變。

1948年12月16日,布列松來到上海,意外親身體驗了改變國共內戰民心所向的重要歷史事件—上海金圓券風暴。布列松被外灘擠兌的人潮賭在在某棟建築物中,親身感受人群的惶懼不安。他在混亂、稍縱即逝的瞬間按下快門,以膠捲的最後一張底片捕捉到一個混亂的擁擠時刻。這張照片甚至在拍下的當下布列松都沒察覺、在筆記中沒有隻字片語描述此一場景,卻成為奠定布列松攝影地位最重要的代表作。

照片中,推擠的人群身體完美交錯,臉孔與眼神構成多樣表情,或擔憂或冷靜、或微笑或冷漠,讓觀者無法了解真實的情境,卻隱隱感受到一種種介於恐懼和瘋狂之間的情緒。這張照片隨後在美、英、法等多家媒體刊出,缺乏情境的描述造成各國媒體自行腦補標題。支持國民黨的「生活」將之形容為「紅色進擊讓上海恐慌」,英國的「畫刊」則命名為「絕望之城」。不管標題如何,這張傳遞焦慮、混亂、激烈生存競爭的照片,成為時代的重要隱喻。

本展策展人、法國攝影史研究權威米榭勒.費佐(Michel Frizot)指出,布列松反對美國雜誌將攝影報導視為「影像故事」。他不用照片講故事,更重視的是照片中人物的眼神—透過他們凝視的方向,引導觀眾觀看的方向,並形塑時代的氛圍。

布列松曾說:「拍照不是為了證明自己(攝影者)的觀點」,因為「照片自己會說話」。半世紀以來,對於國共內戰、一九四九前後的時代面貌、歷史真相,不同政治立場的人有不同解讀、各有各的故事版本,讓歷史模糊難辨。或許唯有透過布列松「讓照片自己說話」的攝影鏡頭,我們才有那麼一點點的可能,從中找到被掩蓋的真相。

photo.jpg
布列松拍攝的國共內戰照片,在國際媒體引起震動,成為攝影史上震撼人心的照片。記者陳宛茜/翻攝

photo1.jpg
「布列松在中國1948-1949/1958」攝影展在台北市立美術館展出。記者陳宛茜/攝影

photo2.jpg
在布列松的鏡頭下,1948年12月,紫禁城中,一萬個新召募的國民黨新兵正在列隊。圖/北美館提供

photo3.jpg
「布列松在中國1948-1949/1958」攝影展在台北市立美術館展出。記者陳宛茜/攝影

photo4.jpg
「布列松在中國1948-1949/1958」攝影展在台北市立美術館展出。記者陳宛茜/攝影

    全站熱搜

    神仙、老虎、狗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