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png
 

曾追隨張自忠將軍的黃埔老英雄馬增福,身穿軍裝與妻子合影。(照片提供:馬增福)     

許劍虹觀點:
張自忠殉國80周年
隨將軍出征的黃埔軍校生

2020-05-17 風傳媒 許劍虹

提到台灣人最熟悉的抗日英雄,如果電影《英烈千秋》的主角張自忠將軍自稱第二,恐怕沒有人敢自稱第一。一來陣亡時擔任第33集團軍上將總司令的張自忠,是二戰期間陣亡的同盟國軍事將領中軍階最高者,排名在他之後的為1941年12月10日馬來亞海戰中,死於日軍空襲的英國皇家海軍戰艦威爾斯親王號(HMS Prince of Wales)艦長菲利浦(Tom Phillips)中將。

柯俊雄傑出的演技,外加日軍對張自忠將軍的推崇,都讓張自忠將軍在台灣成為藍綠公認的抗日英雄。身為西北軍大家長馮玉祥的手下愛將,張自忠將軍更因為沒有投入過與中國共產黨的內戰,成為海峽兩岸的最大公約數。張自忠的女兒張廉雲戰後留在大陸,曾多次被中共派往蘇聯和華沙公約組織國家參加紀念反法西斯戰爭紀念活動,於共產主義國家中也享有盛名。

雖然到了文化大革命時代,解放軍武漢軍區出版的《歷代中原戰記》一書也曾經為日軍擊斃「蔣匪軍第33集團軍總司令張自忠」歡呼,然而張自忠在喜峰口和台兒莊兩場戰役中打出的威名,還是讓他抗日英雄的地位難以撼動。所以在大陸改革開放後的1982年,張自忠將軍獲得追認為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國家烈士」。

張自忠將軍比起與他同姓,然後又在七年後死於同一天的張靈甫將軍,地位真的是大不同。雖然張靈甫殺得日軍未必比張自忠少,但是其中央軍嫡系將領的身分,並且又是在孟良崮戰役中與共軍交戰殉國的事實,已經注定讓他只有可能成為中華民國的英烈,而沒有可能成為海峽兩岸公認的英雄。顯見張自忠將軍在兩岸近代史上的特殊地位,非其他任何的國軍抗戰將領所能取代。

第33軍麾下的第59軍與第77軍大部,都在1948年的徐蚌會戰中投奔了中國人民解放軍,僅55軍在1949年隨政府來到台灣。所以張自忠將軍大多數的歷史傳承,實際上是由對岸的人民解放軍所延續。但是這並不代表,張自忠將軍的老部下都沒有來到台灣。畢竟到了張自忠將軍陣亡的1940年,已經有不少黃埔軍校的畢業生進入第33集團軍服役,推行政府的「軍隊國家化」政策。

2.png
黃埔軍校7分校大家長胡宗南將軍。(圖片由作者提供)

胡宗南的子弟兵

晚年定居台北市的馬增福爺爺,於1920年5月19日出生於河南省太行山山腳下的修武縣,其父親在煤礦公司上班,家裡生活環境還算小康。在他讀中學的時候,日軍打到了河南省湯陰縣,馬增福就讀的焦作中學宣佈解散。沒有書可以讀的他,憑著滿腔熱血去報名參加了由軍事委員會調查統計局在地方上組織的別動軍,希望能為抗日付出一己之力。

年輕又有幹勁的他,後來在軍統局的長官保送下,進入位於西安的陸軍軍官學校第7分校第17期就讀,進入步兵科第5總隊第10大隊第8中隊第1區隊第1班,正式成為黃埔軍校的學生。第7分校的校主任,為黃埔1期畢業的蔣委員長嫡系愛將胡宗南將軍,所以馬增福等7分校的學生都算得上是胡宗南將軍的子弟兵。

胡宗南將軍對待子弟兵非常嚴厲,據馬增福回憶,他們的學習內容包括基本教練、戰鬥教練、手榴彈投擲、實彈射擊、晚上夜行軍、排對抗與連對抗,目的是培訓出合格的排連長。畢竟中央軍在抗戰初期損失慘重,急需專業的青年骨幹來遞補傷亡。不過身為未來中央軍的骨幹,黃埔軍校畢業生還要接受更專業的政治訓練。

馬增福指出,到台灣後出任警備總部政治部主任的王超凡,當時就是他們7分校的政治部主任。在台灣創辦《徵信新聞》,也就是《中國時報》前身的余紀忠,則是他們的政治總教官。課程內容除了三民主義外,還包括了對共產主義的批判,顯見國民政府從頭到尾都把共產黨視為首要威脅看待。只是日本人的侵略迫在眉睫,讓中央軍無暇顧及中共的擴張。

1939年冬天,日軍試圖經由風陵渡橫越黃河向潼關發起攻勢。兼任第34集團軍司令的胡宗南將軍,被賦予了阻止日軍突破潼關,進攻西安的重責大任。那一次就連馬增福等軍校學生,都被派到了潼關的第一線抵禦這場日軍對大西北的攻勢。不過天佑中華民國,過去每年都結冰的黃河,在抗戰八年都沒有結過一次冰,對日軍的進攻形成了天然屏障。

最後日軍放棄了對潼關的攻勢,才讓馬增福等人免去了一次與日軍大打出手的機會。他還記得國軍以馬克沁機槍形成交叉火網守護渡口,附近還有由蔣緯國親自指揮的第1軍第1師第1團第5連T-26戰車,挺有準備與日軍決一死戰的氣魄。不過因為日軍沒有攻來,馬增福得以在1939年雙十節順利畢業,並安排到李宗仁擔任司令長官的第5戰區服務。

3.png
張自忠將軍。(照片來源:抗戰軍人忠烈錄)

進入西北軍服務

第5戰區從第7分校接收了400名黃埔畢業生,他們在湖北省老河口向李宗仁報到後,就向戰區司令部麾下的每個師各分發12個人。馬增福被分發到陸軍第33集團軍第77軍179師特務連擔任少尉見習官,他的直屬長官分別為集團軍司令張自忠、軍長馮治安、師長何基灃與連長楊時亨,通通都是經歷過七七盧溝橋事件的西北軍元老。

原來盧溝橋事件後,蔣中正為了激勵打響抗日第一槍的西北軍士氣,將原來的29軍擴編為59軍、68軍與77軍。其中59軍與77軍,外加另外一位西北軍將領曹福林的55軍被編入第33集團軍,成為張自忠將軍的嫡系部隊。馬增福表示,黃埔軍校畢業生除了要到前線指揮作戰外,最重要的一個任務就是執行蔣中正的「軍隊國家化」任務,將地方部隊「中央化」。

所謂「中央化」的方法,其實指得就是以軍校畢業生填補地方軍戰死的中基層幹部,而張自忠將軍指揮的西北軍也涵蓋在內。而馬增福他們事實上就是第一批被派往第33集團軍,準備「中央化」張自忠部隊的黃埔軍校生,自然是不會受到西北軍老幹部們的歡迎。起初他們把黃埔軍校生冷凍起來,通通留在後方坐冷板凳。

結果馬增福一到部隊20天,第33集團軍就奉命參加冬季攻勢,進攻湖北省鐘祥的日軍陣地,卻遭遇到慘重損失。179師537團為了掩護535團和536團撤退,戰死了三個西北軍連長。於是馬增福被緊急派往179師537團第1營第1連第3排擔任少尉排長。第1排排長是特務長接任,第2排是中士班長升的,顯見西北軍的老幹部幾乎都被打光了。

4.png
支援棗宜會戰的日軍第6師團第23聯隊。(照片來源:每日新聞社)

襄河東岸的混戰

冬季攻勢以失敗告終後,日軍第11軍為了瓦解李宗仁第5戰區的戰力,於1940年5月份針對棗陽與老河口兩地發起進攻。李宗仁為了解5戰區司令部老河口的危機,命令襄河西岸的第33集團軍主動過河發起進攻,好將日軍的進攻矛頭由老河口轉為長江門戶的宜昌。而馬增福所在的179師與第180師,做為張自忠將軍手下的先頭部隊於5月1日過河,為棗宜會戰拉開序幕。

由於日軍把主力都用在對棗陽的進攻上,所以馬增福他們推進的還算順利。到了5月5日,張自忠又親自率領第74師、第180師和騎兵第9師渡河。襄河的東岸此刻,聚集了五個師的西北軍部隊,但是都分散開來個別行動。馬增福指出,他們於5月11日推進到方家集,5月14號抵達耿家集,並在此地首度與日軍接觸。原來是有一支往河南方向行進中的日軍騾馬隊,正準備要開伙吃飯。

在團長指揮下,馬增福率領第3排擔任中央主力,另外兩個排在他的左右兩翼擔任掩護,向日軍發起進攻。沒想到他們迫擊砲一打出去,日軍還沒等他們發起衝鋒,就主動從戰場上撤退。第537團幾乎在沒有折損一人的情況下,就贏得了戰鬥的勝利,還得到了大量日軍戰利品。原本穿布鞋的馬增福他們,也因此有了日軍膠鞋。

然後他們繼續推進,到了新街的時候遭遇到日軍正規軍猛烈反撲。這次179師擋不住了,只能往山上撤退。所幸當時是雨季,地上都是泥巴水,不適合日軍騎兵行動。日軍飛機沒有全天候作戰能力,在雨季中也派不上用場,所以馬增福他們還能夠靠著周邊山區的地理環境躲避敵人圍剿。他們在5月15號與16號的白天,都不斷的在與日軍,都不斷的在與日軍打運動戰。

不過中日兩軍在裝備訓練上,還是相差得過於懸殊,所以第179師基本上還是邊打邊撤退。16號晚間,他們進駐到一個小山寨裡面,並有了機會與剛剛經歷日軍佔領的老百姓接觸。馬增福還記得,他住的大戶人家女兒慘遭10多個日軍強姦,讓他回憶起來還是咬牙切齒。當天179師的國軍將士們,都當面向女孩子的父母們保證,一定會替他們報仇雪恥。

只是日軍的火力與機動力都過於強大,又豈是馬增福想報仇就能報仇得了的?馬增福表示有天到山上陣地給在第536師當排長的7分校同學翟民生送鞋時,突然日軍對國軍陣地開火,嚇得他立即趴到地上掩護。顯見雖然有張自忠這位猛將領導,缺乏遠程火力的第33集團軍還是沒有辦法與日軍進行硬碰硬的決戰。到了5月18日,一個更讓179師士氣低落的消息從前線傳來。

原來被日軍以優勢火力圍困在山區的國軍,不是只有179師而已,第180師的情況也沒有好到哪去。於是張自忠命令38師替179師解圍,然後親自率領74師與騎兵第9師搭救180師。結果日軍得知張自忠過襄河後,令第39師團以優勢兵力圍攻張自忠的兩個師,將張自忠與他親自率領的74師1,500名將士圍困到了南瓜店。

張自忠拒絕投降,與向第33集團軍司令部發起進攻的日軍第18旅團展開激烈攻防戰,直到下午4點司令部才為橫山武彥指揮的步兵第22聯隊攻破。激烈交戰的過程中,張自忠將軍身中五彈,然後又為日軍砲彈炸死。剩餘的74師將士,也與日軍戰鬥到全軍覆沒,寫下了西北軍成軍以來最壯烈的史詩。馬增福等中央軍青年軍官,聽聞民族英雄張自忠戰死的訊息,也忍不住難過落淚。

5.png
晚年的馬增福爺爺,一點也不失帥氣!。(圖片提供由作者提供)

為張將軍復仇

成功殺死張自忠後,日軍停止了對179師和180師的圍困,開始向宜昌進攻。179師就利用這個空檔撤退回了襄河西岸。馬增福回憶到,過去張自忠率領33集團軍守襄河,以六挺馬克芯重機槍搭配六門迫擊砲的火力讓日軍不敢輕越雷池一步。可後來張自忠陣亡,換了第29集團軍來守襄河西岸,國軍的防線很快就垮掉了。

第33集團軍殘餘部隊,卻沒有失去戰鬥意志,而是又尾隨在日軍後方,試圖阻止日軍對宜昌的攻勢。可惜日軍第13師團的動作比77軍還要快上許多,於6月23日率先攻下宜昌。而且在追擊過程中,他們還遭到日軍飛機轟炸,537團第1營的書記官還被炸死,給馬增福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最後第33集團軍追擊到遠安與當陽一線,與第13師團呈現對峙狀態。

直到湯恩伯將軍指揮的第31集團軍接防之後,馬增福他們才得到了下火線的機會,前往河南省南陽與鎮平兩地補充。到了1940年底,安徽傳出中共新4軍準備叛亂的消息,第31集團軍開往第3戰區協助顧祝同將軍平亂,整編完成的第33集團軍才在新司令馮治安將軍率領下,回到遠安和當陽一線與日軍重新對峙。

伴隨著張自忠陣亡與宜昌失陷,原本以長江北岸為進攻目標的日軍將重點轉向長江南岸,第33集團軍的交戰經驗也大幅減少了許多。不過第179師沒有忘記5月16日當天給老百姓下的承諾,那就是要為所有遭到日軍姦淫的中國婦女復仇,更重要的是替張自忠將軍復仇。何基灃密切關注橫山武彥的消息,得知他在殺死張自忠後,升級為第18旅團的副旅團長。

雖然國軍遭遇到棗宜會戰的慘敗,但是此刻世界局勢已經發生天翻地覆的變化。法國戰役已於張自忠殉國時爆發,巴黎在6月25日的淪陷顯示第二次世界大戰即將把歐洲和亞洲的兩個戰場聯繫到一起。美國在1941年12月的參戰,還有日軍於1942年6月的中途島海戰失敗,都讓何基灃師長距離報仇的機會越來越近。

1943年3月18日,掌握到橫山武彥將前往黃傢集視察日軍機場修建工作的何基灃,命令第537團3營排長陳雲龍在遠安關口埡一帶設下伏擊圈。待橫山武彥率領騎兵進入伏擊圈時,537團將士們紛紛向日軍開火,橫山武彥大佐先是左胸口中彈,然後再被陳雲龍命令手下以迫擊砲炸到粉身碎骨。第179師在1940年5月16日許下的承諾,僅用了不到三年的時間就實現了。

提起這件事情,馬增福還是感到非常驕傲,遺憾的是當時他已經被調到536團擔任第9連的連長,沒有參與這場為張將軍報仇的行動。馬增福於1944年11月被調往重慶,接受美式裝備的換裝訓練。本來他打算回西北軍繼續效力,然而中央政府並不打算讓西北軍換裝美式裝備,所以馬增福沒有再回到77軍,而是被調往青年軍206師服務,回歸了中央軍的體系。

6.png
張自忠曾擔任過親日政權的天津市市長,同時具有「漢奸」跟抗日英雄的雙重身分。(照片來源:河北省南運河下游疏濬委員會報告書)

亞洲共有的歷史遺產

雖然是黃埔軍校畢業生,又是胡宗南將軍的愛將,馬增福五年來與77軍同生共死的經歷,多少還是讓他感染了一些西北軍將士特有的情節。比如提到1943年5月的鄂西會戰,大家都把功勞歸功給中央軍系統的第18軍第11師師長胡璉將軍,然而馬增福卻在接受筆者訪問時,強調若沒有77軍將士的努力,就不會有胡璉將軍在石牌要塞保衛戰中的勝利。

顯見他對77軍,還是留有相當強烈的情感。第77軍的「軍隊國家化」並不成功,西北軍將士的向心力過於頑強,沒有辦法為黃埔軍校生所駕御,反倒是馬增福等青年軍官為張自忠等第33集團軍長官的愛國情操所感染。然而馬增福所不知道的是,集團軍司令馮治安將軍固然是忠勇愛國,但是他的師長何基灃卻在1939年就成為了中國共產黨的秘密黨員。

來自大陸的資料,指出何基灃之所以能捕捉到橫山武彥的情報,就是得到李先念的新4軍第5師暗中協助。立場反共的馬增福,也很幸運於1944年就離開了77軍,否則他恐怕在1948年的徐蚌戰場上被迫跟著長官投共,並因為自己黃埔軍校第7分校畢業生的身份慘遭整肅。因為中共對胡宗南深惡痛絕,自然不會放過胡宗南的學生。

馬增福在抗戰與戡亂中都有傑出的表現,曾經以青年軍第206師第1旅搜索連連長的身份,於洛陽保衛戰中和解放軍打了六天六夜。今年已經100歲的馬增福爺爺,表示自己永遠與中華民國退伍軍人的身份為榮,對張自忠這位與自己派系不同的老長官,也是發自內心的推崇。站在他的立場上來看,何基灃老師長後來的做為,當然是背叛了中華民國。

然而張自忠將軍絕大多數的部下,包括嫡系的第59軍和第77軍,確實都在徐蚌戰場上被何基灃與張克俠兩位西北軍將領帶走,成為日後中國人民解放軍的組成部份。也因為何基灃與張克俠兩人的叛變,包括第5軍與第18軍等抗戰以來的中央軍嫡系主力部隊在徐蚌戰場上被打到全軍覆沒,終結了中華民國在大陸的統治。

如果張自忠沒有死在抗日戰場上,是否就能阻止何基灃與張克俠的叛變?如果國軍還是丟了大陸江山,他會否與馮治安一樣選擇隨政府退來台灣?還是最後投靠中共的選擇?關於這個問題,恐怕沒有任何人能夠回答了。然而張自忠將軍在七七事變時,也曾經動過接受日軍指派,出任親日政權天津市市長的念頭。他之所以後來抗戰打得如此不要命,據說也是為了洗刷自己早年當「漢奸」的罪名。

無論張自忠有沒有當過「漢奸」,也不論他到底會不會跟來台灣,但可以肯定的是第33集團軍麾下的第55軍來到了復興基地。雖然第55軍與韓復榘的淵源遠大於張自忠,但好歹也被張自忠指揮作戰了三年,算是第33集團軍中來台規模最大的隊伍。另外也還有許多抗戰時服務於59軍或者77軍的官兵,如馬增福爺爺那樣,因為不同的原因有機會隨政府來到台灣。

所以張自忠將軍壯烈殉國的故事,確實是少數國共兩軍真的能共享的歷史遺產。更重要的是,他還同時得到台灣人與日本人的推崇,就連羅文嘉也坦承自己為張自忠的故事所感動。所以張自忠將軍不只是國共,而且還是兩岸甚至於中日多方的「最大公約數」。從這個角度出發,紀念張自忠將軍陣亡80周年就有更大的歷史意義。

    全站熱搜

    神仙、老虎、狗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