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jpg

photo.jpg
黑水公司創辦人普林斯。 圖/路透社

「代理戰爭」新選擇:
21世紀中共的私人軍事公司

24 Jun, 2020   全球防衛雜誌 | 聯合報 鳴人堂

私人軍事公司在經過後911時期的激烈競爭和淘汰之後,許多經營不善或是體質較差的私人軍事公司大半已經退場,其中最著名的便為名盛一時的黑水公司(Black Water Inc.)。

雖然黑水後來轉型為安全顧問諮詢集團,但是身為前海豹部隊(SEAL)隊員的普林斯(Erik Prince),挾黑水公司在伊拉克創下諸多輝煌戰績而獲阿聯酋(UAE)的信任,於2010年重新創立以輔助正規軍戰訓為先的「反射回應」(Reflex Response)公司,企圖再現黑水公司叱侘風雲的盛況。

強勢回歸?普林斯成立「反射回應」

反射回應公司在任務性質與人員組成方面均與先前黑水公司截然不同,與其說是現代化私人軍事公司,倒不如說更像是過去在非洲大陸威名遠播的執行結果(Executive Outcomes)。

委託普林斯成立反射回應公司的阿聯酋並非以跨國遠征為目的,而是為了應付內外交加的多項威脅。阿聯酋雖擁有不可小覷的經濟實力,但多年來和伊朗為了爭奪波斯灣內的島嶼主權始終劍拔弩張,還時常爆發小規模衝突。

由於阿聯酋軍隊長期未經戰事,雖然裝備受西方各國資助佔有上風,但在官士兵實戰經驗上,則是遠不如連年征戰的伊朗軍事組織。特別是伊朗革命衛隊多年和伊拉克及美海軍周旋,對於海上游擊戰可說駕輕就熟,讓阿聯酋正規軍雖然裝備精良,但仍屈居劣勢。

因此,時任阿聯酋軍副總司的納希亞(Mohammed bin Zayed Al Nahyan)王子,為求在短時間內有支能夠在國內外執行反叛亂和輕裝快速部署的建制單位,就和不甘蟄伏的普林斯一拍即合,促成反射回應公司的誕生。

有鑒於國內外形勢日漸嚴峻,那希亞王子要求反射回應公司必須在一年內組訓完成一支800人兵力的外籍輕裝步兵團,主要任務包括離島光復和內部反叛亂作戰。

為了避人耳目,反射回應公司和阿聯酋簽訂的契約內容,是以煉油相關廠站設施的安全警備任務為掩護,但實際上則是要在短時間內建立一支能夠直接投入大規模作戰的正規傭兵單位。

由於普林斯對於招募人員和組織訓練熟門熟路,加上阿聯酋提供了充裕資金可供運用,因此反射回應公司立刻以高薪招募英、美、德和法國外籍兵團的資深軍士官,也從過去黑水公司的員工名單中擇優選派。

據估計。除了高階軍士官之外,為了規避各國在後911時期對於私人軍事公司的招募規定,反射回應公司透過登記在加勒比海的子公司,向中南美和非洲各國招募軍警人員填補部隊員額。

1.jpg
黑水公司傭兵與協同美軍作戰任務。 圖/美聯社

要錢給錢,要武器給武器的阿聯酋

另外,不論官士兵都是以外勞簽證入境,但是阿聯酋海關在上級事先關照下基本上只是應付了事。在通關後,反射回應公司會以無標示大客車將人員直接載往位於阿聯酋內陸沙漠地區的專用訓練基地。由於反射回應公司的實際作為已經逾越私人軍事公司範疇,因此普林斯對於相關情資的隱蔽作為格外用心,不僅日常業務都委由第三人全權執行,連和阿聯酋簽訂的契約上都沒有普林斯的署名。

反射回應公司的組訓過程和黑水公司時代可說有天壤之別。過去黑水公司時代的各式輕重武器乃至於陸空載具由於成本考量,往往多以俄系裝備為主,但是反射回應公司則直接從阿聯酋正規軍調撥庫存被服鞋襪和各式槍械,包括M4卡賓槍、法製120公厘重型迫擊砲等。

另外,為了強化陸空快速部署和戰術機動性,這支部隊還配有Land Rover輕型戰術輪車、4輪ATV戰術突擊載具和降落傘,配合阿聯酋空軍的支援,能夠快速空投到國內任何一個地點。

不僅裝備充足,官士兵的薪餉和福利也有過之而無不及。成員在訓練期間可以支領每天150美元的津貼,而且三餐和衣物清洗都由外包業者負責,阿聯酋還必需在契約金額外每月支付900萬美元給反射回應公司作為訓練業務費。

由於經費和福利充裕,因此反射回應公司對於官士兵的訓練要求也相當嚴格,早上5點起床後就必須開始一連串的戰鬥訓練,包括體能訓練、陸地導航、狙擊、班排營戰鬥教練和鎮暴訓練。一天課程結束後,雖然有自由活動時間,但因為訓練營區深處內陸沙漠,因此根本無法離開營區。

2.jpg
黑水為一私人軍事公司,在全球提供保全與軍事訓練等服務。 圖/美聯社

反射回應公司在阿聯酋的挫敗

雖然訓練計畫看來中規中矩,但是很快就出現問題。因為從中南美和非洲招募的成員素質太差,原本契約中規定反射回應公司需在2011年3月完成外籍輕步兵團訓練,但是在2010年10月的訓練彙報發現,許多成員不僅缺乏戰鬥經驗,甚至還有成員無法達到體能訓練的最低標準。

在迫不得已下,反射回應公司只能雙管齊下,一方面淘汰訓練進度嚴重落後的成員,另一方面則是將以高薪招募的軍士官編入部隊藉此彌補戰力落差。不過對於部隊戰力了然於心的軍士官根本不打算帶這批烏合之眾披掛上陣,因此有許多教官在反射回應公司宣布混編措施後便掛冠求去。

眼見狀況一發不可收拾,普林斯為了力挽狂瀾,緊急招募另外一批前南非和以色列國防軍人員充任軍士官才勉強穩住局面。結果不僅原訂800名員額的步兵團被迫減為580名的加強營,而且在快速部署作戰的測考中表現也差強人意。

想當然爾,阿聯酋對於反射回應公司的表現極不滿意,連帶也讓原本由反射回應公司依相同訓練模式強化阿聯酋軍隊的後續作業全部喊停。雪上加霜的是,原本對反射回應公司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的美國國務院也盯上普林斯,失去舞台的普林斯於是轉進遠東,找上了另外一個亟欲發揮區域影響力的強權,推銷自己的私人軍事公司經驗。

3.jpg
黑水公司傭兵在巴格達的伊朗大使館周遭巡邏。 圖/法新社

中共私人軍事公司

2013年,普林斯就任在香港註冊的「先鋒服務集團」(FSG)執行長。雖然從名稱上來看先鋒服務集團和私人軍事公司似乎無關,但實際上這間公司就是中共中信集團所投資成立的後勤導向私人軍事公司,也可說是美國KBR私人軍事公司的中共版。

中共聘任普林斯的目地昭然若揭,就是打算利用普林斯多年在全球經營私人軍事公司的經驗和人脈,為中共的擴張行動開拓支援管道。普林斯也打算利用中共和全球紛爭區域勢力的關係開拓新業務。

像是在2013年,普林斯就以先鋒服務集團執行長的名義,前往風雨飄搖的利比亞向政府提案承包利比亞東部的反叛亂業務,普林斯和中共國家安全部於2016年在澳門的中資銀行開設人頭帳戶,讓利比亞政府能夠透過第三國管道洗錢規避制裁。

不過因為美方中情局強力介入,導致整個計畫暫時無法推動。雖然普林斯本人極力否認美方指控,但是從中共仍舊保持低調,且先鋒服務集團在普林斯主導下,獲得總統航空公司(Presidential Airway)的支援,讓先鋒服務集團獲得能在海外作業的70架各式機隊,又於2017年收購國際安全防衛學院(ISDC)的作為來看,中共在普林斯的穿針引線下,將私人軍事公司的觸角伸向跨國武力介入和戰鬥支援後勤作為顯然毫無疑義。

換言之,未來中共在關鍵地區的武力介入,將不再僅限於正規軍,而更可能以私人軍事公司的外衣掩護海外重要戰略行動與資產保護,藉此降低派遣武力介入的政治難度。

4.jpg
黑水公司一架直升機飛越巴格達。 圖/法新社

    全站熱搜

    神仙、老虎、狗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