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jpg

 

美軍「不對稱作戰大隊」曾於2015至2018連續4年來台,舉辦「不對稱作戰論壇」。 圖/取自AWG官網;美國陸軍拍攝

美神秘部隊連4年來台
傳授國軍「不對稱作戰」

2020-05-25 聯合報 / 記者洪哲政

蔡總統就職演說中提及國防改革四大面向,首要就提出「加速『不對稱戰力』的發展」。據透露,美方近年不斷催促我方改變建軍思維,美軍於2015至2018連續4年派遣「不對稱作戰大隊」(AWG)來台,舉辦「不對稱作戰論壇」,與國軍各個領域軍種、兵科,共同研討出對我最有利的「不對稱」選項。國軍此後即連年擴大特戰裝備更新、採購新式拖式飛彈、國造反裝甲火箭與肩射式剌針飛彈等,落實不對稱作戰實務。

美「不對稱作戰大隊」 連4年來台協訓

美軍來台,除每年「漢光演習」電腦兵推有觀摩團外,也派遣小型特戰部隊來台以「閃光」、「互動」操演為名進行協訓,6月包括中部586旅、北部542旅兩個裝甲旅聯兵營,將進入湖口北測中心進行聯兵營首度訓測,此案預定實施「陸威專案」,邀請美軍太平洋司令部派員抵台觀摩。在此之前,美軍曾連續多年派遣「不對稱作戰大隊」人員抵台。

美軍「不對稱作戰大隊」(ASYMMETRIC WARFARE GROUP,AWG)是因應反恐戰爭而成立的美國陸軍單位,成立於2006年,任務目的是找出美軍裝備、野戰戰術方面與理論的差距,並研究潛在對手如何發展不對稱新戰術。總部位於馬里蘭州的米德堡,並在維吉尼亞的A.P.山堡設有培訓設施。而AWG官網記載,部隊主要任務是為美國陸軍提供全球作戰諮詢支持,並將觀察到的當前威脅與解決方案,迅速提交戰術和作戰指揮官,以克服新出現的不對稱威脅,同時希望增強多領域反恐的效能,「創造美國作戰優勢」。而中華民國顯然在其協助範圍中。

AWG人員主要由資深軍士官擔任的戰鬥工程師、砲兵專家、網路營運專家與信號情報分析師等人組成。這支部隊透過與我特戰單位接觸,連續4年來台舉行論壇,讓各軍種代表與會,以顧問的身分,共同研討出對我最有利的「不對稱」選項,促成國軍各部隊目前「不對稱作戰」戰術研發趨勢。

photo1.jpg
「不對稱作戰大隊」是因應反恐戰爭而成立的美國陸軍單位,總部位於馬里蘭州的米德堡。 圖/取自AWG官網;美國陸軍拍攝

國軍近年「不對稱作戰」熱 源自美軍植入構想

據指出,利用這4屆研討會,美軍陸續與國軍各單位進行不對稱作戰研討,除特戰、特勤單位外,也要求政戰局等單位參與,當時就曾與政戰局研討出最有效的攻勢文宣、戰略溝通與心戰主題。

軍方透露,小國作戰講求「不對稱」。軍方指出,美軍不對稱作戰理論中,選項多元,包括「質的不對稱」、「量的不對稱」、「時間不對稱」、「手段不對稱」、「戰場不對稱」、「科技不對稱」,甚至是「士氣不對稱」與「法律道德不對稱」等。例如:

質的不對稱:我可用菁英特種部隊,去對付敵軍缺乏訓練戰力薄弱的部隊。

量的不對稱:我用小股部隊去牽制大部隊;或用優勢兵力,泰山壓頂迅速擊滅敵軍。

手段不對稱:敵軍有空軍戰機數量優勢,我用防空飛彈反制;或敵有水面艦數量優勢,我用陸基反艦飛彈、潛艦反制。

時間不對稱:敵軍希望快打速決,我方即拖延戰線,讓敵車陷入泥沼。

戰場不對稱:美軍在中南半島投入重兵打越共,北越則選擇在巴黎與華府,開闢外交戰場,打敗美國。

科技不對稱:美軍有高科技,中東等國偏用原始的路邊炸彈IED來對抗。

手段不對稱:我方不要用海軍去對付敵人海軍、不要用空軍去對付敵人空軍,我用陸軍去對付空軍、用空軍對付海軍。

photo2.jpg
我方採購M1A2戰車時,也向來台現勘的美軍說明將集中部署於北部的不對稱作戰構想,爭取支持。 圖/取自AWG官網;美國陸軍拍攝

國軍不對稱作戰構想實驗 M3浮門橋車淡水河布縱火索

將相關理論綜合起來,所謂「不對稱」的武器、手段、戰法,都不是新構想,而只是巧妙部署或運用在某個特地時空,即能發揮不對稱的效果。國軍採購M1A2戰車、愛三防空飛彈、水雷、電戰系統、機動阻絕佈雷、無人機、狙擊戰力、人攜式剌針飛彈等,都可應用於不對稱作戰構想。

經過AWG部隊來台舉行論壇後,國軍陸續為三軍特勤隊採購個人潛水裝備,重新定義特勤隊在戰場上的功能;同時也為特戰部隊採購「特種作戰模組化系統暨成套裝備」,更新槍械;並為高空特勤中隊更新高空滲透傘具;而金門、澎湖海龍兩棲部隊則積極建設自有港勤設施;負責中樞防衛的憲兵採購紅隼反裝甲火箭,工兵部隊甚至發展出利用M3浮門橋車在淡水河上執行縱火佈索的新任務。我方採購M1A2戰車時,也向來台現勘的美軍說明將集中部署於北部的不對稱作戰構想,爭取支持。

photo3.jpg
國軍採購M1A2戰車、愛三防空飛彈(如圖)、水雷、電戰系統、機動阻絕佈雷、無人機、狙擊戰力、人攜式剌針飛彈等,都可應用於不對稱作戰構想。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美方對台出售無線射頻導引型的拖式飛彈(TOW 2B RF)與人攜式刺針飛彈,也是促成我以質與手段不對稱的思維,去對付敵軍的戰甲車與低空戰機、直升機、無人機;海軍採購潛射式魚叉、陸軍計劃建案採購海馬士長程多管火箭、「奔雷專案」中雷霆2000多管火箭性能提升,也都具有不對稱效益。

前參謀總長李喜明更曾提出要求空軍研發戰機滑跳台、海軍採購微型飛彈突擊艇等,充分回應美軍在不對稱作戰思維的植入,但因構想較為激進,且人員來源無法解決,目前暫時被擱置。

只是,對美軍「不對稱作戰大隊」曾來台,國防部態度低調,表示:「無所悉。」

★ ★ ★ ★

photo.jpg
在建構「不對稱戰力」目標下,美軍希望我國成立「聯合特戰指揮部」的呼籲一直不曾間斷。記者洪哲政/攝影

美軍籲台成立聯合特戰指揮部
AIT增派校級特戰聯絡官

2020-06-29 聯合報 / 記者洪哲政

我國特戰、兩棲偵搜營與各軍種甲種特勤隊,是國軍「不對稱」作戰戰力指標,美軍近年積極介入掌握我國這股軍力發展,2016年起於美國在台協會(AIT)台北辦事處增派一名校級特戰聯絡官,前參謀總長李喜明曾規劃「航空」與「特戰」分立專案,計畫按美軍建議成立「聯合特戰指揮部」,全案傳國防部緩議沉寂,但近期在軍方高層討論國軍兵力轉型案中,此案又被提及。

美軍至今不讓我國參與美軍主導的多國聯合軍演,但兩軍小部隊協訓一直不曾中斷。除我軍年度固定派遣部隊前往美國參訓外,美軍特戰部隊年度與我國有「閃光」及「互動」兩項小部隊互動演練,由美軍特戰部隊來台協訓,為此AIT甚至增設特戰聯絡官。近年三軍特勤隊及特戰部隊換裝模組化系統及成套裝備、外島兩棲偵搜營陸續興建專用碼頭等,據信都是美軍來台實勘後所作建議。

在建構「不對稱戰力」目標下,美軍希望我國成立「聯合特戰指揮部」的呼籲一直不曾間斷,抽離陸軍航空部隊,另整併三軍特勤隊、兩棲偵搜部隊、陸軍特戰營、負責高山站台的憲兵警衛中隊、政戰心戰單位,甚至仿照美空軍傘降救援隊(PJ),成立特戰救援隊。傳前參謀總長李喜明卸任前已完成推動規劃,但因茲事體大,全案被國防部議緩,沉寂至今。

但由於美軍高度重視我不對稱戰力建構,持續就希望成立聯合特戰指揮部向我喊話,蔡總統就職演說也公開宣示加速發展不對稱戰力。近期軍方高層又拋出航特分立的議題,陸軍司令部甚至積極推動希望將特戰兵監移到步訓部,引發討論。

    全站熱搜

    神仙、老虎、狗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