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jpg
 

照片出處

楊德智!

一位出身裝甲兵的上將!

郭文鍾

剛聽聞!

年前,他已歸去!

心中,無限感慨!

一位治軍、律己!

都非常嚴謹的將軍,黃埔33期!

治軍:

當年裝甲51旅,是湖口著名的鐵軍!他是旅長!

機械化249師,台澎防衛作戰的鐵拳!他是師長!

小弟有幸,被他選任為師部連連長;師部連沒有任何特權,所有的訓練、測驗,比照裝步連,連長官們的傳令駕駛,無一例外。

這是絕不可能有如,爾後在湖口所整編成的裝甲542旅,所發生「洪仲秋事件」那樣的荒唐!

律己:

前幾年,與老同學們,在宜蘭山上聚會,一位從刑事警察局退休的大嫂,談及楊德智,說單位裡的一位同事,多年相處,只知道她嫁給一位職業軍人,每天跟同事一樣的,搭公車上班,非常的平實親切!

直到有一天,看到一輛掛軍牌的大別克進來,接走了她的同事,才知道她老公是現職的上將副參謀總長,為了臨時要參加一場官式的活動,才讓她老公的身份,被得知!

真是難得!

若沒有家齊,何以國治,由此可知,其之修身、正心與誠意之致知!

又有多少將領們的家眷,高調、高傲的態度,讓人~不敢苟同!

將格高低,立即分野!

憶起,當年在國防部支援精實演習時,每晚下班後,在繳回從聯三二處領出,交作業組所調用的18本劇本後,順道前去辦公室,看他!

在辦公室裡,他穿著小褲頭,我倆聊著,許多軍事的話題,包含「指揮道德」「戰爭倫理」「戰術、戰略」的「歷史、現在與未來」運用,又談到當年「美軍」「指管通情」的「指尖敏感」,「核子脈衝對台」的衝擊,兩岸「軍力失衡」與「應對策」等等!

昔日已遠,典範猶世!

如同他的家屬,對他身後事處理的低調!低調的高尚!

想您了!將軍!

陸軍退役中校51@郭文鍾

上文承蒙 郭文鍾 先生同意,引用他的「臉書」系列文章,特此致謝!

★ ★ ★ ★

photo.jpg

悼念楊德智將軍 

林克承

國軍前聯勤總司令楊 德智上將不幸於今年元月廿六日病逝於台北市三軍總醫院,享年七十八歲。

我初識他是在一九七二年,當時他正在台北大直軍官外語學校英文正規班受訓,我由於擔任陸軍總部 連絡室主任,受邀兼任口譯教官,因而和他 建立起師生關係。他很用功,一年後畢業,總成績全班第二名。

可是在他畢業後,他的原屬單位郤遲遲未予派職,不得已,他有一天到陸總老營區(今中正紀念堂)找我,說出心中苦衷。洽好此時連絡室有個少校連絡官職缺,我立即為他補實,並且還趕上當年度的晉升案,使他順利升了少校。

不久,陸總遷往桃園龍潭「大漢」新營區,楊德智當時未婚,白天在主任室做我的助理,晚上就睡在總部四樓的單身寢室,三頓飯則在大樓地下室的餐廳解決,生活很單純,人也很本份,予人很好的印象。

我們如此共事了一年多,有一天他忽然遞給我一份報告,申請終生留營。他出身陸官裝甲兵科卅三期,曾在美國陸軍裝甲兵學校初級班受訓半年,但未隨當時基層幹部的流風,一俟服役十年期滿,立即卸下戎裝,另謀出路。他不僅申請留營,而且終生不渝,這在他的同儕中,的確是個罕見的異數。

我將他的報告稍微潤飾打字謄正後,親自面呈總司令于豪章上將;不到兩週,人事署通知我:總司令巳批示,將楊德智調任裝訓部新編成的第一個M48戰車營營長;不僅是楊德智,就連我也聞訉驚喜不已。

但是,裝訓部指揮官毛道恪中將(已故)卻對這件人事案,非常不以為然,他認為裝訓部好不容易才出一個中校營長缺,卻半路被總部一個外事連絡官「搶」去,哪有這個道理,於是親往總部質問:「難道我們裝訓部幾百個幹部都找不出一個合格人選?」人事署長只好坦白以告,這是總司令親自下令交辦的,毛道恪才莫可奈何悻然離去。

一九七四年十二月廿七日,距楊德智去裝訓部報到,只不過三個月,于總司令於視導第一軍團「昌平」高司演習時,所乘直升機不幸失事,身負重傷,我奉令陪侍他遠赴美國療傷,一年多後才回到陸總上班。有 一天毛道恪忽來看我,萬萬沒有料到,此時他竟已對楊德智完全刮目相看。他說每逢週末,他巡視營區,如果只剩下一個營長還自動在營區留守,這個營長必定是楊德智。

他又說去年(按指一九七五年)四月老總統蔣公去世,政府為安撫民心,特於雙十節舉辦國慶大閲兵,由嚴家淦總統擔任大閲官,楊德智率領M48戰車營第一次在國人面前展示,隊形整齊,氣勢磅礴,零缺失通過總統府前的閲兵台,贏得觀禮來賓和民眾的熱烈掌聲,事後總統府傳令嘉獎;他稱許楊德智的確優秀,為裝甲兵爭光。我聼了毛道恪這一番話,心裡不禁在想,楊德智不僅已為他自己,同時也為我,以及于總司令都爭了一口氣。

十二年後,一九八七年雙十節,政府為接待海外華僑,同時宣揚國威,特假湖口陸軍裝甲兵基地,舉辦另一塲國慶閱兵,由經國先生親任大閲官,這也是他身前最後一次閱兵。因基地幅員遼闊,受閱部隊復以裝甲兵為主,使塲面益顯雄壯威武;俟大典結束,經國先生面帶笑容對參謀總長郝柏村將軍說:「打一百分」。由於經國先生很少在公開場合這樣嘉許國軍,足見他對這次大閱兵滿意的程度。而當時擔任閲兵指揮官的正是陸軍機 械化第249師師長楊德智少將。

一年多後,他 榮調裝訓部指揮官兼裝甲兵學校校長,晉升中將。我時任參謀本部後勤次長,有幸參加他的授階典禮;我對他說:「德智,㳟喜您,我以您為榮。」

話題轉回于豪章將軍,他自美療傷返國後,継續居家養疴,並遵醫囑𣎴定期外出旅遊,以調適身心。一九九二年春,他應邀前往鳳山陸軍官校小住三天,參觀兼休憩。當他看到十八年前他親自提拔的黃埔子弟楊德智,不負所望,此時已成為黃埔搖籃的掌門人時,內心之欣慰,溢於言表。他深有所感的對楊德智說:「我當初破格派你做營長,就是想以你為示範,鼓勵基層幹部留營。現在証明,我沒有看錯人,你的確做了最好的示範。」

一九九九年五月,于豪章將軍於困坐輪椅廿四年後,終於辭世,楊德智適在聯勤總司令任上,他義不容辭親自在五指山上國軍示範公墓特勲區,持弟子禮督導安葬事宜,將老總司令的後事辦得十分圓滿,備極哀榮,同時也借此表達了他深厚1的感恩之心。

除了于豪章將軍,另一位對楊德智仕途影響更深的関鍵人物,就是去年(2018)12月15日去世的前參謀總長羅本立將軍。一九七八 年,楊德智在陸軍指參學院受訓,成績優異,受到時任院長羅本立的賞識,結業後將他留校任教並晉升上校。

一九九五年,羅本立出長參謀本部,楊德智已是陸軍後勤司令。羅本立很欣賞楊德智的才能,亟想調他到參謀本部襄助。但當時除了後勤次長,別無適當職缺。而按人事慣例,多為次長調司令,很少司令調次長;羅本立擔心楊德智不願屈就,乃當面徵詢他個人意願,不料楊德智答得很明快:「聼總長吩咐」。羅本立因此對楊德智的人品有很高評價,將他調任後勤次長不及一年,就將他調升副參謀總長,同時晉任陸軍二級上將,再過一年多,又把他調升聯勤總司令,使楊德智在短短三年內達到他軍人志業的巔峰。

我因為和羅本立曾三度同窗(陸官、步校、三軍大學將官班),私誼甚篤,而他也知道楊德智是我的得意門生,所以才將這段人事調動的來龍去脈,一一相告。

楊德智一路走來,誠然順利,但絶非倖進。他刻苦自勵,勇於承擔責任,貫澈命令,一步一腳印,從少尉升到上將,我冷眼旁觀數十年,可以肯定的說,他的成功,絶非偶然。

二〇〇〇年五月,內閣改組,楊德智奉調行政院退輔會主任委員,正式結束他長達三十七年的戎馬生涯。他就任退輔會主委後,不改帶兵時勤跑基層的習慣,經常輕車簡從走訪各地榮家,和老榮民們閒話家常,態度隨和,身叚很低,頗獲老榮民們的好感。

我有一次問他帶兵與帶榮民,差別在哪裡?他說帶兵要恩威並濟,帶榮民則只能用愛心,又說每次去榮家,看到風燭殘年形單影隻的老榮民時,心裡非常不忍,總覺得我們社會似乎欠了他們甚麼。

他在退輔會待了兩年多,2003年2月,內閣再度改組,新閣揆游錫堃先生風聞「楊主委」的口碑不錯,彼此又是早年宜蘭中學的同窗好友,乃力邀他留任。 但楊德智此時已有他「適可而止,見好就收」的人生規劃,不得不拂逆老同學的美意,辭官而去,恢復庶民身分,和家人澹泊度日。

他自奉甚儉,隨遇而安 ,退休後「出無車」,就以公共交通工具代步 ,甘之如飴。對我這個「老長官」也一直執禮甚㳟,閒聊時仍不忘先叫聲「報告」,令人窩心;屢次親自陪我去榮總體檢看病,闗懷之情,尤使我深為感動,銘記在心。

前年我得知他身體違和住院,在三總病房還和他有說有笑。去年再去看他,他郤巳轉入加護病房,言語困難。終於在今年元月廿七日收到他女兒的電郵,告知她父親不幸去世的噩耗,我頓時悲從中來,久久不能自已,乃連亱寫下這篇蕪文,除了悼念這位傑出的將才,也希望能為年輕一代的國軍基層幹部,推介一位勵志的楷模。

延伸閱讀:

郭文鍾:為喚醒對「黃埔」的愛,愛她,就不能縱容「她」!  

郭文鍾:寫給誠實正直且曾經用功過的「黃埔人!」
 

郭文鍾:任何『先進武器的剋星』就是『時間』!

郭文鍾:給現任「陸軍官校」校長的一封信!

郭文鍾:習武的心得

郭文鍾:機械化249師,汪國禎將軍「為將」的風範!

    全站熱搜

    神仙、老虎、狗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