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jpg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天時、地利與人和作用下,南韓得到美國強烈的反共支持,然而越戰發生時,美國社會反戰聲浪興起,使得南越淪亡。儘管如此,作者認為南越軍表現比南韓軍強,能在缺少美國的支持下還能抵禦越共多年 


同樣都有美軍介入的韓戰和越戰,
為何南越與南韓的結局卻截然不同?


2020/06/24  The News Lens 關鍵評論網

許劍虹(Samuel Hui)
1984年出生於德州達拉斯,自幼在台灣長大。初中後返回美國接受中學到大學的教育,並取得加州大學爾灣分校(UC Irvine)的歷史系學位。回台灣後,進入淡江大學國際事務與戰略研究所攻讀博士。 曾經擔任《兵器戰術圖解》、《英文旺報》以及《中時電子報》的文字編輯,目前兼任《航空最前線》與《世界民航雜誌》的採訪編輯。多年來研究軍事歷史,已經出版兩本個人著作,分別為《飛行傭兵:中華民國空軍第1美籍志願大隊戰鬥史》與《那段英烈的日子:中日戰爭勇士餘生錄》 

今年是越戰結束45周年,也是韓戰爆發70周年,兩場戰爭對東亞和台灣都帶來了不可取代的影響。從中華民國的立場出發,韓戰與越戰都是一場美國領導下,自由世界抵抗共產主義集團赤化亞洲的戰爭。然而這兩場反共戰爭,卻有著南轅北轍的結果,那就是越南共和國(南越)在1975年4月30日為北越所併吞,可大韓民國不只是生存了下來,還發展成整個西太平洋地區最有潛力的經濟體。

到了今天,基本上已經沒人再懷疑大韓民國有被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併吞的可能,大家最多只是猜測北韓何時垮台,還有南韓會以什麼模式統一整個朝鮮半島而已。如果南越沒有在1975年的「黑色四月」中滅亡,中南半島又會是什麼樣的光景?同樣是冷戰期間由美國支持的反共國家,為什麼南韓和南越會有完全不一樣的下場呢?

是因為大韓民國的存在,比越南共和國更具備民族主義道統嗎?還是因為大韓民國國軍比越南共和軍更能打仗?美國、蘇聯與中共等列強在韓戰和越戰中扮演的角色有多大影響力?地理環境又如何影響了南韓及南越的不同命運?筆者在此從天時、地利與人和的角度,向各位讀者一一分析為什麼大韓民國能延續下來,越南共和國卻以失敗告終。

南韓比南越更有正當性?

提到越戰及韓戰的不同結局,許多人認為越南共和國是一個完全由美國所「炮製」的國家,統治階層又多為過去法國殖民統治時代的買辦精英,違反了越南人的民族主義。反觀大韓民國延續了大韓民國臨時政府的抗日法統,從而能代表朝鮮半島上非共產主義的民族主義者來與北韓抗衡。所以南越是因為缺乏民族主義的正當性,才沒有辦法如南韓撐過北韓那般的撐過北越的攻勢。

此說法其實完全不正確,因為如果大韓民國的歷史可以追溯到金九領導的大韓民國臨時政府,那麼越南共和國同樣能追溯到早年潘佩珠的反法革命。越南共和國的第一任總統吳廷琰,則是連胡志明都深感欽佩的民族主義者,甚至還親自出面邀請吳廷琰參加他領導的「越南獨立同盟」,希望能共同建立一個以反對法國殖民統治為宗旨的「民族統一戰線」。

然而吳廷琰卻因為大哥吳廷魁為「越南獨立同盟」所殺,拒絕了胡志明的合作請求,才為越戰爆發種下遠因。吳廷琰遇刺後,他的繼任者們確實大多為過去法國殖民統治者訓練的越南籍軍人,不過南韓的情況與南越比起來其實是有過之而無不及的。因為大韓民國獨立後的統治階層,有超過80%為過去殖民時代的親日派。

事實上過去大韓民國臨時政府的領導班子,並沒有真的在戰後的南韓長期掌權,而且彼此之間還鬥爭激烈。金九在1949年慘遭殺害,另外一位當上大韓民國首任總統的李承晚,雖然帶領南韓撐過了韓戰,卻也在1960年慘遭推翻。兩位戰時流亡中美兩國的臨時政府領袖,就此走下了大韓民國的歷史舞台,此後擔任大韓民國總統者,不是殖民時代的親日派,就是親日派的後人。

尤其南韓軍隊的情況更為嚴重,第一批在美軍提拔下接受軍事訓練的110名軍官當中,有87人為前日本軍,21人為前滿洲國軍,只有兩人是戰時隨重慶國民政府共同抵禦日軍的韓國光復軍人馬,只占總人數的2%。為今日大韓民國打下現代化雛形的前總統朴正熙,就在日軍扶持的滿洲國軍隊內擔任中尉連長,還前往華北戰場投入對中共8路軍的掃蕩。

就連後來反對朴正熙獨裁統治的「民主人士」金大中,也曾在二戰期間以學生身份讚揚「大東亞共榮圈」。反觀吳廷琰早年曾因反法被迫辭去他越南阮朝吏部尚書的職務,後來日軍侵略越南並扶持保大皇帝成為傀儡政權時,他同樣拒絕合作。所以論民族主義的正當性,其實南韓不只表現不如南越,實際上還遜色於南越。

誰的軍隊更能打仗?

接下來要討論的,就是哪一支軍隊更能打仗的問題。許多人以南韓軍隊在越戰中的出色表現,嘲笑遇到越共就一觸即潰的南越軍隊,指責後者缺乏戰力。筆者並不否認,南韓軍隊可能是在越戰中表現最為勇猛的一支外國部隊,尤其在士氣和作戰意志上更是絲毫不輸給美軍。由朴正熙總統派往越南的首都機械化步兵師、陸戰隊第2旅與第9步兵師,都是大韓民國國軍當中精銳中的精銳。

1.jpg
1968年舉辦的駐越韓國軍派兵3週年紀念式,該年的駐越韓軍人數已進入高峰期。

然而拿越戰時的大韓民國國軍與越南共和國軍相提並論並不公平,畢竟南韓從1953年以來,就在一個相對和平穩定的環境中發展經濟和軍事力量。同一時期的越南,先是經歷了「越南獨立同盟」與法國的戰爭,接著又是北越以越共做為白手套,對南越實施的各種武力滲透。越南共和國打從1955年建國以來,甚至建國以前就沒有一天不處於戰爭狀態之中。

以對日抗戰為例,1937年戰爭爆發之初由湯恩伯將軍指揮的第13軍在南口戰役中英勇抵禦來犯的日軍第5師團。國軍將士不只頑強善戰,而且還相當守紀律,同時得到敵人的尊敬與百姓的愛戴。可是到了戰爭末期的1944年,第13軍將士的表現卻是消極避戰與魚肉鄉民,遭到敵人的唾棄和百姓的輕蔑?為什麼同樣一支部隊,過了七年後會有如此大的形象轉變?

把任何人長時間投入到戰場上,作戰的勞累、戰友的傷亡、長官的壓力還有物資的不足,都足以讓一個接受過高等教育,充滿理想主義的青年意志消沉,甚至變成一個心理變態。長期作戰又得不到休養的部隊,自然更不會有什麼高昂的作戰士氣。何況越南共和國軍從其前身,也就是保大皇帝的越南國軍時代開始就天天在戰鬥。

雖然李承晚因為不得人心,在1960年被迫卸下大韓民國總統的職務,甚至連國父頭銜都被朴正熙奪去賦予給了金九,但好歹他從頭到尾領導大韓民國國軍打完了韓戰。無論是韓戰時的李承晚還是越戰時的朴正熙,南韓軍隊自少還有一個領導中心可以鞏固。越南共和軍則是先效力於保大皇帝,後來又轉而支持吳廷琰,接著吳廷琰又被暗殺,南越陷入無止境的內部鬥爭循環當中。

換言之,越南共和軍連一個想鞏固的「領導中心」都沒有,自然很難成為一支有效率又團結的參戰隊伍。不過如果把越戰時代的南越軍和韓戰時代的南韓軍相比,其實南越軍的表現並沒有真的遜色於南韓軍隊。如美軍陸戰隊上校米爾利特(Allan R. Millett)所言,韓戰早在1948年4月就已經開打,並以大韓民國國軍成功壓制南朝鮮勞動黨在濟州、麗水與順天的暴動畫下結局。

換言之南韓軍隊是靠壓制住左派暴亂,才確保大韓民國沒有胎死腹中的。越南共和國在建國之初,也曾經在吳廷琰帶領下平定高台教、和好教以及文川派的暴亂,穩定了南越的社會秩序。接著吳廷琰又靠鐵腕手段,壓縮了越共在南越鄉村裡的活動,一度給南越帶來過一片大好的穩定局面。顯見在治安維持任務的執行上,越南共和軍沒有輸給大韓民國國軍。

不過等到韓戰爆發之後,大韓民國國軍面對裝備T-34戰車的朝鮮人民軍正規軍,幾乎被打到全軍覆沒。朝鮮人民軍僅用了三天不到的時間就攻下漢城,然後再用一個月不到的時間將整個南韓防線壓縮到洛東江南岸的釜山防禦圈內,只把佔朝鮮半島面積10%的土地留給大韓民國政府當實際統治區。如果不是美軍以龐大的海空力量及時介入,只怕大韓民國的滅亡速度會比越南共和國快上許多。

與之相反的是,越南共和軍在美軍1972年從越南撤出地面部隊後,仍獨自支撐於戰場上長達三年之久。尤其是當年3月到10月由北越發起的復活節攻勢中,得到美國空中支援的南越軍隊更是一度重創越南人民軍裝甲縱隊。北越派出的400多輛T-54、T-55以及中共59式戰車在復活節攻勢中被打到全軍覆沒,而且其中63%是毀於越南共和軍的拖式飛彈或者A-1攻擊機。

無論是中華民國國軍還是大韓民國國軍,都沒有在大規模地面戰鬥中擊敗共軍裝甲縱隊的經驗。因為國軍在大陸的時候,中國人民解放軍還沒有真正意義上的裝甲兵,只有數量接收自日本關東軍的九七式戰車參與了東北內戰。至於大韓民國國軍,則基本上是沒有美軍介入,就對T-34戰車拿不出一丁點辦法。越南共和國軍出色的反裝甲作戰經驗,是中華民國和大韓民國都不曾擁有的。

大韓民國陸軍第1師師長白善燁在洛東江戰役表現出色,獲得美軍的充分肯定,越南共和國在首都西貢被攻佔以前,同樣也有春祿戰役中力抗北越正規軍長達兩星期之久的第18師師長黎明島。比起白善燁,其實黎明島的表現更為悲慘壯烈,因為他是在美國完全拋棄南越的情況下力戰兩個星期的,而白善燁卻能得到聯合國軍完善的空中與後勤支援。

所以南越軍隊的戰場表現,其實並沒有比韓戰中南韓軍隊來得差勁,雙方可謂旗鼓相當。如果以美軍1972年實施「越戰越南化」為標準,南越軍隊的處境甚至比南韓軍隊還要不利許多。美國國會不只從1973年起禁止美軍為南越軍隊提供空中火力支援,還從1974年起切斷了對南越的軍援。要分析南越為什麼失敗,南韓為什麼成功,必須要從天時、地利與人和三個角度講起。

2.jpg
圖為1965年越戰期間,美軍的武裝直升機掩護南越軍隊攻擊一越共難民營。

天時

大韓民國為何能延續下來,越南共和國則走入歷史,首先要從韓戰和越戰的時空背景來深入分析。韓戰爆發於50年代,當時中華民國政府剛剛失去中國大陸不久,便突如其來爆發了這場北韓對南韓的入侵,給妄想等待台海局勢「塵埃落定」後,拉攏中共圍堵蘇聯的杜魯門政府敲響警鐘。顯見美國政府坐視中華民國政府被趕到台灣的態度,並沒有換來一個更親美的中共政權。

以參議員諾蘭(William Knowland)和眾議員周以德(Walter)為代表的「中國遊說團」(China Lobby)更是群起向杜魯門政府發難,指控他放縱中共武裝叛亂導致美國「失去中國」。「失去中國」的指控,已經給杜魯門帶來了莫大的政治壓力,如果再讓北韓把南韓併吞的話,他將背負美國在亞洲抵禦共產主義失敗的政治責任。

這是為什麼杜魯門會在得知北韓軍隊南侵的第一時間內,立即下令駐日本的美國海空軍攻擊朝鮮人民軍,隨後又組織16個國家參與的聯合國軍干預韓戰的關鍵原因。或許是為了安撫「中國遊說團」的情緒,杜魯門甚至還在6月27日把台灣重新納入美國海軍第7艦隊的巡邏範圍之內。美國政府為了避免被扣上「失去韓國」的帽子,必須硬著頭皮把韓戰打到最後為止。

美國是從1965年3月起發起「滾雷行動」(Operation Rolling Thunder),對北越發起正式轟炸,同時派遣大規模地面部隊登陸南越。在此之前,美軍雖派遣顧問到南越協助越南共和軍清剿越共,卻沒有辦法引起美國國內輿論對這個東南亞小國的足夠關注。然而當美國輿論關注越戰的時候,東亞的政治局勢與1950年時相比已經有天翻地覆的變化。

首先是二戰期間與中華民國政府並肩作戰,對抗日本軍國主義的老一輩快速凋零,成長於戰後的美國政治精英逐漸習慣了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存在。諾蘭與周以德從政壇中逐漸淡出,外加民權運動(Civil Rights Movement)後自由派思想在美國知識圈中大行其道,更讓高華德(Barry M. Goldwater)等支持中華民國的新生代保守派參議員不再像過去一樣受到社會歡迎。

如同韓戰的時空背景一樣,美國政治精英對中華民國的觀點會投射到他們對南韓和南越的觀點上。當他們發現台灣、南韓和南越的統治者並沒有如老一輩宣稱的那麼堅守民主自由價值之後,便不會無條件力挺這三個東亞反共政權下去。遭受美國自由派精英冷落甚至唾棄的,並不是只有南越政權而已,台灣的蔣中正和南韓的朴正熙同樣也是。

換言之,艾森豪(Dwight D. Eisenhower)總統以反對共產主義為優先,無條件支持右翼威權統治者的政策並不為甘迺迪(John F. Kennedy)所買帳。雖然甘迺迪受到本身的宗教信仰影響,對同為天主教徒的吳廷琰態度確實比對身為新教徒的蔣中正友善許多,不過卻也無法阻止吳廷琰最後慘遭手下將領政變殺害的命運。

甘迺迪被暗殺後,繼任的詹森(Lyndon B. Johnson)總統同樣是自由派的民主黨人,他一心想推動的是促進經濟平等與種族和諧的「大社會」(Great Society)計劃,對於遏止共產主義擴張一事更沒有杜魯門和艾森豪來得積極。他嚴格禁止美軍轟炸海防港和中越邊境,即便他知道這麼做可以切斷蘇聯與中共對北越的援助。

詹森之所以不願意一鼓作氣摧毀北越戰爭機器,一來是他恐懼美國社會的反戰輿論壓力,二來則是此時中共與蘇聯的關係已陷入緊張,空襲海防和中越邊境只會讓兩大共產主義強權重新團結到一起。這是韓戰的三年內,美國從來不需要考慮到的複雜政治局面。此一來自詹森的顧慮,也為尼克森在1972年訪問中國大陸帶來了政治基礎。

地利

越南所身處的地理範圍,是另外一個導致南越淪陷,南韓卻能持續發展到今天的關鍵原因。事實上越南戰爭並不只是南越的反共戰爭,同時還是寮國與柬埔寨的反共戰爭。畢竟寮國和柬埔寨是在19世紀末與越南一起淪為法國保護國的半殖民地,這三個國家的命運始終緊密牽連在一起。胡志明打從1930年創立印度支那共產黨開始,領導的就是三個國家,而不只是一個國家的共產主義運動。

柬埔寨和寮國境內,都存在著「赤柬」與「巴特寮」等北越政府提供支援甚至直接領導的共產主義運動。金邊和永珍兩個首都的赤化,也都發生在西貢淪陷之後的八個月之內。所以越南的戰爭,不只是介於北越和南越之間的戰爭,同時還是三個國家內部非共與反共勢力的較量。三個國家的共產黨,至少在1975年以前是緊密團結到一起,非共勢力卻不是這麼一回事。

統治柬埔寨王國的施亞努親王,在二戰末期由日本所扶植上台,擁有強烈的大亞洲主義情緒。他雖然不喜歡共產黨,卻更討厭以美國為代表的「西方帝國主義」勢力,所以在越戰中保持「中立」。寮王國內部也是從1975年開始,就同時存在親共左派、反共右派和「中立派」的三方拉扯,甚至「巴特寮」的領導階層也是寮王國的王室成員。

複雜的政治局面,讓寮王國與柬埔寨王國一樣,雖然行使君主立憲制度,卻沒有辦法集中精力剿共,甚至於避免越南人民軍和南越民族解放陣線對自己國土的入侵。因為柬埔寨王國和寮王國的反共不利,胡志明得以北越、寮國、柬埔寨和南越的國境為基礎建立運補越共游擊隊的胡志明小徑。所以相對於只需要面對北方威脅的南韓,南越還要擔心來自西部的侵犯,陷入多面交戰的局勢。

為了給美國政府製造麻煩,施亞努親王幾乎是不顧柬埔寨邊境農民反對,打開大門允許北越正規軍還有越共在越柬邊境設立前哨據點。以1974年到1975年的情況為例,越南人民軍有49萬軍力,其中34萬部署在南越,50,000部署在寮國,30,000部署在柬埔寨,只有70,000用於防衛北越本土。顯見寮國與柬埔寨的共軍,對南越的威脅是如何之大了。

縱然後來施亞努親王被推翻,換上了反共的龍諾上台執政,讓美軍找到機會聯手南越對柬埔寨和寮國的共軍據點發動奇襲。然而此刻反戰聲浪在美國本土已經形成,美軍試圖挽救南越軍的行動更坐實了反戰人士對華府侵略東南亞小國的指控。隨即美國從南越撤出地面部隊,越南共和軍無力自行對柬埔寨與寮國的共軍發動掃蕩,是導致西貢淪亡的重要原因。

南韓之所以能夠生存下來,不只來自於韓戰發生於美國社會反共情緒強烈的50年代,同時還要感謝地理環境的恩賜。大韓民國的控制區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彼此之間還隔了黃海與渤海,否則難保毛澤東不會允許金日成使用中國大陸做為支援南朝鮮勞動黨造反的「金日成小徑」。如果南韓必須要同時面對北方和西側的威脅,是否能有今天的經濟成就,筆者還是要在此打上一個問號。

3.jpg
南韓總統李承晚,檢閱韓戰中援助南韓的美軍部隊

人和

最後導致南越滅亡的,是人和因素!1965年的詹森如1950年的杜魯門一樣希望能避免越南共和國遭到赤化。後來接替他的尼克森,對待北越更是強硬,甚至不惜以1972年的「聖誕節轟炸」逼使黎荀與范文同兩位北越領導人坐上巴黎和談的談判桌。就如同沒有人當了中華民國總統之後,會允許台灣在自己手裡被中共拿下一樣,尼克森也不希望越南赤化。

如前面所言,南越赤化後陷入共產黨統治的國家不會只有越南,同時還將包括寮國與柬埔寨,這是反共鬥士尼克森所絕對不想看到的。只是到了1972年的國際環境,與1950年已經是大大的不同。世界與東亞不再單純的以「自由世界」和「共產主義集團」做簡單劃分。絕大多數的北約會員國從「遏阻蘇聯」的立場出發,都希望美國能夠拉攏中共。

70年代的美國人經歷了民權運動和反戰運動洗禮,看待世界更不像他們父母輩一樣二分法。就算是堅決支持中華民國的高華德,也不像諾蘭與周以德那樣認定「中華民國為世界上唯一代表中國的合法政府」。高華德支持尼克森打開中國的大門,只是希望尼克森結交新朋友的同時不要遺忘了老朋友,主張美國採取實質「兩個中國」政策。

共產主義集團與自由世界都出現了裂痕,美國民意更是回到了第一次世界大戰後到第二次世界大戰前的孤立主義傾向,反對尼克森向南越提供「不必要」的軍事援助。也是來自龐大的反戰民意,尼克森政府雖然以轟炸迫使北越坐上談判桌,卻沒有堅持要已經滲透到南越境內的15萬共軍撤回北越,還逼使越南共和國政府承認越共成立的越南南方共和國。

胡志明曾經指出,打倒「美帝」的主要戰場是在華盛頓而非西貢。美國社會龐大的反戰輿論,其實又拜科技的進步之賜。事實上無論是韓戰還是越戰,包括美軍、南韓軍與南越軍在內的反共軍隊都犯下了戰爭罪行(中共、北韓和北越又何嘗不是?),但是韓戰時代的科技不發達,無法對美國國內的社會輿論造成太大影響。

然而到了越戰以後,電視甚至於彩色電視都已經誕生,美軍在美萊村事件中對婦孺的無差別屠殺,外加「聖誕節轟炸」的慘烈畫面都傳回到了國內,強化了美國人民反對越戰的決心。所以國會在1973年阻止美軍提供南越空中支援,又在1974年終止對南越的軍事援助,其實都是有民意基礎的。尼克森因水門案下台後,更是孤臣無力可回天,難以阻止南越淪亡的結局。

整個天時、地利與人和,從1965年開始對南越就極度不利,但是南韓在1950年遇到的卻是極為有利。這應該是為什麼大韓民國能夠生存,越南共和國卻滅亡的真實原因。整個越戰打從一開始,雖然吸引到了南韓、泰國、澳洲與紐西蘭等國家的參加,卻沒有辦法如韓戰一樣,組成16國共同干預的聯合國軍,再再顯示美國60年代對國際局勢的掌握已遠遠不如50年代。

美國犯下的最大錯誤,應該是就算沒有介入,也默許了南越軍人推翻暗殺吳廷琰。雖然南韓的李承晚與朴正熙也沒有善終,但好歹他們是在打完韓戰或參加完越戰,帶領南韓走上經濟起飛之路以後才被推翻、暗殺掉的。此時大韓民國政治與軍事局面已經穩定,北韓則只能靠蘇聯的援助生存,沒有任何能力武裝併吞南韓了。

卡特(Jimmy Carter)對朴正熙的厭惡,比起杜魯門對蔣中正,甘迺迪對吳廷琰而言只有過之而無不及。朴正熙也確實是死於卡特的任內,但「漢江奇蹟」的基礎在他生前就已經打造完成,無論有朴正熙還是沒有朴正熙都將繼續走下去。一如蔣經國去世以後的台灣,有沒有他都將繼續走下去一樣。南越的經濟與民生發展直到今天都好過北越,就只差沒有好過南韓和台灣的機會。

最後筆者認為,最沒有資格嘲笑南越的不是南韓,而是台灣!至少1949年政府遷台後,中華民國的處境不像南越一樣要面對西邊與北邊敵人的兩面包抄。也不需要如南韓一樣,面對北方陸地相連的敵人。四面環海的台灣,已經幫中華民國解決了一切來自陸地上的軍事威脅。守台灣的條件,遠比守南越和南韓還要輕鬆許多,中華民國面對這兩個國家更不應該有那麼多的優越感!

    全站熱搜

    神仙、老虎、狗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