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jpg

 

Casey Chao

國內兩大軍事雜誌《尖端科技》與《天生射手》專欄作家。

有人以為在下之前批評吳怡農的軍事論述,是因為「選舉」快到了,事實上我講話,是完全不會看場合,該怎樣就引據說出來的,在下之所以批評,就是因為軍事很重要,假使老是有人藉著無關專業的身份地位,又不引證據來談論軍事,那誤國害民的成份恐怕會高得多

吳先生最近的論述,有兩個問題要思考,一是他說漢光是表演,二是他扯到什麼山地戰城鎮戰的問題,基於邏輯,在下先談第二個部份

首先,我們必須面對「終戰指導」的問題:當然,像邱吉爾說的We shall fight on the beaches, we shall fight on the landing grounds, we shall fight in the fields and in the streets, we shall fight in the hills; we shall never surrender.或是蘇貞昌講什麼用掃帚也要抵抗這類的話,聽起來是很激昂;但問題在於,我們真要這樣打?也真能這樣打?真準備好這樣打?

如果你不太清楚車臣人在對俄軍時,要把一樓封死,然後從二樓或以上的位置來伏擊敵方,甚至到後來連婦女都要投入的話,我不覺得你會清楚打「城鎮戰」甚至「山地戰」要付出的代價,所以吳先生扯一堆山地戰,城鎮戰之類的,只是捨本逐末

除非今天政府的終戰指導是類似當年德國那樣,覺得反正優秀血統的台灣人都戰死了,所以最後甚至連公共設施都可以破壞,大家都「與敵共存亡」也無所謂,否則我們在國家戰略上必須先有個停損點,要打到什麼程度為止,等這條底線出來了,才能據此決定軍事戰略,然後也才會有國軍到底要不要進行某類戰鬥與訓練的問題

所以在這個決策順序清楚前,貿然說國軍不該做空降或登陸,而該做城鎮戰甚至山地戰訓練,根本是缺乏根基的論述

再來,我們看漢光是否是表演的問題

首先,在下必須講清楚,要是痛批演習的失真,恐怕還真沒有什麼人比我更毒舌的;但我不是反對「演習」,而是反對把大家甚至敵人當白痴的演習

但國外有沒有戰力展示或示範?那當然有,不信你去查所謂的dog and pony show,裡面一定會有外軍在做這些項目的部份;但即使做秀,也是有三流九等的,因此演習或表演不是問題,重點是怎樣讓它接近實際任務,讓它合理化

photo.jpg

就好像圖二中2018年的特種作戰部隊工業會議SOFIC中的示範,

1.png

或是幾年前美軍還派現役人員參與的電影「海豹神兵英勇行動」(圖三),那就是有效的做秀,它不僅和實戰接近,在某種程度上還有宣揚國威,雖遠必誅的效果

photo.jpg

photo.jpg

但很不幸的是,國軍的秀往往和人家差了十萬八千里:像清泉崗反空降裡,還安排肉搏戰類的爛戲(圖四)

1.png

或是支援那齣毫無專業性與娛樂性,收視率見底的「最好的選擇」(反劫機時專業部隊會比劫匪還火爆),就真的是浪費人力與物力,不僅與實際任務差距甚大,甚至會讓假想敵發笑的

所以吳先生說漢光如何,根本不是重點:因為我們和許多軍事強國差距太大(不要說美國,單是像德國KSK參與反恐作戰或是南韓派出特種部隊類的機會,我們都很難會有),所以我們必須要有漢光類的大型演習,來作為訓練的機會,只是演要把它演好

怎樣演好呢?別的不說,我們應該學美軍在國家訓練單位那樣,建立一支好的假想敵部隊OPFOR出來(其實解嚴前我們是有這類單位的),讓他們真的用解放軍的裝備,甚至戰術戰法,然後來和其他單位進行訓練;而不是在每次演習裡,紅軍都像土偶木人或白痴智障那樣,站在暴露自己的位置和藍軍駁火或格鬥,結果整場演習裡永遠沒人學到教訓(敵方白痴,我方穩贏),只是浪費民脂民膏,讓政治人物爽一下的一場爛戲

因此我真的只能說,就像吳先生原本說要用「行動」來改變軍隊一樣,他的軍事「論述」,其實只是丟出一個議題,就好像游院長的「台醫台藥」那樣,而不是一個深刻了解問題後的方案

我還是堅信,唯有知識化,軍隊事務革新,並將舉措失當的將領依法究辦,才是改變軍隊,救亡圖存的良方

上文承蒙 Casey Chao 先生同意,引用他的「臉書」系列文章,特此致謝!

延伸閱讀:
急需整合「軍種用兵思想」:決定國軍台海防衛作戰的戰略構想與終戰指導
photo.jpg

    全站熱搜

    神仙、老虎、狗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