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jpg

吳怡農2014年放棄美國籍回國當兵時,任職下士的特戰照,翻攝自吳怡農臉書。

「漢光演習是每年最大場表演」 
吳怡農斥軍隊操演淪作秀

2020/07/07 蘋果日報

海軍陸戰隊九九旅步二營演訓上周五(3日)操演時發生橡皮艇翻覆意外,周日2人不治,承辦人也輕生釀成3死,另一名重傷仍搶救中。看在出身自陸軍特戰隊的吳怡農感到痛心,他認為,國內軍隊訓練長期為了「表演需求」,操演淪為作秀沒有實際國防用途,所以「訓練與裝備就不可能完全到位」,籲國家「應該確保每一位軍人的辛苦與犧牲,都建立在有用、有意義的任務上。」

被封為「特戰男神」的新境界文教基金會副執行長吳怡農,34歲時放棄美國籍返台從軍且自陸軍特戰隊退伍。他昨在《臉書》 寫下一篇長文談該案,外界不解,「為什麼穿著救生衣仍會溺水?」「他們身上的裝備是否符合需求?有沒有水中卸裝和緊急狀況排除的訓練?有沒有戰場急救的訓練、互相救援的能力?」等疑問。

「就算有最好的裝備,只要實施演訓就會有風險」吳怡農直言,我們軍隊的訓練,長期以來大多是為了「表演需求」;「漢光演習就是每年最大場的表演」,與國家防衛作戰可能面臨的真實情境,有很大的落差。

吳怡農感慨,只要順利完成表演(畫面好看),就算是達成任務。但是,只要我們的操演持續為了作秀、而沒有實際的國防用途,我們的訓練與裝備就不可能完全到位。他直斥「這是多年來的壞習慣。」退役將領都曾坦誠點出該現象,也向國防政策的政務、文職官員建言,但目前沒看到真正的改變。

吳怡農說,「我不知道還要浪費多少時間、資源、甚至生命,政府才願意面對這個問題。」國家應該確保每一位軍人的辛苦與犧牲,都建立在有用、有意義的任務上。

photo.jpg

壯闊台灣 吳怡農  臉書

7月6日下午9:59

這兩天,大家看到「海軍陸戰隊失事」的新聞,對於軍隊的訓練與裝備,想必會有很多的疑問:為什麼穿著救生衣仍會溺水(不管水深 1.5 公尺還是更深)?他們身上的裝備是否符合需求?有沒有水中卸裝和緊急狀況排除的訓練?有沒有戰場急救的訓練、互相救援的能力?

但是,就算訓練很精實並符合現實狀況,就算有最好的裝備,只要實施演訓就會有風險——這是我們的軍隊為了保護國家,每天必須付出的代價。

既然有一定的風險,訓練更應該符合現實需求:我們的弟兄姊妹不應該冒無謂的風險。

這就帶出一個核心的問題:國軍的首要任務是防衛台灣,為什麼陸戰隊在操演「聯合登陸作戰」?要登陸去哪裡?(就如我所屬的特戰傘兵:要搭 C130 運輸機跳去哪裡?)預想的任務——無論是奪回外島的歸復作戰,或是模擬敵軍的登陸作戰——是合理的嗎?不是更應該專注於確保每一艘試圖接近台灣的解放軍船艦都無法登陸?

我們軍隊的訓練,長期以來大多是為了「表演需求」;漢光演習就是每年最大場的表演,與國家防衛作戰可能面臨的真實情境,有很大的落差。只要順利完成表演(畫面好看),就算是達成任務。但是,只要我們的操演持續為了作秀、而沒有實際的國防用途,我們的訓練與裝備就不可能完全到位。

這是多年來的壞習慣。許多離開國防部的退役將領,都曾坦白地提醒決定國防政策的政務、文職官員們;每一年來看漢光的美軍觀察團所給國防部的檢討報告,也都點出這個現象。

但是到現在,我們還沒看到真正的改變。我不知道還要浪費多少時間、資源、甚至生命,政府才願意面對這個問題。

我們應該確保每一位軍人的辛苦與犧牲,都建立在有用、有意義的任務上。

#沒有正當的國防任務 #就沒有合理的訓練與裝備

★ ★ ★ ★

photo.jpg
民進黨智庫副執行長吳怡農。聯合報系資料照片/記者邱瓊玉攝影

吳怡農再發文:
演習劇本與想定
需符合侵台的作戰邏輯

2020-07-07 聯合報 / 記者丘采薇

海軍陸戰隊日前「聯合登陸作戰」操演發生翻舟意外,民進黨智庫副執行長吳怡農在臉書上表示,軍隊的訓練,長期以來大多是為了「表演需求」,更批「操演持續為了作秀、而沒有實際的國防用途」,引發軒然大波。蔡英文總統今天下午親自回應,「吳怡農的這個說法,不盡公平。」

吳怡農稍早在臉書上再度發表看法,強調之前的短文引發了一些討論。每個人的角色跟位置或許不同,但我相信以上的出發點都一樣。他也表示,演習劇本與想定,需要符合入侵台灣的作戰邏輯。

吳怡農說,「我們尊敬、珍惜我們的軍人:基層的士官兵每天盡忠職守、將生命交付給國家。因此,我們更應正視國軍的付出是否被合理運用,他們的任務是否必要、犧牲是否能避免?我們希望軍隊有更充足的資源,足夠的人力、務實的訓練、合適的裝備,來完成最重要的任務:顧好這個國家。我本身是士官退役,了解士官兵沒有權利質疑長官的要求,只能奉命執行任務。殉職的陸戰同仁遵守命令、盡了全力、然後付出生命,他們是台灣的英雄。」

吳怡農說,提出的問題,是為了檢討國防政策的方向。過去20年,台灣跟中國的軍事平衡發生很大的變化。「我們需要重新審視:台灣的國防戰略及各單位的任務;尤其最精實的部隊,需要更符合現代威脅的新角色。」 

吳怡農說,「我們的初衷,是希望軍中的長官們思考作戰任務、準則、後勤以及經常性的訓練;也希望政策制定者,願意要求軍中的長官放下本位主義,一起誠實面對國防的重重挑戰。我們的士官兵做的戰備準備,必須是真正在戰場上有用的;他們的訓練以及給他們的裝備,必須是讓他們在戰場上能夠存活、並且順利達成任務的。」 

吳怡農認為,演習的本質,應該是演練那些可能性高、派得上用場的項目;應該展示對敵軍持續攻擊的能力;以及,若不幸敵軍成功登陸,能更加重對方傷亡的游擊戰與反抗作戰。「我們的演習劇本與想定,需要符合入侵台灣的作戰邏輯。這樣的演習最能展現我們防衛國土的決心。防衛作戰能力需要敵人埋單,才有嚇阻的效果;也才能真正團結民心、鼓舞士氣。」 

吳怡農說,國防政策,尤其是作戰概念與任務,需要大幅革新。而改變,除了來自政府,還需要社會共識與決心。國防是全民身家安全之所繫;政府有義務讓人民理解重大的國防策略及防衛能力的現況。「由下而上的政策討論,是民主國家重要的力量,也是我們會繼續努力推動的工作。」

photo.jpg

photo.jpg

壯闊台灣 吳怡農 臉書

我們尊敬、珍惜我們的軍人:基層的士官兵每天盡忠職守、將生命交付給國家。因此,我們更應正視國軍的付出是否被合理運用——他們的任務是否必要、犧牲是否能避免?
 
我們希望軍隊有更充足的資源——足夠的人力、務實的訓練、合適的裝備——來完成最重要的任務:顧好這個國家。我本身是士官退役,了解士官兵沒有權利質疑長官的要求,只能奉命執行任務。殉職的陸戰同仁遵守命令、盡了全力、然後付出生命,他們是台灣的英雄。
 
昨天的短文引發了一些討論。每個人的角色跟位置或許不同,但我相信以上的出發點都一樣。
 
我們提出的問題,是為了檢討國防政策的方向。過去二十年,台灣跟中國的軍事平衡發生很大的變化。我們需要重新審視:台灣的國防戰略及各單位的任務;尤其最精實的部隊,需要更符合現代威脅的新角色。
 
我們的初衷,是希望軍中的長官們思考作戰任務、準則、後勤以及經常性的訓練;也希望政策制定者,願意要求軍中的長官放下本位主義,一起誠實面對國防的重重挑戰。我們的士官兵做的戰備準備,必須是真正在戰場上有用的;他們的訓練以及給他們的裝備,必須是讓他們在戰場上能夠存活、並且順利達成任務的。
 
演習的本質,應該是演練那些可能性高、派得上用場的項目;應該展示對敵軍持續攻擊的能力;以及,若不幸敵軍成功登陸,能更加重對方傷亡的游擊戰與反抗作戰。我們的演習劇本與想定,需要符合入侵台灣的作戰邏輯。
 
這樣的演習最能展現我們防衛國土的決心。防衛作戰能力需要敵人買單,才有嚇阻的效果;也才能真正團結民心、鼓舞士氣。
 
國防政策——尤其是作戰概念與任務——需要大幅革新。而改變,除了來自政府,還需要社會共識與決心。
 
國防是全民身家安全之所繫;政府有義務讓人民理解重大的國防策略及防衛能力的現況。由下而上的政策討論,是民主國家重要的力量,也是我們會繼續努力推動的工作。
 
#我們在同一陣線

美軍華裔退役士官Allen Lin 臉書網友留言:

許誠宜
我其實也認同吳怡農表示有關國軍漢光演習是「表演」的這個論點!請各位看一下文章紅框內的內容,如果國軍每次的重要演習程序都是如此規劃,那我想吳怡農想表達的並不是否定各軍種、各單位的弟兄與幹部的努力與付出!而是點出一個一直以來部隊演訓是否依照真實情況執行的問題!當然部隊訓練藉由各項操演展現成果,全世界各國軍隊皆有!但是否每次的重要演習都是以這種方向作為考量呈現,相關動次、程序都必須配合高層甚至層峰的時間行程,而非實際任務執行或作戰實況!那吳講的其實好像還蠻符合我們國軍目前的實況

photo.jpg

延伸閱讀:

王臻明/作戰訓練或火力展演:漢光演習如何擺脫「聲光秀」的質疑?
photo.jpg
壯闊臺灣 吳怡農:軍心並不是渙散,是失望。失望沒受到該有的教育及訓練。失望職業及生命沒有受到基本的尊重。

從不同角度思考:台灣的國防、軍隊現代化、軍隊與社會的疏離、軍事情報
1.png

1.png

2.png

    全站熱搜

    神仙、老虎、狗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