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jpg
 

兵凶行險,
海上風雲惡,
豈僅海象問題而已?

2020-07-07 聯合報 / 副總編輯游其昌執筆   

為了陸戰隊演訓覆艇意外,海軍昨天舉行記者會,提出初步調查報告,認定翻舟意外和海象劇變有關,排除人為、機械因素。海軍的結論不讓人意外,為了這些同袍因意外而殉職,多少將軍為之哽咽感傷,同聲一泣,確實讓人感動,也不忍苛責軍方,但為避免更多憾事重演,軍方能否誠實面對缺失改進,如國防部長嚴德發所說,要找出主因加以防範,顯然未能在昨天記者會上看到答案。

演習視同作戰 但犧牲必須有意義

演習視同作戰,這是所有軍人的基本常識。作戰就是興兵行師,兵者不祥之器也,不得已而用之。但台灣現在面臨國際險惡變局,就得靠精實的國軍犠牲奉獻、保衛家國,國軍要精實,就得靠不斷演訓來精進戰技面對挑戰。

過去在漢光演習裡,曾發生誤擊靶機、戰機墜毀等多次重大意外傷亡事件,都是實兵演練會付出的代價。作戰必然有凶險傷亡,只是每一個兵士不得已為國犠牲都要有意義,不能因「作戰那有不死人」的觀念,模糊軍方應有的角色與責任。

記者會說不清 軍方扯出更多疑問

這些年來,因社會對軍方反應的期待,軍方每每在處理重大事件時,及時公開舉行記者會對外說明,展現負責的態度。然而,無一意外的是,每次記者會,往往愈說愈不清楚,非但難以讓社會釋疑,反而造成更多的疑問。

海軍昨天很明白地表示,長官有勤前教育、下達指令,裝備有完成檢驗鑑定,因此排除了人為、機械相關因素,最後只有環境、只有自然因數。因為無可控的突生海象,以至於「符合操作標準」的行動,仍無法阻止意外的產生,所以發生憾事。

海軍說不清楚的是,光一個水深,就有前後不一的說詞。海軍說明的「符合標準」,卻不說明「標準是不是有檢討的必要」?當事件發生時,周遭投入搜救作業能否有效救援,都未在調查報告裡清楚呈現。

如何讓海象可控 海軍不檢討嗎?

對付不可逆料的海象與海浪原本就是海軍的專業,為何這樣的海象「不可控」?如何讓「不可控」的海象「可控」,這才是海軍必須檢討改變的項目,也未能在報告中得知。這場記者會,其實只是對外說明,海軍有諸多未知與不確定因素,但為及時澄清「沒人做錯事」,這些不確定因素都一一被排除掉,卻也可能把演訓最根本目的給丟掉—就是在實兵演練中,找到錯誤,改善作為,充實戰力,避免不必要的損耗。

「沒有錯誤」只是表面說詞,其實是不知道錯誤在哪,才是最危險的所在。

當然,在這麼短的時間裡要對海軍求全責備未免過苛,加上又發生教準部少校教官輕生事件,更重創海軍士氣,偏偏漢光演習馬上要登場,真正的拚搏還沒開始。這就是何以嚴德發要為國軍打氣,總統也要親赴海軍陸戰隊強調「和大家在一起」的態度,必須要讓海軍士氣能挺住,絕不能因這意外而喪志,疏忽了國軍肩上的重責大任。

台海緊張 三軍統帥莫忘上兵伐謀

特別是,當國際環境大變,許多人都將未來衝突的焦點放在台海、南海等區域,對岸三不五時以機艦向我示威,兩岸間的緊張情勢,更讓國軍不能掉以輕心。

君不見,日昨美軍在南海演習,中共船艦就大剌剌地在旁盯著,較勁意味極其濃厚。中美衝突愈烈,台灣愈難袖手,這也是國軍處境日難,演訓狀況日艱的根本原因。國軍面對這麼凶險的情勢,再難的課目也得咬緊牙關挺住,這年頭,可是沒有「不打仗的閒兵」好當。

就是這樣的難局,更需要國軍能夠務實面對自己的問題,盡可能實事求是地檢討改正,不是為了追究誰的責任,而是為了盡量保護官兵的生命,不要做非必要的犠牲。

在上位者更要體會,建軍備戰是必要之務,但非不得已而用之,不戰而屈人之兵才是最高境界,上兵伐謀,絕對不要輕易讓我們的國軍與社會徼幸行險,這是三軍統帥應有的視野與責任。

★ ★ ★ ★

photo.jpg
海軍陸戰隊前天操演發生膠舟翻覆意外,已有1名上兵、1名上士宣告不治死亡。本報資料照

【即時短評】
軍中訓練傷亡難免
檢討勿淪為鋸箭桿或獵巫

2020-07-05  聯合報 / 記者程嘉文

海軍陸戰隊99旅發生突擊膠舟翻覆,兩人死亡一人命危。事件毫無疑問是起悲劇,但軍人一如特技演員或賽車手,本來就是高危險職業,本須承受更易發生意外的風險。每年軍校畢業典禮上,興奮將大盤帽拋向天際的年輕面孔,難免有人無法頤享天年。這是戎馬生涯的宿命,也是軍人專屬的辛酸。

軍隊存在目的,是替國家與全民的身家性命買保險。沒人知道戰爭將在何時何地,以何種方式來襲,因此即使承平時刻,也須不斷揣想最壞狀況,反覆演練因應之道。過程必須從嚴從難,也註定會因疏失或運氣不佳,導致官兵性命與昂貴裝備的損失。

不幸的是在近年台灣,從社會大眾到軍方高層,都傾向將「不出錯」當成至高無上的圭臬。將軍當然知道「零意外,零風險」與精進戰訓本務之間的矛盾,却難以抗拒一旦發生意外,就把究責看成一切的氛圍。更糟的是所謂「究責」,與其說是真正找出原因加以改進,不如說是畫靶供人射箭,提供「誰該負責」或「誰是壞人」的答案。不但內容必須簡化,出爐更必須即時;否則就會被質疑「國防布」、必有陰謀。

在獵巫氛圍下,將校們的軍旅生涯變得風險奇高,宛如玩俄羅斯輪盤,一旦出錯就萬劫不復。如此自然養成因循保守、不做不錯的個性,在任上但求無過、不求有功,遇到問題就「鋸箭桿」。至於部隊是否存在積弊?只要撐到自己下莊之前不爆發,就都不是問題。

回到這次翻船事件,據傳海軍司令部在事發後的檢討中,將重點放在「操舟測考怎不在外海舉行」,以及「不該讓步兵自行操舟」。

就前者而言,如果檢討測考舉行地點,未來讓考試內容與實戰環境更吻合,算得上對症下藥,值得肯定。但後者就嫌本末倒置:陸戰隊步兵搭乘突擊舟搶灘,本來就是非正規登陸的戰術之一,也符合近年國軍要求「訓練特戰化」的大方向;如今雖然發生不幸事件,但重點應該是先釐清,到底是難以避免的突發意外,抑或當真操舟技巧不佳?

膠舟翻覆導致官兵溺水死傷,在硬體裝備或應變訓練上,是不是有可改善之處?如果覺得翻船是因陸戰隊步兵操舟技巧不夠好,所以未來不再由官兵自己操舟,而要把兩棲蛙人調來兼職,恐怕就是病急亂投醫,更反映出軍方近年過度怕出事,所衍生的幼兒園心態。問題是,國家能靠「幼兒園戰士」去保護?

    全站熱搜

    神仙、老虎、狗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