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jpg
 

部署在菲律賓海的雷根號航空母艦F/A-18E正在進行彈射前檢查。 圖/美國海軍

另類不對稱作戰:
反制共軍航艦戰鬥群的想定

03 Aug, 2020 全球防衛雜誌 | 聯合報 鳴人堂

航空母艦戰鬥群向來被認為是主權國家對外進行武力投射和砲艦外交的最佳代表工具,在此前提下,中共建造航空母艦的企圖早在80年代就已經萌芽。

不過在當時國力有限下,中共海軍選擇了固守近海的防禦型海軍路線,但在改革開放和大戰略考量下,中共海軍始終未曾放棄建造航艦的企圖,中共海軍當年改裝瓦良格號航艦的舉動,就是為了建造航艦鋪路。

中共航艦發展作需分析

就客觀條件來看,目前中共海軍受到空優掩護限制,實際作戰範圍止於南沙群島周邊。而對日益仰賴海上交通路線以輸入非洲/中東能源和出口貨物的中共來說,擁有航艦戰鬥群將能夠進一步增加作戰範圍,在必要時掌握海上交通鎖鑰孔道的能力。

在索馬利亞護航任務後,中共海軍深切體認空優的重要性,也讓航艦需求變得更迫切。未來中共海軍若要步出第一島鏈,在周邊幾無盟邦和友好基地的狀況下,航艦所提供的局部空優是中共水面艦遂行任務的關鍵。另外在南沙群島和釣魚台等未確定領土紛爭中,若能有航艦戰鬥群助陣,不論是武力展示或是低強度衝突的勝算都會大增。

國軍重要續戰據點皆位於東部,其目的就是藉由中央山脈屏障確保首戰生存性。若中共海軍航艦戰鬥群能突破第一島鏈,則台灣東部僅剩的戰場地形優勢將蕩然無存,可有效增加對台軍事威懾彈性。

但中共海軍迄今建造航艦受到許多客觀條件限制。首先,航艦的建造與操作成本非同小可。以美國海軍尼米茲級航艦為例,建造費用就高達45億美元。如果加上艦載機和人員訓練,整體壽期成本當破百億美元大關。

除此,航艦不可能單獨作戰,還得有各種水面/水下艦艇伴隨組成航艦戰鬥群方能發揮作戰效能。這代表中共就算有了航艦,也得維持一整批具有區域防空、大洋反潛和快速油彈補給的艦艇。

除了經濟因素之外,技術和作戰教範也是阻撓中共海軍航艦發揮戰力的主因。放眼當下,只有美國海軍具備運作大型航艦戰鬥群作戰的經驗,因此中共海軍退而求其次就是從俄羅斯下手,目前中共海軍航空兵的相關訓練和硬體設備幾乎都是從俄羅斯獲得。而且中共海軍在艦載機選擇彈性上也更大,包括俄系Su-33或是國產的J10系列,都可能在未來成為中共航艦的艦載機。

photo.jpg
共軍遼寧號航艦,甲板上為遼寧號艦載機殲-15。 圖/中新社

摧毀巨獸

航艦戰鬥群雖然具有絕佳制海能力,但並非刀槍不入的堡壘。從近年來的歷次演訓和作戰經驗中可以發現,航艦戰鬥群有許多不對稱弱點可以利用。

航艦戰鬥群最大作戰優勢,就是由戰鬥群和艦載機所構成的大範圍屏衛圈,對於缺乏掩蔽的攻擊者來說,要想從正面強行突破就必須承受大量損耗,這也是前蘇聯為何大力發展長程反艦飛彈和潛艦戰力的主因,藉由不對稱方式抵銷美海軍航艦戰鬥群的指管通情先期打擊優勢。

一般認為航艦戰鬥群可以藉由拉大屏衛圈來避免進入近岸水域,但是考量到艦載機執行任務的範圍和航線規劃需求,最後幾乎都被迫近岸執行任務。

身處近岸水域的航艦戰鬥群有幾項戰術弱點可供利用,首先,航艦戰鬥群的屏衛圈範圍將會大幅縮小,海岸地形和住民地聚落都能夠提供水面陸上攻擊者良好的掩蔽,反艦飛彈更有可能造成實質威脅,且反應時間將大幅縮短。大陸棚周邊複雜的水文狀況也讓水下突擊得到更多掩護。現在美中蘇競相研究的極音速飛彈則又更打破了距離的限制,且更大幅縮短預警時間,目前似乎是矛占了上風。

除此之外,在世界上絕大多數的近岸水域都有大量的民間船隻活動,除了商業航線之外,還有漁民和其他傳統撈捕行為。對於航艦戰鬥群來說,就算有最現代化的光電與雷達系統,也難以在複雜的航行活動中找出真正具有威脅性的目標。

1.jpg
圖為中國自製航艦山東號,於2019年正式成軍服役。 圖/美聯社

先發制人

台灣對抗中共航艦戰鬥群打蛇於七吋的首選戰術就是「錨泊地突擊」,這也是長久以來對抗航艦戰鬥群最有效的不對稱戰法。回顧戰史,突擊港口癱瘓強大對手幾乎是弱國海軍的標準作業程序。即使進入21世紀,中東恐怖組織依然故技重施,讓美海軍作戰艦艇時刻面臨迫切的危機。

傳統的錨泊地突擊多半都是以特戰部隊徒手潛泳,或是配合小型特戰潛艇進入港口後,在目標艦艇水線下重要艙間(主機、大軸、龍骨)安放高威力水雷,藉此癱瘓其航行能力。雖然此種突擊的作戰效果甚大,但是也伴隨極大的風險,特別是在敵方嚴陣以待的狀況下,突擊小組不見得能夠全身而退。

現代錨泊地突擊除了直接派遣特戰部隊進入目標區之外,利用各種無人載具滲透進入港區已經成為最新選擇,其中又以經過特殊設計的水下無人載具最受矚目。

新一代無人水下載具不再只是單純的無人航行魚雷,除了具有坐底埋伏和智慧化運動的能力之外,許多無人水下載具還引進匿蹤設計,就算敵方港巡隊配有高解析度側視聲納,也未必能夠在遍布垃圾的港區內發現無人水下載具的蹤跡。

而且無人水下載具並不需要冒險直接攻擊目標,以一具裝有壓力感應沉底雷的無人水下載具為例,只要安靜地等在港區必經航道上,就能夠對進出港的航艦造成致命打擊。由此來看,無人水下載具如同變形版的自走雷,只不過傳統自走雷通常是到達預定地點就坐底等待。但是無人水下載具卻能夠按照戰術狀況機動,如果戰術態勢許可,甚至還能夠直接對目標發起攻擊。

受到體積和重量限制,最適合無人水下載具的攻擊武器,首推採用現代化複合引信的沉底雷。如果要進一步減輕重量和體積的話,甚至可以考慮採用結合成型裝藥彈頭的火箭推送上升式機動水雷。雖然火箭推送上升式機動水雷的裝藥量比起傳統沉底雷要少,但是配合成型裝藥彈頭和高精度高頻歸向聲納,將能有效癱瘓航艦。

必須注意的是,癱瘓航艦和擊沉航艦的戰術效果其實差不多,因為一艘不能起降飛機的航艦,用處比巡邏艇還不如。因此只要能夠癱瘓航艦的作業能力,不論是航行或是甲板作業能力,都能讓航艦戰鬥群失去戰術效果。

2.jpg
從埃塞克斯號(LHD-2)起飛的F-35B,如今美國海軍兩棲突擊艦帶領的作戰群有效分擔了原本航艦的攻擊任務。 圖/美國海軍

有不同意見認為航艦不過就是起降甲板,因此就算不能航行或是航行速度變慢,仍舊能夠充當艦載機作業平台,此種想法其實是對航艦作業的嚴重誤解。艦載機起降和陸上飛機一樣需要考慮風向,而在海上就需要航艦調整航向來對應風向,否則冒著側風起降對已經危機重重的航艦進場作業來說無異雪上加霜。

而且在彈射飛機時,航艦也需要正對風向,甚至在必要時還要增加航速,藉此增加艦載機起飛時所需的相對速度。即便像美海軍超級航艦擁有強力蒸氣彈射器,理論上能夠在零風速狀況下彈射滿載的艦載機,但在實際海上操作時仍必須配合風向作業,特別是在高溫潮濕的中東海域,艦載機的發動機出力受到嚴重影響,這時如何藉由操艦提供足夠的起飛速度就變得更加重要。

除了經由無人水下載具發起攻擊之外,葉門的自殺炸彈攻擊也被認為是對抗錨泊航艦的非傳統攻擊。但是這種魚目混珠的攻擊法取決於戰術態勢,當初美海軍驅逐艦在葉門遇襲的主要原因,除了警覺不足外,港口本身並未進行分類管制也是主因。

如果是在嚴格管制的專用軍港的話,要冒充民用船隻接近航艦的機會就幾乎等於零。因此如果要以民用船隻充當攻擊載台的話,比較可行的作法應該是以民用船隻作為無人水下載具的施放平台。由於無人水下載具有一定程度的機動能力,因此負責施放的民間船隻可在一般商業航線上偽裝為普通散裝貨輪,避免打草驚蛇。

3.jpg
反艦飛彈的發展,讓未來海戰中艦砲角色式微。圖為正在發射Mark 45五吋艦砲的美國海軍飛彈巡洋艦諾曼地號。 圖/美國海軍

近岸伏擊

對抗航艦戰鬥群的另個辦法就是趁其不備,利用地理水文條件進行空中、水上或水下、岸基長程飛彈伏擊。水上近岸伏擊的概念和地面游擊戰類似,攻擊者主要利用沿岸背景或是島嶼作為掩蔽,在中共航艦戰鬥群進出第一島鏈時發動攻擊。

一般來說,水上伏擊多半是以飛彈快艇作為主力,挾其高航速優勢,能夠迅速進入攻擊射程發射反艦飛彈。不過飛彈快艇由於桅杆低矮,雷達搜索範圍有限。加上在埋伏掩蔽過程中為了避免遭到電偵截收,理想上航艦戰鬥群的位置情資應由其他偵蒐單位提供,飛彈快艇僅充當攻擊武力載台。而新一代的匿蹤飛彈快艇由於具有低雷達反射截面特性,對於天然掩蔽的需求較少,能夠和海域內的民用漁船/遊艇混雜其中,趁機對航艦戰鬥群發起突襲。

至於水中伏擊多半由柴電潛艦擔綱,因為淺海水文特性複雜,聲納訊號易遭扭曲或反射,非但水面艦攻潛對策難以實施,反潛直升機的聲標和吊放聲納也未必能夠有效偵獲利用海床特性坐底埋伏的柴電潛艦。而當潛艦滲透進入屏衛圈之後,只要膽大心細,加上一些運氣,就大有機會用魚雷重創航艦。

雖然水中伏擊的成功機會比起水上伏擊要大,但是在裝備取得困難度和人員訓練上則是恰好成反比。要從現貨市場獲得柴電潛艦並不容易,而要訓練出夠格的潛艦組員更非易事,攻擊後的存活性也有待驗證。

空中攻擊也是對付遠方船艦的方式,近年來突飛猛進發展的無人機將是未來的攻擊手段,不管是大小無人機的飽和攻擊,或是有人戰機的整合反艦攻擊,搭配搭配上反艦飛彈的突襲,水下潛艦的攻擊,加上長程岸基超/極音速反艦飛彈的攻擊,對於航艦戰鬥群來說,要偵獲未開啟終端主動尋標頭的反艦飛彈著實難上加難。

而如果反艦飛彈具有超音速掠波飛行能力,甚至是極音速高空彈道突穿能力,加上一定程度的多方向飽和攻擊,即便航艦戰鬥群配有和神盾系統同級的區域防空艦,防空能量也可能被消耗殆盡而讓攻擊得手。

4.jpg
船艦近迫防禦系統的方陣快砲,當用到這一手段表示外圍防禦皆被突破。 圖/美國海軍

找的到才打的到

以台灣來說,要獲得中共航艦戰鬥群的位置參數有許多管道可以使用,包括現在垂手可得的商業衛星照片、低成本無人飛行載具乃至於民間商船的通報,都是可以用來標定航艦戰鬥群位置的參考。

此外,加上航艦戰鬥群的飛行作業需要,不可能完全保持無線電靜默,因此配合陸基電偵截收和機動海岸監視雷達的輔助,要抓到在近岸活動的航艦戰鬥群事實上並不困難。如果軍方養得起更高級的長程無人飛行載具或是超地平線雷達的話,絕對可以掌握敵方航艦戰鬥群的精確位置。

正因為敵明我暗,對抗未來中共航艦戰鬥群,岸基反艦飛彈是我們必備的選擇。由於現代反艦飛彈射程越來越長,岸基反艦飛彈和前述其他襲擾方式相較之下,最大的優勢在於生存性,如果採用機動發射方式更是如此。

由於航艦戰鬥群大部分的空中力量用於自衛,能派出去攻擊目標的架次通常只有總架次的三分之一,扣除維修和待命需求,真正能夠上場作戰的就更加有限。

對於需要進行地面打擊任務的中型航艦戰鬥群來說,機動岸基長程反艦飛彈的威脅其實防不勝防,因為攻擊者可以從多重管道確定航艦戰鬥群位置,而且反艦飛彈在發射後可以持續接受目標位置的中途更新,對於防禦者來說,岸基長程反艦飛彈能有效削弱航艦戰鬥群的作戰彈性。而且岸基長程反艦飛彈的建置成本相對低廉,配合長程無人飛行載具,將能夠有效地進行超地平線長距離攻擊。

長久以來,在美援和中共持盈保泰的戰略方針下,中華民國海軍始終秉持某種程度的大洋海軍作戰態勢,但是隨著時空條件大幅改變,現今若是要對抗中共航艦戰鬥群,大洋海軍的作戰思維不論在技術或預算上都已經時不我予。換言之,唯有認清敵我消長,才能夠更加務實地以現有資源和作戰區優勢奮力一搏。

5.jpg
澳大利亞海軍的坎培拉號兩棲攻擊艦與美國海軍雷跟號共同演習,未來台灣也會面對中共航艦打擊群的威脅。 圖/美國海軍

    全站熱搜

    神仙、老虎、狗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