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幼龍觀點

「善用各種人力資源,包括民間企業的專長、文人、婦女。我們國防建設一定更快,更有效率,更為壯大。」......

......國防部參謀本部的各聯參單位,諸如作戰、計畫、後勤等機構的任務是要審核各軍種呈報上來的需求。因為只有聯參的人員最瞭解,最有統籌觀念,最具整體規劃能力,也最能掌握預算。

然而,實際情況並非如此。

在國防部聯參單位工作的人是各軍種調來的。他們接受的是某一軍種的訓練,又在該單位服務多年。該軍總部(也就是提出需求者)裡有他的老長官、老同事。更重要的是,他的升遷是由該軍種決定的。他將來要回到該軍種,擔任重要職務,或晉升一級。在這種情況下,他真的很難做劊子手。

有時候甚至不是刪減,而是改變用途。例如,國防部認為陸軍的一項需求不重要(或雖然重要,但沒那麼迫切),希望將這筆預算轉移到迫切需要的海軍項目去。在研討開始的時候就會遭遇到壓力,以後困難會越來越多,最後多半是維持原狀。整個國防預算也維持原狀。

這就是情緒的負擔。

要是國防部的研究發展處、系統發展處的工作人員都是文人 ,都是MBA該多好。
他們在陸、海、空軍沒有老長官。
他們前途掌握在自己手中。

.......我到加州聖地哥附近的「梅瑞瑪」海軍基地參觀。……令我印象最深刻的,還是發現基地裡不久前一位元叫Christine Fox的女士,與「捍衛戰士」電影裡的一樣,金髮、漂亮,開的是紅色跑車,成天與海軍飛行員或其他軍官一起工作。......Fox女士卻是一位分析家,她學的是數學,有碩士學位。她在海軍基地做的是用科學方法評鑑作戰演習……不但分出勝敗,還要找到毛病出在哪裡……以後如何改進。……有意思嗎?這麼重要的作戰任務我想一定會有人認為是極機密的,這麼專門的工作,不但是由老百姓來做,而且是一位小姐,是否有點不可思議?

Fox女士還在航空母艦上工作過。但他卻不屬於海軍,她服務的是一家與海軍訂有合約的民間企業公司。她不是飛行教官……她要幫忙設計保護海軍艦隊空域的戰術。

有一次,聯隊長(一位准將)認為演習很成功,但Fox女士卻認為缺點很多,結果證明她是對的,聯隊長不但不覺得沒有面子,而且還送了一面獎牌給她。

這件事引起我不少的聯想:

●如果這個分析、評鑑的工作是由一位軍官在做,他的意見很可能無法上達。服從是軍人的天職,長官說一不二,部屬不敢說,對軍人而言也無可厚非,但如果他是一位台大畢業的文人,說實話的機會就大多了,長官對他的態度也會好一點。

●軍人也可以做這類工作,也會有同樣能力、同樣的學歷。問題出在一位少校研究員幹兩年就該升遷了,也許是升做中校科長,他的主要工作變成了批公文、辦行政、再過幾年他要升上校,要負責人事、預算,工作與原來的科技研究越離越遠。

●軍人不好反駁長官的意見。如果他是一位分析武器需求的軍官,三軍該買什麼武器,買多少都要經過他作為系統分析,一旦他發現空軍並不需要某種飛彈,或優先次序不高,最好先買別的,而空軍積極爭取購買,這時候他就很難辦了。空軍總司令很可能是他的老長官,打個電話來「拜託支持」
,該怎麼回絕,而且自己幾年後還要回去空軍升任新務,現在得罪了人,以後就別想幹了。另外,國防部的陸海空軍官的升級作業還是由各校軍種決定的。這些都實情,世界各國都一樣,因此才考慮用文人。

●軍人的待遇事一致的。雖然稍有加給,如科技軍官、醫官、飛行員等,但基於制度的限制,要想在薪水方面做實質的調整有困難。而今美國海軍武器發展中心的研究員年薪是八萬五千美元,海軍可以這樣做,因為這是文人的職務,是登報公開徵求的。

●軍人需要逐級報告。一位上尉博士分析員需要先向他的直屬長關報告,然後還需要經過三、四個層次,才會到總司令或總長的桌上做決定,但與國防部簽約的民間研究發展單位,成果報告應該直接給總長或總司令的。

美國國防部現金與三十家這樣的公司有合約,請他們做分析工作。Fox女士工作的那一家公司有四三○人,每年的預算是三千五百萬美元。這些民間企業的專業人士需接受安全調查,遵守保密規定。在演習的時候,他們在戰場、軍艦或航空母艦,或飛機上觀察,與軍人參與的程度一樣。像Fox女士最近在「愛荷華」軍艦上參加演習,別人根本沒有注意她是女的。

「善用各種人力資源,包括民間企業的專長、文人、婦女。我們國防建設一定更快,更有效率,更為壯大。」為什麼不試試呢?

黑幼龍觀點/黑幼龍先生著/皇冠出版/1989年一月

1999年
神仙、老虎、狗
http://www.wretch.cc/blog/chaoyisun

    全站熱搜

    神仙、老虎、狗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