妞妞/民國 80年 ( 摘轉 )

他是我第一個認識的軍校生,也由於認識了他我才知道有三軍官校,而且都在南部,漸漸地我才分辨得出軍官與士兵的階級。........他那高傲的樣子在穿著軍服時表現得更為明顯,有時他總說「軍校培育了我這麼多年,我就是如此」,一副一絲不茍的樣子。........

........第一次參加元旦升旗典禮是一個寒冷又飄著雨的清晨........第一次感受到這種莊嚴的氣氛,望者旁邊穿軍服的他,我想流淚........在別人眼中對軍人似乎總抱持者一種漠視的態度,認為傻瓜才會當軍人。是的,他們是傻瓜,如果沒有這群傻瓜,我們又怎能在這片土地上享受到這樣的生活?還記得他畢業典禮結束後,全期最後一次聚集在車站廣場前,在「陸軍軍歌」的歌聲中即將互道珍重,各自到所屬的單位報到,壓抑著的淚水悄悄地滑落,淚水代表了無限的感傷與感謝之意,站在牆角的我,遠遠地聽著他們含淚所唱出的歌,歌聲依舊是嘹喨而宏偉的,擦乾眼淚他出現在我面前,頓時我才明白軍校所給予七年的培育使他們獨立、茁壯........

........他把連上的兵當作自己的弟弟看待,關心與照顧的程度已超過了長官的範圍,就連認識他多年的我都訝異他有這種胸懷,但有許多事並不是他能力所及的,而國家的政策也不是一天、兩天就可以改變的,我曾經問他步兵這麼苦當初為何要選步科?他回答「要當軍人就當步兵,不然就不要當軍人。」........

........三年後我們結婚了,可貴的是他還留校服務........他也不再像當初那樣堅持己見,現實的生活已把他尖銳的個性磨平了,留校能多與家人相聚,可是五年了,沒有外島資歷,升遷管道又正如台北的交通,雖有得心應手之時,但難免遭人排擠,軍中的環境與一般並無兩樣,甚至更可怕,長官為了自己可以踏在別人的身上往上爬,可以用自己的職權來達到自己的理想,幾十年來中國的官僚作風並沒有因為社會的進步與文明而有所改變 ,至今這種惡習卻依然承襲者........

........產後第五天他收假回外島,我照顧孩子已經日夜顛倒........「以前只有我一個無所謂,現在有了孩子,責任又加重了,有時家中沒個男人在實不方便」........我曾經含淚告訴他「我羨慕別人的先生可以接送太太、孩子,可以幫忙分擔家事,甚至別人的先生也是軍人,也可以如此,為什麼我的先生不能?我不是超人,我付出的卻如此多,別人的太太煮了晚餐等先生下班一同進餐,而我卻連這種機會一點都沒有。」這麼多年這是第一次我表明了我的希望,他也一直認為我很堅強,現在他才知道我多麼渴望有個「正常」的家庭,這又讓我想起有次夜裡做了個惡夢,突然間被嚇醒,下意識的反射動作便是伸手抱身邊的人,當撲了空時,便放聲哭了起來,我告訴自己更苦的日子還在後頭,這只是開始呢!讓我最感不平的是為什麼外島服役的軍官三個月才能返台休假?而士兵長達半年才能休假?澎湖只是「離島」,軍官一個月可休五天假,在雷達站的海軍軍官一個月可休假七天,就連陪產假也都有差異,而同等級的軍官卻因不同軍種待遇就又差了一截,在國防部宣佈軍人出國辦法時,身為軍眷的我們心理該明白對他們來說永遠也不可能實現,以前國家派至國外的軍人,其家屬是管制出境的,在我的身邊就有這樣的例子:先生赴美學習,在國外期間與同團的女學員發生感情,最後夫妻二人便離婚了。這是防範不了的事,可是演變成這種結局要怪誰?又有誰來替他(她)想過?還是等更大的事情接二連三的發生,才來挽就?才來改善?在外島軍官被兵開槍打死的新聞已屢見不鮮,他們也有父母,也有家庭,這一槍不但打死了他的人,也打破了他的理想與報復,更打破了其他軍官的夢,這又是另一個悲劇.....

........只因他是軍人,職業軍人,所以在家庭與事業之中他只能兼顧一方,婚前他就一直強調他並不全屬於我,他有一半是屬於國家的,他是二十四小時待命,任務調動又頻繁,且在營期服役期間又極辛苦,與家人團聚時間又非常短暫,沒有親身體驗是不知道這箇中滋味。在今天有許多是利用遊行示威的方式讓政府來正視或解決他們的問題........在營區蓋眷舍的理想尚未實現,又怎能讓他們無後顧之憂呢?就算是用理性的方式訴求也將遭到處罰,而他們的問題有誰來替他們申訴?許多問題已使得當初進軍校的胸懷大志,如今都已心灰意冷,難怪在這現實的社會中,有需多人要想盡方法退出。當自己體會出身為一位軍人的太太甘苦時,我不敢在父母前表現出,畢竟也是當初自己選擇的,曾經我要求他退伍,可是現在我不鼓勵也不反對他當軍人,我又怎能這麼自私,畢竟這是他的事業,在事業上更要有企圖心及抱負,看他那麼執著於他的職務,我又怎麼忍心要他放棄他曾經努力、辛苦所經營的成果,而他也樂於要讓我一同去分享他的榮耀。他們常自喻是一群通過智力測驗的白癡,而嫁給他們是白痴美人,這是多麼大的諷刺與無奈啊!有許多人告訴我:先生回家時,孩子看到自己的父親不認識,居然還叫叔叔的事實,我害怕會在自己身上出現,希望它只是個笑話,我深信母愛是父愛所不能替代的,就正如父愛不能替代母愛是同樣的道理。

每個清晨在對街更會傳來整齊而劃一的軍歌答數聲,我在心中暗自期許,如果有來生,如果你我還能再相遇,我願再與你續前緣,但,不要你是軍人!



上述文章係民國 80年,筆者任職外島「營長」時的「剪報資料」。然因當年「坑道潮濕」致使「日期、出處及部分內容」受損,而一時無可查考。若有網友知道出處則煩請告知,俾便版主去函道謝並函請作者同意轉貼至本站「專欄」內,不情之請,尚請見諒!

2001年
神仙、老虎、狗
http://www.wretch.cc/blog/chaoyisun

神仙、老虎、狗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