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傷心可是不灰心,很失望可是不絕望。

看潛水艦電影的聯想/作者:朝澄

週末、偶然從一個電視台看了後半截電影。 

劇情大概是:有一艘美國深藏海洋中的核能潛艦在有敵情狀態下巡弋。上校艦長是一位資深的傳統潛艦軍官,會毫不遲疑的堅決貫徹命令。年輕的中校副長卻是一位來自大學的海軍軍官。 

兩人的思維方式不盡相同。艦長常常教訓這位年輕的副長:上級命令不容懷疑,必須恪遵命令。副長完全同意。 

突然、潛艦接獲命令提昇戰備,全艦人員抖擻一陣,立刻又接獲命令提昇戰備至最高級。接著又接命令立即備便飛彈、發射。 

從潛艦上發射飛彈有一定程序、需要十幾分鐘罷。 

電影中最重要的劇情發展都在這十幾分鐘內。首先是發現附近有不明來意潛艦,全艦進入戰備。不明潛艦發射魚雷,老艦長發號施令放出假目標、左躲右閃。二枚魚雷都沒有命中,但是接近爆炸的影響使艦體部份受傷,其他的不必說了,最重要的一件事是無線電收報機正好在收信時,機器故障,通訊中斷。收到的信息、可見那是上級單位發來的命令,但是只有幾個沒有完整意義的字,下面一片空白。
 
通訊官把無字的電報送呈艦長,艦長看看便甩掉了,副長拿起一看之後便向艦長說,原來有命令要我們發射飛彈,為什麼又來命令來到?有沒有可能是取消發射? 

老艦長堅持只看到要他發射飛彈的命令,一部份軍官表示服從艦長的指揮。副長向大家說明懷疑命令的理由,並且強調發射核能飛彈的可能後果。 

兩種不同意見對立的結果,艦上發生叛變。雙方拔槍相向。一會老艦長被監禁;一會副長被看管。副長掌權時發射飛彈的命令暫停;艦長掌權時發射飛彈的命令維持有效。 

最後、距飛彈發射還有三分鐘之時,通訊系統經緊急搶修恢復與上級聯繫,請求指示戰備狀態。上級命令是保持正常戰備,不得發射飛彈。全艦一片歡呼聲。

老艦長戴起帽子、向副長說:「你接管指揮權。我要下去休息。」 

鏡頭轉到檀香山海軍總部的軍事法庭。

法庭上面座位、坐在中央一位白鬍子的將軍說了一長串教訓之後,分別指出站在法庭中央的艦長和副長二人有對也有錯,又說了一堆話。 

最後,白鬍子將軍說,因為艦長自動呈請退休,所以行政上就不再予以處分。可是艦長有一個強烈的建議,建議該副長應予以擢昇派任艦長。 

電影到此結束。不過、最後有一句按語說,自從一九九六年之後,自潛艦上發射核能飛彈之權由美國總統掌握。 

電影的故事可能真真假假,但是有些事是不能亂蓋一通。 

老兵我當年是中華民國陸軍,但是卻去了美國海軍研究院深造。看了這半截電影有幾點想說: 

第一件事,美國海軍軍官並不是全由安那玻利斯海軍軍官學校畢業的,許多大學裡就有四軍軍官學生(陸、海、空、陸戰隊)。美國人所謂是ROTC制度。大學生一面唸書一面向軍方申請,寒暑假去接受軍事訓練。大學畢業就可任官。在部隊裡絕無官校生優先的情形。彼此同樣可以昇到將軍的位子。 

我在美國海軍研究院唸書時,同班二十多人,一位資深的少校擔任班長,他就不是海軍軍官學校畢業的。 

軍隊是國家的,國家是全民大家的。真是這樣嗎?我們就不可能有外人進入我們的軍隊。 

第二、美國軍隊中(也許只有海軍)主官在遭遇重大決策之時,會准許不同意見者辯論。主官在聽取正反意見後,宣佈辯論停止,下達命令,表示自己的決心,並且說:「這是命令!我為這個命令負責!」這時正反意見都不再說話,要說也只有「Yes. Sir」。 

主官下達命令,命令就是命令嘛!為什麼還要說「我為這個命令負責!」呢?這一點、大概我們那些下達命令已成習慣的主管官們絕對是不屑於一顧的。 

第三、在美國海軍研究院讀書常常感到很窩囊。一、有關海軍的船艦運動,什麼戰術戰略的,一概不懂;二、有些課程、門上掛一個牌子:「盟軍學官 請勿入內」。但是、有些課程即使是歡迎入座,到頭來仍然是搞不通(不是聽不懂!當然不是百份之百聽得懂!)。

舉例來說:有一次上課是討論一艘潛艦沉沒,艦長應負擔什麼責任?教案說明之後,全班展開討論、過程中辯論得非常熱烈,引經據典都講得頭頭是道,教授則不時的不斷提出問題,大家爭先回答(我們這幾個外國人除外(我以及二個印尼人、一個韓國人、一個祕魯人還有一個伊朗人))。吵吵鬧鬧的二小時下來,最後結論是:建議海軍部該艦長不但不負潛艦沉沒之責任,而且是應該立刻再派任潛艦艦長。最主要的理由:他面對潛艦沉沒時指揮沉著鎮靜,減低傷亡人數。這種經驗是非常寶貴的、是書本中沒有的、是學校無法教的。 

這些是幾十年前的事了。今天因看電視而想起這幾點。看官們、你想想看:當年我們中華民國軍官到美國軍校是去學這些東西的!豈不是無聊透頂嗎?

2002/08/23

------------------
作者介紹
------------------
朝澄
退除役陸軍兵工上校,軍中年資30年。美國蒙特瑞海軍研究院碩士,私立西方大學名譽博士,教育部資審教授,曾經擔任助教、工廠軍官、排長、廠長、講師、國防部參謀、副教授、教育處處長、教授。去過金門十次以上、馬祖一次、所有海軍碼頭、空軍基地甚至於樂山雷達站,只是陸軍沒有找過我去講課。軍中印象最深刻的是:不幸身為兵工上尉嘛,當年曾經被一位陸軍上校指著說:你們這些不懂戰略戰術,只會拿螺絲起子的站到後面去。

75年退伍後,在經濟部工業局任外聘專家輔導全省大小工廠做改善,曾經應聘羽田機械公司顧問5年、華泰電子公司顧問5年
------------------

站長附記:
本站在2001 年 一月 05日於『授權』專欄也曾撰文論及:在坊間的一部軍事電影中,美軍核子潛艦的『艦長』對官兵說到:『我的軍人時代,我所需要知道的,就是如何去按核彈發射鈕,而上級則告訴我何時去按。至於你們,現代的軍隊則要求你們知道為何而按鈕。』

2002/08/23
神仙、老虎、狗
http://www.wretch.cc/blog/chaoyisun

    全站熱搜

    神仙、老虎、狗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