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軍      

2001年BBS站上有篇令人看了【台灣戰記】一文後,會心一笑、拍案叫絕、復又深思」的反諷笑話,作者以台灣遭受中共攻擊為背景,本島編組凶悍冷血的「砂石車」及「飆車族」的娃娃兵為「游擊戰部隊」,並配合島內的「濫墾濫建、破壞水土保持、都市設計紊亂、街道橫七豎八」的缺點來「牽制、分割」共軍,掩護正規部隊的集結與反攻!

這雖然是一篇反諷笑話,可是卻值得陸軍深思,因為「危機就是轉機」,如何彈性運用並配合本島現況來「備戰、建軍」是為要務!否則我陸軍如何對得起納稅的國民,而國民勢必會要求:「台灣的陸軍必須要成為另一個以色列,而不是另一個巴拿馬」!

國防部大可以考慮頒個「勳獎章及獎金」給「攻台戰記」的作者,並聘其參與作戰計畫中「反想定」的擬定。因為在 911事件後,美軍國防部找了一批「軍事小說、電影」的作家、編劇、導演等,運用其「天馬行空、不受拘束」的想像空間參與危機處理的規劃事宜。不知國軍是否也能如此?(寫於2001年5月) 

先請網友們參考最近網路瘋傳的美媒盤點大陸最怕台5種武器 台游擊隊比塔利班強後,再看台灣戰記一文。

國軍52
國軍特種部隊訓練照 

【環球軍事報導】

美國國家利益雜志7月8日發表,法國現代大陸研究中台北辦公室約聘副研究員寇謐將的文章稱,2008年以來的海峽兩岸關系一定程度上是自1949年以來最好的。兩岸合作密切,交往頻繁。在此期間,兩岸簽署了許多協議,每年都有數以百萬計大陸游客赴台旅游,大陸與台灣政客之間的交流也達到了數年前不可的想像的高度。那麼,為什麼台灣要開發或采購讓大陸恐懼的武器呢?問題的答案在於這種友好狀態能夠持續多久,而且這種趨勢的終結可能會導致大陸訴諸武力解決“台灣問題”,實現兩岸統一。
 
面對這種可能的未來,台灣最好的回答就是使北京確信,解放軍不可能不付出任何代價就能解決台灣問題。要實現這一點,最佳選擇無疑是核武器,但這並不現實。另一種方案是采購更多的PAC-3防空系統,但成本高昂。因此以下五種武器是既能引起大陸害怕又比較可行的:遠程武裝無人機、短程起飛/降落多用途戰鬥機、中/遠程對地攻擊巡航導彈、潛艇、特種部隊和精英後備軍。其中,特種部隊和精英後備軍能夠充當游擊隊針對登陸台灣島的解放軍官兵發動靈活機動的攻擊——如果伊拉克游擊隊或塔利班武裝分子等科技水平較低的武裝力量能夠抵擋美軍,那麼訓練有素且裝備先進武器的台灣游擊隊勢必能夠做出類似甚至更偉大的壯舉。
  
國軍53
中科院研制的中翔2號無人機,目前已少量裝備國軍
 
1.遠程武裝無人機
  
台灣機場與飛機機庫易受到解放軍二炮部隊彈道導彈的攻擊,導致國軍常規戰機無法起飛作戰。台灣面積狹小,且距大陸很近,對台灣空軍存放戰機構成了物理限制,而硬化機棚和修復跑道無法應對由此帶來的巨大軍機分散挑戰。面對這種挑戰,台灣可以做出的回應之一就是采購或開發配備空對地導彈且航程足夠遠可深入大陸領空的固定翼無人機。以通用原子能公司的MQ-9“捕食者”無人機為例,這種無人機體形較小,但對地支援能力強,可大幅度提高台灣軍機分散能力——且無人機可更隱密地部署,進而在解放軍的首輪遠程火箭炮的飽和攻擊中生存下來。
 
文章指出,無人機體形小,難以捉摸,而且信號特征低,因此可利用大陸防空體系結構中的薄弱環節或盲點。這樣一來,台灣無人機就能夠進入大陸空域,襲擾解放軍機場、雷達站、指揮與控制節點、海軍基地、第二炮兵基地以及其他關鍵基礎設施。配備台灣中山科學研究院研制的萬劍空對地導彈,無人機就能夠對解放軍空軍機場造成嚴重破壞,並破壞解放軍空軍在台灣海峽維持空中行動的能力。台灣還可利用無人機發射反輻射導彈,癱瘓大陸雷達系統,為接下來利用常規飛機或第二輪無人機轟炸解放軍空軍飛機跑道做准備。另外一種選擇就是利用類似以色列哈比無人機這樣的自殺式無人機,這類無人機適合用來針對解放軍的雷達裝置發動癱瘓攻擊。
 
除分散問題外,大型武裝無人機項目的成本也遠遠低於采購或開發第五代戰機,因而也可以使台灣空軍能夠相對迅速地列裝幾個無人機聯隊。而且,在與大陸的衝突當中損失無人戰鬥機也更容易被民眾接受,無論是就成本而言,還是就犧牲訓練有素的戰鬥飛行員而言。因此,台灣可以通過犧牲足夠的無人機來壓制解放軍的防空系統,特別是利用無人機配合其他軍事行動干擾解放軍的C4ISR和雷達系統,例如攻擊性電子戰和巡航導彈。


國軍54
美海軍陸戰隊的F-35B型

2.短距起/降多用途戰鬥機
 
盡管武裝或自殺式無人機可在大陸內部執行多種攻擊行動,而且還有分散性強的優勢,但台灣還需要一些能力——包括空中優勢能力——繼續確保常規戰鬥機的作戰能力。無論怎麼說,台灣都承擔不起解放軍空軍控制島內空域的損失,一旦失去空中掩護,包括台灣陸軍的先進AH-64E阿帕奇直升機等眾多停留在陸地上的武器系統成為靶子。
 
然而,解放軍通過導彈攻擊破壞機場的能力,給這種平台構成了嚴峻的挑戰。事實上,在某些圈子裡,反對台灣采購美制F-16C/D戰機的人士經常使用這種想定。在這種情況下,台灣可以做出的回應之一就是采購或自研短距起降或垂直起降戰鬥機,這種戰鬥機能夠減輕來自二炮部隊的威脅。目前台灣已經表示有興趣采購由洛克希德馬丁公司研制的F-35B戰鬥機,但出於政治和預算因素考慮,華盛頓不太可能有對台提供這種戰鬥機的政治意願。不過,台灣還有其他選擇,包括采購由瑞典薩博公司研制的JAS 39鷹獅多任務垂直起降戰鬥機,或自研類似戰鬥機。
 
許多台灣飛行員都曾在美國受訓,因此目前在飛行員方面,台灣對大陸仍然占有優勢。不過,這種差距正在縮小,因為大陸正在獲得並發展第四代半和第五代戰鬥機,而且可能會在不久的將來獲得實際戰鬥經驗。通過投資現代空優和戰鬥機,台灣就能夠破壞大陸控制台灣海峽空域的能力——這是武力統一台灣作戰行動初期的關鍵步驟,鑒於台灣空軍戰鬥機聯隊不斷老化,大陸控制台灣海峽空域的可能性越來越高。
 
除空中優勢之外,雷達信號低且與台灣空軍遺產戰鬥機F-16A/B相比航程更遠的現代多用途戰鬥機,能夠大幅度提高台灣針對大陸發動轟炸攻擊的能力,這是包括電子戰、巡航導彈和遠程無人機作戰在內的多層次力量投射戰略的一個環節。

國軍55
雄風3型反艦導彈試射實照
 
3.中/遠程對地攻擊巡航導彈
 
盡管自2008年以來,兩岸關系一直非常友好,但台灣國防戰略越來越具備攻擊性。部署雄風系列巡航導彈就是能夠說明這一點的最佳例子。這種巡航導彈為台灣軍方提供了反艦和對陸攻擊攻擊選擇。雄風導彈由台灣主要武器研發機構中山科學研究院研發。近幾年來,在台灣國防預算為研發項目的撥款中,該研究所占據了大量份額。據報導,中山科學研究院正在研發一款中程(1200公里)地對地巡航導彈。
 
雖然台灣國防部在是否存在該項目的問題上一直閃爍其詞,但這種努力無疑意義非凡。列裝中/遠程巡航飛彈(雖然如果飛彈具備超聲速能力更好,但似乎超出了當前台灣的能力)會對射程為650公里的雄風-2E型導彈構成補充,使台軍有可能能夠瞄准大陸的C4ISR、雷達、二炮部隊(例如東風-15導彈發射基地)、機場以及其他位於大陸內陸的解放軍關鍵基礎設施。裝備常規或反輻射彈頭,射程延長版雄風巡航導彈就能夠利用二炮部隊的弱點,癱瘓其針對台灣或台灣盟友發動導彈攻擊的能力。利用良好的情報資源,台灣還可以通過瞄准關鍵指揮與控制節點,威脅癱瘓大陸發動核攻擊的能力,從而瓦解解放軍對美國的核威懾能力(這是一個極端的措施,只能在高強度衝突期間的最後手段)。
 
通過固定和移動發射裝置相結合,台灣可以確保有足夠的發射裝置生存下來,維持對大陸內陸高價值目標發動打擊的能力。毫無疑問,能夠提高生存與分散能力的艦射版中/遠程巡航導彈是不可或缺的武器系統。盡管受《導彈及其技術控制制度》影響,華盛頓對台灣延長其進攻性武器系統射程的做法持保留意見,但最近東海和南海地區局勢的變化,有可能會說服美國政府通過合作或放松關鍵技術轉移規定幫助台灣研發導彈。   

國軍56  
編號793的
海龍號潛艇
 
4.潛艇
 
雖然台灣長期試著去采購更加現代化的柴電潛艇卻無果,但這也證明了潛艇的效用。無論如何,台灣海軍列裝新潛艇——目前台灣共有四艘潛艇,其中僅有兩艘處於作戰狀態,另外兩艘則用作訓練用途——絕對會讓大陸頭疼不已,這是因為目前解放軍海軍反潛戰能力仍然有限。在台灣海峽或西太平洋存在的任何無法探測到的威脅,都會令北京躊躇不前。
 
目前人們已經為台灣潛艇項目提供了若干計劃。雖然美國海軍造船廠不再製造柴電潛艇,但許多歐洲國家仍然在建造柴電潛艇,能夠為台灣研發潛艇提供非常有用的知識。目前日本正在修改其兩用技術轉讓限制,是台灣本土潛艇項目的天然盟友。據內部消息人稱,按照現行法律規定,日本技術人員可以暫時“退休”,反過來受雇於台灣船廠,協助台灣設計艇體——從表面來看,這是潛艇項目中最具挑戰性的一個方面。顯然,日本和台灣在國防事務之間的任何合作都會相當有爭議,取決於東京和台北冒險惹怒北京的意願。另外一個選擇就是從日本采購二手潛艇,但這個選擇暫時看來還非常遙遠,因為日本潛艇要等到十八年後才會退役。在獲得美國政府的批准後,美國國防承包商可為這些潛艇集成傳感器和武器系統。
 
就目前來看,要部署配備魚雷(反艦和沿海壓制)和巡弋飛彈(雄風-3)的"靜音”潛艇,阻止解放軍海跨越台灣海峽或是從西太平洋對解放軍海軍發動攻擊,台灣海軍還有很長的道路要走,更別不用提保護台灣的海上航道、貨物、和能源運輸。

國軍57  
國軍特種兵訓練傘降高跳低開膽很大
 
5.特種部隊和精英後備軍
 
“以人為兵”,在台灣海峽的大規模武裝衝突期間,特種部隊將是最後一道防線,也是多層防御戰略中唯一在台灣島上活動的一環。一旦解放軍靠近台灣海灘,所有其他手段都以失敗告終,此時特種部隊和精英後備軍就會攻擊登陸部隊。特種部隊和精英後備軍會與軍隊密切合作,在理想狀況下,他們會配備洛馬公司研制的MGM-140 ATACMS短程彈道導彈(瞄准福建沿海地區)和各種反裝甲/反登陸武器,特種部隊和精英後備軍將具備高機動、迅速分散和生存能力。盡管台灣已經擁有了特種部隊,但還需針對解放軍登陸和占領軍打造更可靠的威懾力量。
 
為了彌補數量不足,在台灣200多萬後備軍中,需要有一小部分接受強化訓練,為高強度戰鬥行動、城市作戰以及非常規作戰做准備。訓練的目的是確保台灣後備軍能夠使試圖在島內建立據點的解放軍官兵面臨持續攻擊,而且還能夠迅速掩藏,以免被解放軍空軍空中力量瞄准(在這個衝突階段,可以假設解放軍空軍贏得了台灣海峽空域的控制權)。在夜視裝備、狙擊步槍、反裝甲武器、快速機動運輸,以及情境意識及通信增強裝備等領域的投資,會占據未來國防預算的大部分,這會極大地改善台灣地面部隊的能力,給登陸台灣島的解放軍官兵造成不可接受的傷害。
 
這不僅會迫使北京考慮登陸台灣需要付出的代價,還迫使北京考慮解放軍官兵登島後面臨的情況。正如伊拉克和阿富汗戰場證明的那樣,打贏一場戰爭當中的常規作戰是最容易的部分。接下來發生的事情才是最令人頭疼的部分。如果伊拉克游擊隊或塔利班武裝分子等科技水平較低的武裝力量能夠抵擋美軍,那麼訓練有素且裝備先進武器的台灣游擊隊勢必能夠完成做出類似甚至更偉大的壯舉。

http://forum.gamer.com.tw/Co.php?bsn=60208&sn=45951

國軍58

【台灣戰記】


http://lms.ctl.cyut.edu.tw/course.php?courseID=27245&f=doc&cid=1615416
 

這篇是則預言:二○一三年,中國趁台灣國力衰頹之際,發動血洗台灣的統一聖戰。中國甚至是國際世界,普遍認為這是場一面倒的戰役,不料,台灣當局其實早有準備,.........戰局迅速逆轉!

 

以下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國防部長梁光烈上將,有感攻台慘敗,幾乎全軍覆沒,因此寫了這篇絕筆遺書! 

 

----------------------------------------------------------------------

這是我今生最後一次提交報告給主席與人民代表大會了,對於這次全盤失敗的作戰,我決定負起全部的責任。身為軍人,打敗仗唯一死而已,榮譽既然已經在遍地同袍的屍體中蒸散淨盡,我也沒有任何理由再苟活下去。在對準自己的太陽穴扣下板機以前,我願意將此次統一戰役的前後始末經緯及失利的原因鉅細靡遺的紀錄下來,以供未來再次進行祖國統一大業時之參考。

 

解放軍攻打台灣之準備,已進行很久,有鑑於陳水扁、馬英九總統主政期間,台灣政經情勢長期處於不穩狀態,大小企業紛紛進駐我方,民間儲藏的財力大量的流失,加上馬英九總統平庸、無能、軟弱,施政滿意度屢創新低。正為我方提供千載難逢的攻台良機。有此之故,我才會在軍事會報中力主:現在正是發起祖國統一聖戰的絕佳契機。

 

本年七月中旬,我軍首先對金門與馬祖兩離島進行舟波攻擊,出動千餘艘中小型機動快艇,不登陸,只在海面進行封鎖戰,意在牽制金馬首軍。我方真正的目標是台灣,只要攻下台灣,金馬與澎湖便可不戰而下。

 

七月二十五日,在氣象單位確認海象良好之下,我解放軍首波進攻部隊三萬六千員登陸貢寮海灘。意外的是,台灣海軍望風而逃,登陸後也只遭遇台灣海巡部隊的零星抵抗。我軍迅速地在原核四工地建立前進指揮所,並開始兵分兩路進攻北台灣。

 

八月一日,佔領基隆,但所有的台灣海軍艦隻都已經往高雄逃逸。翌日,第三野戰軍往淡水方向前進,控制北台灣海岸線,第五、七、十二野戰軍往汐止方向前進,目標直指台北市。從這一刻起,我慢慢的見識到台灣領導人馬英九的老謀深算與台灣人民的可怕。

 

八月三日,馬英九宣佈棄守台北市,遷都高雄,當日我三個野戰軍沒有發一槍一彈便進入汐止。我方的情報單位在這節骨眼犯了一個致命的錯誤:在海峽情勢緊張之際,新北市政府開始大量核發建築執照,提高山坡地容積率,允許財團大規模開發山坡地與河川行水區,因此在戰爭爆發時,整個汐止山區已經沒有多少林地,反觀基隆河畔,二十幾層的高樓大廈處處林立。我情報單位單純的認為:這

只是台灣積弊已久的官商勾結,完全沒料想到:這項命令是來自台灣中央當局的直接授命。

 

八月三日午夜,可怕的事發生了:台灣空軍在基隆河上游製造人造雨,四日早上八時,台灣北部開始降下爆雨,不到中午,整個汐止便陷入一片汪洋。基隆河暴漲,淹沒全市,將我軍所有的部隊困死在這個水城裡。三個野戰軍的重裝車輛全部報廢,戰車身陷洪流與兩層樓高的泥沙,步兵則躲大樓裡望洋興嘆。

 

八月六日大水逐漸退去後,滿街堆積厚厚的泥沙,讓部隊寸步難行,所有建立在山坡的戰略制高點都被土石流連人帶屋掩埋,無一倖免。等到部隊可以移動時,已經是八月中旬,這造成與第三野戰軍會師的延誤,使三野成為一支孤軍,最後釀成大禍。我~終於見識到洪水與土石流的威力,更對台灣當局與財團掛勾欺騙我軍的能力,大為驚駭。

  

第三野戰軍的一個營於八月八日進入台北市,台灣所有中央機關已經撤離,所以台北市等於不設防。我方的情報單位這時又犯了第二個錯誤:沒有察覺北台灣所有的少年監獄與觀護所早人去樓空,全然不知台灣當局在搞什麼鬼。

 

八月十日獲報:台軍在台中市成立全世界獨一無二的摩扥化步兵旅,成員全部來自在街頭飆車鬼混的青少年,該部隊平均年齡只有十四歲,旅長甚至只有十八歲。我軍當時對這支娃娃兵的戰力甚為鄙夷,全不當一回事。

 

八月十二日,我軍又接獲另一個情報:全台灣的砂石車全部駛往南投縣集集鎮的「兵整中心」,不知道有何企圖。

 

八月二十日,第三野戰軍按照原定計劃南下,一路上暢行無阻,沒遭遇到任何抵抗,就順利佔領苗栗縣。

 

八月二十二日進入台中市后里區,爆發了讓全世界軍事專家跌破眼鏡的〔台中會戰〕。

 

在〔台中會戰〕,我軍首次見識到連國際軍武權威「詹氏年鑑」也找不到的玄妙武器→由砂石車改裝而成的重裝戰車:助手座改裝成機槍塔,安裝兩挺重機槍,至於後方的載貨區,則改成戰車炮塔。最駭人的是:這些重裝戰車由聞名全球的台灣砂石車司機駕駛。

 

由於我軍的裝甲車輛全數毀於汐止,再加上台灣的砂石車司機凶悍冷血,所以戰況非常慘烈,我軍幾乎全無反擊能力。無數解放軍官兵被砂石車來回衝殺輾壓,屍身完整的百中無一,戰場可用人間煉獄來形容。劫後餘生的軍官,對台灣砂石車司機駕駛如此鈍重的車輛,居然還能保持平衡與機動性,無不既驚且佩。

 

至此,我方才明白這些車輛開到兵整中心的目的,原來是在進行改裝。經此一役,三野陣亡官兵一萬餘人,后里街道血流成河,戰役結束後,台灣的砂石車迅速地南退,溜的一無蹤影。

 

三野殘存的四萬官兵強打起精神、收拾驚魂,稍作整備後終於進入台中市,並與飆車娃娃兵成立的摩扥化步兵旅遭遇。由於三野官兵多半來自農村,對於高樓大廈林立的都市甚為陌生。反觀那些原本就在街頭馳騁的台灣飆車少年,利用卓越的機車騎術,在複雜如迷宮的台中街頭與我軍進行城市游擊戰。我軍往往被那些野孩子分批誘入死巷,但~有進無出,反遭飆車少年虐殺。

 

戰役初期,只聽見機車四處呼嘯與自動步槍發射的聲音,街頭莫名其妙就會出現解放軍官兵的屍體。有一個連隊奉命追殺飆車少年,兩天後,連長的屍體被掛在東南亞赫赫有名的金錢豹酒店前。副連長則陳屍科博館,其他官兵的遺體被集中在新光三越的地下停車場,這個連為什麼全軍覆沒無一生還,至今仍是個謎,只知道大如獅吼的機車排氣管聲浪從未在台中市停止過。

 

〔台中會戰〕這場城市游擊戰足足進行了一個月,我軍沒有一個官兵好好睡過一覺。到了後期,我軍士氣嚴重低落,有些官兵一見到騎機車的台灣少年,索性直接把槍一丟就投降了,若干寧死不降的官兵殺出台中這座恐怖之城,但~一到大肚溪畔,就看到先前輾人萬餘的砂石車,軍容壯盛的在對岸排開戰陣,便無心戀戰,也全數投降。

 

此外~由全台灣捕犬隊員編組成軍的「捕殺解放軍大隊」,人數雖然只有幾百人卻是最剽悍的勁旅,他們以兇殘高超的捕犬神技對付我軍,對我方官兵士氣造成莫大的打擊。據估計,至少有兩千多名三野官兵遭「捕殺解放軍大隊」虐抓,送進台中可愛動物樂園撲殺!

 

九月十七日,台中之戰結束,三野陣亡官兵三萬五千餘人,被俘一萬六千餘人,其餘全軍覆沒。

 

遠在高雄坐陣的馬英九,於九月十九日下令由立下奇功的飆車娃娃兵與砂石車軍團集結北進。同時,軍容完整、毫髮無損的台灣正規部隊準備對我軍進行反擊。困守台北的解放軍部隊才剛把機具整修完畢,還來不及集結,就被台軍圍攻,狹窄泥濘的汐止街道,不利戰車運動,反而成為機車部隊的天下,逃出的我軍步兵又遇上砂石車,沒被壓死的又遭逢台灣正規軍,於是三個野戰軍再度步上第三野

戰軍的後塵,全部被殲滅。攻台戰役至此結束,我軍慘敗。

 

綜觀我軍戰敗的原因,歸納如下:

一、情報掌握不確實。

對台灣人官商一鼻孔出氣與對青少年問題瞭解太少,以至

於吃了大虧。

二、台灣民風剽悍,被我們嚴重低估。

砂石車司機平均年齡三十八歲,然逞兇鬥狠的性格,不輸青少年;台灣青少年騎車狂飆,時速一百五十公里亦面不改色,在狹窄巷道快速鑽進鑽出,絲毫不知死為何物。此外,由捕犬員編組成軍的「捕殺解放軍大隊」,更令我軍官兵聞風喪膽。台灣當局充分運用民力,不但達到戰術上出奇制勝的效果,更完整保留在數量上趨於劣勢的正規軍的戰力。這值得日後做為我解放軍建軍的重要參考。

 

三、台灣都市設計紊亂,街道橫七豎八。

使我軍猶如在迷宮裡作戰,輕易地就被分割,個個擊破。同時對台灣人為力量造成的天然災害認識不多,才會使整個機械化部隊發揮不出戰力。

 

四、平心而論:台灣戰力是令人動容的。

原來台灣幾十年來濫墾山坡地並破壞河川、縱容青少年在街頭飆車、放任砂石車盜採砂石、超載及違規行駛、縱容捕犬隊虐抓流浪狗甚至是家犬....等等,全都是台灣當局防止我軍入侵的預謀詭計。台灣領導人的深謀遠慮,實在可怖。今後我們一定得重新評估台灣的戰力,以免再度重蹈覆轍。

 

檢討至此,該說的已經說完,我不再留戀什麼,只希望我的遺書公開後,能讓一向自驕自滿的解放軍同僚知道,台灣不是想像中的輕易可欺。面對失敗,要有站起來的力量與勇氣。拿起配槍瞄準自己的同時,願統一大業,早日實現。

 

中華人民共和國國防部長梁光烈絕筆 

公元二○一三年十月一日

    全站熱搜

    神仙、老虎、狗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