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軍114   

Allen Lin

台灣台北人,17歲入美國陸軍預備役,2003年2次入伍,參與OIF3駐防伊拉克,2006年初 下士退伍。軍中經歷為經理士、軍械士、副職是通訊士與民政士。

從軍記實~飛行中的見聞

十月三十一日清晨,我於勝利營區的著陸區,乘坐預先由旅部幫我申請的黑鷹直昇機離開了巴格達地區,直昇機緩緩的上昇後,我終於看到營區圍牆外的世界,這令我感到無比的興奮,自從上一次出任務至巴格達市中心後,我再也沒有機會看到外面的世界,所有的活動範圍都一直侷限在史雷爾,勝利營區,實在是令人煩悶不已,雖然乘坐直昇機在伊拉克仍然有被擊落的風險,但這是最快速的移動方式,這樣的飛行任務被飛行員們稱為“空中計程車”,從巴格達勝利營區至伊拉克北部的摩蘇爾市約三小時的飛行時間,中間還得要落地加油一次,以直昇機來說,算是不短的航程,每天輪流執行這項任務的直昇機組員有多辛苦就可想而知了。 

我們兩機編隊一路向北,景色也隨之變化,離開巴格達市郊後,就是空曠的放牧區,底下的羊群與牧羊人清楚可見,原以為出了巴格達之後就會是一毛不生的沙漠,但是情況並非如此,基本上,伊拉克的水利工程做得相當不錯,村落外的田地都有長長的主引水渠,由兩大河(幼發拉底河與底格里斯河)的支流分流出來,再分別引至各村落外的田地,所以即使土地貧脊,他們仍然有辦法生存下去,但是村落的居住環境就顯得落後許多,從機上看下去,道路是泥巴路,院子的圍牆是泥磚砌的,房子的屋頂好一點的是水泥,差一點的還是用茅草搭建而成的,看到此番景像,不禁想起了家中父執輩閒聊時所提到的四零,五零年代的南台灣農村,多有相似之處,原來巴格達與其他的鄉鎮差距如此之大,倒是讓我上了一課,原來這個國家並不如想像中那樣先進,而海珊在巴格達區域的幾座富麗堂皇的皇宮內院,與之相比,真有如天堂與地獄的分別,無怪乎海珊被稱之為暴君了。 

飛行了一小時後,映入眼簾的是一座相當龐大的基地,地上一座座的強化機堡都被改成了直昇機的維修中心,到處都堆滿了補給品,問了一下同行的軍官才知道這裡是伊拉克中部最大的空軍基地~“巴拉爾空軍基地”,對於駐紮在伊拉克中部與北部的官兵來說,這個基地是很重要的生命線,每天都有從科威特空運過來的大量補給品到貨,然後由基地隔壁前沿補給區中的運輸單位向各城鎮中的據點進行補給與運送。我們在基地上繞了一圈然後,降落在跑道上,滑行至停機坪後,就離開直昇機到一旁等候,約十來分鐘,油灌車就到達,開始加油作業,而機組員也借機會檢查直昇機的狀況,這時後不遠的跑道旁突然傳來一聲爆炸聲,一陣煙霧隨風飄散,原來是在做未爆彈處理,這可把我嚇了一跳,以為受到了攻擊,在停機坪旁等待的時刻,看到滑行道上拖車來來往往的拖著各式直昇機進棚維修,整個基地的氣氛並不如在巴格達那樣的緊張,不過根據之前印象中的戰報,巴拉爾被攻擊的次數並不少於勝利營區。

短暫的停留後,我們離開巴拉爾空軍基地再向北飛,這個基地以北,真的就是一大片荒蕪的沙漠,從天上看下來的沙漠,一望無際,胡思亂想著萬一在這裡不幸被擊落或故障迫降,不知道還能不能活下去,由於景色開始枯燥,我合眼小歇一下,醒來時已經到了伊拉克北部石油重鎮~“提庫克”的上空了,一看過去都是採油或煉油設施,只是不是很確定,這些設備是否有在運作,我們並沒有飛越提庫克的上空,只是從外緣經過,然後沿著一條不知名的河流進入山區,飛了又約四十分鐘,就看到了伊拉克第三大城,摩蘇爾市了,這個城市範圍相當的廣大,但並沒有高樓大廈,市中心就是一座相當大的清真寺,基本上建築物都差不多是三層樓高,市容還算整齊,只是垃圾很多,只要是空地上隨處可見,由於即將到達最後的目的地~勇氣營區,所以直昇機都飛得比較低,機槍手也跟著緊繃了起來,四處的掃動機槍預瞄任何可能的敵人,不一會兒,直昇機就降落在勇氣營區的著陸區了,這個營地是位在摩蘇爾外圍的一座丘陵地上,可以俯視整個摩蘇爾市,在幾個較高的地型上有設置砲擊偵測雷達,並且有數門已經進入射擊位置的155mm重型榴彈砲,遠處一棟建築物是美國大使館的伊北分部,同時也是伊北的戰區指揮中心,我大約看了一下四週,並沒有任何人來接我,於是抓個小兵問了一下營部的位置,就扛著行李朝坡上的一棟建築物走去。

來到了營部外,發覺竟然有伊拉克的民間人員在營部工作,吃了一驚,用英語表明來意後,那位伊拉克工作人員向裡面走通報,出來了一名少校,少校很友善的表示歡迎,然後又把我帶到上校營長的辦公室跟營長與營士官長見了一面,簡單的交談之後,發現這個單位的人友善許多,這與我在巴格達原來單位的氣氛是完全不一樣的,見過營長後我安心了許多,但營長也告訴我,我的單位不在勇氣營區,明天我就得伴隨著車隊到市區另一頭的前沿補給區,由於補給便利的關係,參四與營部直屬連的補給科都駐紮在那裡,那裡才是我真正的“家”。

從軍記實~摩蘇爾的生活

十一月一日,我隨著武裝護衛車隊來到摩蘇爾市的前沿補給中心,也是一個機場,伊拉克人叫這裡為摩蘇爾國際機場(Mosul Int’l Airport),美軍進駐之後,就把它取了個名子,叫“鑽石頂”(註:真正的鑽石頂在夏威夷的檀香山,為高級住宅區),而我往後的日子,就一直駐紮在鑽石頂營區,一直到離開伊拉克為止,說是國際機場,其實可能還沒有台南機場,甚至花蓮機場大吧,只有一條強化的跑道也不過長度約八千呎,起飛降落都得是同一邊進場,而這裡早就沒有民航機的蹤影了,取而代之的是固定班次的空中運補,以及一個中隊的AH-64D“長弓”攻擊直升機整齊的停在一旁,這裡的腹地並不大,所有的建築物都沿著機場的外緣建造,有少數磚造與水泥結構的屋子都用來做辦公室了,絕大部份的居住區還是以貨櫃屋為主,這裡有許多的車輛維修站以及高級的保養場,補給庫與彈藥庫更是不在話下,是美軍在伊拉克北部最大的據點與後勤中心。

我的單位就坐落在基地的一個偏僻角落,就在營區內的特種部隊專屬區旁,隔壁有一間通訊單位開的網咖,免費供官兵使用,距離跟基地外圍隔離的鐵絲網只有不到五十公尺 遠,我們單位擁有兩間木造的平房,一間當辦公室,一間當娛樂室,數個貨櫃當儲藏室,居住區共有三十個房間的貨櫃屋,可以睡上六十到九十人,在居住區的中心還有一座避彈掩體與一個偽裝良好的營火堆,只要是星期六,日晚間就會點燃,大家就會坐著圍爐夜話,算是單位的特別習慣吧,而單位的車輛維修棚,則是在更遠的跑道盡頭處,我報到的新單位原本駐地是在加州洛杉磯市郊,但來到了伊拉克之後卻因為任務的關係而拆散至各據點,營部連在摩蘇爾市另一頭的勇氣營區,A連大部在駐紮在伊北離土耳其邊界只有四十哩的一個叫“德護克”鎮,另一小部份則是在省會“爾比歐”,B連則是更散,大多的人都被分派駐至較大的單位,我一直到離開伊拉克前一週才真正的見到他們,至於在鑽石頂營區的我們只有連我一共七人,一名掛工兵科的女上尉被臨時授命為營參四科主官,另一位是我的頂頭上司上士,參四的實際掌權者,同時是美籍菲律賓人,再來就是另一位女中士,由於沒有可用的專長(獸醫科的),上尉叫她專門管收發郵件,我則是掛營部連經理士兼參四副補給士,另外三位同袍則是維修組的。就這樣我又被莫名其妙的推上的重要的職務,而在鑽石頂的我們被稱做“ALOC”又名為”輔助後勤作業中心”,我們居住地也因為擁有一堆空房間而被戲稱為”HOTEL CALIFORNIA”!

人少而且房間多,於是我選擇了一間離避彈掩體只有一步之隔的房間做為我的窩,一開始這房間除了一張上下舖,衣櫃與冷氣外,其他甚麼都沒有,我在後來還弄了一台小冰箱,一張辦公室與網路線來充實自己的生活環境,在這鑽石頂生活作習是早八晚六加上值夜,由於人數太少,所以不必站崗,不必點名,每天上班走到辦公室只要兩分鐘的我,常常會故意賴床睡到七點五十分,然後衝去盥洗再上工,如果要去基地的餐廳吃早餐,就必須要早起,但我情願睡也不願吃,週末採排休制,只要沒有排到留守,就可以自由活動,時間從星期五下班至星期一上班為止,雖然沒有地方去,但是仍有相當多的事可以消磨時間,大至上,在鑽石頂的週末,通常我會睡到中午,然後散步去餐廳吃飯,回來後開車去福利社買東西,然後到娛樂間看個兩片DVD,小睡一下到晚餐前,和同事一起去基地的健身中心運動,再吃晚飯,回到小窩洗澡後就跟同事一起打電玩或電腦連線對戰,約九點半左右到居住區中間的營火堆圍爐夜話,差不多就這樣結束週末的一天行程,雖然比不上在美國本土時的逍遙自在,但卻讓被戰火與工作壓力摧殘的身心得以獲得喘息。

原則上,我的工作都是對著一部電腦在進行著,但因為人手短缺,使得一開始所有的事都必需要親力親為,從申請料件到領件分發都要一手包辦,我的上司是個後勤專才,常給予我協助與指導,是軍中難得的好上司,但是身為主官的女上尉,卻對後勤完全沒概念,雖然她為人還算友善,但卻常常會莫名其妙的憑她個人喜好的對我們發佈一些奇怪的命令,例如,我們的辦公室牆壁原本是相當原始的木頭牆面,地上是粗水泥地,她小姐有一天看不順眼,決定把牆壁上色,我們花了兩天的時間把東西搬出淨空,然後又花了兩天上漆,她小姐覺得地板顏色與牆面顏色不搭,而且常常塵土飛揚的,於是又再叫我們把水泥地塗上一層厚厚的乳膠漆,就這樣又花了兩天再施工並等地板乾了之後復原,已經去了一星期的時間,只為了她個人的好惡,做完了辦公室又要做娛樂室,光是當油漆工與苦力就去了十到十五天,我心裡其實覺得完全沒必要這樣做,也向上司反映過,而士官也盡力的找她溝通,但是最後還是不敵上尉的官階而心不甘的執行這些愚蠢的命令。

這事件之後,另外一位女中士,膽子也跟著大了起來,也企圖以官階壓人來讓我執行一道我永遠不會忘記的愚蠢命令,一日午後,正當我要去補給品房庫領料件時,她看到我,於是把我叫住,指著娛樂室裡桌下一堆舊的杯盤與鍋子,要我把它們洗乾淨,我心想這些舊東西也沒有人用,而且也不是我的職責去洗杯盤,正打算要拒絕時,她竟開口說這是命令,得馬上做,我向她好言解釋,自己有要務在身,正忙著,沒有時間去處理這些微末支節,她卻硬要我做,最後耐不住火氣上升,叫她自己去做,她卻以違抗命令為由,向我的上司告了一狀,我的上司找了我,我詳細的把事情經過告訴了他,他很明白的要我不要擔心,只管執行自己的任務便是,談完,我就把事情擱下,也沒再多想,隔了幾天,那位女中士被調到維修組,原因是其實我的上司也不太喜歡她,因為她沒有正式的職務,所以很閒,常沒事以官階壓比他小的,又因為與主官同是女人,所以主官也都縱容她,直到我的這事情傳到了主官的耳裡,上尉她親自詢問我上司的意見後,才做出這樣的決定,原因是我是旅部派下來到單位執行專業的任務,他們怕我一氣之下,把事情傳上旅部,她的仕途與名聲都會受到打擊,所以選擇了把她調離參四到維修組,只是可憐的維修組就得受她的氣一路到離開伊拉克為止。

在鑽石頂營區除了沒有太多的人事紛爭外,其實任務是比在巴格達繁重的,除了要管營部連的補給外,還要滿足重建工作的需求,我必須要想辦法為我們在各鄉鎮的軍民關係作業小組,弄到各式各樣的人道物資,小至一隻鉛筆,大至工程設備機具,也要兼顧著始終支持我們(美軍)的庫德族組成的國民兵補給與裝備,這些看似簡單的東西,其實是須要一層層的公文與核准的,過程不但煩瑣,而且耗時費神,但卻是我覺得在這場血腥戰爭的背後所最有價值的事。(待續)

美軍華裔退役士官Allen Lin:從軍記實1-13風雲再起、補充兵員、壓力、壓力、出征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61879834
美軍華裔退役士官Allen Lin:從軍記實2-13換裝風波、科威特的日子、巴格達之路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61879981
美軍華裔退役士官Allen Lin:從軍記實3-13駐地雜記、我的武裝護衛任務、雨過天青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61879837
美軍華裔退役士官Allen Lin:從軍記實4-13飛行中的見聞、摩蘇爾的生活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61879978
美軍華裔退役士官Allen Lin:從軍記實5-13摩蘇爾攻勢中的防衛作戰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61879840
美軍華裔退役士官Allen Lin:從軍記實6-13伊拉克國民兵補給短記、補給士的惡夢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61879846
美軍華裔退役士官Allen Lin:從軍記實從軍記實7-13伊北見聞錄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61879852
美軍華裔退役士官Allen Lin:從軍記實8-13血染十二月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61879969
美軍華裔退役士官Allen Lin:從軍記實9-13歷史性的一刻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61879963
美軍華裔退役士官Allen Lin:從軍記實10-13喘息!作戰中的輪休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61879933
美軍華裔退役士官Allen Lin:從軍紀實11-13苦盡甘來的日子、國家寶藏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61879912
美軍華裔退役士官Allen Lin:從軍記實12-13換防序章、戰士的勳章、回家的路、我的終戰、後語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61879894
美軍華裔退役士官Allen Lin:從軍記實外傳13-13特種部隊之旅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61879885

上文承蒙 Allen Lin 先生同意,引用他的「臉書」系列文章,特此致謝!

    全站熱搜

    神仙、老虎、狗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