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軍113   

Allen Lin

台灣台北人,17歲入美國陸軍預備役,2003年2次入伍,參與OIF3駐防伊拉克,2006年初 下士退伍。軍中經歷為經理士、軍械士、副職是通訊士與民政士。

從軍記實~駐地雜記

搭上悍馬,忐忑不安的隨著車隊快速前進,眼前是一片未知數,回頭一看卻是滿天沙塵,彷彿從此刻開始一切的過去都將隨著遠揚,來到了戰區,內心其實是五味雜陳的,一方面我們希望能夠盡早的開始任務,另一方面卻也擔心不知何時才能離開這一片黃土上的殺戮戰場,有人說九個月,有人說一年,也有人說要十五個月,但總沒有一個特定的答案,不過可以知道的是,在我們腳步踏上巴格達的同時,上層也已經開始擔心是否有足夠的單位可以在輪駐時間到時,接替我們的任務,面對一連串的未知,除了盡量的不去想它之外,誰也沒有辦法給我們答案。 

我們車隊延著巴格達國際機場邊的道路前進,眼前看到的除了是荒蕪的沙地與滿是彈痕的半毀房屋外,並沒有任何的老百姓,道路上除了水泥障礙物構成的檢查哨外,還有M 1A 1主力戰車與M2/M3 的加強型步兵戰鬥車在哨位⋯⋯上警戒,這樣緊張的氣氛是我在以往的軍旅生涯中從未見過的,經過了半個小時車程,我們進入了聯軍駐巴格達最高指揮中樞~勝利營區,這裡是前海珊時期的皇宮之一,又名“共和皇宮”營區的範圍相當廣大,圍牆就至少五公尺 高,跟監獄的圍牆差不多,上面除了通電的鐵絲網外,每隔 五十公尺 就有一座水泥哨亭,警衛可謂相當森嚴,進入了營區,眼前的景象卻跟機場沿路的破舊有相當大的反差,在湖中央雄偉的建築物就是皇宮主體,白色雙層面湖的別墅群就在不遠處,還有華麗的清真寺與高塔,簡直就是人間天堂,這一幕震撼著我對中東的印象,我甚至懷疑我們是真的來到戰區了嗎?難以言喻的驚奇還在後頭,營區內除了原有的皇宮基礎設施外,還有幾個大約一個足球場大小的白色帳棚,裡面有的是福利社,健身房,還有餐廳,而官兵居住的地方都是貨櫃屋,基本上與科威特中繼營區相比,勝利營區簡直就是天堂,這番景象讓我震憾的許久說不出話來。 

車隊經過勝利營區,又來到了另一個皇宮範圍,美軍命名為史雷爾營區,也就是我們的旅部駐地,這一個皇宮原先就是以渡假的概念而設計的,同時也是海珊的後宮,所以它是一個約澄清湖大小的人工湖所構築而成,湖上有水上劇場,遊艇船屋,湖中別墅,人工島嶼等等,風景之美,超乎想像,看到這些地方,原本緊繃的心情一下子放鬆起來,看了一看同袍們的表情,大家的臉上都似乎泛著笑意。

下了車,大家把行李卸下後就到一間早已為我們預備好的湖邊別墅中,找了一個床位就安置下來了,我們全部的士兵與士官約二十人就擠在這一個約十五坪大小,原本是客廳的房間內,度過戰區的前一週,而軍官們則是兩人或三人一間的擁有自己的小房間,這一間房間後來成了旅部辦公室,而宿舍則是在其週遭的別墅內,以軍官,資深士官長,上士以下的士兵做為區分,而女性不論軍士官兵則共有一間別墅做為其宿舍,在分配宿舍的過程中間發生了一段小插曲,女性士官兵的行李本來就比男性多了一點,不知道為了甚麼,就算超出規定也沒有人管,這一下卻成了禍源,在女兵宿舍內有三間房,並不算很大,有兩位軍官與兩位上士以官階為理由,各佔了一間走,剩下來的那四位女兵就得全睡一間,結果因為放至私人物品的空間不足而引發口角,其中的兩位女兵甚至互相推擠,差一點打了起來,後來還驚動連士官長,以他的職權把一位士官與兩位士兵互調房間才平息此事。

就這一件單一的事件來看,我個人覺得在戰區中,有這樣的居住環境已經是極為幸運了,比起貨櫃屋的鐵皮,皇宮建築物的鋼筋水泥與大理石對小口徑的子彈與迫擊砲彈有更好的防禦,就一個士兵的角度而言,這比有沒有地方放東西更為重要,因為基本的安全已經有最起碼的保障了,其他的都是其次,而令我訝異的是人都已經是在戰區了,還有人會因為這一種鳥事而差一點大打出手,從基本面看這一群女兵的心態仍然是老百姓的心態,很難對執行任務上有所幫助,甚至會影響團隊間的士氣,這些雖然只是我單純的個人認知,但在後來一連串因為女兵而引發的事件卻完全的證實我的想法。

我們解決住的問題後緊接的是要開始把自己的作業區與辦公室規劃出來,我們分配到的一間建築物將做為補給室,但這一間建築物中空無一物,原本是海珊隨扈的宿舍,空得連一張辦公桌都沒有,更別談急需的補給品與辦公室用品了,我們從連長那得到的指令是,不論用借用偷用搶,或是去路邊乞討,生也得給我把補給室生出來!這樣的指令對剛落地,人生地不熟的我們是一件困難事,好在前任的駐防單位留下約六大箱的軍用物資沒帶走,裡頭有軍服,帽子,風鏡等等剩餘物資,我們花了一些時間到處拜訪營區中各單位的補給室,也拜訪了國防部民間包商的辦公室,尋求一些支援,順便拿這些剩餘物資打公關,這一招果然有效,民間包商果然在兩天後找了些木工來到這個空無一物的辦公室開始裝修,並裝置了冷氣與軍械室的鐵門,半天的時間,就把基本的設備搞定了,而其他單位的補給室也陸續送來一些剩餘或不須要的桌椅與辦公室用品,就這樣兩天內,補給室搞得已經頗具規模,其他的部門為此顯得有些吃味,而且紛紛要求我的上司補給士,也把他們的辦公室給生出來,客氣一點的軟言相求,有的就直接拿官階壓了,真的是一種人一種做法,而連長與連士官長並沒有居中斡旋,反而落井下石的要求我們務必完成各部門的要求,一時間我的部門承受了相當大的壓力,只能無奈的在有限的資源下盡量滿足各部門的要求。

剛開始的幾天內,當大家都沒事幹,閒在湖邊納涼的時候,我與連補給士兩人開著悍馬在營區內到處去生補給品,就好像收破爛一樣,只要有不要的東西我們就照單全收,終於拼拼湊湊的大體上滿足了各單位的基礎要求,不過只有少數的電腦與印表機,這些東西與大多數的家具一樣,都被留在前任單位在巴格達市區內的國際區指揮所內,須要一,兩輛卡車與一隊的武裝護衛車隊去搬移到我們的駐地內,這些原本再平常簡單不過的任務,在戰區中執行起來卻是異常的艱難,原因不外乎是必要裝備與人員不足,無法保障最低的安全需求,根據參二傳來的戰地簡報,在營區對外連接巴格達市區的一條名美軍命名為“愛爾蘭大道”的高速公路上,一個月之內發生五十起汽車炸彈攻擊(VBIED),一百多起土製爆裂物類(IED)的攻擊,另外不計次數的伏擊,狙擊手攻擊事件,看得眼花撩亂,到參二了解詳細的情況時,看了一下地圖上這條十幾公里的高速公路,被各色的大頭針釘得滿滿的,而一個大頭針就代表著一次的襲擊,不禁令人感到戰慄不已,因為若真的要去國際區,這一條雖不是唯一之路,但卻是最快最近的路,也是最危險的路。

從軍記實~我的武裝護衛任務
 

在史雷爾營區的日子,我們單位大概是早六晚六,雖然陸軍一直強調戰區是二十四小時,全年無休的作業,但是實際上如果沒有輪值或被抓公差的話,基本上就是自己的時間,不過戰區的生活並沒有太多的娛樂,而且活動範圍也僅限於駐地內,就算要去主福利社逛逛買東西,也得要開著悍馬到隔壁的勝利營區,十分不方便,而且勝利營區主福利社的目標太明顯,常常會受到火箭或迫擊砲的攻擊,雖然包括福利社在內的所有主建築物四週都有一道四五公尺高,由水泥障礙物組成一道牆來保護,但是落在週遭的火箭與迫擊砲彈造成的殺傷仍時有所聞。很難想像的,假如一位士兵只是要走路去福利社買東西,結果不幸遭到砲彈命中而身亡,軍方會在通知家屬的信上怎麼寫,殘酷的是這類的傷亡卻是佔了不小的比例。 

勝利營區的主福利社是巴格達地區最大的,差不多是一個小型的購物中心,裡⋯⋯面的東西也是幾乎啥都有,價格也算公道,電子類與家電類的產品更是熱賣,因為沒有太多的娛樂,很多人就買一台DVD放映機跟小電視,外加一堆新舊電影慢慢看,不然就是上健身房運動,消耗精力加打發時間,另外營區內也有軍方經營的休閒活動中心,在週末晚間還會辦舞會,提供男女官兵與民間包商有個正當的社交空間,我個人呢,則是喜歡窩在寢室裡打電腦遊戲,偶爾才會上上健身房,至於舞會則是拉丁同胞與黑人同胞的天下,對於不擅舞蹈的我,一點誘因也沒有,而且日常的工作量與壓力繁重,有時間可以補眠就算不錯了,實在不會想沒事找事做。 

在九月底的時候,因為即將與主力部隊合流,我們的居住空間又必須要有所調整,營區的防務指揮部又撥給我們單位一棟兩層樓的別墅,而我與補給士官的任務就是要把這一棟別墅,在主力部隊到達前,變成一個可以住上三十個人的宿舍,除了找木工做隔間外,還必須弄到足夠的床位與床墊,由於幾天下來該撿的撿,該搜括的搜括,都已經沒有資源了,於是就只好呈報連長這樣的情況,這時連長把腦筋動到了國際區內遺留下來的裝備,雖然他沒多說啥,但是我猜想,很快的,我們就必須要跑一趟巴格達國際區了,這也意味著,在人員,裝備都不足的情況下,我們要上經由那一條惡名昭彰,危機四伏的愛爾蘭大道至國際區,兩天以後,果不出所料,命令下來了。

這一道命令下得突然,雖然此行的目的是護送一位上校到國際區開會,但我也已經有心理準備也可能被點到,一如以往的,幾乎是目前單位現有的低階士官兵,包括我在內共十二名被點名參與此任務,其中包括一名女性,但是裝備上的短缺仍然是最大的危害,首先,車輛是載貨用的悍馬改良型,雖有將部份車體加裝防彈裝甲,與防彈玻璃,車上也加裝一具M249班用機槍,但面對IED與RPG火箭彈的防禦仍然有限,再者因為裝甲的重量增加,使得原本的引擎出力下降,在加速性能上也略有影響,車上的機槍手也沒有砲盾與炮塔的保護,若遇上攻擊則是必死無疑,總體而言,車子就是應急用的拼裝車,而參加這次任務人員除了連長,我的車長(一等士官長)外,全都是非戰鬥兵科出身,而且除了之前的集訓外,毫無實戰的經驗,這等陣容,卻讓人懷疑是否可以成功的執行任務?甚至安然歸來。

我在事後才得知任務名單發佈前,已經改了兩次以上了,原本是一輛車配一位軍官任車長,一位資深士官或士官長擔任通訊,兩個兵分別擔任駕駛及機槍手,後來一些原本在名單上的軍官及士官長,甚至是某些士兵,包括特定的一兩位女兵,通通都一夕間改掉,中間原由,不需多想也知道發生了甚麼事,正式的名單在出任務前一小時才確認,就這樣一群沒有經驗的兵加兩位軍官,三台車就這樣幹起了第一次的武裝護衛任務。

車隊到了營區大門後停了一會兒,槍枝上膛進彈,等候營區防務指揮部的出擊許可,就像戰機起飛的前一刻一樣,身為第三台車駕駛的我,早已是神經緊繃,大門崗哨在確認過之後,比了一個前進的手勢,我們曲折的駛出交叉放置的水泥障礙物後,就直上了愛爾蘭大道~這條巴格達地區最危險的一條聯外高速公路。

上路後,發覺民間的車輛很少,寬闊的三線道上不時還可以看見被棄置在一邊的車輛殘骸,而路面狀況則不是很好,雖然如此我們的悍馬還是保持隊形與間距的高速移動,做為一個駕駛必須要注意車與車間的間隔,不能差太遠也不能太近,還要注意路上有無任何的異物,小至一個鋁罐,大至動物屍體都有可能是致命的爆裂物,所以通通都必須要閃避,這實在是一件很困難的事,因為車速實在很快,要能目視發現這一類的東西,效果真的有限,另外在經過天橋下的時候,必須要做“之”字型規避動作,機槍手也必須同時預瞄,以防萬一。這一類的動作都必須要經過多次實地操作,才會熟練,而我們只在出征前只做過兩次這樣的練習,就總體而言,訓練是完全不足的,在沿路上我們的車隊遇上了不少的民用車,但他們也都乖乖的閃躲在一邊的車道,沒有人敢靠近,因為只要距離逼進 一百五十公尺 ,機槍手就可以開槍擊毀車輛的引擎,不過沿路都沒有收到有車輛高速迫進的消息,算是蠻幸運的。

高速行進十五分鐘後,國際區的入口已經在目視範圍了,雖然如此,我們仍不敢掉以輕心,因為車隊失去高機動力的保護就等於是活靶子,機槍手在車上高度的警戒著自己的射擊區域,而車隊經過這個重兵防守的國際區入口後,也並不輕鬆,因為在出任務前的前一個小時,國際區的一個檢查哨才受到火箭彈的攻擊,整個國際區還處於高度的警戒狀態,原本想說在到達目的地後,能夠找幾個同袍,到著名的巴格達之門照張相,想來也是不太可能了,只是在車隊經過的時後看了一下,而巴格達果然真是一國之都,雖然受到戰爭的破壞,但絕大部份的區域都仍然是保有原貌的,國際區原本是巴格達的政府機關與各國使館區,聯軍入侵之後,將這一個區域用水泥牆整個將其他的區域分隔開來作為臨時的行政中樞,並駐有重兵防守,這個區域雖然戒備森嚴,但叛軍與恐怖份子仍盡其所能的滲透,並偷渡炸藥與武器,一次一次的發動自殺攻擊與綁架,嚴格說來並不安全。

我們的車隊到達之後,我也鬆了一口氣,時近中午,我們到附近單位的餐廳用餐,延路看到的卻是在空襲的首日被炸毀的政府機關,這些建築物的外觀都還算完整,只是裡面的樓層全部塌成一堆瓦礫,想必是美國空軍新式的導引炸彈擊中後的戰果吧,簡單的用餐之後,我又稍微在附近晃了一下,然後又隨著原班人馬,安全返回史雷爾營區,在國際區的數小時,成為我在巴格達的唯一記憶,之後就再也沒有機會來到這個歷史悠久的古城,好好的認識它一番,殊為可惜。

這是我畢生第一次的實戰任務,雖然沒有遇上敵人,但卻意義非凡,此次任務之後,我們把任務報告與建議呈報給參三作戰科,後來參三的頭兒又把報告呈給旅部的參謀們,針對我們的建言加以改進缺點。實際的改進與補強也因為主力部隊的到達後,我們有足夠的人手編成專業的武裝護衛人員,同時,上層也預先撥調新式的M1114裝甲悍馬,做為武裝護衛任務的專用車輛,我們以單位以改裝的貨用悍馬出擊就在尚未鬧出人命前,成為絕響了。

從軍記實~雨過天青 

日子就在忙碌中來到了十月,主力部隊也已經進入了伊拉克與我們合流,轄下的各營也被打散到各個不同的地方駐防,旅部直屬連也多了好些人手,但大部份都是軍官,有一部份的人一落地就直接被派往國際區,並在那裡待到我們離開伊拉克為止,剩下的人就全部留在史雷爾營區,單位雖然勉強的湊齊了足夠出任務的人員數,但除了包括我在內的特定的一些人員有事可做外,其他的人全部無所事事,原因是局勢不夠穩定,我們的各小組無法得到聯軍總部的許可,在裝備不足又沒有足夠保護下對伊拉克的平民執行人道任務,為此,旅部大傷腦筋,當初的序列表上的職務,變得有至少四分之三的職務並沒有實際效用,於是只好沒事找事做,讓這些沒有事做的人打發時間,例如,一天三次的環境整理,由內到外,除草,清理水溝這些鳥事情,軍官們當然不可能做這些事,於是就叫士官執行命令,士官收到命令後,以監督者的姿態命令兵來執行任務,這樣的情況衍生出來明顯的勞逸不均,對指揮系統與執行系統間造成不小的衝擊與劣痕,軍官們可以整天待在冷氣房內上網,士官兵們就要在烈日下完成上面交待的這些莫名其妙的任務,我所知道的士官兵們私下普遍都有怨言,但卻是礙於官階,通通就得在台面上閉嘴,狀況已經很糟,但沒有人想因為得罪了某人而把自己陷入了更不利的處境。

數日之後,低階的士兵漸漸的無法忍受這樣的“任務”,開始出現同僚爭執,抗拒的情況,誰也沒想到,離鄉背井的來到這個鬼地方後,所執行的任務卻竟然是要去掃這些永遠也掃不完的沙塵,那種心境上的落差是相當令人難受的,而且也對士兵的士氣有相當大的影響。上級卻也只能視而不見,任由同僚間這樣的“自相殘殺”,為了擺脫這樣生活,士兵們就開始形成一個個的小圈圈,就好像街頭的幫派一樣,各自有各自巴結的後台,只要可以免去這樣的生活或勤務,甚至在所不惜的以各式的利益交換來運用其後台的影響力,讓自己也有份正式的工作或是輕鬆的差事。大家真的是無所不用其極,單位同僚間的耳語相傳說甚至有某些特定的女兵出賣自己的身體給軍官,因此在連部換到了輕鬆的工作,而包括我在內的相當多的低階士官兵都選擇了相信這樣的耳語,因為一連串長期的觀察下,有太多的不尋常人事調動,而且對象幾乎都是特定的女兵與軍官,這樣的事是其實是相當明顯的敗壞軍紀,一但舉發屬實,那麼當事人可能會被軍法從事,輕者降級,重者拔階後不名譽退伍。很可惜的是,這些事在剛發生沒有多久時並沒有人敢舉發,原因是大家都不想讓歸期已經遙遙無期的日子更加難過。這樣的姑息養奸造成日後連部中嚴重的對立與不信任,在我離開駛雷爾營區下放到伊北的某營後,據我好友所傳來的訊息是這些事,一直到即將離開伊拉克時,才被連部內某位女兵直接對聯軍總部內的軍紀委員會告發,而且也立案做了深入調查,但最後卻被旅長親自出面下而不了了之,當時旅長明知道這樣違紀的事卻不辦,而且還幫忙蓋了下來!在當下沒有人能理解,但是回到國內後的某日,在一個授階典禮上,旅長的肩上多了一顆閃亮的星星,他因為“戰功”,從准將昇了少將,而一切都在那時後給了最合理的解釋!“在戰場上發生的一切,就讓它留在戰場上吧!一位和我同時間離開軍旅的一位士官長是這樣的對我說道。

這種超乎我能想像的官僚運作與幕後的龐大利益輸送,在伊拉克幾乎隨處可見,當見過或聽過太多這樣的事情之後,我不禁覺得十年前的陸軍與十年後的陸軍,其實並沒有多大改變,數年前因為痛恨部隊中的官僚而簽退,那麼數年後的我在這樣的狀態下,又有何說服我自己留下的理由?我開始認真思考離開伊拉克後的去留問題,我因為這場戰爭看見在整個制度面上最黑暗而且污穢不堪的一面!

正當無事可做的同僚間爭權奪利,鬧得整個旅部沸沸揚揚之際,一件不幸的事發生了,十月底的某個早晨,駐伊拉克北方我旅轄下的一個營,在一次例行的任務完成後即將返回基地時,車隊在經過住宅區時,一輛汽車炸彈由巷子中短距離的加速衝出,直接撞擊上了車隊的第二輛車子,當場炸死一位中校,一位少校卡在車內被活活燒死,機槍手與駕駛,通訊兵分別受到重傷,戰報傳來史雷爾營區的旅部內,大家都相當震驚與難過,這是我旅進入伊拉克以來的第一起戰鬥傷亡,當時的情況在傳來旅部的戰報上並沒有太詳細的描述,我們只是被告知有這樣的事情發生,但這件事卻成了我調離史雷爾營區旅部的契機,原本駐伊北的那個營本來就是人員不足,該營的營長拼命的向旅部要人手,但卻都被旅長一口回絕了,這一次一口氣又少了五個人,而且必須要有人手來處理善後的問題,於是在沒有辦法的情況下,旅長決定從直屬連抽調人手支援,原本上級人事部門有意把另一位女兵調往該營,但後來在某些原因下,該女兵卻被留了下來,在事件的隔日,我從參四的口中得知我在調動的名單中被點名了,那時心裡是其實不願意的,一來受到事件傷亡的影響,推測該區域並不如史雷爾營區安全,二來生活在史雷爾營區的優美環境中,除了權利鬥爭外,日子可以算是輕鬆愉快,而且已經習慣這樣的步調並不想改變,所以當我得知這樣的消息時,我也運用各式的關係來對人事部門表達我不想調動的立場,因為我知道,旅部直屬連一但失去我,後勤的業務將沒有專才可以接手,剩下的就要由我的上司補給士官一力承擔所有的工作,於是在調與不調或是調誰這樣的議題在人事部門與旅部參謀中持續延燒,但是最後副旅長親自出面來到補給室找我懇談後,我親口答應了這項人事調動,至於為何會有一百八十度的轉變,我想只能說,即使我對當時的大環境頗有微詞,但我仍然沒有忘記身為一個軍人的職責,那就是任務優先!而且該營比旅部更需要我的能力來處理這些後續的事,這比枯守在史雷爾營區有意義多了。

就在我答應調動後的二十四小時之內,人事命令就已經佈達至該營了,書面的調動公文也拿到了,至此我已經不再屬於旅部直屬連的一份子,就連業務交接都還來不及做,就於 十月三十日 調離史雷爾營區,開赴伊北摩蘇爾市的駐防地報到。待續)


美軍華裔退役士官Allen Lin:從軍記實1-13風雲再起、補充兵員、壓力、壓力、出征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61879834
美軍華裔退役士官Allen Lin:從軍記實2-13換裝風波、科威特的日子、巴格達之路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61879981
美軍華裔退役士官Allen Lin:從軍記實3-13駐地雜記、我的武裝護衛任務、雨過天青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61879837
美軍華裔退役士官Allen Lin:從軍記實4-13飛行中的見聞、摩蘇爾的生活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61879978
美軍華裔退役士官Allen Lin:從軍記實5-13摩蘇爾攻勢中的防衛作戰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61879840
美軍華裔退役士官Allen Lin:從軍記實6-13伊拉克國民兵補給短記、補給士的惡夢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61879846
美軍華裔退役士官Allen Lin:從軍記實從軍記實7-13伊北見聞錄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61879852
美軍華裔退役士官Allen Lin:從軍記實8-13血染十二月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61879969
美軍華裔退役士官Allen Lin:從軍記實9-13歷史性的一刻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61879963
美軍華裔退役士官Allen Lin:從軍記實10-13喘息!作戰中的輪休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61879933
美軍華裔退役士官Allen Lin:從軍紀實11-13苦盡甘來的日子、國家寶藏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61879912
美軍華裔退役士官Allen Lin:從軍記實12-13換防序章、戰士的勳章、回家的路、我的終戰、後語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61879894
美軍華裔退役士官Allen Lin:從軍記實外傳13-13特種部隊之旅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61879885

上文承蒙 Allen Lin 先生同意,引用他的「臉書」系列文章,特此致謝!

    全站熱搜

    神仙、老虎、狗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