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軍115   

Allen Lin

台灣台北人,17歲入美國陸軍預備役,2003年2次入伍,參與OIF3駐防伊拉克,2006年初 下士退伍。軍中經歷為經理士、軍械士、副職是通訊士與民政士。

從軍記實~伊拉克國民兵補給短記

在摩蘇爾攻勢之後,大致上區域回復了寧靜,除了每天還是有迫擊砲彈落在營區裡,偶爾有彈片傷到人外,我們也都回復了正常的作息時間,我從一名待命的“步兵”回歸成原來的“補給士”,堆積如山的公文,回不完的電子郵件,處理起來挺費時費神的,偶爾還得加班到晚上七八點才能消化完這些勤務,在攻勢進行的幾天內,所有的補給品與後勤維修料件配額幾乎全都給第一線的作戰部隊,加上近來南方的補給線常受到攻擊,使得摩蘇爾基地的補給品出現了庫存不足的現象,從南方而來的補給車隊變得不太準時,空運補給也有一天沒一天的,所有的短缺現象都在攻勢後爆發出來,身在主要營區的我們影響深刻,更別說是遠在伊土邊境附近駐紮的A連了,這短缺的狀況惹得A連的連長頗為不滿,以為我們ALOG沒有處理他提出的申請。 

某日,就在摩蘇爾對外交通回復正常後,他本人立即親率四輛悍馬殺來營區興師問罪,一進門就怒氣沖沖的找我老闆,不過在我們主官上尉與A連連長一番“懇談”之後,氣氛當場緩和了許多,A連連長的臉色不再鐵青,看來他能夠諒解這樣的情況,我趁機以去補給庫查料件到貨狀況為理由,溜出辦公室。  

一出門,看見三部車的伊拉克國民兵就在烈日下休息,這些人是伴隨A連的武裝護衛,我並不是第一次見過,他們身著美軍舊式的六色沙漠迷彩服,不過衣服的尺寸有的過大,看起來有點拉塌,衣服上沒有名條,左臂上有縫一只他們單位的布質臂章,我掃視了一下他們的裝備,大致上是美軍舊的凱夫勒頭盔,不過沒有盔布,身上的防彈衣種類就不少,有的是LV II防彈衣,有的是LV IIIA,有的沒有加防彈層,有的只有胸前加一塊,型式與美軍的完全不同,人員的年紀也不盡平均,有的起來有些年紀,有卻是年輕小夥子,他們武器則是以俄系的AK為主,不過看起來頗為陳舊,應該使用有些時候了。 

據我了解,其實很多的伊拉克國民兵都是原本的地方武裝,經由美軍的加強訓練與裝備後再由伊拉克臨時政府授予番號,正式成為伊拉克的國家防衛力量,不過所有的後勤的補保還是由其駐地的美軍單位負責,這隻新組建的軍隊並無完整的後勤體系,大部份的裝備都來自海珊時期的庫存,而且人員上不但在地區與族系上的色彩濃厚,甚至份子複雜,有些不肖份子甚至與反抗軍掛勾,美軍與伊拉克政府雖然有過濾,但效果實在有限,就因為這層的關係,所以當他們進入美軍的基地後也不能任意的走動,只能在有限的區域待命與休息。 

A連所在的區域為庫德族人最為集中的區域,所以與他們一起的單位也是庫德族組成的單位,負責擔任A連駐地的外哨與該連的武裝護衛任務,一般而言,大部份的庫德族人對美軍友善,所以其單位也比其他的伊拉克國民兵單位可靠,也因為這樣的關係,該單位的後勤補保也落在ALOG身上,在處理該單位的申請時,以服裝與個人裝備為最多,因為也最容易取得,雖然如此,申請還是要呈報給CMOC(軍民作業中心),再由更高階的區域指揮部來核定。 

實際申請作業時間雖然不算長,但因為技術層面的關係,使得從申請到核發,也至少要等上一個月,以美軍的標準來看算是久了,但對於物資與裝備極為短缺的伊拉克國民兵單位,這些東西還是像及時雨,可以解決他們一時的困難,每當他們收到補給的物資,臉上常常會露出難得的笑容,雖然他們對英文的表達能力不夠,但偶爾還是可以聽他們用生硬的英文說出“謝謝你,美國人”。 

在摩蘇爾攻勢後,上級單位有鑒於在攻勢中,伊拉克國民兵展現了相當程度的力量,但是裝備與人員仍顯不足,於是擴編的提議便乘勢而起,出乎意料的,上級很快的將相關的公文流程在一兩天內跑完,相關的經費與裝備也都在幾天之內到位,收到指示的ALOG人員包括我在內,都因為這樣而忙起來,我的上司拿著已批准的公文到各個補給庫房到處張羅,調度裝備,我則在辦公室內處理一切相關裝備轉移的紙上作業事宜,舉凡服裝,防彈衣,頭盔與槍彈,甚至糧食,通通一應俱全,另外從營部連調來的幾位士兵則是充當駕駛,四處到庫房幫忙上下貨與載運裝備回到ALOG集中存放,這樣的快速補給作業是我在從軍生涯中沒有遇上過的,雖然有壓力,但卻在完成時有一種痛快的感覺。

隔日,在所有的東西完成集中後,最麻煩的事就來了,我們必須要逐一清點所有接收的物資裝備,數量上必須完全符合申請文件上的數量,光拆箱,清點,再裝箱就耗去大半天,服裝要對尺寸,防彈衣則要看配件有無短少,槍枝與彈藥更是麻煩中的麻煩,因為是敏感物品,數量一定要百分之百正確,不然很有可能吃上軍法調查,彈藥不必拆箱,但是挺重的,所以在十一月涼爽的天氣裡還是搬得汗流浹背。 

最後清點槍械,因為要對編號,所以大夥使出最後的力氣,把一箱一箱百公斤重的木箱抬出撬開,木箱一開,一股濃濃的油味冒了出來,打開包覆的臘紙,眼前看到的卻是全新的AK-47突擊步槍,在箱子的一個隔層內還有彈莢與刺刀,取了說明書一看,竟然是全新保加利亞製的AK,想不到海珊還識貨,會用歐規的東西,看到全新的步槍,大家都眼睛為之一亮,在場的都想弄一隻留在身邊,不過,商議之後,所有在場的主官只同意當做沒看見的讓我們單位暗槓了一隻起來,當訓練用槍,這一下,我的單位又多一枝非正規武器,除了原有的SVD狙擊步槍外,又多了一樣“玩具”可以使用,大家都迫不及待的想測試一下,我們把清點工作加速完成後,我的上司就一溜煙不見了,過了一個多小時,他出現了,並從悍馬的後面拿出了一些AK的彈莢,彈莢中裝了滿滿的子彈,他叫我與另外三位維修組的同事回房拿頭盔與防彈衣後找他報到,然後他跟上尉說了一聲要帶我們出公差後,一行五人就開著悍馬去隔壁特種部隊用的靶場試槍,至於那些AK的彈莢與子彈,全是我那關係良好的上士跟隔壁的特種部隊小組拿東西換到的。

接近月底的某一天,這一群伊拉克國民兵又出現了,這一回來了兩輛卡車,他們是來領我們為他們準備的“聖誕節禮物”,這批裝備經由A連連長透過翻譯與國民兵指揮官做簡單的點交後,他們又是滿臉笑容的把這一箱箱全新的裝備搬上了卡車,約中午時分,他們心滿意足的離開了營區,朝伊北揚長而去。 

我看了看原本堆得滿滿的貨櫃,一下子空了,不禁有些感慨,對這一群人而言,在如此惡劣的大環境下,他們前仍然選擇了前仆後繼,不畏兇險的加入新國民兵,在缺乏裝備,無法保証後勤與支援的狀況下仍然勇敢的加入對反抗軍與遊擊隊的作戰,其精神令人感動,且不論成效為何,光這一份精神就已贏得我對他們的尊敬,即使很多人對他們有相當截然不同的看法~  

有一天,美軍會離開這個地方,有一天,也許這個國家會再次強大,雖然目標還很遠,但卻是我由衷的希望,我一人能為大局做到何種程度是未知數,不過有千千萬萬的人卻相信我所相信的,並默默的為這個苦難的國家,盡棉薄之力,相信一切會因為這份願力而有所轉機的。 

從軍記實~補給士的惡夢

十一月底,巴格達旅部傳來指示,要求清點所有轄下各營的裝備與資產,以便調配運用,這無疑是丟了一記震撼彈給我,我想其他各營的補給士也與我有相同的感覺,原因是我們單位的性質與一般正規單位不同,我旅因屬特戰性質,所以多半都是以小組行動,而且分散各處,要清點所有裝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除非該小組來到營區補給或是洽公,不然可能幾週至幾個月都看不見他們的人影,由於我營除了營部連在摩蘇爾外,尚有A連在德虎克(Dahuk),B連一小組在埃比歐(Irbel),另外B連大部則是以小組分散在伊拉克中部,歸屬其他單位節制,雖然如此,該連的裝備仍在我營的財產冊上,我曾建議旅部高層把B連的裝備從我營的財產冊上轉出給結制各小隊的單位,但是遭到回絕,原因是我營以及其他營的財產皆是出於SOCOM的經費,而節制B連單位的是屬FORCECOM的經費,體系不同,所以不能隨便說轉就轉,得層峰內的人同意才行。 

也因為這樣,B連的裝備與財產是一筆大爛帳,從我到達摩蘇爾接手後就是令人頭痛的問題,而通常壞事都是接二連三,之前十月份遭汽車炸彈撞擊而報戰損與遺失的裝備,由於有些是敏感物品,所以必須要繳交尚未完全燒燬的殘骸到巴拉爾基地的DRMO(國防再利用與市場標售室),才能從財產冊上報銷,而這項任務就由維修組的同事們幫忙代辦,拖回來的悍馬殘骸就在維修組附近的機場空地旁,他們搜集未完全燒燬的通訊裝備,武器則是比較方便,我只負責轉送給DRMO。 

與殘骸一起,我也必須要把財產冊上多餘的物資與損壞的裝備一起送去,對一個補給士官而言,財產冊上的東西越少越好,那意味著責任越輕,不但清點快,交接時也越快,但是事實上總與夢想差別甚大,我營的財產冊是越來越厚,因為東西採購多於一百元美金的就得呈報列為財產,不幸的是我的上司卻是個採購狂,只要有經費批准,他一定會滿足各連的要求,甚至是做人情的幫別的單位滿足所需,如此雖然贏得了好名聲與對外關係,但卻苦了幫他處理公文的我,往後終其在伊拉克時光,我沒有一日不為財產冊“減肥”而煩惱。 

旅部交待下來的任務是有時效性的,所以接到命令後,我的直屬上士就在運補航班的C130上搞了一個位子飛去巴拉爾基地找B連的人了,而我則痛苦的開始讓腦筋陷入數字構成的地獄,所有未被簽收,借出的裝備,武器全部得核對序號,借出的裝備則必須要有簽字的借條應對,而比對後還有一堆的東西沒有借條也沒有在我的辦公室內,有的東西簽收的序號與型號不合,尤其是基地內的財產,例如寢室內的冰箱,電視機等等,因為士兵之間有時會互換,出借,所以要追這些東西花了我不少時間,而槍枝,通訊器材與夜視裝備因為是敏感物品,大家都看的比較緊,所以比較沒有太大的爭議,除了B連簽收的部份要核對外與戰損報銷的部份,其他沒有太多的問題,這些東西只能等上士從巴拉爾基地回來再說了。 

過了三天的一個夜裡,正當我要下班回房休息時,上士莫名其妙的突然出現在辦公室,這一下心裡想“慘了,又有事要做了~!”正準備轉身回辦公桌接任務時,上士卻只叫我把所有的相關資料拿出來,準備明天一早到勇氣營區的營部連做盤點,我問他有沒有碰到B連的人,順便清點裝備,他卻告訴我,只遇上了一個小組,其他的小組有的在執行任務中,有的駐紮離巴拉爾還有一段路的小據點內,沒有伴隨的武裝車隊,想都別想出大門一步,所以基本上這一去盤點是空手而歸。我沒再多問下去剩下的兩天在幹麻,但基本上在這樣壓力下工作,適當的放自己假是正常的現象,只是我位階低,沒這等機會去製造這種涼差事。 

隔天一早,搭上維修組去棚廠上工的便車,與中士兩人來到了機場旁的航空營等搭飛往勇氣營區的直昇機,正常而言,這類的交通工具都是軍官在搭乘的,由於位置有限,並不是每次提出申請都會被核准的,但是因為上士的對外關係良好,常常幫航空營的弟兄採買必須品,所以航空營的弟兄特地賣了面子,硬是擠了兩個位置出來給我們,讓我們能夠順利的成行。 

鑽石頂營區到勇氣營區若是乘坐史崔克旅的“裝甲計程車”須要約三十分鐘的時間,若是搭直昇機只要十分鐘不到,算是省下不少的時間,我與上士兩人來到勇氣營區後,就著手清點的工作,幾乎把整個辦公室與居住區翻上了一遍,不盤點還好,一盤點問題就越來越多,很多的通訊裝備,如無線電,手提電腦,借條上的序號與持有人手上的不一樣,這就很麻煩了,因為小組與小組間有的人會私下交換或出借裝備,這些東西若要清點就得把所有人都集合起來,才有可能辦到,若是承平時期,只要把大家集合起來就行了,但是在戰區,大家都不一定遇得上,一個簡單的盤點的難度可比我想像中高得許多,最後沒辦法,只有恭請連長下令給通訊科的另一位上士把他的東西弄清楚先。不過這已經是半個月後的事了。 

在作業進度陷入膠著的狀況下,我與上士兩人留在勇氣營區過夜,勇氣營區的居住區在一個小山丘上,離辦公室走路要二十分鐘,對於習慣居住與上班在同一個地方的我,頗為不習慣,尤其近來勇氣營區屢次遭到狙擊手的冷槍射擊,營區的防衛部下令出入都要穿著防彈衣與頭盔,這樣的重量上上下下的非常不方便,也因為這樣,搭上同袍的便車來到居住區後就不再下山亂逛了,勇氣營區的夜間沒有任何的燈光,只能用紅藍光的LED照明引路,一行人穿過一道五尺高的水泥障礙物後,就是狹窄的居住區了,一共是三排的大型貨櫃屋,除了軍官兩人一間外,女性士官兵也是兩人一間,男性士官兵則是三人一間。 

同一區住的還有一群某間知名的武裝保全公司傭兵,他們來自南太平洋的斐濟群島,體格強健而且勇猛,據說連民兵都不太敢惹他們,他們大部份都是擔任武裝護衛車隊的任務,偶爾也會出現在我所在的鑽石頂營區內。 

這一群傭兵的傳聞是這樣,據說在我們部隊進入摩蘇爾之前他們就受雇在這個區域執行護衛任務,在某次的武裝護衛任務中,他們受到了襲擊,力戰之後雖然擊退了圍攻的民兵,不過數位同鄉的戰友也因而陣亡了,他們回到了營區安頓了死者後,補充了彈藥,緊接著又原班人馬以武裝護衛任務為名,再次出勤,在被攻擊的區域週遭巡弋,試圖求戰以報一箭之仇,果然,又再次給他們遇上了民兵,雙方又打了起來,這一次這些傭兵不管交戰守則,操起MK19 40m m榴彈機砲就一陣狂轟,壓倒性的火力下,民兵死傷慘重,激烈的戰鬥後幾乎被全滅!而受重傷失去戰鬥能力的民兵,或是試圖投降的民兵,都被這一群傭兵一一的以行刑的方式當街擊斃並棄置於戰場上,從此之後,這一群傭兵讓民兵聞風喪膽,不留活口的方式讓民兵不敢輕易的向這群傭兵挑釁。 

雖然傳聞聽來是挺嚇人的,不過,私底下的他們其實也還挺和善的,晚上他們會聚在一起,昇一個小營火,在那禱告,唱歌,偶爾也會找單位裡的人去他們那坐坐聊聊,大家算是同在一條船上,所以也就相安無事。 

在勇氣營區過了不怎麼好睡的一夜後,隔天來到了辦公室,就被營長,營執行官,營部連連長,一一召見,同樣的事卻對三個不同的人各自報告了一次,可見得這事是多受到上級的重視,簡單的說這對他們昇官晉階有很大的影響,上校營長已經被提名昇准將,他不想搞雜,中校營執行官等著接本營的營長大位,有了營長經歷才有機會昇上校,他也不想搞砸,而少校營部連連長必須要在財產冊上簽字後才算完成交接上任,他也急得半死,多方的壓力下其實把我們逼得焦頭爛額的,但又趕不上進度,眼看著日子一天一天過去了,再搞不定就不能善了此事了,經過了與上士商量後,我提議走一趟伊北A連與部份B連的駐地,先完成這一部份,剩下的回來再說,上士也同意了我的看法。午餐後,我們又來到營部連連長辦公室向連長提案,結果不但或得支持,而且連長也想隨行,我們又到營執行官的辦公室報告提案,執行官也不反對,但只給我們六天的時間搞定,於是,一個伊北之旅就這樣敲定了。(待續)
 
美軍華裔退役士官Allen Lin:從軍記實1-13風雲再起、補充兵員、壓力、壓力、出征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61879834
美軍華裔退役士官Allen Lin:從軍記實2-13換裝風波、科威特的日子、巴格達之路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61879981
美軍華裔退役士官Allen Lin:從軍記實3-13駐地雜記、我的武裝護衛任務、雨過天青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61879837
美軍華裔退役士官Allen Lin:從軍記實4-13飛行中的見聞、摩蘇爾的生活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61879978
美軍華裔退役士官Allen Lin:從軍記實5-13摩蘇爾攻勢中的防衛作戰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61879840
美軍華裔退役士官Allen Lin:從軍記實6-13伊拉克國民兵補給短記、補給士的惡夢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61879846
美軍華裔退役士官Allen Lin:從軍記實從軍記實7-13伊北見聞錄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61879852
美軍華裔退役士官Allen Lin:從軍記實8-13血染十二月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61879969
美軍華裔退役士官Allen Lin:從軍記實9-13歷史性的一刻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61879963
美軍華裔退役士官Allen Lin:從軍記實10-13喘息!作戰中的輪休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61879933
美軍華裔退役士官Allen Lin:從軍紀實11-13苦盡甘來的日子、國家寶藏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61879912
美軍華裔退役士官Allen Lin:從軍記實12-13換防序章、戰士的勳章、回家的路、我的終戰、後語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61879894
美軍華裔退役士官Allen Lin:從軍記實外傳13-13特種部隊之旅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61879885

上文承蒙 Allen Lin 先生同意,引用他的「臉書」系列文章,特此致謝!

    全站熱搜

    神仙、老虎、狗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