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軍117  

Allen Lin

台灣台北人,17歲入美國陸軍預備役,2003年2次入伍,參與OIF3駐防伊拉克,2006年初 下士退伍。軍中經歷為經理士、軍械士、副職是通訊士與民政士。

從軍記實~換防序章

五月的某個早晨~打開Email,得到旅部的指示,要各個所屬單位整理好財產冊,該補登的補登,該交還報銷的就交還報銷,準備不久後的交接,短短的email卻讓人興奮不已,這已經表示我們快要可以回家了,雖然沒有提正確的日期,但久在軍中的我們都知道是怎麼回事,所以很快的消息就傳遍了單位上上下下,甚至遠在達虎克的A連,經過了數個月的戰區生活,能夠知道終於要回家是一件喜事,沉寂已久的活力因為這個消息而又回來了~大家都積極的準備著這一天到來. 

整理財產冊是一件很頭痛的事,但這是交接的必要工具,沒有正確的財產冊,不但沒有辦法點交,而且可能還會讓連長與補給士惹上大麻煩,有鑑於此,我們在三月初就已經完成本單位的財產冊更新,原以為沒事了,但旅部的指示要我們把另一個營的財產併入本營,然後一併交接,這些事其實也不算太難,只要該營的補給士能夠做好清點,但事與願違,該營只是虛有營的番號,實際上只有不到十個人,連一個班的兵力都不到,其下的財產與裝備卻有一個連那麼多,雖然大多數都鎖在貨櫃中,但少部份的裝備還是出借與轉讓,大多都是M249機槍與夜視鏡這類的敏感裝備,該營人力不足,所以我們只有概括承受幫忙找這些裝備的下落,心理百般不願,但終歸命令難以違背,花了不少時間,也總算把東西追回來了.

這其實原本不應該會發生的,有多少人就應該有多少的裝備,也許可以有些備用,但多到鎖在貨櫃封存實在也太不像話,那麼多的機槍原本可以在早些時候運回巴格達旅部統籌分配給各營,或者是部隊交接的時後能夠帶走,物不盡其用實在是浪費,而那些東西缺得要命的一些小單位,若是知道這樣的情況,不知道心裡作何感想,該單位還有兩具MK19自動榴彈發射器,數枚AT4反甲火箭這些重傢伙,與大約半個貨櫃的各式彈藥,只要想得到的都有,闊刀式地雷(claymore mine),閃光彈,條狀C4,我跟上士看得是張目結舌,又驚又氣,這些東西被該營的人"藏"到現在,若是我們早些能夠穫得這些重傢伙,十一月那時的基地防衛作戰就不會那麼驚險萬分了~後來因為要報銷這些彈藥太麻煩,所以就乾脆將這些多的彈藥轉給在摩蘇爾的其他單位,槍支與榴彈發射器就全數的轉回到鑽石頂營區,存放在貨櫃內等待點交,A連原本想要這兩具MK19,但是考量到這東西破壞力過大,在城鎮中遭遇時,可能會因爆炸範圍過大而傷及無辜,因此營長直接下令"封存" ,所以一直到單位離開都沒有使用過這兩具自動榴彈發射器.

花了很多時間把整理報表準備上呈至巴格達的旅部內,因而與旅部有密集的email往返,所以也從中得到了許多第一手的狀況,旅部人事部門的同僚告知接替我們的部隊已經在北卡的布萊格堡集結完成,先頭部隊應該會在六月初抵達,並準備交接,這個天大的消息在巴格達的旅部已經是人人皆知了,也許是我們身在伊北的關係,所以訊息傳到這也慢了些,不過營部連後來也收到通知,這一下,大家又動了起來,參一的人尤其忙,他們要趕著收集軍士官評鑑報告(NCOER / OER)上呈,然後著手敘獎與晉昇的申請,最後還要完成營裡頭每個人服役記錄的更新,以便後來放在退伍令上的,公文可以說是堆積如山來形容, 整個參四也不得閒,營部連特別指派一名少校來負責聯絡整個撤離交接事宜,我們這一下子又多了另一個老闆,不過這位少校是個做事的人,也好相處,所以我們並不討厭他常駐ALOG.

撤離的作業事實上會比進駐來得複雜,原因在於戰場上不定的因素太多與命令佈達的時間差與截止時間,在裝備上還要細分出要帶走的與要戰區交接的項目,這一部份是旅部來決定的,所以要等到命令後才能做,然後在運送方面也要跟駐紮在基地內的空軍部門協調,運送的貨物與個人物品也要經過軍事海關人員的檢查才可以帶上飛機,這一連串的聯絡與協調則是少校的責任,我們是從旁輔助,但是從現在到撤離為止,所有的事情都必須按時間表來完成,任何一件事,那怕只是一些細節,都可能會影響到撤離的時間,可以說壓力頗大,包括我自己在內,沒有人在知道可能撤離的日期後會想在這個地方多待上一天的,若是人為疏忽而導致這種事發生,那真的會吃不完兜著走.在自己的責任範圍內,我始終小心翼翼的處理每個環節,就怕因為疏失而影響大家.

不過盡人事後似乎運氣還不是站在我這邊, 在一次勇氣營區例行的補給任務中,車隊在返回勇氣營區的路上,一輛加掛拖車的悍馬因為沒有閃過路上的坑洞而將掛在車後的拖車震到脫勾,翻倒在離基地大門不遠的道路上,由於是在危險區域當中,不可能讓車隊的人員下來幫忙將這脫車重新上扶正然後再掛回去悍馬上,車隊指揮官當即回報ALOG後就繼續前進,倒了霉的我們又要再一次的負責善後,原先想加派一輛悍馬自己去把它拖回來,但基地防務中心不允許我們維修單位的人自己行動,硬是要我們提出武裝護衛的申請,但這不算是急事,所以申請後至少也會等上二十四小時,而且還要讓一位拆彈小組的人員隨行,到達現場之後,它們還要檢查那輛翻倒的拖車是否有被民兵安放詭雷或是爆裂物,一連串的事讓我和上士覺得很困擾,最後,上士不耐煩,要我直報戰損,省去這些申請作業的麻煩,上士一句話讓我又要花不少的時間寫報告上呈,然後在財產冊上註銷,所有人都沒事,就我一個人要寫報告,實在是令人火冒三丈,真想破口大罵一番.

六月初的夜裡,換防的先頭部隊約十五人到達了鑽石頂營區,在之後的數天內,有十人被分別派往勇氣營區與遙遠的達虎克,埃比爾這些駐地,這些人和我們有許多的不同,服裝是最新式的ACU,看起來像是一片深淺不一的灰色夾雜著沙色的碎斑,頭上是最新式的輕量化MICH頭盔,手上拿的是M4 SOPMOD突擊步槍+Trijicon ACOG瞄具,全新的裝備與制服配上十五個月或許更久的戰區駐防命令,讓每個人都看起來愁眉苦臉的,一點都沒有耳目一新,士氣高昂的感覺,也讓我們的第一印象瞬間打了折扣,經過幾次探聽後,發覺這些即將接手防務的部隊的人員素質真的是糟透了,也間接透露了軍方缺人缺得很兇的情況,有很多人是之前欠國家役期或是各式原因沒有履行合約完畢的,在出征之前,這些人從各地而來,全數填充至即將出征的單位的人員空額,佔掉近八成的人,都不是原來單位的人馬,這比我們當初只有約一半的補充人員還要再多出三成,也許單位並不大,人也不算太多,但是在戰前就沒有滿員的編制,使得在作戰時更加沒有足夠的兵員來執行任務,這是源自1991年後柯林頓政府大裁軍的惡果,在這些新來部隊中,有少部份是以前服過役再回役的志願人員,也有極少數,來到伊拉克戰區已經是第二次,甚至是第三次了,但這並不表示他們是真的愛國與熱愛戰爭,最主要的因素還是在一個錢字,不諱言的,在軍方拼命的調高待遇與福利的確吸引一些"人材"回到軍中,但補充的速度一直到現今都是比不上流失的快,在後來離開戰區之後,我無從得知這些人未來會把伊北的狀況維持的如何,但很顯然的,在如此訓練不足,人員素質與士氣低落的情況下,相信就算有好的裝備,作為也極其有限.

先頭部隊的來臨讓所有的人都回到了極為忙碌的環境中,有時連吃飯的時間都沒有,而且大家歸心似箭,很多情況下脾氣就顯得相當的不耐煩與暴躁,在勇氣營區的駐紮人員中最是明顯,ALOG人少,但還是發生了幾次衝突,主要都是在於那位討人厭的女上士與維修組的那三位同僚間,我與上士要應付上級所交付的任務,無暇排解,只能任由它們這樣吵鬧不休,耳充不聞~不過幸虧他們沒有打起來,但關係已經是冷到不行,據說維修組的人在棚廠工作時,幾乎是對這位討厭的女上士視而不見,就算女上士用軍階強壓,他們也只是簡短的回答"是!上士" 這種近乎輕篾的回答方式,是下級軍士官對上級最大的抗議,因為他們是因為軍階而回答,而不是因為你這個人而回答~一個領導階層的人做到這種失敗的程度,在以往的軍旅生涯裡都我都不曾見過,就連平常關係還不錯的女上尉最後對她都相當感冒~當我們換防的職務交接得差不多時,她也被順勢解除了職務,在沒人可管,沒事可做的情況下,她只能安靜的待在寢室內或是做一些簡單的清潔工作,這時的她已經比一個二等兵還不如,領子上的上士階好像紙糊的一般,我可以在這時候趁機報復她,去讓她做些粗重的活,但我並沒有這樣做,反正離開了戰區,我想,我們一輩子也不會再見到對方.

從軍紀實~戰士的勳章

在駐防的尾聲,部隊的狀況可以說是一片混亂來形容,實在是要在特定的時間下完成撤離的準備與交接是件不容易的事,ALOG的人包括我在內,從換防的先頭部隊抵達摩蘇爾後,我們所有的人就一直處於這樣的狀態,不是準備不夠,而是能夠幫得上忙的人手太少,交接與換防牽涉到太多的後勤專業,很多人就算有心想幫,也插不上手,在同一時間的參一也是如此,他們要處理的事,實在也不少於參四,所有人員的考核他們要管,晉升敘獎的公文要寫要送,營裡人事資料的更新要重做一次等等...他們每個人的臉色不外乎是陰沉鐵青,眉頭深鎖著,根據當時在參一工作的一位士官說,上級給了他們很大的壓力,這位上級正是上校營長本人!

整件事的起因在於這位上校營長在數月前 一次乘坐直昇機飛往巴格達開會的飛行途中,某一區域的營區外圍遭受到了民兵的猛烈攻擊,請求空中支援,無奈戰區附近空域當時並沒有武裝直昇機巡邏,於是這架載有人員的黑鷹運輸直昇機機長接下了這個臨時性的對地支援任務,調頭就往交戰空域而去,當時的直昇機上沒有火箭,僅有防衛用的M240機槍兩挺與滿滿的乘員,就當直昇機飛臨戰區之際,立刻受到了地面的火力伺候, 當下機上所有的乘員包括營長,都拿著步槍在直昇機上朝地面的民兵進行有限的火力壓制,一直等到馳援而至的攻擊直昇機接手進行掃蕩、他們才撤離戰鬥區域、回來之後這事應該就此結束的但卻並沒有、當營長認真敘述其遭遇時、某個參謀軍官竟當著大家的面對營長開玩校的說:"長官,我想你應該為這事獲得一枚飛行勳章才是" 這玩笑一下子意外的開大了~上校營長開始認真的對這枚勳章抱持著一線希望、在隨後不久,營長找來了負責參一的士官,並要他仔細翻閱陸軍條文中有關飛行勳章的內容、並提出可行性, 原先這位士官在簡短看過條文後、很快的告知營長這枚飛行勳章他並不符合資格,營長便打消了念頭,但過了幾個月後,營長去了巴格達旅部一趟後,又碰巧遇到了當時同在直昇機上的另一位中校、這位中校告知營長、他們當時在直昇機上的"英勇作戰"為他贏得了一枚飛行勳章,從巴格達回來後,營長一直不是滋味,認為他也應該比照辦理,於是又叫參一的人研究能否讓他也弄到一枚飛行勳章,參一的人幾次回絕之後,營長火大了,直接下令要參一出公文比照辦理~! 參一的人面對官階的壓力與陸軍的條款陷入了兩難之中,所以臉色相當不好看,營長的辦公室正好又在參一隔壁,沒事營長還會過來關切一下辦理晉昇與勳獎的進度,弄得參一的人幾近神精崩潰,最後參一的人在壓力之下,被迫"找到"了一條勉強符合的條文,讓上校營長滿滿的勳表上又多了一顆飛行勳章,原本贈與勳章的意義就這樣被遭蹋殆盡,不過這一件事全營上上下下都清楚怎樣一回事,最後還成為了大家茶餘飯後的笑柄.

營長飛行勳章的事其實只是一角,真正誇張的還是發生在我原來的單位,巴格達的旅部內,在旅部的人事紛爭與各小團體的角力一直到撤離前都沒斷過,敘獎與晉升一樣被拿來大做文章,我們在撤離到科威特時的第三天,遇上了原單位的同事也剛從戰區撤離,從他的口中得知敘獎在巴格達根本是一團亂,在巴格達旅部內軍官較多,這些人多半都是在聯軍總部內負責一些高階的任務與協調作業,大部份的人根本連敵人的樣子都沒親眼見過,而這些軍官們不論功績顯著與否全部不意外的都拿了相當高階的"青銅星勳章"或是更高的"legion of merit 勳章" ! 由於不可能讓所有的人都申報青銅星勳章,聯軍總部的人事部門也不會准,所以旅部改採配額的方式,不意外的,配額也是從旅部開始分配,一直到轄下的各營時,能夠拿青銅星勳章的名額已經所剩無幾,軍官分完了才分士官與兵,巴格達旅部內,據了解只有兩位士官與士兵獲得青銅星勳章,而且獲獎的原因對比十分強烈與諷刺,其中一位獲獎的上士是因為他是負責擔任武裝護衛車隊的指揮工作一直到撤離為止,這工作必須要長時間在車上往返於旅部與巴格達"綠區"之間,不但壓力頗大而且也等於長期曝露在遭受攻擊的機率下,因此他的獲獎是實至名歸,而另一位下士,的獲獎原因很簡單,而且根本是個諷刺的笑話,這位下士是旅部的文書兵,負責處理敘獎事宜,當這批申請青銅星勳章的名單准備上呈時,人事部門的上校問她想不想要一枚?她毫不猶豫的答應了,於是上校親自在獲獎原因上大作文章,最後上呈也批准了,她如願獲得了這枚青銅星勳章,但這件事引發了其他下級士官兵的強烈不滿!終至加劇了小團體之間的摩擦,雖然有一部份旅部的軍官建議收回成命或是將勳章降低至合理的層級,但是都被人事部門的上校檔了下來,她雖然得以保留這枚勳章,但其代表的意義與卻遠不如另一位獲獎的上士,不但她在往後的日子受到同僚的冷言冷語與刻意排擠,也讓最終抱著這枚不該拿的勳章退出軍旅生涯.    

勳章代表的不但是其背後的功績與意義,在晉昇評估時更是一項重要的指標,每一枚勳章帶表著不同的點數,一枚青銅星勳章大約值十五至二十評分點左右,承平時期這是一個很大的優勢,十分容易在晉昇的候選人中脫穎而出,因為這枚勳章在中低士官間是十分稀有的,除非立下顯赫的戰功又剛好有夠力的人願意替你寫報告申請,不然根本不太可能拿到.     

美軍的士官晉昇是靠著積分評量制度來做指標的,但在戰時其意義與功效不如承平時其來的顯著,原因是在戰時流失的人材過快,中低階的士官特別嚴重,為了要瀰補可能出現的領導斷層,軍方大量晉升下士與中士,只要符合最基本的條件與年資,經過推薦,幾乎沒有不昇級的,如此的放寬標準導致了嚴重的問題,也讓很多的不適任的人因為晉升而留了下來,再因領導統御的問題間接導致了一些優秀的人材流失,整個兵源素質也因此下降不少,我營中那位討厭的女上士就是個再明顯不過的例子,她在戰前一直沒法子昇,因為其表現無法或得青睞,但來到戰區以後,因為營裡要填補空缺,所以不得不昇她為上士.這也事人事部門流傳出來的,其實私底下很多人對她都頗有微辭,也看不起她,要不是因為官階,很多人連跟她說句話的懶. 在人事晉升上由於我是旅部外放而暫時依附該營的,所以當幾乎所有該營的下士,包括維修組的同僚都晉昇為中士時,我並沒有一同的在受階行列之內,即使上士幫我呈送了推薦函回旅部人事,一直到離開伊拉克,我仍然都沒有收到正式的晉升公文,我想他們也只忙著顧眼前看到的人,而忽略了那些外放的人了,我並沒有去再為自己爭取甚麼,因為已經夠忙的了,我只想把事情做好然後活著離開這裡,官階對我來說已經不重要了,在看見戰場上的種種後,我早已下定決心離開軍旅過著自由且平淡的生活.

至於ALOG的人在敘獎時也因為配額制多少受到了影響,上尉與上士兩人原本呈報青銅星勳章,但是旅部人事部門將其刻意降為 Meritorious  service medal ,也令兩人相當不滿,其他的ALOG人員包括我在內都獲得了 陸軍表揚獎章,這算是最"便宜"的勳章了,因為不用做一些驚天動地的事就可以拿到,也不須要經過高司單位核准,營長簽字就行了,當最後受勳儀式完成後,我不禁百感交集,拿到這樣的勳章我並不難過也不覺得不平衡,但是覺得有很多人其實該拿的沒得到,不該給的卻拿一堆,整個制度的公平性讓人覺得手中的勳章像是個垃圾,看得太多事也聽太多,覺得這整個敘獎與晉升根本是場讓人喝倒彩的爛戲,越看越覺得手上的勳章刺眼,彷彿在無聲的嘲諷這一切! 瞬間閃過的一股衝動,讓我把勳章放到盒中然後用盡全力的朝遠處投擲了出去~ " F..K  THIS !!  I  DON'T NEED THIS MEDAL !!" 我自言自語的咒罵著,然後安靜的朝辦公室走去繼續完成未完的任務!

從軍記實~回家的路

六月中旬的某夜~換防單位的主力部隊第一批降落在摩蘇爾機場內,人數比我想像中少很多~幾乎可以說是不成建制來形容,雖然少於想像中"營"級的單位人數,但是我們仍然是派了好幾趟車把他們連人帶行李的從機場接了出來到ALOG. 並臨時安置在ALOG的空房內,  在這之前的幾天,除了繁忙的作業外,我們開始清空房間,以抽籤的方式來決定誰要讓出他的房間給新到的單位人員,我很幸運的不用搬出住了半年多的老窩,而是讓另一個維修組的同僚搬到我房間內同住,之前在巴格達時就有室友同住,所以我並不排斥,而且沒有幾天就要回家了~所以也不太會去計較這類的小事了.   同樣的情況發生在勇氣營區,營部連的居住區本來就是兩人至三人一間,現在則是更擠了!人員加上行李把整個貨櫃屋塞得滿滿的~只剩條要側身才能通過的小路與睡覺的空間,對這些營部連的人員,簡直就是惡夢一場.

部隊來到摩蘇爾後,我們還要把他們打散到各個駐點,埃比爾的B連,達虎克的A連車隊幾乎天天都要往返於摩蘇爾基地之間來運載這些新來的人員到其駐地換防,從主力部隊到達後的那天開始,每天陸續都有新的部隊人員在晚間到達,我們也週而復始的來"消化"這些人員~因為不這樣做會趕不上換防的時程, ALOG有限的空間也不夠人住~在替換人手的同時,也帶回來已經交接完成的人員,ALOG在整個駐防時期裡都沒有比像現在這樣熱鬧過,晚間的娛樂室擠滿了看電視電影的人,可以坐的位置都坐滿了人,找不到位置的人乾脆席地而坐,那一間小小的木屋笑語聲整晚沒斷過,大家可想而知,都心情愉快的等待著回家的日子.

白天的ALOG,人員穿梭在各個貨櫃間,負責清洗內外,準備將自己不用的行李裝箱,部份的人員由我和上士管轄,負責處理整個交接的清點工作,少校與女上尉則是負責跟空軍與運輸單位方面交涉,確保我們的東西可以如期的運上飛機,維修組的人則依舊在其棚場維修,順便點交棚場工具與裝備給新來的單位,總而言之沒有人是閒著的,因為時間已經不多了.  就在大家都忙碌的同時,很久沒聽見的爆炸聲又突然之間的響了起來~連續兩發迫擊砲彈或是小型的火箭彈就落在大家工作區域外不遠的地方,不過還好,沒有人因此而掛彩,這兩響爆炸卻意外提醒著我們仍然身在戰區中,隨時都有可能再次受到攻擊,所以不能掉以輕心,不過巧的是,從換防部隊落地後,基地就又開始受到炮擊,而且彈著點都相當的密集在ALOG週遭三百公尺方員內,這樣的"準頭"不禁讓單位上的軍官懷疑是不是有民兵混雜在民工當中,借由工作的空檔以步計的方式測量與定位,下班回家後再將資訊傳給負責砲擊的小組,一度甚至懷疑起我棚場內那兩位伊拉克黑手,不過最後因為離開了戰區,整件事也就不了了之,這零星的炮擊並沒有讓單位受到人員或裝備上的損失,除了有一位隔壁的通訊營同袍被彈片給劃傷小腿外還有就是本單位的一個空貨櫃被彈片射穿一個不小的破洞而已.

當人員與裝備交接正進行得如火如荼時,卻發生了在點交的過程中時少了一台M1114悍馬車, 這讓營長與連長相當的緊張,深怕不能如期完成交接而滯留在戰區,如果是平時那也就算了,偏偏在這節骨眼上出了這等事,  讓我和上士壓力相當大,這部悍馬原先就是B連的人員在使用的,後來出借給同在埃比爾的友軍單位,但該友軍單位比我營更早撤離戰區,而且沒有告知,而接手的單位又一直說這部車該單位撤離前已經歸還我營B連,一直不承認我營手上這張借條的效力,不過該單位仍然同意在埃比爾區域尋找這輛車的下落,而B連的人則是傾巢而出,四處走訪附近的單位,不過數天之內都一無所獲,正急得發愁,友軍通報曾經在韓國人的營區內看到疑似是我營的車輛,於是營長親自下令要B連的人無論如何一定要跑一趟韓國人的營區去堵那台悍馬,兩天後,B連的人確認是我營的車輛無誤,並成功的取回車輛,這事發生得太過離奇,所以我們被迫要跟營長報告前因後果,根據韓國駐軍的說法,他們是從該友軍單位合法出借給一位韓國駐軍聯絡官使用,但該友軍單位一直到撤離後都沒來討回這輛悍馬,該聯絡官後來也調離埃比爾去巴格達述職,臨行前曾要找友軍單位歸還,但友軍那時已經撤離而新單位手上又沒借條,所以拒絕該聯絡官歸還,不得已只好開回營區轉給韓國駐軍其他人使用直到我營的人出現,而中間的人事變動與單位間的聯絡不良是造成這個事件的主要因素,B連疏於管理其下的裝備也是一個原因,遠在摩蘇爾的參四是很難去即時去了解其下裝備的動態,這也是在整個在戰場後勤管理上的一大的考驗,尤其是像我們這種一個營要拆成好幾個連,駐在不同區域時,整個管理上的困難度是相對增加的.

找回了悍馬,跟營長報告完之後的隔天夜裡,我,上士與營部連連長終於在交接單位的營部連連長與補給士的共同參與下,完成了裝備與財產的交接,至此我所被附予的行政職責與業務式終了,接下來面對的則是我個人的去留,照常理推斷,完成了任務後我應該歸建,也就是說我得一個人帶著家當回到巴格達旅部,然後隨著旅部一起撤離,這是我一直擔心的問題,原因是旅部一定是最晚離開的單位,現在離開回到巴格達,那以我的後勤專業與階級而言,勢必要幫忙旅部的那些人處理裝備交接的事宜,整個過程再重復一次是我最不想見的,坦白說我只想離開這的地方,很多事我已經覺得厭倦不已,包括這類業務上的事.我很快的找到了參一的人幫忙我發一封電子郵件詢問旅部人事我的情況要如何處理,他們後來給我的回應真叫人欣喜若狂,旅部回覆"所有外派人員至作戰行動終止前無需歸建,即隨該員附屬之單位共同撤離駐防地~"  這樣一來我的危機解除了,剩下的只有等待何時飛出這個地區了.

六月二十六日清晨,所有的人員整裝至機場待命,並接受軍事海關的行李檢查,原先存放在貨櫃內的行李又被要求一個一個拖出來開箱檢查,以確保有無攜帶危險物或彈藥槍支出境,整個檢查的步驟相當嚴格慎重,所以耗費了不少時間,一直到下午兩點左右才將所有人的托運行李檢查並重新裝箱完畢,整個流程跑完,變得無事可做,大家只能乾等,這一段時間是最磨人的,無事可做又哪也去不了,只能待在機場旁的那間娛樂中心殺時間,下午五點剛過,大家被招回機場旁的小木屋候機室集結點名,並做了安全簡報,很快的在進行簡報的同時,C130運輸機也跟著剛落地,轟隆隆的螺旋槳聲把大家的情緒帶到最高點,大家興奮的在停機坪上列隊等著被引導上機,但等了十分鐘都沒有人來引導,天還是亮的,大家還是嘻嘻哈哈的不以為意,等到了三十分鐘,已經日落西山了,仍然沒有人前來引導上機,大家開始鬆散了下來,本來還算整齊的隊伍,已經零亂不堪,或大家席地而坐,或三三兩兩的在一旁聊天殺時間,一個多小時後,大家身上的防彈衣與頭盔已經脫下來放在一邊,仍然沒有人問到底怎樣一回事,似乎也不太著急,終於到了集合後的兩個小時,空軍方方面派人出來說明~"c-130引擎故障,目前無法起飛,機工人員正在緊急處理中...."  大家聞言,有的失望的嘆息,有的憤怒的咒罵著,但就是沒有人離開隊伍,大家仍是等待.....最後乾脆直接躺在停機坪一旁的空地上,望著漫天的星斗,然後昏昏沉沉的睡去,直到一陣陣冷風把我吹到冷醒,這時已經是晚上十點了,我們接到來自ALOG的訊息,所有人員回到ALOG等候通知,這時大家才不情願的散步回到ALOG.

半夜四點,一陣急促的敲門聲把我和室友吵醒,交接單位值夜的人員接到來自機場方面的電話,說是飛機的故障已經連夜排除,預計早上六點起飛,要所有的人即刻前往機場,於是在一陣匆忙之下著好裝拿著步槍就往外衝,跳進一台軍用卡車的後方隨之前往機場,一連串的摧促聲也摧掉了睡意,我知道這一次走定的,到了機場又重覆了一次安全簡報,這一次並沒有花太多的時間等待, 機場的人員就前來引導大家登機,時間一到,準時起飛,一陣加速昇空後又伴隨著這一次大角度的規避動作,最後才轉向既定的航路,帶領我們離開這個駐守了七個月的摩蘇爾基地,伊拉克戰爭對我個人而言,在運輸機離陸的同時已形同結束,但這還不是結尾,在正式的作戰終止令下達前,我們仍是作戰中部隊的一員~!

從軍紀實~我的終戰

從摩蘇爾基地離開後,我們先在巴格達國際機場落地加油,大約又停留了 一個多小時左右再度起飛,我們於近中午的時候降落在科威特的阿里.阿沙林空軍基地,隨後由專車送往多哈營區,整體上來說算是很順利的離開戰區.

到了科威特後,我們先解除武裝,將身上最後的彈藥上繳,然後將這一身的防彈衣與頭盔盡數卸下打包,但槍械仍然帶著,不過一下子身體輕了不少,也許這是心理因素,就連走路都不覺得沉重.  就如同休假一樣,男女官兵被分別帶開,我們下級的士官兵被安排到一個大倉庫改良而成的臨時寢室,軍官則是被帶到另一區域的四人寢室,將東西一放,我與其他的同僚一起去餐廳享用這離開前線後的第一餐.

餐廳的伙食其實和在伊拉克吃的沒有甚麼分別,但總是覺得任何的東西入口都是美味,我一邊慢慢的吃著不須要趕時間的⋯  中餐,一邊看著平面電視上的CNN報新聞,突然電視上出現了一個很眼熟的畫面,仔細一看竟然是通往摩蘇爾機場大門前的一片住宅區,畫面中史崔克甲車與機械化步兵正逐屋的破門搜索,而新聞正在報導著今晨摩蘇爾機場受到汽車炸彈與民兵的突襲....我心想我們這一群人的運氣還真不差,就在整個機場因為受到攻擊而禁止起降前,我們已經遠離了戰區,否則在沒法子離開又無事可做的日子不知道要如何的過下去, 另一方面,我們無從得知因為押送裝備而殿後的女上尉與上士兩人是否也離開了戰區,有些為他們倆人擔心,畢竟在這離家門口的最後一步路上要出了甚麼事,實在是會讓人遺憾不已的.

我們在多哈營區待到6月29日,然後搭上了國防部為我們準備的包機離開了戰區的後方,正式遠離了中東這個充滿了硝煙與血腥之地,忘了經過了多少個小時的飛行,我們於愛爾蘭的香儂機場降落加油,而慶祝活動早已在下機休息時開始,早在離境前就有聽說香儂機場是唯一可以合法的穿著軍服大口喝酒的地方,於是大家第一件事就是先到休息室的吧台抽號牌買啤酒,整個吧台瞬間被圍得水洩不通,而吧台的老闆則是數錢數到手軟,笑逐顏開的為這些從戰區歸來的人服務,整個搶酒喝的人潮只能讓我覺得誇張,我並不想跟這些酒鬼去擠~要喝,回到美國本土有的是機會,於是我一人四處逛逛,找找同袍聊天一直到集合上機為止.

從香儂機場起飛後因為過於疲勞(積勞過度?),整個人又陷入了昏睡,中間連用餐都懶,等到再次睜眼時,已經即將降落在當初我們出征的布萊格堡旁的空軍基地,大家都興奮不已,開始有說有笑,甚至是計劃等下要去哪鬼混了! 當飛機著陸的那一煞那,機艙那響起了歡呼與掌聲,士氣高漲到了極限,等到飛機停妥在停機坪後,我們下機列隊,一步出機艙,那潮濕又炙熱的北卡羅萊納州夏天又重新出現在我眼前,即便是悶熱不已,但心情上是愉快的~剛步下階梯,一旁的一位士官長就大聲吆喝著快點準備集合,因為 USASOC 與USCAPOC 的將軍們正在候機室內等我們出現,他們準備親自迎接我們,一個肩上掛三星中將會親自接機,對我而言倒是前所未聞,還來不及細想,集合口令就在耳朵旁響起,所有的人就像被趕鴨子似的進入集合隊形中,然後一名三等士官長親自帶隊,把隊伍移到不遠處的候機室. 在相當悶熱的候機室中,我們花了些時間在聽將軍們的訓示與鼓勵,一旁還有眷屬們拿著像機猛照,最後結束解散後,大家飛奔至自己的父母妻小與女友們,熱情的擁抱與笑語,感動的眼淚與熱辣的親吻充斥著整個候機室,分離了數月之久,經歷了生死交關,所有的人都在盼望著這一刻的重聚,而我並沒有任何人來接機,所以當儀式結束後我便緩緩的走出候機室,步上了熟悉不已的藍色基地交通車上等候,並靜靜的看著這一幕發生.

當感人的一幕結束後,我們驅車回到那一個出征前住過的破舊營區,在那裡等待並完成解甲與離營的手續,不過說真的並沒有幾個人睡在那個破地方,大家都是洗完澡,換上便服就直奔基地的租車中心弄一台車,多數人回到本土後第一件事就是找個好餐廳吃上一頓,瘋狂的喝酒然後醉倒在豪華旅館內的大床上,我也不例外,對於沒有眷屬的人來說,這大概也是唯一的殺時間方式,在復員令拿到之前,我們其實哪也不能去,每天就等著解甲作業,把個人裝備還給CIF與單位,身體全面檢查,諸如此類的雜事,每天早上八點到下午四點半五點左右,都必須要按照上面的作業指示一一完成整個流程,下午五點過後就是自由活動的時間,大家可以換上便服,然後出營直到隔天的八點集合前,與出征相比,自由度算是高了許多,但就算是這樣,大家還是很希望能夠盡快的跑完整個流程,然後回到自己的家鄉.

在回到美國本土的第一個週末,剛好是國慶日長週末,我正要搭同僚的便車回到紐約,先回家放掉一些不必要的行李,然後自己開車回北卡,人剛步出營房就碰到了許久不見的上士,他一臉鐵青與疲勞,身上還穿著軍裝與拖著他個人的行李,我看到他然後叫住了他,跟他說我們的人就住在這一棟營房的二樓,他笑了笑,然後又碎碎唸了一句"你們這群幸運的雜碎" 這話被我聽到了,我反問他"上士,有甚麼不對的地方嗎?" 他說"你們離開後,本來當夜他們就要隨即押送部隊的裝備回到科威特,但是你們剛走,基地就受到了攻擊,機場關閉了足足三天,我剛剛才與上尉兩人下了飛機,你說你們不是幸運的雜碎那是甚麼??" 我知道他的開玩笑抱怨方式,所以不以為意,並幫他的行李拿到樓上後才轉身離去.在那一個週末,其他的同僚也都沒閒著,大家都跑到遠的地方玩,有的去喬治亞的亞特蘭大,有的去了北卡的摩朵海灘或是更遠的諾福克維吉尼亞海灘,只有上士一人可憐的留在了那個破舊的營房內渡過了這個週末.

渡過了國慶長週末,緊接而來的是一連串不停的解甲復員作業,事情雖然很簡單,但因為要處理的人相當多,所以總會花掉許多時間,大部份的時間其實都是花在排隊之上,而且是照單位輪的,尤其是體檢與人事檔案更新這兩道關卡,速度簡直慢到讓人想抓狂,早上進去到了下午五點多還沒輪到,走不了又沒事可做,心態上又急得想要早一天離開部隊回家,這種煎熬實在不比要出征來得好過,從輪到我營的復員作業開始,這兩道關卡上我一共花了三天的時間,在這之前已經花了約兩週等待了,最後在終於拿到了我的復員令與作戰終止令,我步出復員中心的人事科,拿著這兩張命令,竟讓我激動得微微發颤,歷經了九個月的戰區生活,我的Operation Iraq Freedom 3 終於結束了!!

帶著興奮的心情,輕鬆的腳步,在拿到復員令的當夜,我得到連長與士官長的許可,帶著我的行囊離開布萊格堡,找個旅館投宿準備隔天自行開車返家,安頓好之後我參加了ALOG同僚所舉行的酒會,狂歡了整晚後然後向所有和我一起並肩作戰的同僚一一致意與告別,從此刻開始,我將回歸我原本的單位,而這些並肩作戰的友人也將回歸到他們原本的駐地,也許其中的有些人這輩子都不會再見面,想到這一節,原本歡樂的情緒變得感性了起來,我一一的向同伴們敬酒,到最後竟然大醉,差一點沒法子開車回到不遠處的旅館內,還好出了餐廳又休息了一會精神才好轉,但回到旅館倒下已經半夜三點多了. 隔天中午過後,我一人開了十個小時的車從北卡回到紐約家中. 

從軍記實~後語

花了一年三個月的時間終於把自己在美軍的生涯經歷,在部落格的空間裡,以自己不甚流暢的文筆做了一個完整的記錄, 其中有很大的一部份都是記錄當時在伊拉克作戰時所發生的大小事,不論是不是那麼重要,但我始終覺得一定要將美軍生涯裡最真實的一面給呈現出來,不管它是好事或是壞事. 在我的眼中,美軍並不是如外界所看到的"神話",這支號稱世界上數一數二的軍隊也有它的優勢與劣勢,在作戰中所遇到的問題,我想應該與世界各國的其他部隊一樣,不同的是只有程度上的分別,在軍旅生涯裡我很慶幸自己能夠因為遇到各式各樣的人事物,讓自己的心智能夠日漸成熟與茁壯,儘管所遇到,看到的不一定都是好事. 十一年的軍旅如今回想起就一如昨日歷歷在目,那一段身在大漠,滾滾黃沙中的艱困歲月更是我難以忘記的時光.

對於伊拉克戰爭,儘管世人的看法多屬負面,我也不完全認同這場戰爭,更無意為發動這場戰爭的美軍做任何辯解, 當時身為美國陸軍的一員,參加戰爭是國家的命令,也是軍人的天職,無權拒絕與抗命,大環境下,唯一能做的,只能在那一場一片殺戮與破壞中,盡自己的職責,做好重建的工作,辦理全國大選,重建伊拉克國民兵部隊,盡力改善駐地人民的生活品質,這些長遠的的計劃即使在當時看不到任何的效果,但數年後的今天卻已發展成熟,就在大家高舉反戰旗幟,高喊撤軍的同時,卻忘了看看這數年來美軍所花的心血,也許是事不關己,也許是為反對而反對,這是殊為可惜的事.

戰爭的殘酷讓我們每個人在戰爭中都付出了不同程度的代價,四千多人從此一去不復返,數萬人在身體上留下了永遠的傷痕與障礙,數十萬的軍眷從此過著恐懼的生活,深怕自己所愛的人在戰爭中有個萬一,活著回來的我們,有的花了很長一段時間重新適應日常的生活,有的不幸的因為長時間的駐防導致的婚姻破裂,妻離子散.這些代價遠遠超過數字所能代表的,而且也只有經歷過的人才懂 .

很幸運的,我撐過了戰爭,也毫髮未傷的活了下來,還能夠用自己的雙眼看著當時的記錄照片,用自己雙手慢慢的打出這一篇篇的文章,而不是如大多數的人選擇將它塵封在日漸退去的記憶中, 戰爭的生活也讓深刻的了解甚麼叫做平凡的幸福,進而懂得珍惜眼前,在作戰歸來後的同年八月,我來到了台灣屏東,再次見到了我久違的女友,並於同年十月中訂婚,十二月在眾人的祝福下於台北結了婚. 

2006年2月我正式退役,與很多人一樣,我離開了軍旅但卻沒有離開戰場,人生的戰鬥同樣在進行著,只是換了方式,換了地點...離開伊拉克後的第三年,我再次見到了當年在摩蘇爾ALOG一起作戰的同僚們,我問到了那一段大家一起經歷戰爭的歲月,也許大家都有不同的故事與看法,但到了最後我們都有一個共同的想法,那就是"不後悔所做的一切!!" 

**僅以此文獻與那些與我共同於伊拉克作戰的同伴們 **

美軍華裔退役士官Allen Lin:從軍記實1-13風雲再起、補充兵員、壓力、壓力、出征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61879834
美軍華裔退役士官Allen Lin:從軍記實2-13換裝風波、科威特的日子、巴格達之路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61879981
美軍華裔退役士官Allen Lin:從軍記實3-13駐地雜記、我的武裝護衛任務、雨過天青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61879837
美軍華裔退役士官Allen Lin:從軍記實4-13飛行中的見聞、摩蘇爾的生活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61879978
美軍華裔退役士官Allen Lin:從軍記實5-13摩蘇爾攻勢中的防衛作戰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61879840
美軍華裔退役士官Allen Lin:從軍記實6-13伊拉克國民兵補給短記、補給士的惡夢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61879846
美軍華裔退役士官Allen Lin:從軍記實從軍記實7-13伊北見聞錄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61879852
美軍華裔退役士官Allen Lin:從軍記實8-13血染十二月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61879969
美軍華裔退役士官Allen Lin:從軍記實9-13歷史性的一刻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61879963
美軍華裔退役士官Allen Lin:從軍記實10-13喘息!作戰中的輪休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61879933
美軍華裔退役士官Allen Lin:從軍紀實11-13苦盡甘來的日子、國家寶藏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61879912
美軍華裔退役士官Allen Lin:從軍記實12-13換防序章、戰士的勳章、回家的路、我的終戰、後語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61879894
美軍華裔退役士官Allen Lin:從軍記實外傳13-13特種部隊之旅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61879885

上文承蒙 Allen Lin 先生同意,引用他的「臉書」系列文章,特此致謝!

    全站熱搜

    神仙、老虎、狗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