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軍284           


Casey Chao


國內兩大軍事雜誌《尖端科技》與《天生射手》專欄作家。

To Think on Your Feet   2014年2月26日

其實以台灣教育目前普及的程度,無論是徵兵或募兵制,都應該會有很好的效果-別的不提,你大專兵或相對教育程度以上的士官/軍官越多,對於軍隊事務的革新和戰力的加強,應該是有正面的幫助的 

除非你的領導體系出了很嚴重的問題 

其實中華民國的軍隊,即使到了目前,還是有相當高比例是呈現第三世界的指揮模式,也就是階級全然凌駕專業(雖然某些單位開始有了風氣上的改變,但這是少數):這樣的模式,除了會導致外行領導內行,使得戰力下降以外,更重要的是它最怕所謂的斬首作戰:打倒你的司令,你的聯兵旅長可能就不敢行動;打倒你的軍官,你的士官可能就無法遂行作戰計畫 

這也就是美軍戰鬥力強的一個很重要的原因,每個人都知道,自己可能被迫接手指揮,所以你的個人專業,還有你的領導技巧,就成了很重要的特質,讓你必需花時間去面對自己的問題,彌補自己的不足,還有尊重別人的長才,否則在危急當中就算你登高一呼,也是不會有人理你的 

所以這次的FA,我加了一些東西進去(當然內容我不會提),但重點就是,我不要訓練學員去失敗,不要去讓他養成一種”我被打到就不能動了”這樣的觀念!其實美軍從MILES雷射系統開發出來以後,花了很長的時間,後來才發現到有部份人員養成那種”I’m shot! I’m dead.”的錯誤觀念,在明明還能反擊或自保的狀況下,卻無所作為,甚至還要別人來保護他! 

這樣的訓練模式,會讓人員在發生狀況時,不是想到對隊友/自己比較有利的戰鬥(fight)或是逃跑(flight),卻會選擇所謂的不動(freeze)甚至屈服(submit),這就和男女在訓練中有不同標準,但到了戰場上子彈才不會管你是男是女是一樣的荒唐,這完全不是Training for the Fight, Train to Win,而變成像表演一樣,讓士官兵接受那種為敗而訓(Train to Fail)的訓練 

後面的模擬也是一樣:今天很重要的事情是,你如果能比對手冷靜,先完成觀察,思考判斷和行動(OODA)的話,你就會贏過他,所以我那天會有不同的狀況,希望大家在匆忙當中,都能很快地回到冷靜模式,觀察你對象的狀況,然後判斷他是如何,以及你該採取什麼行動;另外同樣重要的是,你去觀察其他組/學員的處理方式,發現,認同進而學習別人的優點,只會讓你更有人望,領導更順利(別忘了好幕僚是可以讓長官上天堂的),也避免更多的錯誤 

其實最重要的是,你必需自己思考:我聽過最可悲的事,就是某位特勤隊長竟然在看到止血帶時,不是下令要隊員全面配發訓練與使用,卻說是要拿去隊史館陳列! 

也有很多圈內人在面對我們的批評時,把責任全推到長官身上,如果這些論點都是真的,那我們應該不需要校官和尉官以及士官,乾脆只剩下將軍和士兵就好了 

你身上的階級,除了更高的薪水與福利外,也伴隨著更大的責任與權力,所以你一定能去做某些改變,除非你以前到現在,都是抱著那種為敗而訓Train to Fail的觀念! 

其實國軍的問題,除了領導問題外,就是為敗而訓的態度:除了演習和實戰差得太多以外,更重要的是,太多人都在為敗而訓的態度下,變成避免風險risk aversion,變成不做自己該做的事,變成沒有務本,變成國防部長去拉士官兵的褲管,看他是不是穿公發的襪子;上將司令去看營區的滅火器,有沒有保養或堪用:簡單講,你把你的旅長,營長,連長和排長都當成二等兵,都不信任,也不授權,所以你必需自己四處去看,四處去指導(即使那些根本不是你的專長範圍),然後意外還是不斷發生: 

因為你在外行指導內行,因為你沒有授權,因為你不尊重專業,因為你的手下都被動接收命令,所以即使你的命令有問題,他也不會告訴你,實施有問題的命令之後,當然"意外"就會不斷出現! 

事實上那不該叫意外,應該叫人禍,而且是自作孽不可活的人禍 

而你的旅長,營長,連長和排長,也都習慣這種保母式的領導風格,旅長不信任營長,所以事必躬親自己下去看,最後搞得好像是三個營的營長,營長把自己搞成連長,連長把自己搞成排長,排長則把自己搞成伍長,在第三波的新式戰爭當中,這種唯命是從,馬首是瞻的指揮方式,如果遇到敵方的斬首行動,最後就會變成一群無頭蒼蠅,非失敗不可的! 

回到FA的部份 

至於有人問我,是否有什麼中文教範的部份:很抱歉,國防部最後編印的美軍準則,大概都是越戰時期的了,而即使是美軍準則,也是記取上次戰鬥的教訓,所以大原則方向可能是對的,但細部的觀念和訓練方式會有必要改變,更不要提TCCC幾乎是每年一變,所以如果要看中文資料,那一定是不行的;而訓練的部份,我還會加入一些壓力或心理類的東西進去,所以不是我不給你資料來源,而是我上課的東西是我近十多年來所學的總和,所以我沒有辦法逐項告訴你:A是來自OOO的第幾頁,B是來自XXX的第幾頁 

希望這次的FA,能讓各位覺得有收穫,謝謝

網友留言:
我還蠻慶幸我不會失去連長就讓任務失敗,我的弟兄也不會失去我而讓任務失敗


國軍281


我對領導的拙見
 
2014年8月27日

因為某些圈裡人有心要討論事情  所以花點時間 把一點點粗淺的個人看法寫出來 下面是他的留言 接著是我自己大略的心得

很抱歉,限於打字較慢的原因,我講得較簡短,可能因為我表達得並不完整,所以會讓您有些誤會,首先必須跟您說明,我沒有挑戰的意味,如果以您的分類,我是B+C型的,單純是因為經過多年的觀察,知道您言之有物並有依據,所以我是抱著求教的心態才想跟您詳談,我深信唯有教育以及將正確的觀念推廣出去才能改變許多的現況,然最需要教育的通常是長官,但無法改變的情況下,只有教育後期的學弟們,才有可能在多年後收到成效,長期關注您的文章,讓我了解也身體力行的是,對於授課我不僅針對"既有教材"的準備,而會自行查閱且加入一些最新觀念、做法、戰術戰法或新的器材裝備,以讓學生知道世界之大且人外有人天外有天,而且我們教材許久未更新,也可以順便學生知道自己是井底之蛙,只靠目前的軍校教育只有讓他們更封閉以及僵化他們的想法,我也從不怕人問,我只要當場回答不出來的,一定會查清楚並且完全搞懂後回答,畢竟教學相長,但我擔任教職至少已三年,發現學生真的觀念有落差,普遍信心大於能力,所以我想參照您的教學經驗以及專業來加強及調整我的教育方式,我們所面對的人員或許有點不同,因為我面對的並不是求知若渴的人,就像現在募兵一樣,多是為了薪水,得過且過的居多,我發現課堂中講太多別人的優點會讓他們有點喪志,比較難激勵他們主動,所以我想請教如果遇到這種情況您會怎麼做,另外我目前覺得改變最簡單可行的辦法就是從教材以及調整現行所有的準則做起,因為我接觸到的領域及專業裡面算是很依賴準則,我知道您讀過很多著作,所以希望有機會能向您請教或討論像是準則方面的問題,對您來說我層級可能不夠,可是我相信只要持續的將正確觀念傳達傳遞出去,遲早會有成效的,但是不做的話就什麼都沒有了。

1.
以目前的狀況,確實是需要教育才能改變現況,但我個人以為,更重要的是破格性的教育

什麼叫破格?簡單講就是不僅要責備,更要敢於鼓勵,不僅要鼓勵,更要敢於獎賞

我想台灣近來之所以亂,就是像當年東漢末年的劉表一樣,善善不能用,惡惡不能去,好的人沒有被表揚拔擢,壞的人也沒有貶官受罰,所以最後當然大家都一片鴉鴉烏,和稀泥

我教書超過十年,我的管理方式向來是比別的老師更鬆,卻又比別的老師更嚴:我之所以鬆,是面對那些會自我惕勵,警醒的學生,他們表現好,我不僅減少作業,有時更是不給作業-原因很簡單,因為做作業的目的是要你練習,假使你自己都不待命令,自動練習了,我為什麼還要給你額外的作業?

另外,我對學生並沒有架子:如果你發現我不小心弄錯了,或是你在上課敢於提出問題,我一定承認你對,然後公開讚美你,甚至要說你是幫助了大家,原因很簡單,因為我覺得好的教育,不是你自己去針對一個個的學生去管理,學生多老師少,鬧起來根本你分身乏術,死路一條;但如果你是塑造一個氛圍去管理,讓大家覺得”對就是對,錯就是錯”,甚至連”老師/教官都不能高過道理或常識”,那即使有人要調皮搗蛋或發出負面情緒,其他人自然不被影響,甚至還要群起逼他改正,這時就變成一種自律,而你就會輕鬆得多

而我之所以嚴,是因為道理或常識那條最後的線:像學生如果侮辱或嘲笑別人,違反安全規定,那我就會變一個人;但即使我疾言厲色,仍會保持不要口出惡言

領導基本上是有點心機的;但重點在於,出發點必須要正確(為多數人不是為自己),而且要不時回頭審視自己,是否還在原來的路線上

2.
面對信心大於能力的學生,最好的方式就是你和他比賽,甚至是你準備好的狀況下,讓自己在不利的條件下和他比賽

我覺得最難教的學生,通常是八十分的那種:因為一百分的,我通常只要公開讚美;而那些九十幾分的,我了不起會說”這樣不錯”,”希望你下次拿滿分”,”有點替你覺得可惜”,然後他們通常也會改正

但八十分的學生,沒有好到你能說他不錯的程度,也沒有壞到你要責備他的程度,再加上通常這類學生原本就有拿滿分或九十分的潛力,但因為粗心大意,所以搞到八十幾分,因此你讚美他們也不是,批評他們也不是,因此很難帶

面對這類學生,通常我會說”這不是你的成績”,”你的成績應該在更高的位置”;而他們也常露出不很認同你的說法的神色;但基本上我是在用氛圍去做管理,因此這樣的少數人,不會影響大局面;而且當他們進步之後,你只要好好公開稱讚他們,要獲得其認同並不困難

3.
講別人的優點是一個開頭,但更重要的是,讓他們開始做出優點來:早期日軍裡流傳一句話,一百個觀念,不如一個行動

以前帶過一些學生,他們也有看過一些影片;但等他們去做,然後做出模樣來之後,你去稱讚他們,建立起信心來,就沒有喪志的問題了

別的不講,碼表就是一個很好的工具:不管你是射擊還是念英文,碼表一掐,速度或準確度/正確性馬上就出來了;一次沒有大進步,十次絕對會有,只要有進步,就是該稱讚,該去塑造一個變得更好的正面氛圍,並且嚴禁那種嘲笑或潑冷水的行為,久而久之,你的學員就會不一樣

4.
我已經儘可能地,將一些有價值的書寫在文章裡,或是放在FB版上-我那個閱讀/Books的欄位,不是拿來炫耀給誰看,而是要告訴人,這些書我看了,覺得它們值得一讀,所以公開出來,任何人如果有心,都可以在裡面找到一些用得上的資訊

我不會覺得誰層級不夠,因為我也不覺得自己”層級夠”-那些覺得自己夠的人,如果不是死了,就是瘋子,所以如果你要參照,建議從美軍的準則開始做起,甚至藉著交流的機會,去問人家那些”沒有寫在準則裡的精華”,我和你保證會有很大的收穫

但相對的,有些東西我不會對圈外人或沒有心的人放出來-因為某些資訊如果被誤用,是會害人的;而沒有心的人,拿到你的資訊,往往也不會用在正途,而是來炫耀或搪塞,在求學這方面,基本上我是狡兔三窟的,某些資訊我必須看對象保留;而且有時候即使我沒有刻意保留;但因為看到新資訊來不及告訴對方,所以又變得好像留了一手一樣



國軍285


評馬總統夜宿陸戰隊一事
2015年5月27日

看到媒體大肆報導總統要住陸戰隊66旅某連長的房間 然後晚餐吃什麼 問什麼三信心和隊訓等等 

很遺憾地我必需說一句 看不出他的作為有執政黨或三軍統帥的高度

當然 蔡主席的網軍或國防藍皮書同樣地也令在下有不敢恭維的念頭

但想到當年創立國民革命軍 歷年來有無數同志出身軍旅的執政黨 已經淪喪到這種程度

可說是和向來反軍隊 不知兵的在野黨 到了不分軒輊的慘況!!

總統或三軍統帥的高度是什麼?

總統或三軍統帥管的是國家戰略 看的是從目前到將來的威脅

再加上馬總統力推募兵制 希望把兵力減少 但戰力提升

所以如果真有達到總統或三軍統帥的高度 首先這類參訪行程就該有所減少與限制

部隊人數已經少了 但事情並沒有隨之減少的狀況下 身為總統和三軍統帥 應該優先替弟兄們著想

了解到"在我去看之前 已經不知道有幾級主管去預校 排練" "有多少士官兵因為我到來 要打亂原來的計畫或任務 去配合安檢"

所以如果能夠 對部隊的訪視應該從輕從簡 演說或行程力求短暫 以慰問部隊 肯定其辛勞 代表國民對其感謝之意為主軸

其次 如果要去訪視部隊 又要待比較長的時間 就該針對該單位將來在國家安全/戰略上所扮演的角色 或是相關威脅的因應 去做一個說明

這樣除了給士官兵們一個目標以外 也等於是一個半公開的政策宣示 無論南海或其它問題 都可以在這類場合去著墨

最後 無論是隊訓 三信心 或是什麼"待遇更好 尊嚴更高 出路更廣"類的場面話 平常幹部早就已經宣教到不行了

根本不需要 也不應該是你這個總統或三軍統帥去說

身為總統和三軍統帥 應該藉著"無預警地"訪視部隊 去看看裡面是不是真的達到了你所計畫/期望的狀態

甚至應該請校級以上幹部離場 和中低階士官兵直接對話 

了解他們是否有制度面所無法滿足的需求或問題 是要由你這個最高統帥來想辦法解決的

不是像個幼稚園或小學老師一樣 一下問"三信心是什麼?" 一下問"陸戰隊隊訓是什麼?"

等到士官兵答對了 還小家子氣地提出"明天再加菜一次"這類幾無意義的獎勵

請問哪位陸戰隊員會答不出你問的這種問題? 陸戰隊哪個單位的伙食又爛到吃不下去 要靠你拿加菜當獎勵的?

尊重部隊 把榮譽歸給他們 避免額外地打擾或干預 詢問是否有問題需要協助解決 這四件為將的小事 會很難懂 很難做嗎?

為什麼到現在 還是喜歡給部隊添額外地麻煩 為你準備好樣板行程 然後把士官兵當小孩子測考?

這種自以為是 漫無目標 缺乏尊重 毫不專業的作為 要到什麼時候才會醒悟 才會停止?

國軍286


國軍280

Try to Know It All   2014年10月20日

在課堂上進行TCCC類的訓練已經有了幾年的時間 但每到這類訓練前的幾天 我都還是會有些壓力

原因無他 首先是人命關天 很多事你講錯了 不會害死人 但在戰鬥當中 連你做正確的事 有時候都還不一定能生還 如果搞砸 那是真的會死人的

再來 無論是兵學 軍事和醫療 都是在持續演進的項目 雖然用兵的基本原理相同 但科學技術不僅讓戰術和戰鬥有了極大的演變 也影響了戰鬥中的緊急救護和醫療 所以如果你坐在原地故步自封 很快地大家都會發現 你已經全然落後了

第三 我們的國情 法律以及因應威脅 處理方式和問題 不是全然和美國相同

第四 你完全無法預料 學員會問什麼樣的問題

在某些單位遇到現役人員時 除了新的醫療資訊外 偶爾對方會提及一些戰史或戰術當中的問題 因為對他們來說 到某個情境 該怎樣去做反應 往往可以事先避免傷亡的發生 那當然會比單單思索"如何處理傷患"來得更為重要

而遇到民間人士時 除了上面的問題以外 範圍還有可能擴及用藥 法律層面 甚至心理或其他衍生性的問題 原因無他 這是我們多數人在學習緊急處理時 同樣也會先擔心的

其實上述所有的問題 對我來說都是壓力 不過反過來講 我也非常地感謝這樣的壓力 它們就像每次國際上的軍事新聞 恐怖攻擊 醫療演進 戰術觀念 裝備革新一樣 逼著我去求進步 逼著我去達到Paul Howe提過 想辦法去把它們都弄懂( Know it all)那樣的境界

當然無論怎樣努力 人類都沒辦法達到全都弄懂的境界 所以這時候就該適時地去說"我不知道"

昨天的學員當中,有朋友問到"萬一經過這些狀況後 影響心理該怎辦?" 我覺得很高興的是 自己講的第一句話是"你必須要請教專業心理人員

因為我雖然知道 心理衝擊會引發人類質疑"別人都沒有那樣""我是不是腦袋有問題",接著影響睡眠,最後越演越烈,毀掉原本正常的人生

可是這個方面,我大概就"只懂到那裏",如果再講下去,就會變成鬼扯

我想大家花時間,不是來聽鬼扯的,而且我也不可以鬼扯

所以適時地提供必要的資訊 剩下的部分和人家坦白"這已經超過我的範圍以外" "要交給其他領域的專家來處理" 也就是我不知道I don't know,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

我很高興自己沒有變成畫唬爛的江湖術士

謝謝每個提問的人 因為每次訓練 都讓我和各位變的更好 變的再多懂一些 再往前進一小步 各位在專業上提問 是求學的正確態度 

我自己也一直是在課堂上提問的學生 不懂就問 是天經地義的事

每一個問題 都會讓我重新整理十七年來對軍事資訊的所得

所以謝謝各位 我也從你們那裏學到更多


上文承蒙
 Casey Chao先生同意,引用他的「臉書」系列文章,特此致謝!

http://f4.wretch.yimg.com/chaoyisun/19/1360073939.jpg  

不要認為弟兄們不懂戰術、不懂管理!


民國69年筆者擔任步兵連上尉連長一職時,接受○考部之營測驗,測驗前長官明令我的連隊於遭遇戰時必須到達某地,否則……

結果,測驗當日我所率領之連隊按時搶佔營部所規定之地點後,當時的裁判官一再誘導我繼續前進,我都以命令規定如此『我部不得違反』而婉拒。事後,營作戰官則大呼後悔,因為他沒有想到我的部隊可以做得比他預估的好,而喪失了更好的戰機。

從此以後,筆者養成一個習慣,凡事與官兵講明白說清楚,特別是運用公發的 300 吋投影機結合電腦簡報軟體於中正堂或露天司令台上向全體的官士兵們。

不要認為弟兄們不懂戰術、不懂管理!在坊間的一部軍事電影中,美軍核子潛艦的『艦長』對官兵說到:『我的軍人時代,我所需要知道的,就是如何去按核彈發射鈕,而上級則告訴我何時去按。至於你們,現代的軍隊則要求你們知道為何而按鈕。』

2001年 一月 05日 星期五  神仙、老虎、狗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937319 

神仙、老虎、狗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