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軍291


 國軍290  


Casey Chao

國內兩大軍事雜誌《尖端科技》與《天生射手》專欄作家。

從訓練漫談國防問題
 
2014年7月19日

雖然在幾年前已經在雜誌上登過國內軍警訓練的問題(2009/8尖端科技雜誌),但除了人微言輕以外,許多單位根本不把弟兄當”人”看,而是當成不必維修,報賠或除帳的活器材,所以並沒有在近年來看到甚麼真正值得嘉許的轉變,但在看到前陣子因總統參訪,竟然要憲兵特勤隊員先在烈日下等候,再去跳戰舞與搞頭部擊破之後,我決定再努力一次,把這種草莽訓練的後果給引據寫出來  

希望再怎樣能讓更多人了解,即使我們暫且把指揮道德放在一旁不管,單就團隊或國家利益來考量,其實”人”才真正是最重要,最不該去消耗的資產,更何況領導者應該負起指揮的道德,不是讓手下去做沒有意義的消耗或犧牲  

從腦震盪開始: 

基本上在頭顱裡的腦子,就好像坐在汽車內的乘客一樣,不是完全靜止的:當車子往前疾駛時,我們會因慣性而產生同樣的速度(如果你從快車上跳出,基本上就等於是以和車速同樣的速度去接觸地面);如果因為剎車或車禍突然停止,甚至隨後產生反作用力時,若沒有安全帶或氣囊這類器材去緩衝(但這並不能保證你一定不受傷),乘客就會撞上儀表板或前面的座椅  

同樣的是,假使你的頭在移動後去撞上某些物體,無論是有意或無意的,你的腦子也會同樣地因慣性先行移動,然後在撞擊與反作用的一瞬間,先觸及你顱骨的內側,然後再因反作用”彈”(請恕我用語誇張點)回去,就在這個觸及顱骨的一瞬間,產生所謂的腦震盪(concussion)  

而在震盪過後,腦部就產生了瘀傷(bruise),當然嚴重程度會看撞擊的猛烈度而異;但真正的問題在於,腦部的神經細胞和一般人體內的細胞不太一樣(神經元不會像一般細胞那樣進行分裂),在個體成人之後,神經生成的作用就大抵消失(好吧,為了把話講清楚點,其實這個neurogenesis的作用在人體成熟後只有在海馬體Hippocampus和嗅球Olfactory bulb兩個部位還有繼續下去,不過至少目前在鼠兔類的哺乳動物上,有觀察到小腦出現neurogenesis),因此如果腦部某處有了瘀傷,基本上它就會一直保持那樣的狀況,如果你還讓它繼續受到那樣的衝擊,結果就是這個瘀傷會越來越嚴重,嚴重到影響你的正常生活  

從頭槌到俯衝頭槌: 

基本上從上面的說明就能了解,用頭槌(headbutt)去攻擊已經是對腦部會有影響的了,如果你還進一步用俯衝頭槌(diving headbutt),也就是從高處跳下或運用衝力,再以頭部攻擊對方的話,那所冒的風險或造成的傷害就更為嚴重了:據研究(這個Adamec的研究會寫在後面)估計,如果你從五呎高處跳下來,進行俯衝頭槌的話,所造成的複合性傷害有可能是一般頭槌的十倍-其實這也不太難理解,只要把人的頭和頸/脊椎想像成拖車頭以及後面拖行的車廂,當車頭撞上其他物體後,後面車廂因慣性向前衝擊會造成甚麼影響(火車出軌看過吧?),你也就可以知道,這時候除了頭腦以外,頸椎和脊椎也都有可能受傷  

當然,你可以不用相信我,但麻煩敲個鍵盤,去查查一位最喜歡用diving head butt/俯衝頭槌招式的摔角手,Chris Benoit他的下場和驗屍報告(他除了在2001年因頸部受傷停賽整整一年外,最後更於2007年殺死妻兒後上吊自殺,而死後經西維吉尼亞大學神經外科的首席醫師Julian Bailes解剖後發現,他40 歲的腦部狀況,等於一位高達85 歲的阿茲海默症患者!這狀況在另外四名退休的國家橄欖球聯盟成員的身上也有發現,最後Julian認為,重複腦震盪不僅會導致失智,還會引發嚴重的行為問題)  

無獨有偶的,另一位喜歡用俯衝頭槌招式的選手Daniel Bryan在今年5月也進行了一次頸部手術,來釋放其神經根(nerve root)的壓力,但因為其右臂的力量無法順利恢復,重返賽場的時間遙遙無期,因此WWE被迫取消掉他世界重量級冠軍的頭銜;至於在1970-80年代”發明”俯衝頭槌攻擊方式的選手,也是曾六度獲得世界冠軍的Harley Race,現在也深受背部問題所苦  

而在Benoit的慘劇發生後幾個月,WWE終於採取行動:讓那些選手每半年進行一次神經心理測驗,甚至評估記憶力,認知能力和反應時間,假使在比賽後出現或疑似有腦震盪的狀況,選手則必須馬上再進行一次測驗,以確認腦部是否受傷,以及能不能再繼續參賽  

其他像Mick Foley(太太說他在比賽後竟然忘記回家的路),MikeAwesome(因抑鬱而自殺),Devil Bhudakhan(模仿Benoit的另一位摔角手,於2007年自殺)等,無論美日,都有一堆因腦震盪而出現健康甚至更嚴重問題的摔角手  

其他的研究: 

在2011年的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Legal Medicine上,Jiri Adamec和其他五位專家,針對頭槌攻擊的受傷風險撰寫了一篇研究報告Biomechanics and Injury risk of a headbutt:其結論認為,在一般頭槌的狀況下(如果攻擊方沒有衝刺,或先把頭往後甩再進行頭槌),因頭部的運動距離較短,加上撞擊速度不太快,因此最大的能量不過是1-2.5kN,所以發生危及性命重傷的機率是相對較低的(但鼻骨或面部則有骨折的可能),較嚴重的面部或顱骨骨折,以及其他的併發症(內出血等),通常都不會發生;但在特定情形下(例如攻擊方先抓住被攻擊方的頭部等),頭部會是一個有相當威力的武器,能產生相當的力量,並導致有致命可能的受傷情況!  

紐約Yeshiva大學的愛因斯坦醫學院 (Albert Einstein College of Medicine of Yeshiva University),磁共振研究中心的Michael Lipton在2013年也做了研究,以37位平均球齡達22年的成人為樣本,先從問卷調查其運動方式(有多常以頭去頂球),再進行記憶測試和腦部掃描,結果發現在單一球季以頭頂球次數在1500次以上者,腦部掃描異常就越明顯;至於那些在單一球季頂球次數超過1800次者,在記憶測試中的表現明顯輸給那些較少以頭頂球者  

所以各位可以想想,如果腦袋撞擊的不是足球,而是石板磚瓦,甚至在你撞擊後再承受反作用力時,腦部會受到甚麼樣的影響  

“人”的不可替代性 

其實任何對海豹或其他特戰訓練有興趣者,大概都會發現一個事實:也就是無論技術如何演進,訓練的方式如何科學化,通常每次能夠完成訓練的人,就是那樣多(或者說就是一定比例);就和西方說”狙擊手不可能大量生產”一樣,具有執行特殊任務潛力或心理特質者,絕不是垂手可得的;相較於你有錢就能買到的裝備,即使我們把”人命關天”的老百姓觀念或指揮道德問題先放在一旁不提,找到適合的人,向來是一件最為困難的事,更別提在訓練和任務過程中,往往難以避免的受傷或折損狀況,因此任何能夠控制,或非必要的風險,應該都要避免才是  

更何況在維繫一個高度任務節奏或壓力的單位時,指揮官的道德與承擔能力就顯得更為重要:好比美國特戰部隊常提的Leave No Man Behind一樣,讓所有的弟兄無論生死都能回家,就是一個為了保持士氣的必須背負的沉重代價-如果隊員們有人擔心自己在受傷後會被丟下,死亡後會魂斷異鄉甚至受到凌辱,那他就沒有可能全心投入戰鬥,而最後就會有更多人傷亡,甚至任務失敗;而反觀國內,如果指揮官自己沒有求知,或壓根拒絕了解某些訓練方式弊多於利,甚至在了解後仍屈就於上級壓力而盲目服從後,手下們知道長官在面對壓力時,會把自己福祉的優先性放在其他隊員之上後,要完成真正的領導,幾乎是不可能的任務  

結論: 

基本上軍隊的訓練應該是要接近其任務/戰鬥型態,這樣一來除了可以利用長期練習養成的肌肉記憶,做出正確反應外,更重要的是,在心理方面也才能夠有更好的調適;相反地,如果你的訓練和任務/戰鬥型態差距越大,那在面對真實狀況時,你反應不過來或錯誤反應的機會就更高,還不提除了你以外,其他隊員也會有各自的問題,因此一個任務裏除了敵人帶來的威脅外,不熟悉的自己人更會憑白增加許多風險  

更糟糕的是,如果你的訓練和任務/戰鬥型態不僅有相當差距,甚至還會導致不必要的受傷和風險時,那你不僅在走向戰敗之路(做出錯誤的準備),更是在製造單位內的領導危機,假使連SSC類的單位都不注意這類嚴重問題的話,其他部隊的情況應該是更不樂觀的,而連帶衍生出來的國家安全與社會問題,最後會變成沉默大眾的共業!  

我不打算沉默地坐著等到共業降臨的那天,所以一直研究,寫作,訓練至今,那你呢?

上文承蒙 Casey Chao先生同意,引用他的「臉書」系列文章,特此致謝!

 

延伸閱讀:

今年中共九三的閱兵分列後,台灣又有退將提議國軍要如同解放軍一樣,恢復「踢正步」事宜。人家解放軍可以拿九牛一毛的兵力不務正業,展現儀隊與閱兵部隊給世界各國來個微笑的警告,其餘兵力則專司作戰訓練。國軍還有餘力將作戰部隊浪費時間於花俏的正步閱兵儀式,卻不重視作戰訓練嗎?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61981114

    全站熱搜

    神仙、老虎、狗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