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崗多情書

本文乃舊文新貼,係因
神仙、老虎、狗」網站全面關閉,不提供網站(非部落格)功能的服務。導致六個經網友同意分享的PChome新聞台專欄文章無法瀏覽之外,再加上PChome新聞台歷經多次當機重組系統後,這六位網友的PChome新聞台文章也無法瀏覽。因此基於道義與責任,而於本部落格重新張貼。

本站經作者同意並授權全文轉貼,特此致謝。

※※※※※※※※※※※※※※※※

把你拋在腦後

...... 

「妳瘦好多!」我感覺他熱切的眼神,在我身上游移,就像我們相識的那幾年,他燃燒我身影的注視,依然如故。 

這樣的開場白有點尷尬,我只好回以『最近生活規律了,工作比較忙吧!』 

皺著眉,他瞇起有著長長睫毛的眼睛,眸光深邃,道:「他......沒有好好照顧妳嗎?妳看起來很憔悴。」 

『......』腦海中迅速閃過昨天我們的通話內容,直至今日我依然沈浸在對你不滿的情緒之中,一時之間,我沒有回答他這突來的問題。 

他像以往一樣把手臂輕搭在我的肩膀上,將我輕輕攬近他的身軀,又道:「妳愛他嗎?」這一次,我不如以往推拒他的觸碰。 

『......』我依然低頭不語,不知道該怎麼回答這個問題,因為當初,我拒絕了他,選擇了你。 

感覺相當沮喪,一年多不見的朋友,竟然一眼便察覺,我在這個陌生的城市,除了馬不停蹄的工作之外,過得並不好。憶起昨日的一切,真不知道該怎麼平息這一場即將掀起的風暴。好像除了你之外,大家都看到了我的消瘦,除了你之外,大家都感覺到我生活的苦澀。

你把所有的感情投擲在你的工作之中,我感覺自己像是你可有可無的寵物,必要的時候拿出來賞忨,因為還具娛樂性,而丟了太過可惜,所以你把我擺著,等到有空時再過來逗逗我。兩個人的感情,其中一方已經出現這樣的想法,意味著感情的黃燈閃過而紅燈已經亮起。我們早已漸行漸遠,很難過的,我必須對你說,你已經把自己賣給中華民國的陸軍,就別想試圖擁有全然的我。你沒有資格規範我的交友,因為,他們比你更在乎我,比你更關心我。

你也沒有資格左右我的思緒,讓我在思念你的同時,眼淚像潰堤的流,不能停止。你更沒有資格預約我的人生,因為你已經把自己給了國家,再也沒有閒工夫跟我培養感情。最後,我只能輕輕對你說,「愛」是自私的,當你對工作的愛更甚於我時,我只能選擇,愛自己更甚於你。所以,在冷戰之後,我選擇從站崗男人的身邊抽身,退回屬於我自己依然忙碌但不再為你傷神的世界。 

「吃過飯沒?我早就想嚐嚐這裡聞名的小吃。」他話鋒一轉,讓我投以感激的一撇,在秋天而依然炙熱的午後,笑開。 

『想吃什麼?走吧!順便一起去看看這裡聞名的古蹟,你會喜歡的。』 

肩並肩,我和他走進府城的陽光裡......我已經把對你的愛恨情仇拋在腦後。   

 2000/11/18
 


※※※※※※※※※※※※※※※※

他們都好色

大學最要好的同學幾年前進了部隊,開始了她軍人的生活。入伍訓最苦的她撐過了,但在通校的不適應幾乎讓她自動退訓。所幸我家是她的療傷場所,而我老爹是她的心輔專員,時間到了,她也安心地下部隊去。 

我們都以為她熬過了,可是,在部隊的日子,卻常常聽她抱怨工作的環境讓她無法忍受,不只是生活受到規範,長官的欺壓、不恥更是她最常掛在嘴邊的話語,最讓我印象深刻的是,她無法忍受辦公室裡到處充滿色瞇瞇的眼睛,有一次她還說:「我不小心發現副座檔案夾內置放很多的寫真清涼照片,難怪他常常一邊看資料一邊笑。真夠噁心!」她告訴我:「他們都好色」。 

當我跟你提起這件事,你卻說:「叫她不要大驚小怪,這很正常啊!」我也才恍然想起你在當參謀的那個時候我曾經看到,辦公室將近十台電腦,桌面及螢幕保護程式都是寫真女星。難怪你要說這有什麼稀奇,還勸我好好教我同學看開點,連這個都不能釋懷,以後還會有苦日子。當然我沒有轉述你的話給她聽,我私自認為,一個曾經是北一女的優等生,她不會想聽到這些的。你也明明知道她一度因為不適應而住院,何苦要我再加重她的心裡負擔。 

到現在,我還是不知道「他們都好色」是真的還是假的,我也不想知道它的答案是非。但是我很驚訝一件事,上學期重修的學生知道我要嫁給軍人時,第一句話竟然是:「老師,妳有沒有搞錯!他們都很變態,他們很色!」 

自此,我不願再想起這一類的事,它應該是因人而異吧!否則我不是犯了以偏蓋全的毛病! 

2001/08/30 

本文網友回響連結: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937371
他們都好色 @ 神仙、老虎、狗

※※※※※※※※※※※※※※※※

優勝的背後是苦澀

在你常去的那個網站上,我看到一則佈告,它寫道:「狂賀!○○部隊○○○旅○○營榮獲國防部......」看到這個早在一個月前就知道的消息,我完全沒有感覺到興奮,反而頭皮發麻,他們可知道,優勝的背後有多少苦澀。 

由於你的訓練,讓你不斷地對我爽約,甚至好長一段時間不見面,我們累積了十個指頭也數不完的爭吵,電話通聯次數驟降,當我忍無可忍之際,你只是無奈地表示身不由己。有一段時間我甚至不想聽見你,因為你沒有心情跟我說話,你全部的心思都在工作上,每一次開口都是你很累,你想休息。我感覺相當沮喪,竟然你連工作之餘都沒空理我。 

一切終於結束了,努力有了成果,長官也讚譽有加,但在我的心裡,只慶幸你多放了幾天假,沒有其他。請原諒我完全無法體會那種榮耀的感覺,我只關心你的下一波訓練計畫是否又將來臨,我是不是又該開始忍耐的日子。果真,好日子不超過兩週,你又要開始準備演習、要檢討部隊被督導的地方,而我,將被你丟回那個叫做台東的後宮,等待你下一次的恩寵。 

我常常罵你是不折不扣的工作狂。對國防部而言,你真是太優秀了,但對我而言,關於你工作的一切都讓我覺得太辛苦。 

2001/12/23 


※※※※※※※※※※※※※※※※

職業病

我承認自己有職業病,莫名其妙地會對人說教,但那並不是壞事。 

父親曾經提起一位同事,生了好幾個兒子,把軍隊的那一套方式帶回家管理,其中一個犯了錯必定是全體受罰,每個人腳下畫個小圈圈,成一列立正站好,除了不准動之外,眼睛還得盯著前面牆上的時鐘,等待懲罰時間結束。

這一段,聽過好多次,老爸的結論是:「看我對你們多好,還不知道安分一點。」雖然沒有那麼苛的懲罰,但他的家教可嚴格咧!吃飯時不準彎腰駝背、不准看電視;早上六點起床、背書、寫字;下午五點前回家、六點準時開飯,那一段童年還真令人印象深刻。 

後來發現,學校的教官也很可愛,他自己都說那是職業病。他說,常常利用假日開車在市區閒晃,看看學生有沒有在校外搞怪,當然,被抓包的學生不計其數,久了,學生自然也會把眼睛放亮,得特別小心教官會在身邊出沒。 

有時候,把工作帶到生活上還不錯,不僅贏得工作認真的掌聲還增添了不少經驗值,但也要避免做得太過火而遭人非議,尤其軍事化的家庭教育最是可怕。記得小時後跟同伴玩的種種困擾大部分來自老爸的管教,連後來的大學同學都覺得我的家庭生活太不可思議,星期假日大家都睡到自然醒,而我,竟然六點就得起床。不過,並不全都是壞處,我那還算不錯的內務整理,就是老爸一手調教出來的。 

有一點點的職業病還是很好啦!重點是,要控制得「恰到好處」。 

2001/12/30 

※※※※※※※※※※※※※※※※

馬的擁護者  

我沒有亂說,也沒有冤枉你們。我真的觀察了很久,在不同的時間、不同的地點,也在不同的人身上得到印證,你們之中,確實有90%的人是「馬的擁護者」,我甚至懷疑,你們是不是集體加入「愛馬協會」。至於剩下的10%,真的可謂言行甚謹,處在那樣的大染缸中絲毫不受影響,仍然保有君子的風範,實在值得嘉許。 

什麼叫做「馬的擁護者」?簡單說,你們很容易在語首或語中加入「馬的」這種語助詞,使用次數甚至頻繁到令人無法想像。我曾經針對某一從部隊轉任到學校不久的教官做一次計算,他的十句話當中,大概有七句中用了「馬的」,有時輕聲用在語首,例如:「媽的那學生怎麼一回事....」;有時候又顯得粗氣用在語中,例如:「那學生馬的真不受教....」。不過,身在教育的殿堂,教官們還是會收斂許多,我姑且猜測該教官把在部隊裡面言語上的壞習慣不小心帶了出來,時間經久,他會淡用。果然,過了一學期,「馬的」使用次數銳減,他整個人的氣質提升好多。 

相較於學校教官,現役的軍人就可怕許多,不只是「馬的」語助詞掛在嘴邊,一個字、三個字、五個字的語詞總會不小心從口中流出,那些人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啊!也不見他們臉上有絲毫盛怒的表情,竟然還可以面帶微笑把它們如慣用語一般用在日常言談之中。莫非這是軍中次文化的一種,是順利退伍的通關密語,我想應該不是,只是身處複雜的環境,不小心被傳染上了壞毛病而不自覺,他們不是故意要說的,只是會不受自主的控制「脫口而出」 

也不能一竿子打翻一船人,絕大多數人還是會看場合說話,很多時候都只是我耳尖偷偷聽見。鮮少人會在女性面前這麼粗俗地講話,這表示,他們還算滿自愛的,那一類的語助詞也並非語言的必需品。 

我很慶幸,你還不敢在我面前造次,不過,我還是有聽見你罵過髒話。能不能改一改呢?說話要有技巧,罵人也可以是一種藝術。 

2002/01/01 

※※※※※※※※※※※※※※※※

熱情黃埔

那一年夏天,很熱。搜尋記憶,裡頭什麼都沒有,只有太武山上「毋忘在莒」四個字,和我唇邊傻傻的笑意。 

隔年春天,剛剛學完篆刻的皮毛,在金門邂逅的那個大男孩帶著「碧血石」而來,風塵僕僕地一下飛機就把我約出來敘舊,基於那一片用心,我不敢告訴他碧血石太硬不好用手工作篆刻,只能答應他會好好保管那顆磚紅色帶著污濁線條的石頭。 

昏暗的PUB裡,充斥著煙霧和爵士,完全不記得怎麼會答應他走進那跟我完全不搭軋的地方,隔著四方桌,在他星亮的眼中我讀到一種叫做「熱情」的訊號,打破了十幾年來我對軍人剛直又嚴肅的刻板印象,原來,出身黃埔的鐵漢也有熱情的一面。多年以來,我在很多人身上重複得到印證,最後終於相信,軍人其實也懂得愛人與被愛。 

最讓我印象深刻的是幾次校園擊劍邀請賽中,屢見官校生跟其女伴趁著比賽空檔在花圃邊緣(也就是大家都看得到的地方)摟抱擁吻、濃情蜜意,這跟我與官校生接洽社團事務時,他們所表現出來的拘謹、嚴肅和被校方吃死的態度迥然大異。後來我才發現,我一直只看到表面,其實他們還是擁有熱情澎湃的一顆心。 

這件事,在遇見你的同一時刻,得到最後一次印證。 

2002/01/24 


※※※※※※※※※※※※※※※※

婚外戀愛

報章上討論「通姦除罪」有一段時間了,前陣子政治公眾人物的性醜聞驟然成為媒體的焦點,巧的是又牽扯到幸福婚姻的背叛,以前稱作「婚外情」、「不倫之戀」的事突然變得稀鬆平常,在日劇裡頭還出現了新詞兒,它叫做「婚外戀愛」,於是「外遇」漸漸地被合理化,對少部分人而言,它是婚姻的加味劑。 

雖然在婚姻中「出軌」的人男女都有,但不可否認,男性仍然佔據大多數。日本文學作家渡邊淳一寫過許多婚外情的戀愛故事,其中《失樂園》一書更是經典,並且大為暢銷。男人為何去「風流」?他說,在性涉獵中,男人是探險家,受到好奇心及慾望的驅使,對於未知的女性及其肉體,總是抱著強烈的好奇心,即使要冒一定的風險,也樂於挑戰;他還認為,男人對妻子「不忠」、在外「打野食」是他們難以從妻子那兒得到滿足,只得向其他女性尋求慰藉,也就是說,造成男人「婚外戀愛」的原因,除了他追求新鮮風流韻事的本質之外,妻子在婚姻生活中沒有變出新花樣也得為之負責。 

我永遠都記得當我決定要嫁給你的時候,我的同學強烈質問我:「妳能保證他永遠愛妳嗎?」然後她又說:「我們分隊長結婚十年了,最近跟同辦公室某學姐走得很近,不只是把應當屬於學姐的工作派給別人,兩人還一起早退,更過份的是編排理由欺瞞大嫂,兩個人一起出差。哼!典型的辦公室婚外情。妳以為部隊男人多就沒事?男人出軌是不須要理由的,以他們的專業素養、聰明與機警可以做得天衣無縫,然後讓妳成為唯一被蒙在鼓裡的傻瓜!我們那裡還有一個士官長更誇張,對於自己的外遇毫不隱瞞,隊上沒有人不知道這件事……」當時我為了你,跟她辯駁了許久,畢竟,她是看透了愛情、看偏了婚姻,可是不能怪她,是社會上倫常與價值觀改變太快,她或許還來不及思考,就厭倦了探索事件的前因後果。 

其實,這件事所反映出來的現象很可怕,許多人把婚姻關係看得很淡、把夫妻感情想得太可悲,不只是「婚外戀愛」像家常便飯,不婚族也愈來愈多,離婚率再度攀升,出生率更為降低。 

一直以來,生活周遭不斷出現「婚外戀愛」的事實,神經沒有比較大條的話,我還真懷疑自己會因為害怕得不到「白頭到老的婚姻」而染上「婚姻恐懼症」。但我發現,在這個一夫一妻制的社會還是不容第三者的存在,婚姻的幸福與否主在經營的用心度,沒錯吧? 

我們曾經討論過這些,你只是告訴我:「婚外情被元配揭發訴諸公堂,可以勒退。」那是不是意味著,不想在軍中繼續待下去的,不想完成年少時的壯志凌雲,盡量去偷腥吧! 

2002/01/25 

※※※※※※※※※※※※※※※※

假日症候群 

假日症候群包羅萬象、因人而異,好發於25~45歲之工作人群,以下簡述其中一類。 

【病因】 
長時間一陳不變、孤寂又極具壓力的工作,部分人一到放假日即身心突然鬆懈、幾乎完全失去日常生活能力,做出迥然於工作事務的動作,完全變了個樣,讓你誤以為他只是另一個同名同姓的人。 

【症狀】 
睡到自然醒、睡到地老天荒、睡到不知不覺、睡到忘記要繼續上班;要不然,守著電視就像守著萬貫家財,一刻也不願離去,一再複習新聞、體育、武俠和歷史節目,百看不厭,幾乎已經達爐火純青之地步,戲劇節目更可以倒背台詞如流。 

【診斷】 
從假日家中沙發、臥床突然出現與患者體型相當之凹陷痕跡即可輕易證明,再者,電視機只出現第38~48頻道、遙控器突然失蹤亦可證明被某人使用過度,得小心家裡有這一類假日症候群的患者。 

【治療】 
基本上無藥可救,但可施以威脅加利誘,症狀稍可減輕但無法根除,除非患者轉行成為自由業者,工作時間可完全自己掌控的時候即可不藥而癒。 

以上,眾女性親友一致鄙為「工作時像超人,放假時變廢人」之行徑。 

沒錯,就是在說你。 

2002/02/11 

延伸閱讀:

軍眷:站崗多情書(1/4)~君在嶺上

軍眷:站崗多情書(2/4)~有愛的生活

軍眷:站崗多情書(4/4)~眷屬迴響

神仙、老虎、狗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