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士官長  

「國防部總士官長」制被視為國防部長馮世寬提升國軍士官位階的政策指標,但基層對此褒貶不一。 圖/軍聞社

【重磅快評】報告大鵬:國軍需要緊急輸血 不是維他命

2017-07-10 聯合報 主筆室

國防部長馮世寬又有新點子:本周起將設置「國軍總士官長」,號稱是士官的「參謀總長」。官員表示,希望藉讓士官督導長與軍官「平起平坐」,提升士官位階,改善基層士官人力日益流失的問題。 

馮世寬部長上任之後,以提振士氣與榮譽之名,想出不少新政策:包括規定官兵立正時,將雙手由平貼褲縫改為握拳;軍服上繡單位臂章,參加演訓就在袖子上加繡一條色帶;他對官兵發表文告,到部隊簽名留念,一律都用「大鵬」而非本名……

平心而論,「馮大鵬」的確不擺架子,不愛繁文縟節,試圖展現與基層打成一片。他推動這些「加強榮譽」措施,多半在先進國家軍中推行有年。但是當前國軍面臨的榮譽感低落與基層人力流失,恐怕不是大鵬部長這些小點子所能夠拯救。

一言以蔽之,國軍最大問題就是缺人缺錢。明明沒有實施全志願役的條件,但是藍綠政客競相媚俗,選民也樂得白吃午餐,上下交相賊的結果,卻要國軍來承擔。以目前國軍總人數,全改成志願役,代表將近1%的人口必須從軍,比例遠高於採取募兵的主要國家。台灣的軍人待遇與社會地位,遠遠不及歐美,卻必須招募更多的人從軍。更離譜的是,比起轉型募兵之前,國防預算額度幾乎沒有變化,顯示中華民國不必多花一毛錢,就把義務役轉為志願役。如果成功,真是古往今來軍事史上的頭號奇蹟。

國防部高層對基層資源匱乏的苦楚,千方百計遮掩不承認,但對於高層的指示,卻二話不說照單全收。例如執政黨在大選前倡議,為重視資訊、網路作戰,應該將其獨立為第四軍種。政策推出後爭論不少,各界同意資電戰愈來愈重要,但規模是否要到與陸海空三軍平起平坐的「軍種」?恐怕大有疑問。

國防部最後方法是,將原本以少將為主官的的「資電指揮部」,擴編為中將主官的「資通電軍指揮部」。國防部直轄的中將層級指揮部,先前已有憲兵、後備,算是「獨立兵種」,而非更高一級的「軍種」。

國防部其實很清楚,再怎麼擴充資通電,也到不了軍種等級,因此就在名稱上故意加了一個「軍」字,高層便可以說嘴「資通電軍成立了」。問題是資通電軍的「軍」,其實根本是個贅詞,與陸海空「軍」仍是不同等級的東西。而且對於國軍如此大的編制變化,國防部居然事前密而不宣,怕被戳破國王新衣的心態,昭然若揭。

另一方面,為讓資通電「軍」達到可派任中將的規模,國防部把陸軍各軍團的通信部隊抽出改撥給它。但是資通電軍標榜的電子戰、網路戰,與一般部隊的日常通信,是否應放在同個單位底下?會不會反而導致基層通信單位在作戰協調、人事流動方面的阻礙?未來可不可能像是防空飛彈或是反潛機,每過幾年就要「換爸爸」一次?

就在稍早,監察院發布去年陸軍564裝甲旅戰車墜河事件的調查報告,結果顯示:部隊基層的無線電老舊逾期,官兵甚至必須自購無線電對講機。當天通訊不良,行動指令沒法傳達給每一輛戰車,是事故的間接原因之一。

現代戰爭中,所謂C4ISR(指管通情資監偵)是發揮戰力的基本條件。身為國軍地面打擊主力的戰車部隊,居然出現無線電長期性失效,各車之間無法有效溝通,宛如倒退回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前。如此不堪的現實,如此嚴重直接的危險,高層無心處理,只對掛牌移編之類的虛功有興趣。

總之,國軍面臨長期的資源不足,如今又必須因應明年起停徵義務役,募兵正式上路(前兩任部長都在最後關頭喊出暫緩延長,這次看來大鵬是鐵了心,非要執行上意),加上年改政策必然衝擊軍心士氣。如今的國軍,可以說已經到了需要緊急輸血的病危地步,而國防部或更高位的府院,卻仍然以餵食維他命丸而洋洋得意,自認已經做到對國軍的關注。如果長此以往,繼續裝聾作啞,後果的嚴重與恐怖程度,恐怕遠遠超過吾人忍心想像的地步。

延伸閱讀:

少了看家的資深士官

陸軍「士官團」快速建制與改革案之我見

1980年代國軍宣佈:
資深士官長加薪比照少將師長一案,何時有望?


亟需軍事革新亦或軍事革命?

請國軍資深將校與資深士官們參考:
軍事革新亦或軍事革命到底「革什麼」?


軍事革新者 和 酸民 的差異

    全站熱搜

    神仙、老虎、狗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