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jpg
 

photo.jpg

Ching Tsai Lin

陸軍官校 68 年班

【 臺 南 安 平 港 舊 地 遊 】2016/09/28

9/24飛臺南參加好友女兒歸寧喜宴,因班機9時多即抵達,喜宴排訂中午,有勞楊哥接機,並費心安排先赴安平港舊地重遊。

想想安平港一別已逾22年,車行路上有些許忐忑、有些許情怯,看路上景物依稀,嘆人生已轉瞬白頭。雖麗日當空但只感溫煦,不若家鄉驕陽的炙熱逼人,或緣於心理作用吧!

安平港的改變不大,增多的是海釣的休閒船筏,泊靠的突堤呈非字型,船隻停靠井然有序。岸上的人悠閒的於蔭架下菸茶聊天,泊岸的人從容在各船打理漁具(獲),楊哥遇到了熟人,就像街坊鄰居見面,總要詢問釣況哈拉上兩句。

楊哥的船約莫30臺尺,聽他說時速可達2、30節,依我認知速度是很快的了,已相當於俗稱的《黑金剛》。各船位一畦畦,就像菜圃般整齊劃一,像搖籃下襯黑網船停其上,都有定著位置,不會位移錯亂。

在上船前巧遇了孟哥,那是以前部隊老同事,大家一見如故寒暄了會兒,他釣魚當消遣,漁獲多了還可轉賣小賺一筆,既怡情又益性自得其樂,所以看他身形面貌都變化不大。

波光粼粼下,楊哥調轉船機船身準備開船,我則好整以暇,注視著船席下小魚群悠游,天光水色物我自得其樂。

未幾船隻緩緩駛出船席,港內波瀾不興海風徐徐,沿岸際有船屋內置雜物塑膠簍筐,想是採蚵所用;有層層疊疊籃球場大小編結竹架,想是拉出海後定置養蚵的蚵架。

港區海面有橋,橋下有船筏藉其遮蔭垂釣,惟恐船過湧浪驚嚇魚隻,楊哥不待釣者示意,早熟門熟路自動減速,釣者頻頻揮手回謝,互動之間滿是人情味。

船續繞著港內前行,見有泊靠除役緝私船艦,旗幟裝備一如現役,供遊客登船取景拍照;有庇佑漁民出入平安之岸際媽祖塑像、有我不明其意義的圖騰造景、有泊岸上架的仿明清古船•••。

楊哥駕船或急或徐,乘風避浪技術嫺熟,前行迂迴操控裕如,乘坐其上舒適平穩,他順水催舟不逆流不頂浪,所以全程未被浪花噴濺濕身,堪稱駕御高手,不過他謙稱是「無照駕駛」。

右去左回港內遶行一圈,約花了半個小時,水光瀲灔秋高氣爽,甚是賞心悅目。去程於漁市場外海面,見有漂浮類似魚內臟之物,讓我想起一段往事。

22年前我任據點主官一年多,入夜後始曉前,常奔波於海岸督勤查哨,統合責任區內軍憲警遂行任務,海岸線綿長,安平港也是我常跑的一個點。

據點過的是晝伏夜出曰夜顛倒的作息,除月休2至3天慰勞假外,其他時間都待警備站裡,平時尚須諮詢員佈建訪問,任務大雜燴,生活日夜公私難分。

某夜,駕駛帶我至關廟訪諮詢員霍大哥,已是半夜時分,即於大哥住家前院瓜棚架下,藉月色就當地鳳梨苦瓜雞•••等時饈,把酒言歡起來,直至拂曉猶酒意未盡。

繼之霍大哥邀約抓螃蟹佐酒,我慨然允諾,先請據點弟兄赴安平港漁市場,蒐集早市棄置之魚內臟,串以竹籤備便當餌。再與霍大哥、弟兄一起至鹿耳門溪海邊,於水深及膝沙灘,插置串魚內臟竹籤,藉魚腥味誘捕螃蟹,竟也出奇抓了整麻袋,大夥大快朵頤一番。
(*文存一半另半不見了,找到再PO或補寫不定,隨興囉!)

我於澎湖與楊哥相識,那時我初任排長,楊哥是單位大保,10餘年後臺南再度相逢,他是參三主管,我是他麾下外派據點主官,他是作戰要職,我是無味雞肋,我對他蝴蝶幫政四背景,始終戒慎恐懼保持距離。

記得那時沒酒駕這回事,很多工作反而要藉助酒力,楊哥常到我據點走動小喝,但我心裡都視為是種督勤監視,只是表面互動虛應故事。

某日陰微雨楊哥又來,騎機車前載幼子,小孩尚小前坐油箱手扶把手,酒過幾巡離去時傾盆雨下,我說:「這天氣以後別來,雨大騎車路上小心」,他說:「兄弟,我來關心你啊!下雨?下刀子我都來」,讓我深受感動,也卸下了心防,我想楊哥是真心的,否則不必賭這麼大,這天氣連小孩都賭上。

印象很深,楊哥任主管我3年考績都甲等以上,最後1年初評給我甲上,老闆說:「阿財他都不幹了,你幹嘛給他評這麼高?」楊哥回:「他太優了,我都想給他打特優呢!」當然士為知己則死,楊哥交辦公事、演訓計劃我都戮力以赴,從無貽誤也沒給他漏氣過。

人生白駒過隙,往事並不如煙,很感謝逆旅臺南,承楊哥、王老師、凱哥、昌哥、霍哥、劉哥、韓哥、阿強•••等官長兄弟關照。瀟灑倉促的劃下軍旅句點,不告而別,感謝離去那天還追著我要歡送的哥兒們,還有那枚遲來追頒的勳章,臺南~我的追憶滿行囊。(106.9.28補寫)

上文承蒙 Ching Tsai Lin 先生同意,引用他的「臉書」系列圖文,特此致謝。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神仙、老虎、狗 的頭像
神仙、老虎、狗

神仙、老虎、狗

神仙、老虎、狗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