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jpg

 

圖:28 六月 , 2019  全是她的人馬 » 觀策站  圖文漫畫家  季青

photo.jpg
圖:2019-06-28 聯合報 漫畫/季青

★ ★ ★ ★

photo.jpg
政務委員林萬億日前出席年改釋憲言詞辯論。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年改釋憲…越老花越少?公教心涼了

2019-06-27 聯合報 鍾亮恩/退休教師(高雄市)

一連兩天的年改釋憲言詞辯論落幕,靜待大法官解釋。我仔細從頭聆聽到結束,覺得雙方各持己見,幾乎毫無交集。政院方面堅持適足和永續經營,不能剝奪年輕世代的福祉,聲請方要求的是不溯及既往,因為年輕不再,無法再從頭選擇其他行業,而且會影響往後生活所需。

聲請方代表曾銘宗委員,一開始就開宗明義說這次年改,一年省下一四點七六億元,省下的經費比政府浪費公帑簡直小巫見大巫,而且造成世代焦慮,也帶給社會族群的彼此仇視,是得不償失。

這次年改教師部分減少的比公和軍為大,而且大學教授退休後領的比國中小老師還少,是不公平的。可見這次改革非常粗糙,簡直是亂改,缺乏審慎評估與計算。

教師每月領的薪水是包含薪俸額和學術研究費,如果有兼任行政工作,還有主管加級等;然而這次年改計算方式只有薪俸額,沒有學術研究費等,大學教授學術研究費多,中小學教師從師專或是大學畢業後就開始教書,教職年資越久,替代率越高,所以變成了有些中小學教師領的比大學教授還要多;也就是為何教師會比公務人員砍得較多的原因,因為公務人員沒有學術研究費,是單一薪俸,是有差別的,也顯現非常不公平。

這次年改讓退休人員非常焦慮的是,收入會逐年減少,然而年紀越大行動越不方便,甚至還要請外籍看護,花費越來越大,政院卻說越老越少,簡直背道而馳。年改後給社會帶來非常大的衝擊,絕非是現在執政黨所能想像,學校阿嬤教師增加,流浪教師哭之外,公部門菜鳥當家,老的不敢退休,只好一年等待一年,深怕退休下來,生活成問題,惡性循環下來,絕非國家之福!

★ ★ ★ ★

photo.jpg
軍人年改規定溯及既往,卻採取「變低就適用,變高不適用」,引發批評。圖/報系資料照片

調查報導/軍人年資差一點 會不會年改後差很多?

2019-06-28 聯合報 記者程嘉文

A少校於民國106年、服役滿20年退伍。廿年是少校的最大服役年限(如今改成廿二年),也是領取終身俸的最低門檻,每月可領三萬多元。晚他一年畢業的學弟B少校,同樣也是服滿20年,在民國107年、年改上路後退伍,但是每月卻多了一萬兩千元。

這是因為從86年起,軍人退俸由恩給制改為基金制,服役期間每月要扣繳一定額度匯入帳戶。至於退伍之後的終身俸計算,是以「本俸兩倍乘以40%,年資超過20年,每一年增加2%」為計算方式;但在107年,軍人年改上路後,卻改為「本俸兩倍乘以55%,年資超過20年,每一年增加2%」來計算。

換言之,階級資歷相同的A少校與B少校,因為退伍時間差了一年,終身俸就差了30%。以少校十二級來說,就是一萬兩千元。

因此,其實依據軍人年改的「55+2%」新公式計算出的數字,未必每位退伍軍人的終身俸數字都會變少。對於早在民國85年之前退伍的「純舊制」人員,以及86年之後才任官的「純新制」人員,其實年改後新公式算出的數字,比他們原先領得還高。至於被年改削減退俸的,就是中間這批跨越恩給與基金帳戶制的人,年齡大約從「三年級」到「六年級」前半。

不過政府推動年改,雖然堅持可以溯及既往,卻採取「只變少、不變多」的方式。換言之,新公式算出的數字若比原來低,終身俸就隨之降低;如A少校這種人,如果套用新公式,終身俸應該增加,卻繼續維持原先的低額度。

對此,領導年改抗爭的八百壯士捍衛中華協會理事長、退役中將吳斯懷說,86年軍人退休俸改為帳戶制時,新制退俸的確有所得替代率偏低的問題。政府願意面對加以改善,當然很好,但是否應該維持信賴保護,從現役者開始改?如今政府堅持為了改革可以溯及既往,卻是金額變少的人才溯及既往、如果金額變多就不溯及既往,如此擺明就只是剋扣的心態,如何能讓人服氣?

★ ★ ★ ★

photo.jpg
年改搭配服役年限延長,造成人事大塞車。 圖/軍聞社

調查報導/年改使將校塞車 尉官還是補不足?

2019-06-26 聯合報 記者程嘉文

國軍中將、少將,每年分兩批晉任。國防部今天公布了今年下半(7月1日生效)的名單,不過總數只有19人,創下歷年最低紀錄。究其原因,就是年改搭配服役年限延長,造成人事大塞車。

國軍校、尉級軍官的退伍,係以任官年限來決定。上尉與少、中、上校的最大年限,原本分別為15、20、24、28年,106年為了配合年改進行,將每一階都延長兩年。

將級軍官則依實際年齡退伍,少、中、上將分別為57、60、64歲。此次雖未修改退伍年齡,但過去將官有「八年條款」,如果8年升不到上一階,即使年齡未到,也得提前退伍;這次配合年改修訂軍士官服役條例,也將8年改為10年。

延役政策的理由是鼓勵「長留久用」:這些人留在軍中,可以繼續繳納退撫基金;他們因為年資變長,未來終身俸也會增加。

不過此舉卻造成嚴重人事塞車:許多原本該退伍的人突然留下,使得部隊無法開缺。以上校升少將為例,從106年下半到108年下半,平均只有17.6人;先前八年的平均卻將近24人,等於每年少升12個少將。

另一方面,部隊面臨嚴重「尉官荒」:馮世寬部長時代,被迫將大批士官拔擢為軍官,並開辦一年期的志願役預官,仍無法完全解決基層的人力短缺。

那麼,上層塞車的「回堵」,能否協助解決基層的人力短缺?記者訪問多位現役、退役軍官,對此答案都是「不」:因為堵塞的災區是校級以上,中尉階級還是大缺員。先前大量「製造」少尉,有一定改善效果,但仍不夠。

另一方面,國軍比起美軍,有一個常被批評的缺點:初級軍官「停年」太短,亦即太快就升到上尉、少校,往往歷練不足。如今既然塞車,是否可以趁機改善這個缺失,讓軍官在基層歷練更多、經驗更豐富?

答案仍然是否定:中將退伍的「八百壯士捍衛中華」協會理事長吳斯懷說,要想作到美軍一般,讓軍官在低階歷經更多磨練才晉升,必須要大幅提升尉官的待遇,例如從上尉就可以支領退俸等。否則若維持目前情況,不會達到增加尉官資歷的正面效果,反而會讓他們覺得留在軍中沒有明天,選擇提前退伍,讓問題變得更嚴重。

神仙、老虎、狗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