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jpg

2.jpg

3.jpg

4.jpg

1.jpg

黎樵
中華民國海軍備役上校,曾任艦長。

【最相愛的魚--鬼頭刀】2019/07/26

鬼頭刀,對「海軍人」來說並不陌生,以往在船上演訓任務結束,返航途中,老士官長們偶而會在船尾綁上魚繩拖釣,通常釣上來的大多是鬼頭刀,也是海上航行加菜的最佳料理…。

我們兵科艙面軍官,習慣都是在駕駛台舵房值更,白天只要遠遠看到船尾航行尾跡浪花的末端,沿著釣繩在海面上跳起的小浪花,就知道有魚上鉤了,這時候看到的人,尤其駕駛台上的官兵,會高興地樂得歡呼鼓掌,如同海上火砲射擊打靶擊落或命中目標,那種高昂的士氣,是海軍人難以言說的小確幸。

此種難得的機遇不是經常有的,也各自有它紀律性的規矩默契,每艘船都一樣,一定是在沒有任務或返航途中,不可能在編隊航行、操演訓練或執行任務時拖釣,畢竟是軍艦,但那種小確幸,不亞於打了一場勝仗,對官兵士氣的提升,有極大助益。

我很懷念那鬼頭刀拖釣上船的剎那驚喜,也很懷念有次總司令在我們船上視導飛靶或飛彈射擊,當擊落飛靶命中之後,總司令在駕駛台頒發加菜獎金給艦長,全船官兵感受的那份榮耀,或者在砲塔上漆上一顆顆藍星星,象徵曾經擊落飛靶的次數,那榮譽是這艘船上的軍魂,也是士氣,更是海軍人一輩子的回憶。鬼頭刀上來,廚兵早已在旁等待,這時立刻端往廚房,分做沙西米、油炸、燉湯料理,那美味至今難忘。

鬼頭刀也稱「最相愛的魚」,這魚在李安導演的電影《少年PI的奇幻漂流》也曾露臉過,牠被飢餓的PI捕到後用小斧頭打昏,原本是素食者的少年因此傷心飆淚,但茫茫大海,生與死的關頭,要能活命,也只能如此,不能不吃魚,我們在船上的救生小艇上,除了一些緊急用的救生罐頭、乾糧、煙彈……,也有一整組釣具,那是海上求生的基本配備與技能,利用任務空檔拖釣海魚,其實也是跑海人最原始、最正常的本能,不是嗎?

在網路上有一則報導,針對 《少年PI的奇幻漂流》電影裡的鬼頭刀,有位小琉球漁民說:「少年捕到鬼頭刀魚,我昨天也釣到一隻公魚,牠努力翻騰掙扎,我同時看到母魚緊緊跟隨游在牠附近不離不棄,心中不忍,決定放了牠。」

討海人作家廖鴻基在文學作品中也提到:「船長喚我,去將船尾上鉤的魚給拉上來。舷尾板就定位後,拉繩在手,我看見是兩條魚(鬼頭刀)一起躍出海面,而且,兩條魚頭貼著頭、身體貼著身體,無比親密地幾乎二合一,一起在水面上摔打。我揉了揉眼睛,以為閃光看走了眼,不然,會不會是一個鉤子同時鉤住了兩條魚?拉靠近點,確定是兩條魚沒錯!」

莊子:「泉涸,魚相與處於陸,相呴以濕,相濡以沫,不如相忘於江湖。」但鬼頭刀不同於其他魚種,他們不只相呴以濕,相濡以沫,卻不會相忘於江湖,即使臨死也形影不離,牠們是最相愛的魚,一種深情的魚,鬼頭刀,如同海軍人之於他們的船,軍艦是他們永遠的家,是戰友,是國力的延伸,也是護衛海疆、保國衛民的強大力量,一種深情,不離不棄,也形影不離,那是一輩子海軍人的回憶。

上文承蒙 黎樵 先生同意,引用他的「臉書」系列文章,特此致謝!

延伸閱讀:
兩位前艦長談軍艦釣魚 海軍傳統潛規則外人難理解 

神仙、老虎、狗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