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png
 

郝柏村謹守分際,沒有任何對不起李登輝的地方,反而是李登輝,他欠郝柏村一個道歉。示意圖。資料照片

趙少康傳真:
李登輝對不起郝柏村(趙少康)

2020/04/03  蘋果日報

郝柏村先生走了,我用8個字描述他的一生:「出將入相,鞠躬盡瘁。」

4年多前我到安和路的「紅廚」午餐,看到郝院長正巧也在那裡,我到他桌邊跟他問好,他很嚴肅的跟我說:「洪秀柱為什麼要主張一中同表?任何關於兩岸之間的重大政策必須台北、北京、華盛頓三方都同意才可以,一中各表就是美中台三方都接受的原則,怎麼可以輕易改變……」我站在那裡足足聽了他15分鐘的分析,中氣十足,條理清楚。李登輝提名郝柏村擔任行政院長的時候,我曾公開表示反對,我表明不是反對郝先生個人,而是預期在奇怪的雙首長體制下,兩個個性都強的人很難和諧「共治」。

每天算計怎扯後腿

有一天,他請我到行政院長辦公室說:「我想請你到政府來幫我的忙,我知道你一向關心環保,多年來也從事環保運動,我想請你擔任環保署長。」他看我面有猶豫之色,怕我拒絕,又很誠懇的說:「你擔任民意代表多年,優異表現大家都看的到,現在到行政部門歷練一段時間,如果你將來想再回去擔任民意代表,這段經驗對你問政一定會很有幫助。」

他對環保政策非常支持,我為了貫徹政府重視環保的決心,先後勒令數家重大違規工廠停工,包括省屬中興紙廠,雖然各方壓力紛至沓來,甚至連總統李登輝都不滿,還曾要我到總統府對環保法令做專案報告,但郝院長對我的嚴格執法全力相挺,一時之間,台灣各工廠都知道我們是玩真的,紛紛積極投資改善各項環保設施。

當時各地常上演垃圾大戰,垃圾無處可去,到處亂倒。如果不是郝院長同意我們「縣市找地,中央出錢」的興建「焚化爐」政策,豈有過去近30年台灣沒再發生重大垃圾問題的可能?郝院長對我在環保工作的堅定支持,我一直感念在心。

有一次行政院召開公共工程督導會報,討論北二高部分路段民眾反對徵收的問題,幾個藍綠縣市長慷慨陳詞,力主大幅提高徵收補償費,否則無法擺平民眾的抗爭,郝院長平靜的聽完,問了幾個關鍵問題,做了令人意想不到的結論:「對於民眾不滿補償要抗爭的路段,工程暫停,也不徵收了。」那幾個力主加價的縣市長當場都傻住了,沒想到郝院長絲毫不受抗爭的威脅。

還有一次大雨淹水後,在公共工程會報召集水利及地方首長開會,郝院長不假辭色:「每次大雨就淹水,每次淹水就要錢,幾十年來編了多少預算,花了多少錢在防洪治水上,你們誰敢說這些工程沒有偷工減料?沒有貪污圖利?」舉座的地方首長及水利官員沒有一個敢舉手。

從起先號稱「肝膽相照」到後來「肝膽俱裂」,完全在我的預料之中,李登輝從來沒有真正信任過郝院長,只是利用他而已,郝院長曾經很無奈的對我說:「我每天這樣努力的在為國家做事,他(李登輝)每天跟他那些朋友在總統府算計怎麼扯我的後腿。」

李登輝最不該的是他為了爭取同情,鞏固權力,把自己說成是「虎口下的總統」,好像郝柏村隨時會軍事政變,他這個總統做的多麼戰戰兢兢。其實從郝柏村在經國先生去世後,立即代表三軍對李登輝宣誓效忠,到擔任行政院長後有效整頓治安、推動多項重大建設,郝柏村對國家盡忠職守,無愧無悔,反而是李登輝藉故羞辱、污衊逼退郝柏村。郝柏村謹守分際,沒有任何對不起李登輝的地方,反而是李登輝,他欠郝柏村一個道歉。

★ ★ ★ ★

photo.jpg
郝柏村一生出將入相,忠黨愛國,始終堅持「中華民國派」。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郝柏村的眼淚

我來不及問他的問題

2020-04-06 聯合報 / 張作錦/退休記者

蔣經國總統在一九八八年一月十三日逝世,依照憲法的規定,副總統李登輝立即繼任為新總統。參謀總長郝柏村率三軍總司令向李登輝宣誓效忠。他發表談話時,哽咽含淚,他說:「當前我們以實踐經國先生反共復國、推行民主憲政建設為主要職責。奉獻犧牲,保國衛民,是國軍的優良傳統。我們今後以過去擁戴經國先生的赤忱,擁戴李總統登輝先生,服從命令,保衛國土。」

那時我在紐約《世界日報》工作,看到這個場面,深受感動。迨我回台服務,郝柏村已自行政院長退休。有一天,我跟他說起這件事,他很安慰而自豪的說,那時他如果想干政,以軍事力量接管台灣,不是做不到的事。但他沒有做,是他生平對中華民國所做最有貢獻的事。

現在大家懷念郝柏村,都讚揚當年這個集軍權於一身的人沒有搞「政變」,否則台灣民主政治就不會有今天的局面。

郝辭世,很多人追念,我認為前民進黨主席施明德說得最有意義,他指郝柏村是「中華民國派」,意指他維護了中華民國的憲政體制。施明德因從事反對運動,被當時執政的國民黨政府關了廿五年,不管那時郝柏村在什麼職務上,他都應是施明德的「加害人」,但後來兩人成了好朋友。郝柏村曾公開讚揚施明德,他率領「百萬紅衫軍」倒扁,但沒有攻進總統府。

「軍事強人」和「在野領袖」都各自節制,是國家憲政運作的必要條件。

從巔峰到谷底 惜未公開

郝柏村能武也能文,他退休後潛心寫作,著作等身。

他三月卅日謝世當天,前台北巿長郝龍斌說,他父親「自認一生活得精采,沒有留下任何遺憾」。郝柏村出將入相,精忠報國,且享壽一一歲,在大關節上,應該沒有什麼遺憾的;但在一些「小事」上,他也許還會覺得不是那麼圓滿。譬如他的著作《蔣公日記1945-1949:從巔峰到谷底的五年》,自二年印製完成,因為版權問題,至今不能公開。每套五大本、成千上萬套的書,一直躺在「天下文化出版公司」的倉庫裡。這是郝柏村未完成的心願,也應是讀者的損失。

中華民國與日本浴血奮戰八年,以千萬軍民生命的犧牲和無數財產損失的代價,贏得最後勝利,臻國家於世界五強之一,那自然是「巔峰」時期;但不旋踵,僅五年的時間,卻倉皇辭廟,敗退台灣,那自然是跌到「谷底」。如此巨大的落差,原因何在?當時的國家領導人蔣介石,自應是最有責任也是最合適的解釋人。而蔣已辭世,不能親口說明,退而求其次,他的日記就是最有價值的「信史」了。郝柏村的這本《從巔峰到谷底》,就打算為國人、世人解開這個謎。而以郝的軍人背景,以及他擔任蔣介石總統六年侍衛長的親身受教,他也應該是闡述這段歷史的適當人選。

為蔣日記作「斷代史」

蔣介石日記於一九一五到一九七二寫了五十七年,粗估有一千餘萬字,由蔣家後人蔣方智怡委託美國史坦福大學胡佛研究院代管,後製成膠卷,供人閱讀。一方面美國路途遙遠,另方面在茫茫字海中也不易找到頭緒,郝柏村乃起心動念,要為蔣日記作「斷代史」,籌畫撰寫驚心動魄的「從巔峰到谷底的五年」。

在外界還不太瞭解蔣日記內容的時候,郝柏村從蔣方智怡處拿到一九四五至一九四九這五年的日記光碟。郝退休後在台北市敦化南路一段有一簡樸的辦公室,他偌大年紀,每天到辦公室「案牘勞形」,從放映機上閱讀和摘要蔣的日記。我因工作上的關係,與郝有些來往,後又常與天下文化出版公司兩位負責人高希均教授和王力行女士去找郝先生談他寫書的事,更熟了一些,就跟他商量,當他不在辦公室的時候,我可不可以也來看看日記,但絕不會在他之前發表。郝是軍人性格,立表同意,於是我也常來閱讀和摘錄日記。不多久,可能有人提醒他,張某人是一記者,應該有所防範,於是郝先生就推託不讓我看了,我知趣而退。其實,我已摘錄了一些日記,要是我想「炫耀」、「招搖」,當時已可發表幾篇文章。記者不受人信任,這是我們新聞界應該進德修業的地方。

「禁書」仍躺在倉庫裡

郝的日記解讀寫作完成,由「天下文化」於二年印好,正要發行,蔣經國孫女、旅居英國的蔣友梅,委託律師發表聲明,蔣公日記的所有權為「蔣家全體繼承人所共同公有」。堂堂法律,誰還敢動?郝柏村自覺是「看著友梅長大的」,乃親自修書,要求她同意。回信來了,是一封「鐵面無私」的律師信。郝先生無奈,但是,仍想出版這本書,就把《從巔峰到谷底》改寫成另一本書《郝柏村解讀蔣公日記1945-1949》。為了避免觸犯版權問題,沒有刊出蔣公日記原文,僅留下自己的「解讀」,就像用白話解讀「論語」,結果把「論語」原文全刪。現在郝柏村走了,他的那套「禁書」還躺在倉庫裡,世人應該還是不了解,為什麼短短的五年,中華民國會從「巔峰」走到「谷底」。

郝柏村退休廿七年,寫了五百萬字,多與抗戰救國有關,外界對中國抗日的誤解和汙衊,郝柏村想還中華民國一個公道,不讓他的同袍白白捐軀沙場。除此之外,他還有一本提綱挈領的重要著作《郝柏村回憶錄》。從他出生的一九一九年,寫到他退休後的二一七年,前後九十八年,全書六五頁,真是漪歟盛哉!

書稿完成,郝先生謙虛慎重,先送給若干位學術界和新聞界人士閱讀,徵求意見,我有幸得能先讀。這本書體大思精,我只提出一點建議。

回憶錄補上流產反攻

一九四九年隨老蔣總統從大陸渡海來台的軍民,約一二多萬人。蔣先生信誓旦旦的告訴大家,一定會把他們帶回老家。蔣也向大陸同胞「保證」,會回來「解救」他們。而後也制定「一年準備,兩年反攻,三年掃蕩,五年成功」的具體時間表,但一直未見執行,而官方時有「中原父老望旌旗」的宣傳詞。殊不知元代趙孟頫這首在岳飛墓上的題詩,著名的兩句是「南渡君臣輕社稷,中原父老望旌旗」,是因為南渡君臣文恬武戲,滿足於小朝廷的安樂窩,不想再回去了,所以才讓中原父老傷心失望。

老蔣總統是這樣的嗎?如果他對「反攻大陸」作過努力,結果沒有成功,是不能也非不為也,應另當別論;如果他沒有嘗試、努力過,他就必須對歷史負責了。但據外界的聞見,蔣曾著手進行「反攻大陸」,但中途夭折,以郝在軍政界的地位,且曾護衛和親炙老蔣總統多年,在記載自己平生事業的回憶錄中,對這麼重大的歷史事件,不應全無記載。對我的意見,郝表示首肯。

回憶錄出版了,果然第九章的標題是「流產的反攻行動」。本章共分五節,前四節與主題無關,第五節「騰海演習,準備反攻」,才是本章重點。

郝回憶說,「蔣總統決定於一九六五年春反攻大陸,以劉安祺將軍為反攻軍總司令……;或許由於我在金門炮戰中的表現受到肯定,蔣總統選定我擔任笫一個登陸的軍長……;為了保密起見,在澎湖海域進行『騰海演習』……;依據中美共同防禦條約的規定,我方未得美國同意不能採取反攻行動……;在美方的反對下,只得以兩棲演習告終。」

歷史少了「見證者」

郝回憶錄有關此事的記述,似乎過於精簡,其間或有重大機密或難言之隱,我想當面請教他。作為一名新聞記者,我希望找出真相。

惜乎回憶錄在二一九年出版之時,郝已因病未能出席新書發表會,直到他謝世,我都沒有機會和他單獨見面。

老蔣總統反攻大陸的實際狀況,關乎兩岸人民與整體中國,我還沒來得及請教郝柏村,他就走了,日後就算蔣介石日記全部公開,中華民國這段歷史全貌仍然少了「參與者」、「見證者」郝柏村的說法。

★ ★ ★ ★

photo.jpg
資深媒體人趙少康在節目中表示,前行政院長郝柏村(見圖)從來無懼外界施壓、威脅,正確的政策也是該做就做。(資料照,曾原信攝) 

「沒貪污過的舉手?」
趙少康曝郝柏村當年一句話,
讓在場官員全安靜

2020-04-01 風傳媒  朱冠諭

前行政院長郝柏村逝世,資深媒體人趙少康在節目上透露,當年曾有南部縣市在水災後要求中央提供補助,但不只遭郝柏村一口回絕,還當場被痛斥「在場誰沒有貪污、偷工減料過,舉手給我看看?」讓他當場見證郝柏村無懼外界施壓、威脅的態度。

趙少康在《鄉民來衝康》節目表示,郝柏村從不受任何勢力威脅,包括當年建設北二高,有些地方政府表達反對,認為蓋匝道要徵收民地,抗議補償費不夠,因此郝柏村就將相關的地方縣市長找來開會。

趙少康說,在這些縣市長個個慷慨激昂地表示錢不夠、老百姓反對等意見後,郝柏村聽完只有一句話:「哪幾個地方有問題,那就不蓋了。」而後這些沒蓋好的匝道就這樣拖了好幾年才慢慢補起來。趙少康大讚郝柏村此舉清楚展現中央的立場:「你們要威脅我,那就不要蓋了,你們一毛錢都拿不到。」

趙少康還透露,每當台灣發生水災,各地方政府就會向中央爭取預算和補助,有次郝柏村在公共衛生督導會報上,就將南部幾個相關的縣市首長和水利單位找來,當場痛斥:「我們過去花了多少錢整治水利,幾十億、幾百億,你們幾個誰敢講自己沒有貪污、沒有偷工減料,舉手給我看看?」此話一出,當場沒有任何一個官員敢舉手。

趙少康表示,一般的行政院長老是怕東怕西,什麼事都攪和在一起,但郝柏村與他們不同,他很清楚「該做什麼就做什麼」。

延伸閱讀:

帥化民:追憶郝上將

郝柏村逝世:一山難容二虎,李郝從肝膽「相照」變「俱裂」的「拉艦案」,郝感嘆李猜疑之深

    全站熱搜

    神仙、老虎、狗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