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jpg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中國兩會推出的港版國安法,向外界宣示了北京在維護國家安全和政權安全上決不讓步的強硬姿態,很大程度上,這也表明北京在關於中國的統一問題上,是不可能讓步的。如果對這一點一些人過去還有懷疑的話,港版國安法的出台應該打消這個懷疑。 

回應中國民間「武統」壓力,
習近平會對台灣下重手?

2020/06/03  The News Lens 關鍵評論網

文:鄧聿文(政治評論員,獨立學者,中國戰略分析智庫研究員兼中國戰略分析雜誌共同主編)

因疫情而延遲的中國兩會選在5月21日舉行,和蔡英文5月20日的總統就職典禮僅僅錯開一日,並非巧合,乃有意安排,北京的目的是要看蔡的「520講話」是否有什麼激進台獨的舉動,特別是法理獨立。

蔡今(2020)年1月以大比率選勝中華民國總統,意味著台灣民眾多數支持獨立,加上台灣在疫情中的良好表現為其提供了一個難得的有利國際環境,許多人包括台灣民眾期待蔡英文在「520講話」中,一步到位宣佈台灣獨立,建立台灣共和國,永絕中國吞並台灣念想。一些人斷定,在因疫情而把自己弄成孤家寡人,全球向中國追責和索賠的狀態下,即使台灣獨立,北京也是不敢真對台灣開戰的。

幸好蔡英文克制住了內心的獨立衝動,她的「520講話」在兩岸關係的表述上,綿裡藏針,柔中見剛,一方面表示遵循中華民國憲法,與《兩岸人民關係條例》來處理兩岸事務;另一方面,又重申在處理兩岸關係時,只能以「和平、對等、民主、對話」為原則,不接受中國大陸的「一國兩制」,並認為這是矮化台灣,破壞台海現狀的舉動,暗示北京今後若在兩岸關係上將「一國兩制」當作緊箍咒,那麼破壞台海現狀的是北京而非台灣,從而把將來台灣獨立的責任推給中方。

儘管蔡的「520講話」沒有宣佈法理獨立,但也在結論部分提到中華民國台灣,另宣佈將成立修憲委員會,實際上是在法理獨立的路上邁出了半步。她很可能效仿前總統李登輝,以修憲之名,行制憲之實,完成台灣法理獨立的憲制基礎。有中國學者就警告,蔡未來四年會嘗試以碎片化立法、修憲、變相制憲等手法,無限趨近「法理台獨」。

習近平多次表態,若台灣觸碰中國大陸紅線,兩岸將「地動山搖」,蔡英文「520講話」技巧性地規避了這種情況的出現。但是北京也沒有被蔡迷惑,相反感受到了蔡對台灣獨立的堅守和堅硬,李克強政府工作報告關於台灣問題的表述已經體現了這點。

今次政府報告的涉台部分歷次最短,只有108字,並且將「一國兩制」、「九二共識」、「和平」等以前必然要寫上的字眼都除掉了,令外界大感詫異。官媒解釋,這是因為報告中已經有「堅持對台工作大政方針」的話,為節省報告篇幅,故而不再提。這個解釋很牽強,雖然此話包含了上述三個詞的意思,然而,北京對自己特別要強調的東西從來是不怕重複表述的,比如「四個意識」、「四個自信」、「兩個維護」,凡會議必強調,習近平從來不嫌多,所以報告不再提「一國兩制」、「九二共識」、「和平」,表明北京的對台思路出現了調整,不再死守以前的「和統」。北京當然清楚「和統」的可能性非常少,但不論是出於安撫台灣民眾還是要給外界降低強硬色彩的考慮,過去總是要念「和統」之經,現在改說統一,是否以後也不再提「和統」,有待觀察,但至少說明北京已開始認真考慮用「非和平」方式解決台灣問題了。

這和中國民間的呼聲是遙相呼應的,或者說,民間武統之聲的高漲讓北京不得不正視這個民意要求,從而倒逼和壓縮了北京在台灣問題的政策選擇空間。兩岸民意如今呈統獨對決,相對蔡英文,習近平表面看其政策少受或不受民意牽扯,但這不是說他沒有民意壓力,尤其在台灣問題上,當和統事實不可能,再鴕鳥似的高舉「和統」大旗,只會讓民意對習和北京失望,把他看作「膽小鬼」,從而損害北京刻意塑造的習和中共乃中國民族根本利益維護者的形象。在北京需要借重民族主義再續合法性的情況下,它不能長久無視武統民意,而必然要在政策上反映出來,哪怕是作為工具做給台灣看,也要打「武統」牌,迫使台灣走向談判桌。

photo.jpg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香港國安法從側面進一步證明了,習近平的北京不會放棄統一台灣的「執念」。前不久,中國鷹派將領喬良的文章在台灣引發了中共「棄台論」。喬良所謂的在中國實力沒有壓過美國前,不主張貿然的武統行動的觀點,只反映了北京和解放軍內部部分人的想法,未必是習本人的意思。可即使是喬良,也認為現在到了中國需要用一次實際行動,結束美國用台灣給中國挖坑的遊戲的時候了,以向世界宣示,台灣在中國的「大炮」射程之內,台獨之心必須死掉。這可沒有半點「棄台論」的味道。

現在,北京為香港量身定做了國安法。接下來習近平會怎樣對待台灣,是否也要下重手,像喬良說的,結束美國打台灣牌的遊戲?這是外界不得不認真考慮的問題。

目前在中國內部,出現了兩種強硬主張:一是中國大陸以漸進軍事行動遏制漸進台獨,這個看法認為,中國應採取劃分台灣防空識別區,軍機飛越台灣本島,甚至若有必要,奪取金門、太平島、東沙島等外島的舉措來震懾台灣;一是向美國不僅表達不惜一戰的決心,而且做出相應的準備和行動,以逼退美國保衛台灣的意志,而台灣若沒有美國保護,就只能按照北京的要求走向談判桌,兩岸實行和統。

北京今後是否會如第一種主張認為的那樣奪取台灣外島,不得而知,之前傳出解放軍8月南海軍演以佔領東沙島為演習目標,但如果台灣沒有進一步刺激中國大陸,奪取外島的可能性應該不會有,不過,中國大陸軍機軍艦穿越海峽中線或者飛越台灣本島的可能性不排除。

另外,北京也可以在經濟上「懲罰」台灣,國台辦前主任張志軍在兩會上說,他很憂慮《海峽兩岸經濟合作框架協議》得而復失,該協議到今年6月到期,是否續簽眼下不明朗。

近10年來,台灣每年對中國大陸的貿易順差都在一千多億美元,2019年少了一點,也有八百多億美元,若沒有這個順差,台灣的對外貿易就是逆差了。雖然台灣對中國大陸這麼高的順差對中國大陸有不得已的因素,主要是中國大陸要購買台灣的電子產品,包括晶片,但北京也有經濟統戰的目的。可在此目的沒有達到後,再加上美國為卡華為而不讓台積電賣晶片給前者,北京可能沒有動力再續簽協議,讓台灣大賺中國大陸的外匯。從北京已停止台灣自由行以及陸生赴台兩件事或可知。

總之,不管北京是不是對台要出重手,台灣應該有所預判和準備,切忌盲目樂觀。

    全站熱搜

    神仙、老虎、狗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