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jpg

photo.jpg

【奇文共賞】?【鬼扯鬼蓋】?

于昇華  臉書  2020/06/17

于昇華
預備班11期,陸官校42期,步兵雜學科。足跡踏遍本外島大部分地區,三個月兩次500公里,摸熟北部山區,主管師對抗兩次,所有中南部的大溪全下去穿插砂石車進出道,方便用兵。70年金馬自衛隊回台閱兵少校總教官【前後,都是上校級擔任】。編寫解嚴後海岸巡防班哨手冊,成全國範本。上過外傘頂洲。中壢事件時,中壢師戰情官、第一次抗議時,台北衛戊師中興橋守備營長。澎湖漢光一號演習,正規登陸及空降地武德守備指揮官。30年前的馬祖,澎湖,台灣地形瞭若指掌。有在駐地留下工程奇事。北竿的軍魂發電廠進出道、中壢雙連坡重慶八號大炮掩體、金門二士校改建戰鬥營洗滌工程、澎湖山水高地參觀台。

https://www.facebook.com/groups/1928970493919306/permalink/1952680328214989/

你要相信我寫的書,絕對都有所本。

65年的參謀總長,為我作証。

昨天,中國時報登出解密事,是65年賴銘湯參謀總長的日記

記錄了,湖口一輛戰車往北竄,差點打進總統府的事。

賴總長只有幾十上百字的記錄。過程跟本沒有。

如果說:就是我營步兵打戰車,完成攔截使命,而且

我偏偏就在事發後十多天,因為戰備大演習,就進到了這個狗不拉屎的地方,住了好幾天野地,每天看著戰車翻覆的現場,爛水溝和滿地打滑的履帶印。

您,會信我講的嗎?

還好,有言在先,真的有言在先

這事上個月吧,有人提了個聽聞的頭,我就寫出來交給澎湖168師網站刊登。

今天,就全部合在一起,見証我所寫的書,不論戰爭預言,古戰史推理,看起來像奇聞異事,事實上卻是每個人都有的【一生的奇蹟】。

而我被選派當~~~~報導者及領航員

~~~~~~~~~~~~~~~~~~~~~~~~~~~~~~

事件陳述

65年3月底

257師(當時改稱78師)第一營先遣回到了觀音大坡腳營區。

這在當時是很少見的事。

57師從台東調金門,兩年後回中壢,又兩年【民63年2月】調馬祖接第9師。

再兩年,65年3月,又回到了中壢師。

所以老幹部都駕輕就熟。

回台灣沒啥好接的,當年,武器都跟著部隊走,本島又沒地區防衛武器,就是作戰計畫。

所以,回台灣後,幾乎沒事。

師在馬祖分的很散

兩個營在西莒,兩個營在東莒,一個營在南竿

我第一營是最後梯次,跟師部一起從西莒回來。

那時是台灣的去接,所以,事發當時,很可能第9師【時稱24師】的師部和本隊都走了。

副營長是老57師,所以,他對大園很熟,就到大園去玩,在大園營區外理髮店鬼蓋,更可能噌飯吃,喝小酒。

忽然,理髮店老板衝進來講:

出大事了!營區的兵全付武裝往外衝!

副營長立刻出去,抓到個軍官就問

輕裝師人少,在馬祖又一個北竿島,副營長當過師化學官,所以職業軍官都熟。

【不知道!叫我們立刻進入戰術位置,而且所有彈藥全帶,尤其是火箭筒和無坐力砲!】

說著說著,就看到75無座力砲綁在伴行車上,推著往外跑,後面拌行車裝著砲彈。

每個連的90砲組,兩隻3點5火箭筒都扛了出來,彈藥兵揹著4發火箭彈跟著跑。

這還得了。

第一營在觀音大坡腳,現在只剩下我營先遣約100多人《第九師第一營已離開,可能正在桃園往基隆火車上。》

理髮店老板找了輛計程車,副營長跳上車就往觀音開【現在61號道】。

瞎燈黑火地,車子剛到草漯,就看到一堆人慌慌張張在路上跑。

一停車一問

自已營上的先遣都在緊急進入陣地,幹嘛?完全不知,命令就是進入陣地。

副營長跳下車,接手指揮了,把營部連副連長的手槍接下,又弄了鋼盔帶上,77一叫,三個步兵連都通,營無線電也能和師溝通。

大家在黑燈瞎火中就往戰術位置摸。75無座力砲出來一門,就擺到路上,也不知幹什麼用,彈藥也帶了一箱,開了,拆封,準備打,打那?

就在這時,我們第二連聽到了槍聲!

媽媽呀,到了西莒,幾乎沒開過槍,都在趕著建我們的宿舍和碉堡,西莒有名的軍魂堡就是我們趕工建出來,交給第九師的。

草漯,民國65年,狗都不拉屎,有通海邊的小路,住家零零散散。

聽到槍聲,軍人幹久了,都知道

向著槍聲前進,大家把子彈都上了膛,你我他擠在一起,摸索前進。

副營長一聽回報,也想到剛聽的,還真的是槍聲

立刻要人將火箭筒帶來,並且往我連來掌握狀況。

忽然,我連聽到了前面有吵架聲,好像在互罵,而且聲音很大,氣急敗壞,緊接著,槍聲又起

而且連發,就在前面山丘後方。

所有人都不敢動了

副連長叫大家散開,向四周警戒,看到活物就開槍。

我們這單位,待過北竿

老兵都打過驅離射擊,更給匪幾萬艘船包圍過,沉得住氣。新兵也跟著穩定。所以還算沉得住氣。

副連長也叫90砲組的火箭上來

把火箭彈都裝上,接好電線!

這時,又聽到了一聲槍響。然後

靜!!!!!!

寂靜~~~~~~~

天地都停了,海風也停了。

都聽到了心跳聲。

有有有鬼哭神嚎聲斷斷續續。

那有啥鬼!

大家怕呀,那聲音真的像鬼吟

硬著頭皮,往前移兩步。

確實有聲音,就在眼前。

叫上了副營長,怎辦,能不上嗎?

副營長吞了口口水,將38手槍掏了出來,招招手,營部幾個怕落單的,拿著卡賓槍的官都擠了上來,兵也將槍上了膛,舉去,散開搜索上了路。

到了我連副連長旁,再一聽,是有聲音,斷斷續續,喲,哀痛聲呢。

沒辦法,慢慢摸上土丘,撥開草一看

媽媽呀,一個龐然大物!!!!

哀號聲就在這發出的。

哈,政戰士還揹來了喊話筒!

喊話吧!

【國軍總反攻,只是討伐毛澤東】

不對,干毛澤東屁事!

【共軍弟兄不要怕,放下武器是一家!】

就會這個詞呀!每次演習都這麼叫的!!!

【你們被包圍了!放下武器站出來!】

總算像樣了,對邊沒反應。

挨下去也不是法,副營長要報台往師報,報什麼?

就說:跟跟跟【戰車】吧,對上了,是什麼不知道

對面有人受傷吧,詳情後報。

譯電瘋了,這是什麼電文?

一字不改,上了再說!

現場可誰也不願上

副營長只好叫搜索班去了。

終於接近了,果然,一輛大戰車,斜躺在溝邊,有人在喊痛!車子一半履帶朝天!

一聽這,副營長心中打鼓

也太太衰了,竟然要跟戰車對幹!

再聽車子半躺在路上,那,戰車不能動

就是鐵棺材。

上吧,總要見真章,裏面只有喊痛聲。

上去用手電筒一照,副營長放心了!

再往車中一看

叫衛生排擔架兵來!快!

衛生排帶人來急救!

後面就好玩了

大清早,天濛濛亮,一堆的黑頭車就陸續開到。

副營長服儀不整跟本沒人管【他老兄是褲管塞在襪子中】。反正有人接管,連帶血的擔架都拿走了。

我營集合,回家。

這是,我們回來,

副營長講給我聽的:

有語助詞

恁爸好命!那戰車歹命。

竟然在戰備道上開進了水溝,車子一邊掉進泥巴水溝,一用力,整個陷進去,又歪歪的不能動了。

這下可好,車上的50重機槍沒法射擊了

同軸30機槍沒法打了

砲更沒法射了。

上士車長跟車員翻臉,把他們都射殺再自盡的。

有人沒死,就是喊救命的。

有些事就甭問了

部隊,尤其外島呆過的,死傷看多了,就算沒看過,也敢去抬了。

後事:

我們回來後,副營長講了這故事。

然後,就在放外島假時,我們接到戰令,進入戰術位置。

那天中午,我帶了幾十留守的先進了戰術位置

這戰車遺趾就在我連指揮所下方

距離海岸,不到100公尺。

後來,我將事情來龍去脈疏理一番

這位年輕士校上士還真有戰術作為,應該是故意要將事情鬧大吧

否則,不必張揚。

他一出湖口基地,就開炮了,一炮將高壓電塔打斷。

然後通過省一號道,直上松柏嶺

這條路,日夜都有戰車走,上面有戰車靶場

更是步兵營測驗基地。

而且路是四通八達。

他直接穿過台地,下到61號道,就往觀音方向開

這條路當年很偏僻,戰車部隊完全不知他往那去了。

戰車開砲出營,事情立刻上報

我們野戰部隊接獲戰報,就是進入陣地!藉著部隊佈署,嚇他們外,更阻攔戰車北上,威脅京城。

這位駕駛一定常演習,更可能參加過裝甲兵北部對抗。

他所選的路,就是產業道路。

這條產業道路,就算當地人可能都沒走過

他就在海岸和台61號道中間

離海不到100公尺,又都在防風林的掩護下,直通大園,再接竹圍。

如果,他沒出事,那麼,他很可能直接到了海湖,或是進了桃園機場。

當然啦,後面又是別的部隊會防。

譬如,72年,我在234師,戰術位置就是守海湖上的大古山,封鎖這邊上林口台地,或是下邊到林口發電廠的道路。

這是一位好戰士!

完全知道戰地狀況。可惜了。

我曾將他比做隆美爾的第七師,在二戰法國之戰第二階段

由鐵路橋過河。

他,。唉。

上文承蒙 于昇華 先生同意,引用他的「臉書」系列文章,特此致謝!

★ ★ ★ ★

報載事件,總長解秘文

photo.jpg
(示意圖/資料照/軍聞社提供)

頭條揭密
裝甲兵騷動
戰車衝出營區直奔台北
軍方嚇出一身汗

2020/06/16  中時電子報 黃樹德 、李慈音

新竹湖口是我國裝甲兵重鎮,1964年發生的湖口兵變震動全台,軍方對坦克部隊的管制特別小心,但很少人知道1976年有第二次兵變,一輛坦克車衝出營區欲直搗台北,首都衛戍部隊出動圍捕,最後三名叛變土官兩人自殺、一人重傷。

前參謀總長賴名湯在1976年3月24日的日記中寫道「戰車部隊出事」,今晚9時30分,湖口的裝甲第2旅,有上士代副排長楊炳榮,因為受了連長兩節耳光的打,很氣憤的率領了其他兩名中士車長,駕了M41戰車一輛,衝出營門,沿新豐(新竹縣)向觀音(桃園市)而去。

賴名湯在深夜11時50分得到了報告,即通知陸軍馬總司令(安瀾)和宋作戰次長(心濂),應即通知一軍團及衛戍師,即刻追捕,並務必阻止其進入台北市,終於在桃園觀音、大園之間的沙坑上發現,三員中二中士已自殺,楊上士自殺未遂,但受重傷。裝甲部隊如此的出事,這是第一次。

坦克戰力十足,有如機器戰警,一旦兵變威力驚人,軍方對此也了然於胸,特別是1964年第一次湖口兵變之後。國軍久訓不戰,加上大陸籍老兵無法回家又不能結婚,部隊心理狀況其實極不穩定,稍一不慎就會出事,不僅是陸軍部隊,空軍警衛旅、防砲部隊也經常發生軍紀問題,甚至有軍人挾持民女、携械掃射。

第一次湖口兵變發生在1964年1月21日早晨,時任陸軍裝甲兵副司令趙志華少將到陸軍裝甲兵第一師,進行年度裝備檢查。上午10時許,趙志華完成各項檢查,在集合場對

受檢部隊訓話時,突然言辭激烈攻擊政府,並號召裝甲兵到台北勤王、清君側,結果被政戰人員伺機制伏。

行政院前院長郝柏村在回憶錄中寫道,在他即將結束侍衛長生涯之際,蔣經國特別提醒他,現在部隊與十年、五年前均不同,帶兵應注意部隊的心理狀態,要聽不由口中說出的話,用心聽心中的話,考核部隊心理是否在動亂中經得起考驗。蔣經國特別提及裝甲兵趙志華事件,雖為不知不覺,偶然一人所發生,但必須提高政治警覺,防範類似事件再度發生。

趙志華與蔣緯國將軍交情甚篤,當年因未能繼任裝甲兵司令而在湖口意圖兵變,經軍法審判判處死刑,判決已經總統批可。但總統又批示案留侍衛室,故死刑判決迄未發下,當然也無從執行死刑。

https://m.facebook.com/groups/261886177706487?view=permalink&id=709400936288340

@@@@@@@@@@@@@@@@@@@@@@@

澎湖兵俱樂部文

https://m.facebook.com/groups/261886177706487?view=permalink&id=677475579480876

%%%%%%%%%%%%%%%%%%%%%%%%%

本人書寫軍事預言書~~【奔襲台灣救國軍】

【野戰之狼~~成吉思汗】

戰爭推理及解說戰史之書

https://m.facebook.com/groups/1928970493919306?view=permalink&id=1945367572279598

https://m.facebook.com/groups/1928970493919306?view=permalink&id=1951832188299803

延伸閱讀:

于昇華:戰計畫-攻略澎湖
​​​​​​​

于昇華:《戰計畫》《奔襲台灣救國軍》第一篇

于昇華:《戰計畫》《奔襲台灣救國軍》第二篇 (上)

于昇華:《戰計畫》《奔襲台灣救國軍》第二篇 (下)

于昇華:《戰計畫》《奔襲台灣救國軍》第三篇

    全站熱搜

    神仙、老虎、狗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