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jpg
 

國軍進行「軍事事務革新」比演習更重要,在教育上、人事制度、軍紀上一定要徹底改革,才能發揮最大戰力。圖為國防部。資料照片

張延廷:比漢光演習更重要的事

2020/06/26 蘋果日報

張延廷/大學教授、備役中將、美國Stimson Center智庫研究員

在年度將官晉升典禮上,總統要求國軍要有快速改革的決心,再加上國軍近年大量添購新式武器裝備,這些硬體設備一定要有一流的人才,才能發揮最大的性能及戰力,作為守衛國家安全的棟樑。而今年漢光演習就要次第展開,但演習是一時的驗證,最關鍵的戰力在於國軍的人力素質水準,而人才培養在軍事教育,要練兵先練人才,只要國軍教育、人事制度、軍紀弄好,國軍士氣及戰力自然提升,這是值得思考面對的大問題。

國軍仍停滯在人治階段

長久以來,國軍在許多人事任用上並沒落實依法行政,停滯在人治階段,並未完全依學歷、經歷來做專業考量,在上行下效趨勢下,許多幹部為求仕途發展而屈迎行事,不敢說真話、做實事,巴結或選邊反而是晉升的重要關鍵,使國軍進步非常緩慢,甚至有倒退的現象、與時代脫節。社會大眾由親友、同事、報章等途徑所獲得的軍中訊息經常是負面評價多,各種軍紀事件層出不窮,未能落實戰訓本務,當然對軍中留下許多不良印象,也對國軍產生積久成習的刻板印象。

當然,許多當事人考量個人前途及軍旅發展,只能自我壓抑而不敢直言而被貼標籤,將希望寄望於後機而沈潛等待。但不難想像這些人大多帶著不公平、不公正的遭遇遺憾而去,反正退伍後發言陳諫也於事無補,只能接受事實,但卻會累積許多軍中的怨氣,甚至退伍後仍難以釋懷,抱恨度日,也連帶會反向影響軍隊造成士氣低迷。

國軍應該要在人事任用上完全依法行政,讓成功者是付出努力而獲得回報,向隅者是因努力不足或條件未具而未達陣,在公平競爭前提下,遺憾及抱怨者自然減少。

其次,軍事教育及學術發展,亦長年存在目標的不確定性,人才未能適才適用,把部隊不要的人才往學校丟,使軍校教育一直辦不好。面對未來複雜的台海情勢,建軍更需要多元化、複合型的人才,同質性太高反而不利累積戰力。因此,若各個軍校的校長能任用有學術背景的博士及教授出任,不但彰顯國軍用人唯才,也有國軍有高標準辦教育的指標意涵,而不是門外漢辦教育。

這種改革一定要快,才可以使社會大眾認為軍中是一個很好的成長環境,只要肯努力不難實現夢想。軍隊本來就應該是學習型及人生成長的場域,可以培養多元競爭力,使青年朋友踴躍從軍提升國軍素質與戰力。

我國擁有150多所大學,即每15萬人就擁有1所大學,在少子化浪潮的襲擊下,各大學招生人數不足是普遍現象。現在很多碩士班甚至博士班入學已經不要筆試,只要填報名表、資格審查、面試就可入學就讀,要拿碩、博士比以前簡單多了。而軍校都有頒發大學甚至碩、博士文憑,這些校長本來就應該依照《軍校教育條例》、《大學法》相關教育法規以博士教授來任用,不能再用個連學位都沒有的人來辦軍事教育大計,現在有些士兵具有碩士、博士已不是新聞,國軍一定要趕快革新才能贏得人民的尊敬。

常耍官威掩蓋自己不足

再者,軍隊是一個「官大學問大」的地方,嚴格強調階級服從不可以抗辯、找理由,否則長官會下不了台,一定會被嚴辦而吃大虧。所以經常看到不讀書的大官「脾氣比志氣大」,官威大是怕自己缺點被部屬看穿,常以耍官威來掩蓋自己條件的不足,甚至一直打壓才幹強過自己的人,甚至把他們逼走、逼退,自己可以順理成章在言語上當老大,方便自己的領導及權威,這種反淘汰的軍隊要想進步或跟上時代是很難的,也一定要改革。

在現代充分開放的社會,國軍想要讓國人耳目一新的風貌與評價,就不能再講一套做一套,否則在媒體報導及檢視下,只有一味被社會大眾追著吐槽。又如國軍常把軍校的職務作為職務銜接空檔的運用,用來作為過水或墊檔的人事運用,而任用這些沒有任何研究能量也沒有任何教育理念、資格、能力的人,也只能搞行政、打雜、砍樹,也只能做一些連小兵都能做的一般行政而已。

徹底改革教育人事軍紀

美國有許多將官、學者、記者,經常在數百種雜誌與媒體上發表國家安全相關的文章,認國民與國防融為一體,也就是全民國防。反觀台灣軍隊長年與社會處於半隔絕狀態,在缺少互動及對話結構下,使民眾普遍對戰略陌生,軍隊跟社會脫離越來越遠,難怪社會大眾等著看軍隊的笑話,一旦發生事情鄉民傾巢而出責難軍方,發洩久積的陌生與隔閡,甚至以「國防布」謔之,這是軍隊與社會嚴重脫節的現象。

在做官當道、做官至上、掌握資源最重要的大方向上,還有多少心思能花在軍隊的改革上?只能保守走一步算一步,靠運氣來治軍,責任留給下一任,然而,在戰場上是不能靠運氣來打仗的。

在漢光演習即將到來的時刻,國軍進行「軍事事務革新」比演習更重要,在教育上、人事制度、軍紀上一定要徹底改革,才能發揮最大戰力,也才能贏得人民最大的支持。

★ ★ ★ ★

photo.jpg

張延廷中將,2017年4月25日於總統府

空軍副司令

任期
2018年4月1日-2020年4月30日

https://zh.wikipedia.org/wiki/張延廷

張延廷(1960年4月19日-),中華民國空軍中將、正教授,生於台南,籍貫山東,曾任空軍副司令、空軍司令部政戰主任、參謀本部情報參謀次長、空軍官校校長、空軍航院校長、美國華府Stimson智庫博士後研究員及前參謀總長劉和謙上將隨員等軍職,畢業於空軍幼校、空軍官校1982年班(71年班),亦為政戰學校(現國防大學政治作戰學院)政治系研究所法學碩、博士,亦為台灣首位在現役時就具有正教授資格的國軍將領。

張延廷在軍旅生涯初期擔任F-5E戰鬥機飛行員,曾攔截闖入領空的前蘇聯軍轟炸機、運輸機和飛彈驅逐艦,後調至12隊改飛F-104偵察機,多次駕機越過台灣海峽偵察中國人民解放軍機場、雷達站、港口等軍用設施,亦空中偵查過兩次釣魚台。張氏亦曾於1994年獲薦擔任前參謀總長劉和謙海軍上將的隨員。

延伸閱讀:

亟需軍事革新亦或軍事革命?
photo.jpg

軍事革新者 和 酸民 的差異
photo.jpg

    全站熱搜

    神仙、老虎、狗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