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軍42  

Allen Lin

台灣台北人,17歲入美國陸軍預備役,2003年2次入伍,參與OIF3駐防伊拉克,2006年初 下士退伍。軍中經歷為經理士、軍械士、副職是通訊士與民政士。 

個炎熱的星期天午後,與往常打一樣打開自己的電腦,上網搜尋流覽著一些資料,正當索然無味之際,無意間點到一張資料夾中的舊照片,照片中穿著叢林迷彩服帶著凱夫勒頭盔,眼神自信卻稍嫌稚嫩年輕男孩並不是別人,正是十八歲的自己。 眼前的照片卻意外的勾想起往日的時光,我一邊順手繼續點閱舊的照片,回想著當時照片中的場景,卻突然驚覺到歲月如梭,轉眼之間,我已經離開部隊三年有餘,並有了一個平凡而幸福的小家庭了,人生際遇的轉變之大,卻是我當年做決定時所沒預料到的…

十幾年前的我就像千千萬萬的普通人一樣,從來沒想過自己有一天會帶著步槍,去一個也許一生中都不會去的地方,在那作戰搏殺並期待著能夠生還歸來。 在那之前,戰爭只是一個電視與電影中的片段,很遙遠,也對它一無所知,但在經歷之後,它不再是個單純的影像,而是深刻的回憶,它的寫實與殘酷只會讓人期望在有生之年不願再次經歷它,至少,我是這樣認為的。

十五歲那年,當第一次波灣戰爭爆發時,我還只是個很普通的國中應屆畢業生,看著電視上空襲巴格達的新聞畫面,一邊隨意的翻著書準備聯考,腦袋卻在天馬行空的神遊著。 由於書唸得不怎麼好,加上該年的高中聯考又十分的競爭,雙親為此十分擔心我的未來,深怕我在那樣的環境下,無法考取好的學校,因此在國中二年級的暑假,在一次去美國旅遊的同時,委託律師辦理移民手續,做為聯考失敗後的第二條路。

在聯考之前曾經想過要參加士校的聯招,不料雙親竟然強力反對,覺得當兵是件很沒有前途的事,不過這些話對我其實並沒有說服力,因為父親早年也是軍校專科班出身,之後官拜少校退伍,再轉入公家機關服務,一家人雖非大富大貴,卻也是小康之境,曾經是身穿軍服的父親帶給我的潛在影響甚巨,但卻意外的招至他的反對,當下是十分難以理解的,正值叛逆期的我索性也就乾脆放棄,隨波逐流的過完了國中的生活。 

******
國三的暑假,在考完聯考的沒幾天,美國的移民簽證竟然十分意外的提早下來了,家裡陷入了走與不走間的兩難,權衡再三之後,父親決定舉家遷往美國,而我始終都不知道自己的聯考成績,不過在那時也已經不重要,一切已經不再是我能夠選擇的了。 來到美國後,順利的考上一所高中的美術班,成功的越區就讀,並努力的學習英文,漸漸的適應了美國的平淡生活,雖然如此,唸書對我來說仍然是件痛苦的事,從軍的念頭也一直沒有打消過。

十七歲那年的暑假某日中午,家裡電話響起,由於雙親的英文程度並不是那麼的好,所以由我代接,在話筒中對方說話的速度得很快,講了長長一大串,但我卻不了解它在說什麼,只好請他再重覆一次,後來才聽出來對方是美國軍方的募兵人員,並且電話中對方指名道姓的找我。 

「請問是凌先生嗎?」對方客氣的問道 

「我就是,請問有甚麼事嗎?」我快速的回答 

「凌先生,我是美國陸軍的募兵人員沙雷諾上士,請問你有沒有興趣加入美國陸軍的行列呢?」他還是客氣的問道 

我想了一下,有點吃驚,心裡想著為何美國陸軍要找上我? 拿著話筒發了一下愣,但還是回答了:「我有興趣…」 

「那我們甚麼時候可以約個時間面談一下?今天方便嗎?」募兵人員還沒有聽完我的話就直接插話,讓我有點感覺壓迫。 

「嗯!好阿」我還是乾脆的回答。 

「那就今天下午五點半吧…」上士快速的與我核對一下住址後便掛上電話。 

 「是誰呀?」父親開口問我。 

「美國陸軍募兵人員,他說今天要來我們家拜訪…」我依照事實回答著,此時父親的臉上並沒有任何的笑容與表情,只是靜靜的繼續看著他手上的中文報紙,沒有發表任何的意見。 

***** 

下午五點半,身材壯碩,穿著整齊的陸軍軍便服的沙雷諾上士出現在我家門口,我上前相迎,簡單的招呼後就請他入內,此刻雙親已經坐在客廳內等著這位客人的來訪,上士簡略的招呼後便從身旁的公事包內拿出一大疊文件,開始碟碟不休的介紹起來,並要我翻譯他所講的內容給雙親了解。

坦白說,我語文能力有限,並不能完全了解上士到底在說些甚麼,更不要說可以精準無誤的翻譯給雙親聽,不過就在他問我是否還有興趣的同時,我很明確而且肯定的回覆了。 當時,我並不是特別在乎所謂的福利,心理只想著這是一個機會,一個天上掉下來的機會,於是我只揀些簡略的解釋給雙親聽,這中間包括從軍的福利與一些比較明顯的條件等等,就在我解釋的同時,上士手上的原子筆是一刻也沒停過,手中那一疊文件看起來就像是一份合約,上士認真的在上面修改或是在密密麻麻的條文旁加上註解,最後上士整理完合約,開始一條一條的問著合約上的問題,例如有無身體殘疾,是否為納粹黨或共產黨員等等這些簡單的身家調查問題,每回答一題他就在一旁照我的回答勾選yes或no,並在完成之後要我在每個他圈選的答案旁寫上自己姓名的英文縮寫,並且在最後在那一大疊的文件當中的一些項目中簽名。 由於我還是法定未成年,又還是在校唸書的高中生,所以這份文件到最後仍然必須要由父母親或監護人簽字才算完成,當文件呈給父母親時,雖然兩老面有難色,但基於尊重我的選擇,最後他倆還是在我的合約上簽了字。

當時所簽的這一份合約是美國陸軍預備役的八年約,比較特別的是,因為還是在學學生,所以適用美國軍方的「延遲入伍計劃」。 這個計劃簡單說就是簽約人會依照所選的職務,先行分發至新訓後所屬之單位內,等到完成了高中學業,拿到畢業証書或是同等學歷後的那一年再分發至新兵訓練中心新訓,而在學期間比照一般預備役的模式,在每個月第三個週末至所屬的單位進行實習與輔助訓練,不必穿軍服,也暫時不能觸碰武器,薪水則按二等兵的階級,以實際參加實習的天數計算。

簽約完畢後的那一個週末,我跑了一趟沙雷諾上士所在的募兵處,在那裡補了一些文件,並在上士的監督下,做了一個名為「ASVAB」的軍職適性測驗,該測驗分為多個項目,全部題目皆為選擇或是非題,但主要的計分項目為計算計巧、數學知識與單字組合能力x兩項,一共四個大項。這個測驗是決定未來軍職選項的重大測驗,雖然沒有所謂的及格或不及格,但分數越高,代表著被考驗的人擁有更大的潛能,所以有資格被賦予更為複雜的職能與訓練。 當時並沒有任何人告訴我這些隱藏在其後的意義與影響,所以也就考得很隨性,可想而知的,分數並不是那麼漂亮。

時間來到八月初的某日,早上六點,沙雷諾上士開著他那台公務車就停在我家門口,兩聲喇叭聲,摧促著我快一些上車,今天是要去做體檢的日子,地點就在布魯克林區漢彌頓堡陸軍基地內的入伍審核中心,雖然離我家不算遠,但是怕會有很多人要排隊。 入伍審核中心的業務是涵蓋所有軍種的,每天在這審核與體檢的人少說也有上百人,這也是任何從軍的人所會經過的第一道關卡。

下了車快速步入中心內部,上士帶我到了一個教室內簽到後,留下了他的手機號碼就先行離開了,我看的一下教室中莫約只有十來個年紀不一的男性,應該都是跟我一樣來做體檢的,大家都面無表情,也沒有人交談,我也只是靜靜的等待。 大約坐了二十分鐘,一位中士走了進來,直接把手上的一疊文件逐一發下給每個人,我看的一下,上面是一份有關疾病歷史的問卷調查,另外一份則是一張卡片,上頭有很多不同的項目空格,看來是給軍醫填寫的。 分發完畢後,中士要求大家把手上的疾病史問卷如實的填寫,並把另一張卡片上填上個人資料,這一張卡片就成了日後的個人健康檔案,與牙醫檔案跟DD201人事檔案一樣,最後將會由單位的人事部門保管直至退役為止。

填寫完資料後,中士將文件收好,放到早已準備好的文件夾中,我們一行人被帶離至另一個空間,裡頭是一排排靠牆的置物櫃,那位中士要我們把身上的衣服鞋襪全數脫下,放到置物櫃內鎖上,然後集合,準備開始一天的行程。 由於大家都脫得只剩內褲,審核中心內的冷氣卻又開的比冷的,因此不少人都有所抱怨。 我們被帶到一個不遠處的走廊上,一排排椅子沿著牆邊放,中士要我們找位置座下等候,然後就離開了,枯坐了約三十分鐘,一位軍醫從走廊對面的房間內 探出頭來然後叫名字,被叫到的一一入內進行檢查,第一次被叫進去軍醫的房間內主要是做一些基本的身高體重與抽血,然後一旁的醫療助理人員會給一個小塑膠罐,這是拿來驗尿用的,主要是看有沒有毒品的反應,而這一個檢查是唯一有人在旁監視的檢查;自從越戰之後,美軍就特別重視官兵吸毒的問題,一旦發現檢測為陽性反應,將會被強制退役,並移送民間的司法單位進行調查,入伍審核中心有這一步驟一點都不令我感到意外,只是不太習慣讓在小解的時候有一位士官就站在旁邊盯著看。

完成這些基本的步驟後,我們被引導至另一間房間外等候,每八人一組的做視力與聽力測試,最後,我們所有人被帶到一處像是個小型室內運動場的大房間內,由一位軍醫與一位士官進行平衡感,肌耐力與骨骼的檢測,我們列隊之後由士官發號施令,他要求我們照著他的口令做一些動作,然後由軍醫一一的檢查每一個人的姿式與骨骼是否有異常的狀況。一直忙到下午兩點左右,體檢的部份終於完成,整個流程有很大的部份是等待與排隊,很磨人但並不是困難事,我們回到放置私人物品的房間把衣服穿上,緊接著走到中心的另一頭的辦公室去見軍事職能顧問,在這裡我們將要決定自己未來在軍中的職能。我走到了辦公室坐了下來,然後又是一場無止境的等待,平時還好,但十幾小時沒有進食,饑腸轆轆可真叫人難熬。

就在幾近餓到昏迷之前,終於聽到辦公室內的職能顧問叫到我的名字,我振作了精神,拿著手上的體檢記錄走了進去,這位職能顧問是一為女性三等士官長,年紀莫約四十來歲,她很客氣的要我坐下,並要求我把體檢的報告拿給她看,緊接著,她打開了電腦的檔案,上頭已經有我的個人資料與軍職適性測驗的各項成績,她稍微的在電腦螢幕上的畫面間比對了一番

然後開口問我:「你有沒有特別想做的職能?」

我回答:「還不知道耶,有甚麼可以做的?」

她看了一下螢幕,回過頭來告訴我:「你職能適性測驗的英文成績並不高,但數學是高於平均標準值的。」

她頓了一下又道:「目前最適合你的職能只有兩個,砲兵測量兵與後勤經理兵兼軍械兵。」

我想了一下,腦裡頓時沒了主意。 「沒有其他的了嗎?」我反問

「沒有了。以你的適性測驗成績說實話不太好。」她很肯定的答覆

「那就選經理兵兼軍械兵吧」我也很快的回答

顧問聽到我的回答便開始在她的電腦裡輸入,搜尋看我住家附近五十里的單位有哪些缺這個職務的,很快的便找到了一處離我家不遠的單位,在我沒有意見的情況下,整個入伍的前置作業就這樣完成了,不過這份合約上的福利必須要等到通過新兵訓練後才能享有的,另外職能顧問也在合約上加上一條;若完成八年合約,想要續約的話,必須要取得美國公民資格,而且新兵訓練之前也必須要繳交高中畢業或同等學歷証書,整個合約才算完全生效。跑完整個審核的流程,我打電話給沙雷諾上士,請他來接我回家,大約在晚間七點左右,我回到了家中,上士在離開前除了跟我道賀外,也告訴我在暑假結束後,將會帶我到我的所屬單位報到,不過意外的是,這也是我最後一次見到他,因為他的職務上調動,最後我是由另一名較為資深的募兵人員接手幫助我辦完整個入伍前的手續。

回到家中我仔細的看了這份合約上的內容,除了軍方給的「G.I.BILL」獎助學金六千五百塊美元可供上大學之外,經理兵這份職務並沒有賦予所謂的職能紅利,可能是因為這不算是個需要較高技術能力的工作吧?不過我仍然不是那麼在乎這所謂的福利,更重要的是我為自己的人生做了一個重大的決定,也打算對這個決定負責到底,證明我的選擇與實力給父母親與所有的人看。


美國陸軍軍旅生涯紀實1/16-話說從頭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61780669
美國陸軍軍旅生涯紀實2/16-入伍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61780690
美國陸軍軍旅生涯紀實3/16-第一天的震撼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61780696
美國陸軍軍旅生涯紀實4/16-紅色時期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61780711
美國陸軍軍旅生涯紀實5/16-新訓中的食衣住行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61780738
美國陸軍軍旅生涯紀實6/16-白色時期的靶場生活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61780753
美國陸軍軍旅生涯紀實7/16-衝突引爆點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61780771
美國陸軍軍旅生涯紀實8/16-不該犯的錯誤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61780774
美國陸軍軍旅生涯紀實9/16-藍色是步兵的顏色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61780813
美國陸軍軍旅生涯紀實10/16-夜間戰鬥實彈射擊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61780846
美國陸軍軍旅生涯紀實11/16-首次實兵演習(上)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61780897
美國陸軍軍旅生涯紀實12/16-首次實兵演習(下)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61780924

美國陸軍軍旅生涯紀實13/16-結訓測驗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61780948
美國陸軍軍旅生涯紀實14/16-屬於我們的榮耀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61781026
美國陸軍軍旅生涯紀實15/16-後勤學校的生活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61780987
美國陸軍軍旅生涯紀實16/16-預備役生活側寫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61781059

上文承蒙 Allen Lin 先生同意,引用他的「臉書」系列文章,特此致謝!

    全站熱搜

    神仙、老虎、狗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