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軍43    

Allen Lin

台灣台北人,17歲入美國陸軍預備役,2003年2次入伍,參與OIF3駐防伊拉克,2006年初 下士退伍。軍中經歷為經理士、軍械士、副職是通訊士與民政士。 

時間來到了1994年的鳳凰花開時節,當同學們都正準備忙著過一個愉快暑假時,我卻已經有了一條早已經為我開好,正等著我踩上去的地獄之路。 即使是在部隊已經實習了一年的時間,卻仍然對即將到來的新兵訓練有著相當的恐懼,因為從部隊的實習當中聽過太多人說過有關他們在新兵訓練中所發生的故事,大家也都不約而同的說著他們對教育士官的敬畏,就像烙在記憶裡一樣,揮之不去。 原先大家談論的用意是為了讓我們這些新兵能夠了解一下新兵訓練的內容,但沒有想到對一些人卻產生了副作用,這也包括我在內。

拿到畢業証書的同時,我沒有一點點的喜悅,因為我即將要履行我對美國政府的合約,正式的入伍接受新兵訓練;曾經我很懷疑自己是否真的能夠撐過這樣的訓練,在高中三年的成績排名為畢業生中的前百分之十五,算是中上,這表示我並不比美國人笨,但體育方面我是遠遠不及這些美國人,另外我有相當長的時間是在學習英文與適應美國的生活,對於英文的運用僅是最基本的日常對話而已,能不能了解教育士官的口令與講解我卻是沒有一點自信,也些因素一度想要放棄這個從軍的夢想,不過,卻在畢業典禮時卻發生了一件逆轉我想法的事件。 

在高中的生涯中,曾經死命追求一位小我一屆的學妹,不過一直都沒有成功,後來雖然成為不錯的朋友,不過我始終沒有放棄追求的機會。 在畢業前夕我們曾打賭,誰的期末總平均高於對方,誰就要去參加對方的畢業典禮,並且請對方吃飯。 後來,我贏了這場賭注,她也答應要履行諾言;其實我在乎的並不是這個畢業典禮,只是想再幫自己製造最後一次的機會。 不過典禮那天她卻食言了,典禮結束後我準備離開,卻在走出校門口時遇到了這位學妹,她的手上還拿著一大束花,但很顯然的,這束花並不是給我的。 

我們眼神交會的那一煞那,她似乎有點羞愧的把頭低下來,只想裝做沒看到的快速的從我身旁離開,我卻故意轉身叫住了她… 

「學長,對不起!」她回頭低聲的說道 

「你怎麼現在才來? 還欠我一頓飯妳沒忘吧?」我明知故問的說道 

「學長,不好意思,可能沒有辦法陪你吃這頓飯了…」她仍是充滿歉意的語氣  

「那好,沒關係,看你哪天有時間我再約妳…」我很失望卻故作樂觀的回應她  

「學長,不好意思,我還跟朋友有約…」 

她話還沒說完,我的另一位同班同學從門口走了出來,一看見學妹,就把她抱得緊緊的,並且在她的臉頰上各親吻了一下…學妹笑逐顏開的把花束交給了他,然後兩人就這樣摟著對方繼續有說有笑…受到刺激的我,腦中的畫面就在這一刻靜止了,我沒有必要再多說甚麼,因為一切都已經成為了來不及改變的結果了。 就在轉身離開的同時,我的情緒已經從震撼轉為悲傷,又從悲傷轉為對自己的憤怒,突然的厭倦了這樣無能的自己,厭倦這樣一而再,再而三這種失敗的輪迴。我當下就決定不再猶豫的賭上自己,反正已經沒有甚麼可以再失去的了,我不論如何一定要完成新兵訓練,完成脫胎換骨的心願。  

******* 

就在同年的七月初,我收到了募兵所的通知與單位的書面命令,命令上清楚的寫著必須於七月中旬至新兵訓練單位報到,收到通知後,我即將入伍的事情也立即的告知我的雙親,他們除了叮嚀我一切要小心之外,並沒有再多說甚麼,我想他倆應該是覺得事已至此,多說無益,只能看我放手一搏了。這種親子之間的默契是當時的我最需要的,我不希望聽到冷嘲熱諷,更不希望看到哭哭啼啼,簡短的叮囑代表著對我的信任,這就已經足夠了。 

離開家的那個早晨,父母親特地起了個大早在門口目送我離開,我拿著簡單的行李坐上了募兵士官的公務車,很平靜的離開,甚至連再見都沒有說,因為我知道,這不過是個開始,往後的日子更是經常的要離家好一陣子。 

我隨著士官的車輛先來到了他的辦公室,繳交了高中畢業証書的影本,然後就被送至一處離家不遠的旅館內,根據士官的說法,所有即將去新訓的人員都要在前一天集結,然後隔天清晨會由陸軍基地派出專車接我們去審核中心後再統一分發至新訓單位報到。 在旅館的那一夜是四人一間房,其實大家都彼此不認識,但到了最後大家都能聊在一起,因為我們後來發現大家都是一要去同一個新訓中心的同梯,後來其中的兩位更是分發到我的排上,由於大家話匣子一開就停不下來,所以弄到最後都是凌晨三點多才睡著,距離集合時間僅剩下不到兩個半小時了。 

清晨五點半,拖著沒睡飽的身體,下樓隨便用了旅館內的簡易早餐。 六點半,專車準時到達,隨車的一位士官長將所有的人員集中後點名,然後就把我們通通趕上車,我與同梯坐定之後,就抓著時間繼續補眠,事實上不是只有我們這樣,幾乎是全車的人一路睡到基地的審核中心門口,短短的三十分鐘車程,卻是一點聲音也沒有。 

來到了審核中心內,首先我們被拆成不同的組別,然後分別再度的到職能顧問的辦公室做文件上最後確認與更動,並更新自己的個人資料,例如,在上次與這次的體檢之間有沒有發生受傷,生病與犯罪記錄等足以影響入伍的事。 完成了這個步驟緊接著我們回到一個禮堂內待命,又耗掉了近一個小時的時間,等所有的人都回到禮堂內時,一位,身著軍便服的上尉與一名士官長走了進來,首先上尉站在講台上,要求與他同時進入禮堂的士官長把陸軍正規軍與預備役的新兵與國民兵部隊的新兵區分開來,上尉表情嚴肅,士官長則是看起來精明幹練,將上尉的命令快速的執行著,於是莫約六十多人的團體就這樣被分成了兩組人,看起來國民兵部隊的人明顯少於參加正規軍與預備役的,於是國民兵部隊的人就先被請出禮堂,在外等候。 剩下的被分為十人一列,在禮堂的盡頭站成了四列,我就被安排到了第一列之內。 

這時士官長喊出了宏亮的口令:「部隊注意!立正!」  

大家都被這氣勢給震攝住,很自然的都挺直了腰桿,目不斜視的看著正前方,誰也不敢亂動一下。 

「第一列!向正前方踏五大步! 執行!!」  

依照士官長的口令,我隨著大家跨了出去,我們隊伍雖然不甚整齊劃一,但卻是一步不差的把距離拉開了,大家到了定位後還是保持著立正的姿勢,士官長來來回回的稍為整理了一下第一列的隊伍與人員的儀容後,退到了一旁…  

「第一列!立正!!」又是士官長的震撼不已的口令,我不由自主的又將全身肌肉繃緊,場面肅殺不已。  

這時上尉接著對我們以命令的口吻說道:「半舉你的右手並跟著我複頌誓詞!」  

我們依言半舉右手,跟著上尉大聲的一字一句不差的複頌… 

xxx謹以至誠宣誓余、將對盟友保持忠貞與真誠、面對內憂與外患之敵時,將支持並保衛美國憲法!余、將依據軍法服從上級軍官與三軍統帥之命謹誓!」  

嚴肅的宣誓完畢後,我突然感到一陣莫名的熱血沸騰,我把頭抬的高高的,就好像自己已經身穿軍服,驕傲的站在眾人面前接受歡呼一樣,走到了這一步,經過這個儀式後,我正式算是美國陸軍的一名新兵了。  

就在同一時間,上尉面帶笑容的對我們恭賀道:「謹代表國防部長,歡迎各位加入美國陸軍!」並走下了講台,來到我們面前一一握手致意後又回到講台上繼續下一列的宣示儀式。 在解散之後,我們步出禮堂,在外面的長椅上等候所有人完成儀式,此時那些國民兵部隊的新兵跑來探情況,不過並沒有甚麼好講的,只是簡單的告訴他們這只是一個宣示儀式罷了,但到了所有人都完成後,我才知道原來國民兵的誓詞跟我們的不太一樣,所以變成了要分開處理。  

下午一點左右,我與其他同梯一共七人拿到了審核中心所發給的機票,餐券與報到命令書,然後由專車送往紐約甘迺迪機場的航站準備出發,命令中所提的報到地點是位於南卡羅萊納州的傑克遜堡,離紐約大約兩個鐘頭的飛行,至於其他的人則是被派往其他的新訓中心,例如,本寧堡,諾克斯堡與連諾伍德堡這些大型的訓練中心。  

下午三點半,我們準時的上了飛機,原本以為可以順利準時的到起飛,沒想到飛機離開了航空站後就一直停在滑行道上等著排隊起飛,只能無奈的等待,到了下午四點近半的時候,終於離開紐約的上空,朝著北卡羅萊納州的萊利多罕國際機場順風而去。 

莫約一個小時多一點,我們降落了在萊利多罕國際機場,步出機艙時卻已經剩下兩分鐘不到可以趕到另一處銜接班機的登機門了,我們判明了方向後就狂奔而去,終於氣喘呼呼的趕到了銜接班機的登機口,上飛機時,飛機的引擎已經是熱機運轉了,我們全部的人都上了飛機後,空服人員就隨即關上機艙門,飛機朝跑道滑行而去。 

約四十分鐘後,我們一行人到了南卡的機場,準備提領托運的行李時卻發現自己托運的行李在轉機的時候丟了!我們先向駐在機場等候新兵的士官長報到,並告知這個情況,然後到櫃台詢問到底狀況是怎樣?機場的人後來確認我們的行李還在萊利多罕機場,會由下一班飛機運過來,再送交至我們的單位內,這時我們在機場磨了約兩個小時了。當士官長摧促我們後一班從新訓中心出發的接駁車已經到達時,不得已只好放棄等待,兩手空空的入伍去。 

車子出了機場,在高速公路開了約三十分,由於天色很暗,我們壓根就不知道自己身在何處,沒有景色可看又沒有人說話,加上累了一天了,所以索性就閉目養神,直到下車為止。 

在黑暗中車子駛進了營區,我們下車後一行人被隨車的上士帶往一個大禮堂;下意識的看了一下手錶,剛好午夜十二點出頭。 意識到已經很晚的我,跟著大家快步的走向禮堂內,進了大門放眼一看,已經有相當多的人來報到,大家也都列隊稍息站好等後全部的人員到齊,這時我才知道我們已經是當天的最後的一群人了,我們入列時還遭到白眼,彷彿在抱怨我們為何要那麼晚到,害他們站了那麼久。 

這時一位士官長手中拿了一份名單開始點名,並把女性學員從隊伍中分開至另一邊,由另一名女士官帶隊去另一區域,剩下的男性學員包括我在內,被分為兩個臨時連隊,大約兩百人左右一個連隊,然後各由一位中士帶隊至兵舍解散就寢。 

兵舍為三層樓高的大型建物,在整個新兵接收中心內共有四五棟這樣的建築,建築之間有鋪上水泥的大集合場,我們被帶到其中一處的一樓,然後解散,我找了一個靠在營房內最角落的一由於長途飛行加上行李遺失,我十分疲倦的找了一張靠牆角的上鋪,爬了上去,連鞋也沒脫就沉沉的睡去。 

過了不知多久,腳步聲,說話聲把我從熟睡中吵醒,正當我不耐煩的想要破口大罵的時後,一切就又安靜了下來,我心想:「算了~!」繼續睡我的,但是兩分鐘後,一切靜得讓人起疑,就在我張眼看到四周的同時,吃驚的發現大家都已經在床邊立正站好,而且更讓我破膽的就是教育士官的背影已經在我的視線範圍內了,我嚇了一大跳,趕緊翻下床立正站好,就在此時高大的教育士官剛好轉過身朝我面前走來,並停在我面前冷冷的打量了一下,不過卻沒有說甚麼就離開了。 

教育士官轉身離開後,我鬆了一口氣,但也已經是冷汗直流了,其實在那一煞那,我是被自己給嚇醒的,只是第一天就意外的睡過頭,這種天兵才發生的糗事竟然發生在自己的身上,連自己都覺得好笑。清醒之後回到現實中,再看了手錶,已是早上八點十五分,新兵訓練中心的第一天,雖然有點緊張但卻是令人期待不已的。


美國陸軍軍旅生涯紀實1/16-話說從頭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61780669
美國陸軍軍旅生涯紀實2/16-入伍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61780690
美國陸軍軍旅生涯紀實3/16-第一天的震撼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61780696
美國陸軍軍旅生涯紀實4/16-紅色時期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61780711
美國陸軍軍旅生涯紀實5/16-新訓中的食衣住行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61780738
美國陸軍軍旅生涯紀實6/16-白色時期的靶場生活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61780753
美國陸軍軍旅生涯紀實7/16-衝突引爆點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61780771
美國陸軍軍旅生涯紀實8/16-不該犯的錯誤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61780774
美國陸軍軍旅生涯紀實9/16-藍色是步兵的顏色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61780813
美國陸軍軍旅生涯紀實10/16-夜間戰鬥實彈射擊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61780846
美國陸軍軍旅生涯紀實11/16-首次實兵演習(上)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61780897
美國陸軍軍旅生涯紀實12/16-首次實兵演習(下)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61780924

美國陸軍軍旅生涯紀實13/16-結訓測驗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61780948
美國陸軍軍旅生涯紀實14/16-屬於我們的榮耀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61781026
美國陸軍軍旅生涯紀實15/16-後勤學校的生活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61780987
美國陸軍軍旅生涯紀實16/16-預備役生活側寫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61781059

上文承蒙 Allen Lin 先生同意,引用他的「臉書」系列文章,特此致謝!

    全站熱搜

    神仙、老虎、狗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