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軍47            

Allen Lin

台灣台北人,17歲入美國陸軍預備役,2003年2次入伍,參與OIF3駐防伊拉克,2006年初 下士退伍。軍中經歷為經理士、軍械士、副職是通訊士與民政士。 

從軍生涯中最有趣與最危險的事,莫過於武器的訓練,而槍是軍人的第二生命,更是軍旅生涯中的重要裝備! 打從第二週開始練習刺槍術時,我們每天早上集合後,第一件事就是到連部旁的軍械室領步槍,我們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步槍,在分配完後,班長會要求背下自己所屬的步槍編號,從此這把步槍就會跟著你一直到結訓,而我們的很大部份的時間會跟它生活在一起,了解它、愛護它,就像自己心愛的女朋友一樣!

還記得我們的武器訓練的第一堂課便是學分解與組裝步槍,故障排除等等基本的東西,在大家都沒有太多的軍械經驗下,歐爾士官長耐著性子,開始逐個步驟的慢慢講解,以求讓大家能夠看得清楚,我因為是第一次摸到真槍,所以特別的興奮,就像小孩拿到新玩具一樣,迫不急待的想要拿來把玩。  

步槍的拆解與組裝其實相當簡單,只要能把程序記牢就可以了,很快的我與大家一樣都上手了,最後竟然可以開始比賽快拆與快裝,我記得那時的記錄最快是三十秒內大分解,而裝回去則是稍慢,四十五秒,有時無聊沒有東西玩,還可找人比賽,或是下注看誰會贏,因為大家的程度跟狀態每天都不一樣,所以有的時候是相當以預測勝負的。 

這些靜態的課程,雖然是實際操作,但是一兩次後就沒有新鮮感了,大家都等不及能夠用自己精心保養維護的槍枝來作實彈射擊,但事情並沒有那麼簡單,我們還必需經過基本的射擊姿勢練習,除此之外我們還要練習如何輕扣扳機,做法是將一枚一角的銅板置於槍管前段之上,當扣下扳機時,如果銅板沒有因為震動而落地那就算是正確的力道,通常只要抓到要訣就不難辦到,而士官則不斷的於練習中耳提面命 

「擠壓扳機而不是扣扳機!」 

原先我並不知道中間的分別在哪? 但後來經過練習之後才知道利用手指適當的力道在扳機上施壓,當扳機到達擊發的壓力時便會釋放擊鎚進行射擊的機械連動,這與強扣扳機時的穩定度有相當大的差異,尤其是遠距射擊時。 

這些基本的練習是十分枯燥傷神的一件事,但卻是十分的重要的基礎,射擊是步兵的重要基本技能,所以教育士官們更是傾囊相授,甚至一而再的示範要訣給還不是很了解的新兵們看,當大家都練習到了一個程度的時候,終於在某日的下午,各排的教育士官帶著大家到一間室內的訓練場,裡面擺著好幾台像電玩大型機台的步槍射擊模擬器,這玩意基本上是一具大型的雷射感應器,而台子上有把線牽的步槍就是雷射的信號發射器,跟真槍的實際操作一模一樣,扣扳機時也有跟實彈射擊時的後座力,但音爆則是較小聲,這機台的用途是來校正射擊者的射擊習慣與姿勢,當射手瞄準目標時,機台旁的小螢幕則可看到射擊者的彈著光點跑來跑去,晃動的大小以及瞄準的位置,一旁觀查螢幕的教育士官有時會就各人的習慣與姿態提出不同的建議與糾正,基本上是相當有用的“玩具”。在正式的做實彈歸零射擊前,就可利用這機器來知道自己的準心與覘孔位置刻度要怎麼調,實彈射擊時才不至於浪費彈藥又歸不了零。 

當在操作這個機台時,我竟然無意的發掘了自己的射擊天份,我射擊時依照著在課堂上教的射擊要領,竟然可以將六發中的五發彈著點落在約實際距離二十五公尺外目標上的兩公分直徑圓心內,而第六發因為呼吸沒抓好,落在圓心外的人型靶上,在全連裡我是彈著最密、成績最好的,連歐爾士官長看得都不禁對我開玩笑說:「你應該去的是陸軍狙擊學校而不是這裡!」 

雖然只是言過其實的玩笑話,但對於新兵,這真是一種莫大的光榮,這樣的表現讓我在不算多的亞洲人之中更顯突出,也因為這樣他排的教育士官也記起了我的名子。  

********* 

我們正式的上靶場,是玩過模擬器之後一天,經過一早的戰鬥行軍之後,到了靶場已經是九點初了,大家放下背包,脫下頭盔在地上整齊的放好,三人一組的架好槍後便在靶場指揮塔下的一旁坐下,從第二排來的教育士官開始講解課程與安全守則,順便複習已經不知道練習多少次的故障排除法。 

最後,在正式開始打靶前,兩名全副武裝的教育士官實際的演出上靶場的全套流程,只看他們行走快速,槍口一路都是朝著靶位的方向,就定位後將槍平放的在一旁木架上,然後依指揮塔的指示轉身進入射擊坑,取槍,拉槍機後拉卡住、上彈莢,然後放掉槍機讓其前推進彈,最後就進入瞄準射擊的姿勢,然後開保險射擊,示範的教育士官開始快速的射擊在場中預設好的一個鋁製彈藥箱,槍聲與子彈隱約的破空聲,震憾著我們的耳膜,大家都興奮的躍躍欲試,沒有兩分鐘,班長們射擊完畢,接著退彈夾,槍機後拉定位,轉槍由排彈口檢查藥室內有無卡住的彈殼或殘彈,上保險,把槍平放在坑旁的木架上,離開射擊坑,所有的動作一氣呵成。 

靶場淨空後,歐爾士官長命一位新兵去取那個被當靶射擊的彈藥箱;取回後,大家上前圍觀,只見箱子的被彈面彈孔凹了進去,而子彈穿透這個裝滿水的箱子後,因為高壓與失速翻滾,在箱子的另一面造成一個相當大的不規則突破口,突破口週圍的鋁皮則是因為壓力而向外爆裂狀的突出,檢視完之後,歐爾說對我們說道: 

「這就是超音速的子彈擊中人體後所造成傷害」 

「如果不遵守靶場的安全守則,那麼你們之中就會因為這樣而不小心的被自己或你的同袍開了這樣一個大洞~!」 

原本大家興奮的心情,聽到這番話後,就好像被當頭澆了一盆水一樣,一下子冷了起來,不過,這也是為了保護新兵的另一種方式吧? 也許是之前有太多的菜鳥犯過這樣的致命錯誤,以至於每每上靶場,教育士官們總是神經相當緊繃,任何一點失誤就很容易受到處份,即使是這樣,仍然還是常常有狀況會發生。 

在靶場打靶的某一天,有一位他排的同梯,依指示正在射擊坑射擊,因為卡彈而故障排除無效,舉了手要後方的教育士官幫忙看一下是怎麼回事,就在士官走過來的同時,這位粗心的同梯下意識的一轉身,而手上的步槍也跟著轉著指向後面的士官,這位士官的反應也相當快,當場飛撲臥倒在地下,並大叫著:  

「該死的! 在你還沒有射殺任何人之前,槍口給我朝向靶位!!」  

這突如其來的狀況,其他在射擊線上執勤的教育士官見狀,幾乎在同一時間,當場大叫:「停火,停火!!關保險!」 

所有的人都照做了,並在射擊坑中待命,而那位天兵似乎是被自己無心的舉動造成突如其來的巨變嚇到愣住了,射擊線上的其他的教育士官立即衝向這位天兵,一位取走他的步槍放到安全的位置上,另一位則一手的把臥倒在地上的士官拉起來,這位士官怒不可遏的衝到這位天兵的射擊坑前,先是取下他自己的頭盔,直接就猛力的往這天兵的頭盔上敲了下去,口中大聲的咒罵著各式各樣的粗話,並把他一手抓住天兵的領口,把他從坑中拖了出來,然後直接踹了兩腳,天兵紅著眼框,摔倒在地,口中不住的向士官道歉,但此等人命關天的事,那有那麼簡單的就完了,幸好這並沒有釀成人命。 

回到兵舍後,當事的士官跟連長報告過此事件之後,連長讓這位粗心的天兵,每天都到連部值半夜二點到四點的留守,一直到他因為壓力過大而在第六週退訓為止。 

除了日間的射擊科目外,我們還要做夜間與模擬化學環境下射擊,在新兵訓練時,單位並沒有配發夜視鏡與任何的光學輔助儀器,所以一切都要靠著最原始的方法,利用敵人的開火時的閃光來標定敵人可能的位置,並且利用事先就準備在彈莢內的曳光彈來修正自己的瞄準,在夜間無光的環境下,瞄準是件極困難的事,不單是目標,就是槍上的準心與照門也都看得不清不楚,我按照歐爾教我們的方法,睜開雙眼,並且利用三點發點放的方式來增加命中率,雖然頗不習慣,但夜間射擊的體驗卻是軍旅生涯中很特別的經驗。 

至於化學環境下射擊對很多人來說是很痛苦的經驗,時值夏季,在毫無遮蔽物的靶場上已經是炎熱不已,教育士官們一聲令下,從腿上的面具袋取出防毒面具於九秒穿戴完成,然後再把夾在兩腿間的頭盔帶上,提著槍不急不徐的向射擊坑待命,面具內密不透風,光是走到射擊坑早就已經是滿頭大汗了,伴隨著沉重的呼吸,我忍耐著酷熱等待射擊命令下達,不知何故,等了許久這射擊命令始終沒有下來,我左顧右盼的試圖從受限的視野內找出蛛絲馬跡,此時面具內流下的汗水已經跟水龍頭差不多了,充滿鹽份的汗水不斷的緩緩流入雙眼內,刺痛的感覺讓人難以張眼,勉強的看著前方的靶位,卻在視線模糊的情況下無法做精準的瞄準,悶熱的天氣更是讓人心浮氣燥,連調整射擊時的呼吸節奏都沒辦法。 

終於數分鐘後等到了射擊命令下達,因為視線模糊,我胡亂的朝著靶位狂扣了幾次扳機,卻發覺這樣太慢了,面具內的溫度已經是讓我達到難以忍受的程度,把心一橫,將射擊選擇鈕調到三發點放,然後以最快的速度將彈莢內的朝靶位釋放完畢,射擊的過程中,不單只有我忍受不住這種悶熱,因為兩邊的射擊坑也都傳來三點放那種特別的音爆聲,當我清槍完畢,確認沒有殘彈在槍膛內後,兩邊的射擊聲也停止了,隨之,教育士官下達了毒氣警報解除的命令,包括我在內的所有人,全都用最粗魯的方式把防毒面具從自己的臉上用力掀了起來,接觸到新鮮空氣的臉部瞬間解除高溫所帶來的痛楚,我伸手抹掉那一頭的汗水,口中不停的咒罵著:「FUCK!這是甚麼鬼訓練阿! 連目標都看不到還打個屁!」  

正巧布爾上士站在我身後聽到了我的咒罵…  

「嘿!二兵!你剛才是說你甚麼鬼東西都沒打到嗎?」  

我轉身一看,先是愣了一下,隨即心知不妙,禍從口出了  

我連忙改口:「報告士官,我的意思是說戴著面具很難瞄準,但還是有命中目標。」  

緊張之中連忙改口的鬼話連我自己都很訝異有這個膽量說出來,其實我只想要趕緊離開這炎熱不已的靶場,到陰涼之處休息,布爾打量了一下我,然後只說了一句:「給我到一旁涼快去吧,看你一副要死的樣子,記得多喝水!」剎那間,我覺得自己好像得救了一樣,快速的跟布爾上士道謝,然後匆匆的離開了靶場。  

午後,我們在靶場用餐,吃的是一人一份的美軍即食口糧「MRE」,雖然我對這東西並沒有好感,但它卻是很方便的東西,也絕對可以填飽肚子,我們並沒有太多的時間享受午餐,因為下了靶場之後我們所要面對的就是軍械保養,然後教育士官們來用白手套檢查,對我們而言,保養軍械其實是很簡單不過的事,但白手套檢查卻是苛求,由於M16A2本身設計的緣故,使得槍膛與瓦斯導管幾乎是不可能完全用手工將積炭清理乾淨,但我們仍然花很長的時間將可以清理的部份弄得乾乾淨淨,而且每天如此,沒有任何人抱怨,因為這一把槍會跟著到我們所有的人結訓,我們必須要「善待」它。 

在白色時期的靶場生活,其實是我們所有人射擊技能進步最快的時候,平均一個人一天在靶場上至少消耗掉三百多發的彈藥量我們還會排與排之間舉行積分賽,通常在平日的練習中我們黑馬排都能很輕易的超越友排一大截的積分,但奇怪的是總在最後結算的時刻會被友排超越而落居第二或第三,歐爾士官長看到這樣的狀況也不禁揶揄我們「你們的表現一點也不是“黑馬”的表現。」至於為何如此,我想也許是在正式的比賽中大家的抗壓性不足,表現失去平時應有的水準,也有的人是槍枝故障必須做緊急排除,因而失去了一些得分的機會,總總原因累積起來,才導致最後還是落後的局面。 

歐爾士官長雖然揶揄我們,但他始終不曾為了我們輸掉排與排之間的較量而有所責罰,反倒是我們同袍之間會因為表現失常而互相責備,然後又互相激勵,並期待著下一次的較量,我們所有的人都持續的為了黑馬排的名譽而努力著,毫無怨言的投注自己的力量,而“團隊”這兩個字的真義已經漸漸的在白色時期的磨合中成型了。


美國陸軍軍旅生涯紀實1/16-話說從頭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61780669
美國陸軍軍旅生涯紀實2/16-入伍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61780690
美國陸軍軍旅生涯紀實3/16-第一天的震撼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61780696
美國陸軍軍旅生涯紀實4/16-紅色時期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61780711
美國陸軍軍旅生涯紀實5/16-新訓中的食衣住行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61780738
美國陸軍軍旅生涯紀實6/16-白色時期的靶場生活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61780753
美國陸軍軍旅生涯紀實7/16-衝突引爆點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61780771
美國陸軍軍旅生涯紀實8/16-不該犯的錯誤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61780774
美國陸軍軍旅生涯紀實9/16-藍色是步兵的顏色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61780813
美國陸軍軍旅生涯紀實10/16-夜間戰鬥實彈射擊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61780846
美國陸軍軍旅生涯紀實11/16-首次實兵演習(上)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61780897
美國陸軍軍旅生涯紀實12/16-首次實兵演習(下)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61780924

美國陸軍軍旅生涯紀實13/16-結訓測驗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61780948
美國陸軍軍旅生涯紀實14/16-屬於我們的榮耀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61781026
美國陸軍軍旅生涯紀實15/16-後勤學校的生活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61780987
美國陸軍軍旅生涯紀實16/16-預備役生活側寫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61781059

上文承蒙 Allen Lin 先生同意,引用他的「臉書」系列文章,特此致謝!

    全站熱搜

    神仙、老虎、狗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