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軍50                  

Allen Lin

台灣台北人,17歲入美國陸軍預備役,2003年2次入伍,參與OIF3駐防伊拉克,2006年初 下士退伍。軍中經歷為經理士、軍械士、副職是通訊士與民政士。 

當我們覺得這個手榴彈投擲訓練與重型步兵武器訓練是訓練的最高潮之時,後面卻還有更精彩、更苦不堪言的訓練等在後頭,但是我們沒有人害怕,沒有人退縮,我們已經走了那麼遠,再過沒多少日子就可以苦出頭了,誰也不願意在最後一刻放棄…

話說手榴彈實彈投擲訓練後的第三天,便是期中體能測驗,這個黑色的周末不知道是不是走了霉運,早上起床時天空就已經下著綿綿細雨,運動場草皮積水,穿上運動服冒著濕冷的天氣逐一的輪流受測,鑑測人員則是來自各個不同單位的教育士官,連放水的可能都沒有…就在四處張望之時,在測驗的教育士官催促聲中,一股腦的朝面前的一大灘積水就伏地挺身預備姿勢,雙手被冰冷的積水給淹沒,哨音一響,開始拼命的做著伏地挺身,卻不知為何,這位教育士官對姿勢要求十分嚴格,連續的七,八下都沒被記下,一直被挑毛病,教育士官不斷的說我背沒打直,壓不夠低…等等,越做越累,越做越是抓狂也越沒自信,由於不斷的微調姿勢,雙手拼命的發著抖,使勁的壓下每個伏地挺身,一直支持到了兩分鐘哨音,最後很可惜仍然以做的數量不夠!不及格而收場!

不過,我不是唯一一個栽在這位不知名教育士官手下的新兵,另外六位也跟我一樣下場,由於體能測驗不及格不能結訓,所以我們只能自認倒楣的於兩天後的清晨再次補測,這也是最後一次機會了,如果沒有果就會是兩條路可走,一條就是退訓(ENTRY LEVEL SEPERATION),這個退訓的方式是根據陸軍條款所設定的,任何人簽約之後的一百八十天之內,都可以選擇這樣的方式離開,另一條路,就是轉出現在的新訓單位回到剛進來的接收單位等待下梯次的新訓分發,將整個新兵訓練從頭來過一次,這個是個很辛苦的決定,大部分的人如果遇到這樣的情況,幾乎都會選擇退訓,但對我而言這兩的選項都不是選項,我很明白我是辦得到的,只是運氣不太好! 不過,很幸運的,兩天後並沒有遇上監測教育士官的刁難,一個半小時之內就搞定了這個期中體能測驗。   

完成體測,我快速的洗了澡然後飛奔至餐廳用早餐,但是所有的人都已經吃完在餐廳外列隊準備離開,歐爾士官長見到我與這些一同複測的同袍們,就叫我們隨手拿個麵包就趕快離開,因為要趕著時間到訓練場做訓練,我們這六個人只能又餓又累的跟著單位一起出操訓練去。今天是核生化防護訓練,的最後一堂,而這個訓練在新兵訓練的過程中占了相當大的比重,從頭到尾不包括自行練習的時間大約占新兵訓練的四分之一,當然,這包含了相當廣範的課程,舉凡如不同的中毒徵兆,要如何急救自保,防護器材的消毒與處理,都被要求背得滾瓜爛熟,動作要求也十分的嚴格,原因不外乎就是為了增加戰場的生存率,不過實際上被核生化武器感染之後,基本上在防護之下只能延遲死亡罷了,如果沒有及時消毒,當毒性穿過防護層一樣會致死。

我們所有的人都對這個核生化課程感到厭倦,因為了無新意,但是歐爾士官長對我們說:「熟練了這些技能,如果在戰時遇上了,還可以有一線生存的希望,可以延長救治的時間,沒學或是沒有學全,那遇上了就是必死無疑!」

在這樣的前題下,從第一堂核生化課開始,各排教育士官們簡直是發了瘋一樣,要我們在任何的空檔都要一遍遍的口述復習、吃飯前、出操休息的空檔,甚至在剛做完早操過後!  因此防毒面具從第三週以後成了我們的好朋友,也是出操必備的裝備,即使是靜態的課程,教育士官們有時也會丟一些“意外”狀況,例如他們會突然的大喊:「毒氣,毒氣,毒氣 !」這時大家都必須放下手邊的事,取出掛在左腿邊的防毒面具,在七秒以內穿戴完成,士官一樣會計時,時間到,若沒有穿戴完成者,一律處罰,這樣反覆突如其來的訓練雖然弄得我們神經緊張,但是很快的,大家就習慣,再也沒有人會在限制的時間外把防毒面具穿戴完成。

核生化訓練並不只有學著戴著防毒面具,消毒步驟,解毒劑的使用甚至是化學環境下的傷患處理,都是必修的課程。最後還有一個最重要的訓練就是毒氣室,而這也是最後的一堂"測驗"。 毒氣室光是聽這個名詞就夠令人生畏的。

早上在我們把所有的核生化課程都複習一遍後,下午,由歐爾士官長帶隊來到一個小山丘上,山丘上除了一間房子外甚麼也沒有,一片森林將其圍了起來,同時只有幾根電線桿立於房子的週遭,房子旁有一片不算大的草皮,而那一間房子沒有任何的窗戶,只有在兩端開了兩扇門,一為進,一為出。 我們走進了林子,小屋已經在我門的視線內了,到達之後,歐爾表情嚴肅的說: 

「這就是毒氣室,只是一個很快的訓練,也是本日下午的唯一訓練,帶著防毒面具進去,從另一頭出來集合,十五個人為一組,早完成早休息,誰要先上?」

大家都沒想到竟然是那麼輕鬆,戴著進去走一圈就行了,於是都自告奮勇的擠著排成一列,生怕自己漏了,掉隊了。 歐爾很快的抓十五人一組,第一批就著樣戴好防毒面具,走了進去,等了十分鐘後,輪到我這一批,剛好我是第十五人,就這樣,我牢牢的戴上了防毒面具,並再三測試了面具與臉的氣密度,走進了這個神秘的小屋子。

一從大門走進屋內,地下兩個奶粉罐大小的罐子裡正徐徐的燃燒中,一面產生的青色煙霧飄散在室內的各角落,而屋內則還有兩名穿著全套防護衣,一樣戴著防毒面具的教育士官,因為煙霧瀰漫加上戴著面具,所以不確定是哪一排的教育士官,屋子裡的空間並不大,十五個人剛好可以把它圍一圈,而且可能因為是有東西在燃燒之故,所以特別的悶熱,首先教育士官先簡單介紹訓練內容,並安撫我們的情緒,其中一人說道,房間內的青色煙霧其實就是鎮暴用的摧淚瓦斯,並不是任何的作戰用化學武器,只是因為是罐裝,濃度稍高,看起來有一點嚇人;士官又說道:「只要照我的口令做完幾個動作,就可以出去了,大家要合作一點。」

說罷大家就開始遵循他們的口令,開始繞圈圈,青蛙跳,還有一些奇怪的動作,此時雖然戴著防毒面具,但是皮膚已經開始覺得有點燒灼感了,而面具中吸到的空氣中還帶有淡淡的辛辣味,不知道是不是因為裝備只是訓練用的關係,所以氣密並不是那麼好;在做完指令之後,另一名士官令我們站成一排,面向出口,我們以為要出去了,但是等了半天沒有動作,突然之間士官跟排在第一個的同袍下令:「把防毒面罩取下!」緊接他遲疑了一下,但是仍來照著口令做了,士官然後從前面的人開始一一大聲大聲的問著所有人姓名,階級,兵籍號碼與家鄉何處,回答完後仍然不能帶上防毒面具,這時已經回答過的同袍開始咳嗽不止了,因為我在最後面,所以當別人都拿下防毒面具被薰得咳嗽不止時,我都已經看在眼裡,但我卻必須等到最後一個被問,沒兩分鐘的光景輪到了我,場面很混亂,大家都咳得要死要活的,所以大家也都期望我能趕快的執行完這個指令,以便能夠早日脫離苦海。

就當我拿下面具的一瞬間,皮膚接觸到青色的煙霧,開始感覺到燒灼的疼痛感,但仍可以忍受,但是輪到我一開口回答問題時,猛吸到一口卻嗆得自己說不出話來,又辣又刺的感覺在氣管內翻騰,一直不斷的刺激著喉嚨,不停的咳嗽,咳到口水,鼻嚏直流,眼睛也接觸到這些空氣中辛辣刺激的物質而流淚不止,此時啥也看不見了,掙扎著斷斷續續邊咳邊回答的答完問題,這時士官把門打開,我們在朦朧之中看到了光亮,知道終於可以放行,不過這時大家其實都已經慘不忍睹了,由於前面的看不見,行走速度極慢,最前面的人擠成一團,反而害慘了我們這些後面的人,而很不巧我又是隊伍的最後一人,這樣的情況又讓我又多吸到好幾口,差點就沒要了我的小命!

掙扎的的跌跌撞撞走了出來,有的人又直接跪在地上嘔吐,有的則是站在原地等著摧淚劑的藥性散去,也有眼睛開不清的撞到了門前方的電線杆的。 我出來之後,皮膚接觸到外界的空氣,由於藥性很烈,加上溫差,整個感覺人就像被火燒到的一樣產生烈痛! 風一吹,更是痛得直叫,一直等到三十分鐘後,藥性才漸漸消退,不過身上的野戰服也都有殘餘的劑量,不經意的用手擦拭了一下臉上的汗,天阿,就像被塗上一層辣椒油一樣,又是一陣另人難忘的刺激灼熱痛 !我一邊哀嚎一邊大聲的咒罵著 …!

訓練結束了之後,回到兵舍之內,大家都搶著洗澡,我想大家都被這一個難忘的訓練給弄到有點受不了吧? 雖然全部新訓只有一次這樣的經驗,但是在往後的訓練裡,尤其是野戰訓練,常常會受到班長們投擲的摧淚瓦斯彈的攻擊,班長們是否以此為樂則不得而知了。

毒氣室完成的那個週末,我們並沒有一如往常的進行兵舍的環境大清掃,而是緊鑼密鼓的整理好自己的內務櫃,床鋪這些自己範圍內的空間,我們換上乾淨的野戰服,花了很長的時間把自己的皮靴擦個雪亮,整個過程很嚴肅,大家都沒有多話,默默的做好自己該做的事,因為中午十一點半,歐爾士官長與布爾上士將會出現進行例行的期中內務檢查,並且以抽樣的方式測試我們前幾週所學的基礎技能與知識。根據以往前幾週的經驗,這是我們要轉換時期前的一種過程。

時間到之前,學員實習班長把所有的人都集合起來,將內務櫃門大開,然後大家都稍息站在自己的床邊,沒有人交談,靜靜等待兩位教育士官的到來。 牆上的時間剛好指到了預定的時間,兩位教育士官分毫不差的推開了門,由於是稍息,我並不能回頭看到他倆,但是我聽到很規律的腳步聲,知道內務檢查已經開始了,雖然這並不是第一次接受內務檢查,但是仍然感到緊張,因為沒有一次狀況是相同的,天曉得教育士官們會出啥樣的招數。

檢查當中,不時會傳來士官問問題與同袍們回答的聲音,偶而還有人被罰伏地挺身,胸前兵籍牌撞擊地面的聲音真是敲得大夥心慌慌,終於我用餘光掃到了兩位教育士官,已然就在左近,兩人都身著軍便服配著勳表,頭上戴著教育士官特有的"牛仔帽",帽上的銅製陸軍章甚至折射著閃亮的光芒,他倆整個看起來就是很隆重的樣子,這種光景好像我們第一天入伍那樣…回過神,歐爾士官長一個標準的向右轉,走兩步,然後向左轉之後,已然站定在我面前,我並沒有辦法看見他的臉,一來是我筆直的站著,另一方面歐爾比我高出一個頭,剛好能夠避開他銳利的視線…

歐爾開口道:「姓名!階級!兵籍號!」 

我先一個立正,然後大聲說道「二等兵凌 兵籍號 XXXX 準備好接受檢查! 教育士官!!」 

「稍息!」歐爾很有威嚴的命令道,緊接著一旁的布爾上士就往我內務櫃而去,我看到他手上戴著白手套!想來應該是看有沒有灰塵。正在慶幸自己沒偷懶,剛把灰塵擦了乾淨時,歐爾士官長又開口了…這一次是直接提問 

「二兵,請你大聲背誦士兵勤務守則!」 

「遵命!教育士官! 我將守衛在我哨戒範圍內的所有事物,並且僅在正式交接後才卸下這個責任…」 我大聲的將這三條守則流利的一一背誦出來。 

在那之後,歐爾士官長又問了許多的問題,大約五分鐘的光景卻讓我覺得好像過了一天那樣久,緊張的一直拼命出手汗。 最後,布爾上士回到歐爾身邊,向他報告我的內務櫃合乎標準,歐爾就下了一個稍息的口令後,繼續的向我旁邊的同袍進行相同的檢查。

整個流程到結束為止共花了一個多小時,當結束的時候,歐爾大聲的宣布「黑馬排!你們剛才通過了期中內務檢驗!」 語畢,兵舍內歡聲雷動,我們又離結訓更近了一步。之後的時間我們到軍械室領槍,然後開始保養,為明天的列隊檢驗做準備。

週日一早,依慣本連的四個排都在連集合場列隊,領槍,第三排的上士喊了幾個口令之後,全連就進入疏散隊形準備接受檢查,檢查的不是別的東西,正是我們天天擦拭的M16A2步槍,各排的教育士官連同連長一起逐一檢查,檢查完之後,連長會把槍拋回,必須要接好,不然掉在地上就是直接伏地挺身做到檢查完畢為止,這檢查很快大約四十到一個鐘頭,中間沒有問問題,完全安靜,只是持槍立正的時間久,會比較疲累。

當連長回到隊形正中央之後,第三排的士官長收攏隊伍立正站好,掌連旗的一位同袍出列與一位手執另一面連旗的教育士官站在面對面的方向,同袍先將連旗垂下90度,然後將連旗以旋轉的方式收起,一旁的另一位教育士官再將尼龍保護套直接套在捲好的連旗上收納好,這時又一個口令,執旗的教育士官與掌旗的同袍各向前一步,然後分別交由一旁的教育士官轉換手上的連旗,執旗同袍接到新的連旗後,向後退回原位,並且將旗桿垂下,同樣的由一旁的教育士官取下桿上的尼龍套,同袍轉了一下旗桿,連旗順勢展開,然後掌旗的同袍將連旗立起,一張嶄新的寶藍色連旗出現在我們的面前,從換旗儀式完成的那一刻開始,我們告別了學兵的身分,正式進入了步兵的領域,新訓至此也過了一半多一點了,能走到這一步,相當不容易,但是我們連回顧的時間都沒有,星期一開始,又是個汗如雨下的野戰訓練。   


美國陸軍軍旅生涯紀實1/16-話說從頭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61780669
美國陸軍軍旅生涯紀實2/16-入伍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61780690
美國陸軍軍旅生涯紀實3/16-第一天的震撼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61780696
美國陸軍軍旅生涯紀實4/16-紅色時期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61780711
美國陸軍軍旅生涯紀實5/16-新訓中的食衣住行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61780738
美國陸軍軍旅生涯紀實6/16-白色時期的靶場生活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61780753
美國陸軍軍旅生涯紀實7/16-衝突引爆點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61780771
美國陸軍軍旅生涯紀實8/16-不該犯的錯誤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61780774
美國陸軍軍旅生涯紀實9/16-藍色是步兵的顏色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61780813
美國陸軍軍旅生涯紀實10/16-夜間戰鬥實彈射擊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61780846
美國陸軍軍旅生涯紀實11/16-首次實兵演習(上)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61780897
美國陸軍軍旅生涯紀實12/16-首次實兵演習(下)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61780924

美國陸軍軍旅生涯紀實13/16-結訓測驗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61780948
美國陸軍軍旅生涯紀實14/16-屬於我們的榮耀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61781026
美國陸軍軍旅生涯紀實15/16-後勤學校的生活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61780987
美國陸軍軍旅生涯紀實16/16-預備役生活側寫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61781059

上文承蒙 Allen Lin 先生同意,引用他的「臉書」系列文章,特此致謝!

    全站熱搜

    神仙、老虎、狗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