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jpg

 

台灣的軍隊國家化步履蹣跚、走得辛苦;在國軍保衛中華民國台灣的大前提下,所有人都該對這段過程心存戒慎,對國軍保持應有的敬意。(湯森路透)

陳嘉宏專欄:那段國軍就是黨軍的年代

2019年06月12日  上報

陳嘉宏 ※作者為《上報》總主筆

民國83年,甫從研究所畢業的我應召入伍,到位於高雄鳳山的陸軍步兵學校接受近四個月的預官訓,屬當屆的第44期預官。結訓後,被分發到中部某示範營區,擔任基層連隊的少尉排長,每天出操、做體訓、訓練新兵,日子過得頗辛苦。過了約半年,一個師部的長官突然到連隊找我,「你是唸新聞的,我們師部有個新聞官的缺,你來不來?」我不假思索地應允,隨即調任師部當新聞官。

新聞官(其實非正式編制)隸屬政戰部門的政二科,負責文宣政教。我最重要的工作之一是編著每週四莒光日全師官兵上課用的「政教通報」,由於師部有大量的文宣資料,這其實是複製貼上的工作,一點都難不倒我。我的另個主要工作是揹著相機與師長同進同出,記載他的生活點滴與軍隊訓練狀況。偶爾幫其他的政戰官頂缺,協助他們的「政治作戰」工作。

隔年年底,我明顯發現整個政二科都忙了起來,尤其坐在我左手邊的眷服官天天往師部負責的眷村跑,每天忙得滿頭大汗。後來才發現,眷服官在幫「黨的候選人」跑選舉。那年的選舉,反出國民黨的新黨勢力崛起,與黨的候選人在眷村展開前所未有激烈的肉搏戰,整個政二科幾乎都捲入了選舉。由於選情太激烈,眷服官還找了許多基層政戰士與阿兵哥到師部來畫海報、寫黑函,到眷村張貼散發,攻訐的對象正是那個對黨「不忠」的新黨候選人。

選舉結果揭曉,「黨的候選人」高票當選,有趣的是,連那位新黨候選人也一併當選(那時還是複數選制)。但能順利完成任務,師長還是非常高興,在師部席開好幾桌宴請所有「有功人員」,更扯的是,那位「黨的候選人」也就這樣堂而皇之地進到師部與全師幹部一起同歡。將近25年前的事,我之所以印象如此深刻,就因為我是在一旁記錄拍攝的新聞官,永遠記得師長與這位黨的候選人(她現在還活躍政壇)一起合照時笑盈盈的表情。由於全師順利完成「任務」,沒多久,師部(或是軍團)下了一道命令,師長以下的各級主官管全都記大功一支(當然不會以輔選為公開名目)。

那是民國84年的事,距離台灣宣布解嚴已經八年,當時的國軍就是這樣在幫國民黨黃復興黨部的候選人輔選。我也有充分的理由相信,這套「輔選模式」在我隔年退役之後還延續了好多年,可能直到公元2000年(民國89年)才稍稍好轉。在那個強控制力解體的年代,黨國對軍隊的控制絕非隨著解嚴一夕鬆綁,而是漸進的過程;也因為如此,我作為一個沒有國民黨籍身份的少尉預官,得以進入到這個理應全數擁有國民黨籍身份的政戰部門,見證國軍就是黨軍的這一切。

日前,蔡英文一段「國軍過去都和國民黨一起,和民進黨不親」的私下談話,引起諸多抨擊,備役少將于北辰說,國軍從來不屬於任何政黨或個人,這說法是在污衊軍人;前立委林郁方也抨擊,解嚴後軍隊已經國家化了,講這種話的三軍統帥不及格。到底誰講得對?問問曾經經歷過那段黨國不分時期的現役校級以上的軍官,其實人人心中都有一把尺。前不久,有立委提議將陸軍軍歌裡的前兩句:「怒潮澎湃、黨旗揮舞」改成「怒潮彭湃、國旗揮舞」,立刻在軍中遭到強烈反彈而不了了之,這顯示中華民國軍隊要徹底褪去其昔日黨化色彩,仍然拉距激烈。

寫下這段自己的當兵過程,其實已無意再追究引戰。只是要提醒不分藍綠的所有政治人物,台灣的軍隊國家化步履蹣跚、走得辛苦;在國軍保衛中華民國台灣的大前提下,所有人都該對這段過程心存戒慎,對國軍保持應有的敬意;台灣不能沒有國防,給軍人應有的尊嚴,就是給自己尊嚴。

延伸閱讀:

軍隊由國民黨黨軍,變為中華民國國軍。小英執政三年,又讓國軍政黨化,變為民進黨黨軍

分裂台灣 樂此不疲:請蔡英文自己初選自己玩,別綁架國軍,國防部更應硬起來回應軍隊效忠國家,國人

敬告辣台妹:選舉,是政客的權力遊戲,不要把國軍當成權力遊戲的籌碼

《蔡總統「關心國防」口惠不實的狐狸尾巴》《蔡總統欠古寧頭與八二三參戰國軍一個道歉》

蔡總統對國軍最嚴厲的指控:不中立,有貳心,不保家衛國

郭台銘:斷章取義還是賴皮硬坳?這就是我們的總統嗎?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神仙、老虎、狗 的頭像
神仙、老虎、狗

神仙、老虎、狗

神仙、老虎、狗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