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jpg

 

蔡詩萍
郝柏村憑什麼不該有總統頒的褒揚令? 

2020-04-15  i-media 愛傳媒

不是為郝杯杯說話,是為那個世代以行動捍衛國家的人說公道話。在新型冠狀病毒肆虐的陰影下,在陰霾的天候下,郝柏村先生長眠於國軍示範公墓了。

郝總長,郝國防部長,再見了。軍方以一級上將之禮,送走這位可能是目前唯一的,真正在炮火下捍衛過中華民國的上將了。郝院長向這個他人生的第二故鄉台灣,他捍衛的中華民國主權所及之地,說再見了。

蔡英文總統有guts,第一時間,要頒發褒揚令。褒揚令沒有家屬申請問題,只有總統給不給的問題。但聽說民進黨內雜音不少。為什麼?因為民進黨充滿著價值錯亂。

除非,你民進黨喊中華民國是假的,否則,曾經在八二三炮戰,出生入死,捍衛中華民國的郝柏村,最終出將入相,為何不應該被褒揚?至少,他比起後來,嘴巴上愛台灣,打嘴炮喊得震天價響的藍綠政客們,他可是親身經歷過槍林彈雨的,真正的將軍!

不管是藍營的中華民國在台灣,還是綠營的中華民國台灣,只要中華民國還在的一天,郝柏村就該有他「被肯定」「被褒揚」的地位。郝柏村有沒有爭議性?當然有。他終其一生反對台獨。他絕對是個統派。但他反對的,是要取中華民國而代之的台獨建國。他的統派卻非向中華人民共和國屈膝的統派。

綜合這兩者的角度來看,他的反台獨,是為了守護中華民國,他的反中共統一論,又何嘗不是守護中華民國?

不管是藍營的中華民國在台灣,還是綠營的中華民國台灣,只要中華民國招牌還在,曾經為這招牌,竭盡所能的人,都應該被看見!

民進黨對台灣的民主貢獻,我從來都高度肯定。沒有從黨外到民進黨的一脈相承,台灣的民主,不會那麼快。威權體制下的國民黨,是一路被逼著朝開放的路線走。

國民黨迫於內外壓力,最終沒有反潮流,逆勢維持政權,造成更大悲劇,這是它也有被肯定之處。但在民主化的動能上,必須承認,民進黨仍是主流。

但民主化以後的台灣,接收的資產,是教育程度普及,經濟發展條件優越,社會貧富差距不大,社會流動快速,人民民主素養高。這些,要不是「意想不到」的奠基於威權國民黨執政時期,台灣的民主化奇蹟,有可能嗎?

我無意為威權時期的國民黨說項。但我們觀察政治發展,必須就事論事。

威權體制下,一定有人是為了捍衛國民黨政權而做類似東廠的事,例如,警總與情治人員。但一定也有人,他們只是為了捍衛中華民國,而做提升「治理」的事,類似孫運璿、李國鼎或職業軍人如郝柏村。

如果我們不分青紅皂白,只以單一指標看待威權體制時期的人與事,說真的,要談轉型正義,非但緣木求魚,更可能的,是治絲益焚。

民進黨政府在轉型正義上,最大的心魔,無非是走不出「一竿子打翻一條船」的困境。

在他們的心底,既然是威權統治,那整條船上的管理階層就通通是「有問題的人」!正因為用這標準,於是有人質疑了,那傅斯年也不是什麼自由派,因為他在四六事件時,並沒有保護到所有的學生?

於是,有人質疑了,那胡適也不是什麼自由主義大師,他坐視雷震被捕!於是,李國鼎、孫運璿也不是什麼台灣經濟的奠基者了,因為他們「為虎作倀」,從不為白色恐怖講話!

於是,郝柏村也不是什麼有功於台灣的軍人了,他反對台獨!但,同樣一批人,為何在另外一些人的眼裡,會感謝有他們,台灣的大學於焉有自由學風,台灣的自由主義於焉有傳承動力,台灣的經濟於焉有發展契機,台灣的國防安全於焉有敢於一戰的能耐!

深藍的問題如果出在他們不能理解台灣民主化的必然,那麼,綠營的困境明顯出在,他們往往忘了,民主化必要的諸多前提,若非在威權時期,便有許多人,不分省籍的,投入治理效率的提升,投入自由信念的宣揚,台灣的民主化不會成為民主奇蹟:寧靜的革命,和平的轉移,哪一項,不是長期累積的能量?

郝柏村當然不是完人。他有那一代移入台灣的外省籍人士的包袱。但他以實踐愛台灣,他以浴血八二三炮戰捍衛台灣,他從未接受中共的一中原則,他始終堅持國軍才是八年抗戰真正的主角。

單憑這些,蔡英文總統頒發褒揚令給他,他當之無愧。那些耍嘴皮愛台灣的人,就請閉嘴吧!淒風苦雨中,我們不能讓郝先生感覺孤單!前人走過的路,都是台灣路!


延伸閱讀:

帥化民:追憶郝上將

郝柏村逝世:一山難容二虎,李郝從肝膽「相照」變「俱裂」的「拉艦案」,郝感嘆李猜疑之深

《 李登輝對不起郝柏村》《 郝柏村的眼淚和我來不及問他的問題 》《 「沒貪污過的舉手?」前行政院長柏村當年一句話,讓在場官員全安靜》

許劍虹:統派人士對郝柏村「出言不遜」背後的三點不滿

    全站熱搜

    神仙、老虎、狗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