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兵訓練  

黎樵


中華民國海軍備役上校,曾任艦長。

【以陸軍的思維訓練水兵,當然壓力會大到凸槌】

2016年7月7日

今早,在網路上搜尋看了一篇蘭將軍在2015年所發表的文章【漫談海軍的紀律】(附註),再對照今天雄三飛彈誤射事件,與蔡總統憤怒地表示:「沒有紀律便不叫軍隊」,這對我們這些曾經服務幾十年的老海軍而言,看在眼裡,很不是滋味。

時代不同,不能再以三十年前的海軍來等量觀之,但以我們過來人而言,海軍的軍紀與管理絕對不同於陸空軍,全世界都是這樣,自從郝大將提出三軍一體、三軍一家之後,把海軍軍便服上的階級給改成了與陸軍一樣的條槓、梅花,大陸軍主義迄今不衰,時至今日,馬英九政府執政八年,要求艦艇部隊也一樣照陸軍的標準,全國軍都必須通過比美軍還更嚴格的體能訓練,這對生活在海上的官兵來說,是一項沉重的負荷,官兵體能好了,但真正海上所有的戰術、戰鬥技能荒廢,無補於戰備訓練的提升。

海軍大多是【非體力】的勞動,主要都在運用腦袋思維,重視的是略術鬥技(戰略、戰術、戰鬥、戰技),如同雄三的整個操作組合程序,但水兵們日夜操勞,要體能測驗、要艦艇裝備保養維護、要依艦艇常規作息、要訓練、要出海,勞心勞力(包括軍士官),壓力過重可想而知,為了紀律,什麼都不准做,沒有紓解的管道,光是練體力有何用?(也因此趕走不少人才,要我跑步測驗,乾脆退伍算了)

老海軍以往非常重視戰術對抗、海鯊,實質的海上演訓作戰、實作操演,從李登輝執政之後,許多二代兵力陸續成軍,老陽字號淘汰,民國八十年初期,成功級艦、濟陽級艦這些船,已經不是真正的戰術對抗演訓,都在做秀,包括漢光演習,包括戰術總驗收,搞到最後演變成所謂【兵力展示】,靠碼頭的【營區開放參觀】,海軍不是馬戲團,卻都被當成馬戲團來用、來看、來觀賞,復因節約油料,許多船盡量不出海,為了怕出事,許多操演乾脆不做,【不做不錯】,所以長官平步青雲,【近親繁殖】,所以潛艦軍官一整群像綁肉粽扶搖直升,掌控海軍建軍發展近二十年,陸戰隊官科可以幹海軍總司令,真正海軍正規的艙面兵科軍官,許多非常優秀的人才黯然退伍,包括士官長,這些真正在海軍幾十年的水雷專家、飛彈專家、兩棲、反潛專家,退下去開計程車、看大樓、做三保,長官們的思維,加上募兵制與徵兵制的青黃不接,不當的政策害了海軍。

現代人把道德標準訂得愈來愈高,水兵已不像以前的水兵可愛、活潑、有幹勁、有戰力、有實力,我穿過水兵服,讀了兩年海軍士校,民國69年我在昆陽軍艦(DDG-919)擔任過短暫電戰中士,三十幾年海軍生涯,直到上校退伍,深知海軍水兵、士官、軍官的文化,海上跑的、討生活的人,你拿陸軍那一套嚴格的紀律標準去訓練水兵,只有把人弄得緊繃,壓力當然難以承受。

蘭將軍以前擔任過我的艦隊長,治軍非常嚴厲,在他以後的幾任艦隊長,都特別要求港內與海上夜間備戰、還有夜訓(聽說後來也不大重視了,潛艦軍官去幹專業的救難艦長,一天大字號也沒幹過,只為了補資歷?),我在擔任救難艦長,光是夜間海上拖船、被拖訓練,次數已做到數不清,已經到滾瓜爛熟的地步,操船的技術更是精進,但蘭將軍並不完全剛硬,他深知帶海軍,尤其對於水兵,太嚴厲,物極則必反,也知道對官兵加強訓練要求的重要,全世界海軍水兵的特性都一樣,因此他剛柔並濟,有其柔性的一面,他曾在另一篇文章【這是士氣和領導的問題】提到某位副長與阿兵哥們抽菸、打牌,遭記者抨擊,而他那艘船曾因76砲在演訓時無法射擊,也同樣遭媒體大肆撻伐軍紀不良,這文裡有一段,可以得知,海軍的艦艇兵,就是要這樣帶領,否則一昧以陸軍的軍紀思維,是真會搞垮海軍的。

節其文章段落如下:

「這位副長這麼作有沒有錯是見仁見智的問題,在我來說蹲著陪小兵抽菸不算什麼。我在中強幹副長時,寒冬夜在馬鼻灣下錨,氣溫接近零度下我去船頭41砲查更,我是拎著一大壺熱咖啡和茶缸,在砲位裡與值更兵同飲。」

「在天山、當陽艦長任內,只要是清爐,艦長照例都會慰勞清爐的戰士香菸,大多數的艦長嫌熱、嫌髒根本不過問爐艙的事,輪機部門自己會到補給長處請領香菸。我不是,我一定親自蹲在鍋爐的人孔旁,將點燃的煙一隻隻的遞到滿手滿臉煙黑士兵的手上,蹲在人孔旁慰問他們。」

海軍的任務性質確實不同,茫茫大海,夜冷風高,特別是冬防極苦,加上可能的暈船與海上生活的不適應,不是一般人可以體會,當年蔣經國總統搭乘專艦到外島視察,慰問官兵,在船上就曾直接下到輪機艙去,那時每位輪機兵在燠熱的艙間底層,各個脫了上衣打赤膊,誰也沒想到總統居然會下到輪機艙裡去慰問官兵,那時候可把大家嚇壞了,但經國總統並沒有任何責難,反而激勵這些戰士,體恤水兵們辛勞,長官們也不給刁難,在那種環境,你叫大家嚴整以待、服裝整齊,那是非常難受的,早期老陽字號哪來現在新船那麼好的空調?但時空換成現在,總統來視察,誰敢服儀不整?不又被媒體打趴了?

早期跑船的人大都抽菸,所以您看大力水手或海盜們,菸斗不離手,那是因為海上航行壓力大,有許多人養成了習慣,就像靠碼頭放假班必須三五好友同袍相約去喝酒,以紓解壓力,但現在都不可以,也因為時代環境使然,兵還是兵,就像社會上勞工們要喝保力達B、抽菸、嚼檳榔,但大家都把軍紀掛嘴邊,現在的水兵,已經比我們當年還可憐,進出營區要酒測,不自由的限制比我們以前還多,福利卻沒有我們以前的好,甚至連從軍港碼頭放假都沒有交通車專送,我兒去年當兵在成功級艦(義務役),有次靠左營危險品碼頭,收假回去,從中海門走進去,幾乎要2個鐘頭,天啊。

我們的長官,您們位在高層,時值21世紀,這些水兵們的福利,可曾有人關心過?卻一昧要求他們嚴格的紀律,卻不關心他們每天必須做的工作訓練與生活照顧,【訓練是官兵們最大的福利】,我們朗朗上口,每週夜戰訓練流於形式,一到港區備戰,全關了燈、開紅燈,然後都在各部位做自己的事,不太出海、不做夜訓、不上軍士官團教育、不要求PMS、不照訓練綜合教則與訓練卡、課表操課…?高層不建案(為防弊,不做就不會有弊端),好像雄三還沒聽說有採購或研發教練儀?我在海總部、國防部幹參謀,專管各式教練儀建案與維持費規畫,沒有雄三教練儀?士官兵的基礎教育訓練,只能在船上操作,難怪容易出錯?

軍紀有鬆有緊,剛柔恩威並濟,並非一昧地嚴格,只顧體力訓練、只顧學歷高低,【寧靜海訓練不出好水手】,看了蘭將軍的文章,我們是否該有另類的思維?或者應該稱之為【以往老海軍的軍事紀律】要求?

連老蔣、小蔣這麼威嚴的時代,海軍水兵都還沒有像現在21世紀如此嚴格的紀律,什麼都不准做,我們以前那時代抽菸、喝酒、嚼檳榔、打架的多,特別是海上計程車的山字號、陽字號,你說他們沒紀律嗎?他們可是那年代最有戰力的【相趴雞仔】?每條船、每個官兵士氣如虹,要紀律有紀律、要活潑有活潑,那才是真正的海軍,不怕死、講忠義、能戰、能殺敵,只有血性,沒有升遷惡鬥,告來告去,那是絕對不會有人凸槌的海軍啊!!~~

曾胡治兵語錄云:【軍營宜多用樸實少心竅之人,則風氣易於純正。今大難之起,無一兵足供一割之用,實以官氣太重、心竅太多,漓樸散醇,真意蕩然。...】

-----------------------------------------------------------------

附註:【轉貼蘭寧利將軍文章】

【漫談海軍的紀律】 2015年5月21日

提到海軍的紀律,腦海裡就浮現了跳「吉力巴」的水兵,在DD-17時官廳的領班是一位原住民下士,聽說他就曾在艦長步台,穿著白水兵服,帽子扣在後腦勺上跳「吉力巴」給老總統看,老總統非常高興;DD-17還有一位槍帆兵在西澳的福瑞曼托港參加海員協會的聚會時居然上場和澳洲人飆「哥薩克」舞,那種半蹲踢腿的舞在台灣是很少見的,我們的水兵不落人後獲得滿堂彩。

經國先生曾問到說,海軍有三長兩短,三長指頭髮長、褲子長、指甲長。兩短是指腿短,走起路來搖搖擺擺;手短,不會舉手敬禮。

頭髮長是船上缺理髮兵難以滿足需要,況且航行時理髮兵也要值更。還有一種說法是落水時抓著頭髮便於獲救,所以大家留長髮,不過這種說法我在快艇當隊長時曾試驗過,抓頭髮救人不是那麼容易;褲子長,是指水兵都著喇叭褲,遠看不怎麼有精神。這是事實,喇叭褲便於挽起在甲板工作,落水時可用褲子綁成暫時性浮囊。

有一段時間我們的補給同仁開始將水兵褲改為直筒褲,真是不倫不類,實在應該叫他們從拖甲板開始體驗什麼是水兵,這也就是為什麼早年海軍的補給軍官是海軍自己培訓的理由;指甲長,我蠻意外的,人員服裝校閱的第一動不是脫帽和舉手嗎?舉手不就什麼都看到了。問題是碰到任務不斷,艦長疏於做人員校閱就會這樣。

關於兩短,腿短實屬誤會,海軍在航行時無論是行走或是站立均須先求平衡,重心隨著船的晃動而不斷的轉移,一艘有規距的船航行時0830也要派工和訓練,風浪大的時候大家在艦尾集合都保持著有規律的晃動,誰靜止誰就會摔倒。日子久了,自然與陸軍不同。而不舉手敬禮也是船上的習性,在船上除見到艦長和每天第一次遇到長官才要舉手敬禮,其他時間是勿須舉手敬禮的。但是在陸地上就沒有這種豁免權,不能以此做藉口。

海軍是有些習性與其他軍種不同,如軍便服的穿法,陸軍要求要記風紀扣,海軍可能連什麼是風紀扣都不知道。記得剛去戰院報到,點名時院長就對海軍學長不記風紀扣和高領白汗衫露出領口認為是不符軍記要求,結果一看海軍學長個個如此,連教官都如此,經解釋才知道高領白汗衫露出領口是軍種的要求。

剛畢業那幾年我們還有大批的PC,有時天剛亮她們港偵回來,或是從外島解編回來,我們幫她們帶纜的人都還沒備便,她們就像海盜式的連人帶纜的爬了過來,甲板上有穿防寒夾克的有穿對襟式工作服的,絕對談不上艦艇常規和軍容、軍紀,倒很像第二大戰在大西洋中遇到的德國U艇上官兵。

那時駐防是白天下錨,晚上巡邏,運補艦來了大家一窩蜂的旁靠找學長、同梯的洗澡、加水、上點菜。 每次船一出赤仔尾,她們就消失在浪谷中,偶而會看到SO-8雷達天線露出水面,你還能要求她們什麼,但是儘管外表如此,紀律還是在一個標準之上,因為這麼辛苦,任務執行從不耽誤,也很少有人逃亡。

帶兵要活潑,帶水兵更須如此,回想當年帶聯三的學生,規定不准吸菸,但他們至少有一半在偷吸。逢周末夜帶他們去中山堂看電影,回來的路上總讓大家在體育場草地上休息,大家可以躺躺、相互追逐一下,當然也可以吸菸。帶海軍是要活一點但還是不能超過了界限,是不是?

 
上文承蒙 黎樵 先生同意,引用他的「臉書」系列文章,特此致謝!

延伸閱讀:
大陸網民:對國軍1位陸戰前輩與2位前艦長在名嘴台「互嗆」的看法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63733774
黃河:海軍誤射雄三事件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63719290 
雄三「前總工程師」:反駁名嘴發言與媒體報導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63732496
「福爾摩斯」與「唐湘龍」對「飛彈誤射」的看法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63735892

「小白之死」民粹無限上綱 ,軍校畢業延期卻有苦不能說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63660028
像恐怖份子的愛狗人士,讓驚慌失措的國防部,同意軍營成為流浪狗的保護區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63678049
動保團體手機直播公審虐犬兵,
讓身為保育類卻慘遭肢解的綠島龍王鯛和澎湖綠蠵龜要求比照辦理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63665803
現役少將2016/06/30深夜公開宣布「受不了民粹誤國 要退伍」後,鄉民的討論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63683398

軍人必須了解政客,但不要也成為政客,更不能被政客利用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63390121


疑點叢叢的雄三飛彈誤射? 挑釁?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63686893
一狗一彈+政治和軍方內鬼=「隱匿政變」與「擦彈走火」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63692392
在朝竭澤而漁 在野幸災樂禍的「獵巫氛圍」並沒有使「國軍」變好,反而更壞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63700438
黎樵:父與子的對話、恢復徵兵、罪人不孥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63704188
兀射事件:罹難者家屬要肇事艦長率四軍士官「跪」進靈堂"給媒體拍"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63709090
軍人:跪天地、跪父母、跪袍澤、跪軍旗、跪國家、跪良心!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63719182

    全站熱搜

    神仙、老虎、狗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