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全1 

收不收貨?保全、送貨員為「簽收」 怒對嗆
發佈日期:2015年8月21日
新竹一名大樓保全和送貨人員在大廳吵了起來,因為送貨人員覺得大樓保全應該要代收貨品,沒想到保全不代收就算了,還把貨品丟到地上,保全則是認為送貨人員應該要聯絡當事人,不然他就沒必要代收,兩人爆發激烈口角,過程全被拍了下來。
https://youtu.be/WwnpA3fKT7E
若網頁無法觀看,則請點選 YouTube連結網址,前往 YouTube觀看。


【學會尊重每一個人】


黎樵  

中華民國海軍備役上校,曾任艦長。

2015.8.21

新聞裡有個畫面,新竹保全員槓上送貨員,並指稱:「你只是個送貨員…」,口氣很明顯對人有貶謫的意思,像是看不起人,讓我聽了難過,甚至這名保全人員還拒收人家郵遞物品,如果這物品的收貨地址是這棟大樓(社區)的人,保全員怎可拒收?

我也曾在海軍總醫院門診大樓前,看一快遞公司貨車隨處停車,遭保全員追趕,兩人幾乎打了起來,衝突聲音之大,驚動附近許多人,保全人有其職責沒錯,但處理事情有必要如此惡質、大小聲嗎?甚至三字經都罵出口、相互拉扯,這是對人的非常不尊重。

某次有位學弟,跟我一樣上校階退役,我說我現在反正也退休,尚不顯老,還可以出去工作,讓家裡經濟也減輕些負擔,但頂多也只能幹幹保全,五十幾歲,外面很多工作我們都不適任,也不會有哪家公司用我,畢竟年紀也有一些,而我那位學弟竟回說:「學長,幹什麼保全啊,我最看不起這些工作,你都幹過艦長,一個高級軍官退下來,當然要有一個具有社會地位的好工作,如果是我,我絕不幹…。」

我的天,怎會有人這種想法,從此我對這類人在心裡則大打折扣,人無分貴賤貧富,都是人,都有尊嚴,不偷不搶,找一個正當工作,各行各業,又有什麼階級地位之別,餬口飯,各憑本事,我甚至告訴他,我還曾經去擺過地攤,體會人生百態,有何大不了?擺攤的時候,有位啞巴過來,我很客氣與其比手畫腳,這樣也能聊上半小時,隔壁阿桑說:「厚,你揪厲害,連啞巴你都能開槓那麼久,這需要耐心…」。

新聞裡的新竹保全,聽那口音像是軍人退伍,一付趾高氣昂模樣,這是通病,但我也曾看大部分同學、學長弟們退役後,不都也能適應社會環境,放低姿態,與人和氣相處,笑臉迎人,擺脫那些官僚習氣,在職場上工作順心,有一年我也真是去應徵過保全,但被我妻制止,她說你找的那家公司主管根本欺負人,沒錯,他也曾是我在軍中的主管,老長官,到現在仍擺脫不掉那官僚習氣,人與人之間必須互相尊重,在社會上,除了我們軍人自己之間尚且存在學長弟的倫理關係之外,已經沒有什麼長官、部屬了,何必再官僚?

我最佩服有些高階將領退下來,待人處事謙卑、揖讓、恭敬對人的模樣,尤其是那些有內在涵養、飽讀詩書有本事的好長官,真正成功的人,不會對人那麼不尊重,更不會對人頤指氣使或看不起人。

不要戴著有色眼鏡看人,學會尊重身邊的每一個人,不要認為在他們面前沒有必要表現高雅,也沒有必要體現修養,說不定某天你的惡劣行為就會被那些對你來說很重要的人看到,就像電視新聞裡的新竹保全員,那欲吃人的模樣,看來痛心,人生處處是考場,不要有任何僥倖心理,請尊重、禮貌善待每一個人,讓這個社會更和諧,更充滿濃濃的人情味。

上文承蒙 黎樵 先生同意,引用他的「臉書」系列文章,特此致謝!

#########################

住戶不准保全「喊全名」 領取包裹吵翻了|三立
發佈日期:2016年8月29日
全名只有爸爸能喊,其他人喊就是不禮貌?一名保全員要告知一名謝姓住戶有郵件要領取,於是喊了對方全名,想不到謝男批評對方沒有禮貌,「你有叫其他住戶這樣叫嗎?你有這樣叫全名嗎?應該加先生」,保全表示「你不喜歡你跟我講,謝男還將爭執過程PO到臉書不公開社團「爆料公社」,結果不到1小時就被數千網友留言洗板狂酸,感嘆「保全好辛苦」。
https://youtu.be/cIS830KzuTI
若網頁無法觀看,則請點選 YouTube連結網址,前往 YouTube觀看。


黎樵  

中華民國海軍備役上校,曾任艦長。

我的一位官校同學,中校退伍,在台北東區某大樓任總幹事,每天過得快樂充實,他說保全管理員,都臥虎藏龍,別小看他們那樣一個不起眼,讓人覺得身分卑微的工作,或者呼來喚去,刻意刁難,每個人都該相互尊重,職業不分貴賤,保全員多半有些年紀,年輕人坐不住,他們有許多曾是歷經人生甘苦的高人,有風光的過往,這份不起眼的工作,只是老來打發些時間。 

去年是我此生第一次踏入職場,退伍後5年,就做保全,在農16某大樓擔任管理員,公司派我去總幹事,兩個月我就不做了,寧再回農16,薪資雖少,但清靜許多,渡餘年,富貴於我已是浮雲,有個事做,排遣時間,公司老闆、同事、住戶們都對我很好,這是再幸福不過的事了……。

臉書網友留言彙整:

人生到某個階段,做一些看似卑微的工乍,並不是表示他很缺錢,做點事,日子比較充實,不是嗎

有錢人的小孩就是任性.叫他來做保全看看~

我不覺得這男生有很大的錯,反而保全的態度給人很不好的感覺!稱呼別人X先生或小姐本來就是禮貌,直呼全名並不是服務業該有旳禮節。今天被稱呼是年輕人似乎沒什麼,那如果是長者呢?光是一面倒的指責年輕人,也不太對吧?

麻煩  

我覺得案場是大案場 戶數必定很多,保全是保全,不是趴車小弟,更非五星級飯店櫃台,飯店式管理?真把保全當飯店服務生?保全歸警政署管,警察會客客氣氣稱你為「先生」嗎?

很多案場希望自己能擁有飯店式管理的保全待遇,但卻不願意付相對的費用!高雄的美術館區、農16就有一堆這種自以為高級的爛住戶,少數具有套房的還租給一堆拉K的廢物,這種環境下,能有什麼好人?

 
上文承蒙 黎樵 先生同意,引用他的「臉書」系列文章,特此致謝!

#########################

新聞台  

他們怎們說「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們的「態度」

業界某一知名之專業經理人的背景係軍校學歷
,然其退伍後卻從不告知業界其為軍人退伍身份,也不准其部屬提起。理由係:「業界會給軍人貼上不好的標籤!」但是只要碰上軍中同仁時,則大肆「炫耀」自己的民間專業經理人的身份與高額的收入....

而另一軍中退伍之專業經理人
,則無所禁忌的在名片上印上軍校學歷及備役軍階,並告知後期學弟們軍校學歷乃助力而非阻力,且於言談中採「分享」的方式將其「退伍轉業」經驗提供軍中同仁們參考。


多年前,一知名之將軍於退伍後,在○○投資公司掛名董事長一職,其後因政府金融政策改變並全力掃蕩後而「中劍落馬」,該將軍於收押禁見前,面對新聞媒體的採訪時,概然嘆稱:「他就是毀在沒有錢!」....
而另一上校軍階退伍之學長,於郵局擔任臨時約聘的分發信件之工作,郵局主管多次約談時,都希望其參加「郵政特考」晉級為專職人員,以發揮其管理的專長。然都被該上校婉拒了,婉拒的理由係:他已經管人管了一輩子,目前只想清閒渡日而已!


某退前職訓班隊之大學教授,於第一堂課即告訴學員們:
你之所以退伍,是不夠奸,所以我的課是教你如何當一位奸商。

而另一位教授則說:
「你們已經有終身俸了,何苦再去奮鬥受氣,如果我是你,我會悠閒度日,當家庭主夫、當義工、學電腦、做網頁、讀好書、看美術館、聽音樂會、喝下午茶、拿魚竿釣魚…完成高科技人員40多歲就想退休的夢想。」


他們怎們說「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們的「態度」。


1999年  神仙、老虎、狗

#########################

保全  

一位保全教我的事》

沒有了名片,做不起眼的工作,

你還能熱情對待無視於你的後輩?


撰文者 / 劉佩修 

2016-09-08  商業周刊

「副總編輯好!」當我走進工作的這棟大樓,總有一位身材微胖、年約六十幾歲的保全,精神奕奕地對我喊著,偶爾還會舉手敬禮。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他開始對我大聲打招呼。可能是他看過我上幾次電視節目,於是認得,記得他稱讚過我的口條不錯。但我認為這只是禮貌寒暄沒什麼,總是微笑點頭就趕緊衝進電梯,進編輯部上工,並沒有跟他多聊幾句。

前陣子,聽到他在櫃台跟一位金髮老外談話,老外像是來洽公,他用英語跟對方說明。我嚇了一跳,拿這當案例,回家對女兒們說教一番:「現在連警衛都會講英文了,你們的英文可要好好加強啊!」女兒對我翻白眼。

其後,我還是繼續忙碌地穿過櫃台,微笑,進電梯,沒有停步。

直到前幾天,不知道為何心情較悠閒,趁等電梯時,跟這位大哥聊天。

「你到這邊幾年了呢?」我問他。「有五年了喔」,他答。

「這之前你做甚麼呢?」我以為他會說,喔,先前在A公司或是B公司當保全。

不料他回答,「嗯,我以前是報社總編輯」。

啊~~~該不會是唬爛的吧?我半信半疑,繼續問,「是哪家報社呢?」

「中央日報」,他說,「因為前幾年實體報停刊,改為網路報,我也服務了二十幾年,就順勢退休了。」

然後他聊起自己是哪一年政大新聞系畢業,同期與學長學弟有誰,哪些至今仍是政壇與媒體界赫赫有名的人物,他是跑社會新聞出身,在編輯部待了十多年,當上地方中心主任,後來是以副總經理退休。

「退休很自在啊,為什麼要來當保全?」

「我太太與女兒都在上班,自己在家裡很無聊,就來做保全。到了這棟樓,每天看到很多記者來上班,覺得很開心,好像回到以前的日子。」他說。

確實,我注意到他跟其他保全不一樣,除了會撂英文,看準備送上樓的英文報,更大的不同是對人的熱情。他不只對我大聲問候,對這棟樓他認得的媒體人,也都用他宏亮的聲音打招呼,好像是碰到老朋友,而不只是來工作。

但我小人地對他的自述,還是抱著存疑。邊聊邊記住他工作證上的名字,一進辦公室,立刻開電腦肉搜。

噹!沒錯,他確實是政大新聞系畢業,我在中央日報上,也查到了他的名字。這樣說來,他是我們這棟大樓中,許多人的學長,也是前輩。

腦海裡浮現一幕幕,多年來我對他只是禮貌回應,還跟小孩說什麼連警衛也要會講英文,言下之意好像警衛原本不該會講英文…回想起來,真是汗顏。

原本就知道,很多長輩基於各種原因會應徵保全,因此對於退休後當保全,我並不是特別驚訝。

驚訝的是,他面對這棟樓許許多多只把他當保全的媒體後輩,竟能每天精神奕奕地問候,在停車場出入口指揮,收發快遞。這背後應不是無聊找事做,我相信是種處世泰然。

能有多少人,沒有了名片,沒有了身分,仍保有自信,做不起眼的工作,熱情地對待對你毫不留意的職場後輩?

這城市各角落真是故事庫,誰知道下次會碰到誰呢?沒事要多聊天,也許我們身邊,還有更多的臥虎與藏龍。


延伸閱讀:

黎樵:台海防衛的功臣們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64102012

黎樵:「艦艇兵不可缺也不宜濫」與「一個海軍小中士」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64075708

黎樵:父與子的對話、恢復徵兵、罪人不孥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63704188

兩位前艦長談軍艦釣魚 海軍傳統潛規則外人難理解

黎樵:回應「綠水海軍」/海的胸襟 vs 小鼻子小眼睛

黎樵:海軍國際禮儀與誰才是募兵最強有力的先鋒?

黎樵:別太苛責,談部隊醫護人力之不足

黎樵:【海軍軼聞】挨罵的藝術

黎樵:募兵之難,究其原因,是未做好募兵的生涯規劃

黎樵:在書中讀自己

黎樵:任職「大漢艦第13任艦長」的回憶與感言

黎樵:年輕的軍人為何想自殺?

黎樵:以陸軍的思維訓練水兵,當然壓力會大到凸槌

    全站熱搜

    神仙、老虎、狗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