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樵1
   

2016/10/11 (上圖作者:黎樵) 

黎樵 

中華民國海軍備役上校,曾任艦長。

【別太溺愛孩子】

2016/10/11

昨晚陪妻兒到鹽埕區吃婆婆冰,女兒說大學裡老師要求摘菩提樹葉做實驗,家裡附近獅湖國小旁的幾棵高聳的菩提樹遭颱風吹倒了,說高師大校門前有,於是我們驅車轉往中正文化中心,那已是夜裡10點多鐘了。

和平路上兩道旁確有幾棵菩提樹,還真高,不好摘,找樹葉做實驗,還得幫其他同學多摘些,這作業似乎不難,早知道颱風前倒下的那幾棵,趕快去摘就是,整棵樹抬了去都可以,全班同學也不用那麼費工夫,這是玩笑話,聽說他們燕巢校區的幾棵菩提樹也無一倖免。

幫孩子找東西交作業,這已非第一次,小時候兒子的學校功課不少,有次孩子們都睡了,我休假在家,大半夜我幫兒子製作他的布袋戲偶,我拿陶土捏成人形,鼻子、嘴巴、眼睛……,畫上顏色,妻縫戲偶的衣服,只因為隔天要交作業。再一次是凌晨三點,我們兩夫妻跑到金獅湖的保安宮,看牌坊上寫的什麼字,抄下來交給孩子繳作業,後來才知,其中有一位是我在官校讀書時期的教官李幼晟中校,也在上面提字,李長官的書法寫得極好,在民國七o年代挺有名,我在近幾年常跑跳蚤市場,有次找的一本唐寅(伯虎)的論文集,上有李教官的親筆字,市場裡也有他的書法作品,竟以極低的售價如垃圾賣,令人唏噓。

我因為是職業軍人,極少在家,有幾次妻要求我幫孩子寫作文,我是極反感的,通常我會用念的,叫孩子寫,或者提個引子去誘導,以往我看過一篇報導,父母對孩子的教育,兩人有極大的差別,當母親的通常比較直接,乾脆幫他做,當父親的就不一樣,那是具創造性的教育方式,有創意,我是極討厭直接就幫孩子做了或寫了。

現代的教育,父母的溺愛,容易造就許多媽寶型的孩子,單親家庭的教養更不容易,父母難為,幫孩子做之餘,也讓他們拿起釣竿,親自操作,知道如何去釣魚,而不是茶來伸手、飯來張口。

我曾帶過兩期預官,民國80年在海通校擔任少校學員隊長,這些預官都是國內台清交菁英,大多是碩士、博士,很會讀書,但常找我拿鐵槌釘釘子,修馬桶……,我曾問過他們,從小到大不曾拿過掃把、拖把、鐵槌,沒煮過一頓飯,沒做過任何一件家事,大部分父母親也都是高知識分子,這些孩子生來只負責讀書,難怪一堆博士治國,把國家弄得亂糟糟。不是這些人不優秀,而是待人處事的能力與經驗確實有待加強,治理國家政務,不能像學術研討,不容你慢慢研究,而是必須立刻執行的重大決策,更不容失誤。

給孩子釣竿,不是欣賞釣竿的美麗線條,也得讓他們親自去做,告訴他如何上餌垂釣,如何去釣取他未來豐富的人生,可以陪著他,讓他自己去做,而不是死讀書,但別太溺愛孩子。

#########################

【管理「人」的事,最煩心】

2016/10/14

一幢大樓,猶如一個小社會,政府治理人民,情形亦同。

有位住戶,老愛將摩托車停在非停車格裡,就在地下室電錶旁,怎樣都不按規定停放,他說:「我已停了三年,沒人管我,你管我幹嘛?」還說我是誰誰誰,又認識誰誰誰,常跟議員、警察、民代吃飯,卻好幾個月不繳管理費,甚至其實根本沒錢可以繳,明明有房、有子女,還想申請低收入戶,唉,這世道,真是什麼人都有。

談到管理費,我大樓也有這麼一個人,經常欠繳以「年」計算,有時累積到五六萬之譜,每次管委會寄發存證信函,到法院訴訟,仍振振有詞,說管委會不是,自己不住在這裡(空屋),還要求管理員將信件送到他家,公告的事,他沒看到,不算數,住戶大會裡還理直氣壯鬧場……,我對這種人嗤之以鼻,委員們向國稅局查他財產,居然有十幾筆土地,原來是個「好嘢人」,又老稱他自己是某某議員的助理,現代人愛「攀緣」,貢高我慢,都像這種人,別人都不對,他就是王法。

一樣米養百樣人,有人在大樓裡大小便,光是寵物還不算稀奇,也有人對某住戶不爽,或是討債公司,來你家門口放狗屎,在門上塗大便,不勝枚舉。每一層樓裡,電梯口公共空間,擺了一堆自家的雜物,地下室停車格,不停車,也擺雜物,宛如庫房,管委會拿他們沒轍,法規說不行,明明規定的清清楚楚,主管機關也可以罰鍰,但查了相關的案例,我發現竟然整個台灣,沒有一件受罰過,甚至法官對某大樓住戶擺放鞋櫃在門口,居然說不違法,不起訴,哇哩咧……,那訂定的公寓大廈管理法是幹嘛的?

有些人愛幹委員,為的是可以有個身分地位,到處炫耀:「哇係某某大樓ㄟ主委呢……」,深恐人家輕鄙她,也有的是想A錢,或者有了權利,就犯了大頭症、膨風症,根本不是為了大樓好才來的,反而是標準的「革命障礙」物。

千奇百怪的事都有,民國七十三年,我在海官校四年級畢業,到台北政戰學校「反共復國教育」,第一次到青年公園附近的同學家裡,極擁擠的國宅,僅二房,客廳如一狹小通道,擺了電視、太師椅,已擺不下茶几,人也只能勉強通過,那國宅一層少說五、六戶人家,電梯很大,但到處是垃圾、狗尿、狗大便,宛如貧民窟,那是我當年對台北的印象,雖說是大都會,其水準也不比南部好到哪裡。

幾十年過去了,我的軍旅生涯有十幾年是在台北過的,印象裡雖已進步不少,但南北差異依然不大,沒水準,沒公德心的人還是很多,現在更有一些年輕人拉K的問題,進駐到單純的住宅區大樓,特別是管制嚴格,有磁卡、刷卡功能的社區,進進出出分子複雜,影響社區安寧與純淨,而這些吸毒拉K,政府法令居然認定不算犯法,吸食K他命只屬罰鍰,販賣才算違法,難怪年輕人如此肆無忌憚,也讓社區住戶煩心。

人,最難管,有法律也難制裁,昨天新聞,台南有位通緝犯被警追逐,拿長釘與警對峙,甚至嗆警:「你開(槍)啊,你開啊!」果然警察一槍打中他小腿,血流如注,真是活該,也讓我佩服這員警,這槍,開得好啊!

我大樓裡也有個神經病,沒事忽然會對你做攻擊狀,嚴詞罵你:「你是不是心裡在罵我?是不是?」口氣極惡劣,也極具挑釁,我妻也被他如此騷擾過,害我每坐電梯都要戰戰兢兢,深怕同梯,這小子有次腳受傷,要他給醫生看,卻堅不去,「我在中庭用水沖沖就好……」,最近卻看不到人,不知怎了?

不定時炸彈是個問題,老人也是問題,特別是獨居老人,還有跳樓的,失火的,甚至煙毒嫌犯遭警追緝被擊斃的,住戶之間吵吵鬧鬧的,這裡漏水,那裡磁磚剝落傷人……, 單純的住家,卻永遠有處理不完的閒雜事。

我妻專管那閒雜事,比主委還主委,管理員、住戶之間有任何擺不平的糾紛,都她搞定,大家喜歡找她,處理事務也果斷令人信服,真可去幹里長了。

管理「人」的事,確實最煩心,我在三十幾年軍旅,帶了不少兵,不都也是那些有關「人」的狗屁倒灶的事,退休了,想還是有個工作好好渡著歲月,找了個保全,小管理員,日子總不會無聊,也可有個事做做,公司找我去某大樓當總幹事,真TMD煩人,兩個月老子不幹了,管了幾十年的人,幹嘛跟自己過不去。

後來還是回到農十六這幢原來的大樓擔任小管理員,這地方單純許多,住戶也好,清心也清閒,不必負那麼大的責任,最主要,懶得理那些社會上的無理取鬧、愛攀緣、損人又愛利己的雜碎,這年頭,教育是失敗的,學生居然打起老師、教官來,開車在路上,一個不小心也要動不動與你理論幹醮,甚至大打出手,網路裡淨化人心的事少,罵來罵去的酸民多。

我常碰到一些朋友,我也總不諱言,我不過就是一個小管理員,混口飯吃,有些人也一樣嗤之以鼻,但當他知道你的過去、背景,又是另一種眼光,「小舟從此逝,江海寄餘生」,人生起落無常,誰都會有眼淚有悲傷,我們要學會欣賞和悲憫,學會善待他人,工作無貴賤,都該給予基本的尊重。

什麼是真理?連政府治國也沒個真理,沒了道德,人已失去了人性,好人也沒了尊嚴,連宗教也讓人不信任……,退休了,連退休金都可能不保,面對這昏亂的社會,只有自求多福了,「人」說不定隨時會走,歌王也不例外,何必計較或算計?「粗茶淡飯保平安」,天祐台灣!

#########################


【一部廣告影片的省思】

我昨晚也看了一下那廣告影片,拿李安與吳寶春來做例子,我看了也覺偏頗,有多少人能成為李或吳?又有多少企業主真能識人?……這是「個人」奮發努力的成果,每一位成功人士曾經多少失敗?還有身處的環境也是一個極大因素。

王永慶也不過小學畢業,但他的成長環境與台灣經濟起飛有極大關係,那個年代的人可以,包括郭台銘、張忠謀、許文龍、張榮發、徐旭東……,李安與吳寶春在國外大型展賽場屢屢獲獎,不是國內環境有多好,現在年輕人,要成為上述這些財團大人物或李、吳,恐怕是更難了。

王永慶如果是生在這個年代,那絕不會有王永慶,李安與吳寶春也一樣。

現在年輕人能有個正常工作,養家活口就不容易了,除非政府夠力,讓年輕人能發揮,然而連最基本的22K都難解決,財團壓縮年輕人的競爭力,未來也只是泡沫浮雲。這裡面談論的影片,拿李安與吳寶春當例子,確實也偏頗了,重點在於財團,有錢人不給年輕人機會是事實,歧視也是事實,把整個不景氣全怪軍公教,也一樣偏頗。

政府、政客、財團之間的官商護航與各謀其利,政策錯誤才是主因,鬥來鬥去,只有讓台灣更腐化,財團賺更多,失去民心的是政府,吃虧的是老百姓,有錢人穩賺不賠,其他一概皆輸,特別是讓年輕人創業的中小企業,也難撐大局,哪來的機會?誰懷才不遇?誰不識貨?可憐的是下一代,可恨的是現在掌權的與有錢的,台灣的未來在哪裡?

Be A Giver__不怎麼樣的25歲,誰沒有過?
發佈日期:2016年10月2日
https://youtu.be/KfLZwLGb9vU
若網頁無法觀看,則請點選YouTube連結網址,前往YouTube觀看。

#########################

【保力達與海尼根】

2016/10/14

有位工人,來大樓前鑽消防栓工程,重機具與打洞、挖土機、貨車一起前來,工人中午休息,與我閒聊。

「現在這些粗重的活,囝仔攏不願做了。」工人抱怨,又說:「來一個走一個,攏待不久。」這工人也60餘歲,約莫比我大七、八歲左右,已滿頭白髮,黑黝的臉龐,已布滿皺紋,十足勞工階層模樣。

我有個朋友,開修車廠,平時忙得不可開交,偶或看有小學徒來,也都待不久,一位做「土水」「黏太魯(瓷磚)」的老闆說:「我曾請一位年輕學徒,一天要喝我近800塊錢的海尼根,邊做邊喝,以前人喝保力達,現在年輕人喝海尼根,沒喝沒體力,沒多久我就叫他走人了……。」

做粗活的勞工沒人做,我常看到的,都是前面我說的中老年人撐著,年輕人大多找服務業,不耗體力,但傳統產業的技術傳承,誰來接手?

#########################


【笑看人生,好好活著吧……】

2016/10/15

有好友最近很熱衷某直銷產品,像是被催眠或洗腦那樣,說什麼可以升到什麼階層,可以月入十多萬,這讓我想起民國80年前後那一股投資熱潮,讓許多人血本無歸。

民國77年,我在海軍海蛟三中隊擔任飛彈快艇上尉艇長,那年代郝柏村要求軍人不准騎機車,但實在很不方便,港區幅員廣闊,從外面進到軍港是一大段路,再進到海蛟營區,更遠,幾已到危險品碼頭了,通常我都將機車放在營區外面,左營公車北站的寄車店,騎腳踏車出去換乘,然後回台南看老父母。

那時候就有許多同僚,學長弟、同學們常吆喝出去參加投資公司的介紹會,我則敬謝不敏,但某次實在拗不過,勉強去參加,就在軍校路上,裡面一大堆人,跟你介紹產品的人很會講話,主銷自動沖洗馬桶,就是直銷老鼠會(他們還很慎重說不是),每人最少投資五萬,說什麼十幾二十年後,衛生紙會消失,大家都用這種電腦馬桶,會成為常態,家家戶戶都用,靠,我那時候就回答,不可能,衛生紙哪會消失?…… 瞭解裡面一大堆人馬都想賺錢,都因唯利是圖,我說我沒錢,當時薪水我幾乎都拿回家,除了老父母要花用,也得繳台南的房屋貸款,那些人吸引不了我,也很現實,一聽你沒錢,馬上不理你……。

當年我們有輛腳踏車就已是很平常的事了,有台摩托車那更不得了,單位裡有人買了二手喜美車,汽車欸,所有同事大家常圍繞著那輛車轉,東看西看,即使二手貨,也讓我們稀奇,原來有人真因直銷賺錢,買起汽車,說什麼幹到經理、副理級或黃金鑽石會員,比軍人的微薄薪水還高好幾倍,那年代還真有學長因此退伍去專心直銷去,民國八十年代初期,台灣景氣好轉,也有不少人退伍到外面闖,幹不到20年,現在反羨慕起我們,30幾年軍旅,沒有你們想像那麼好熬的啊!

後來我調馬祖外島,那年鴻源倒了,有人急著請假返臺,在碼頭碰上,全家損失都上百萬,我當時還沒結婚,據我妻說,有幾位親戚也一樣受牽連,最後聽說還是有賠,賠他媽的十幾張不怎值錢的靈骨塔位……。

人心總是貪婪,都這把年級了,現在的直銷已較正常化,各項消保法規也嚴謹些,有些公司確實做得不錯,產品也好,但保健食品也不宜將其神話化,畢竟有病得看醫生,又不是真吃那些保健食品就可以把你的心臟病、高血壓、癌症…… 治好,那感覺像是某基督教會讓坐輪椅的半身不遂者奇蹟似的會站起來走路,或者佛教徒、道教神壇裡的神通廣大的乩童或法師,真能治好,那還要醫生幹嘛?

腳踏實地吧,我們老了,每個行業都有翹楚,我們比不上的,那些能月入十幾二十萬的,百千萬裡就那麼一個,錢沒那麼好賺,尤其現在,那些翹楚,早已在社會上經營許多年,比你能言善道,比你更多背景人脈,比你年輕有活力,別羨慕他們,那也是曾經有過辛苦歷程,也不是平白無故可以賺那麼多,也得投注心血心力。

我們這些退伍老兵,尤其是正期生指揮職退下來的軍官,只會打仗的老兵,沒什麼專長,一輩子帶兵,比不過那些具備專業的軍士官,比不過那些在社會上打拼幾十年的老百姓,到老還可能被政府剝層皮,連退俸都會不保,再怎氣憤又能奈何?「靜觀世事,笑看人生」,笑笑吧,日子還是得過,哭也一天笑也一天,那就笑笑吧,腳踏實地的笑,好好活著……!

#########################

【別急躁,慢活吧】

2016/10/17

上了年紀,凡事開始「慢」了,任何急事,總不忘提醒自己,要慢,要慢,要慢。

所謂慢生活(Downshifting),又稱慢活,是一種社會行為(Social behavior)或趨勢,其倡導人們擺脫對物質瘋狂的迷戀,重過簡單的生活,並減少「壓力,加班,和可能伴隨著它的心理代價」(摘自維基百科)。

我在現役的時候,在海總部擔任參謀職也有十數年,許多公事還真由不得你慢,後來我決定不再往高層競爭,不想升官了,受我岳父極度責難,說:「不想升為什麼不跟我講?我們朝裡還有人吶!」……我回說:「我就是不想幹了,肩膀上的階級不能陪你一輩子,是上將也得退伍,我只想在有生之年,寫字刻章畫畫,它們可以陪我一輩子啊,這是我興趣,從小中士到老上校,夠了,官場之間的來去逢迎,不是我的專長……。」

台北的生活步調極快,尤其部隊裡的戰情作業分秒不能差池,有位將級長官問我:「世和,我看你處理戰情,不急不徐,一點都不緊張,程序熟稔,與其他管制長不一樣。」這是時間累積的經驗與心態,無欲則剛,急有何用。

工作累了,有一年特別想去東部旅遊,那裡的步調慢、風景佳,人們的生活悠閒,即使住個一天兩天,也會整個人疏壓不少,我蠻喜歡那種感覺,高雄雖不及台北那樣緊湊,但這幾年高雄也不一樣了,炎熱的天氣,讓人心浮氣躁,沒水準的人也不少。

退伍前那幾年,我常到士林大北路的「中和筆莊」找洪老闆聖昂兄,聊的大多是書法篆刻事,從他身上學了不少,有一位教書法的尹之維老師,確實學有專精,滿腹熱忱,政戰學校的學長,我看他寫字,要求學生寫字都要慢,那種「慢」的程度,還真慢,甚至極「用力」,寫字當應隨興,但不能失其法度,慢,我還能體會,常常謹記教誨,但太用力,似乎也過了頭,如何拿捏?每個人有他不同的詮釋。

聽說于右任一早起來是要先寫魏碑再寫草書的,這樣草書看起來才不會「飄」,現代人也夠機車,如果像于老那樣的大官,上班還在寫字練字送人,早被媒體批了,還好那時代批公文,拿毛筆很正常吧,寫字可以練心,亦可養生,慢慢寫,也調氣。

我們在海軍幹作戰參謀的,最是忙累,後來有長官常告誡:「先求有,再求全」,反正你寫的文案再好,到了上面照樣給你改得亂七八糟,官大學問大嘛,別累死自己。

有些事急得像熱鍋上螞蟻,滿頭大汗,或者生起氣來,氣急敗壞,會死不少細胞的(難怪許多海軍長官罹心血管疾病不少),年輕人也是,特別是年齡漸長,退休了,該學習「慢活」,找些嗜好的事,要慢,要慢,要慢……。

上文承蒙 黎樵 先生同意,引用他的「臉書」系列文章,特此致謝!

延伸閱讀:

黎樵:是粗鄙武夫,還是能人智者?

黎樵:論韓國延坪海戰與清朝甲午海戰

黎樵:眷村物語,鐵板燒與海軍碼頭聯想

黎樵「山芋再燙,也得接手」與海軍「備役中將李晧」的原委說明

黎樵:民國47年九二海戰陣亡醫官陳科榮中尉,
滿臉疲憊憔悴地出現在懷孕未婚妻的房門口


黎樵:學會尊重每一個人

黎樵:台海防衛的功臣們

黎樵:「艦艇兵不可缺也不宜濫」與「一個海軍小中士」

黎樵:父與子的對話、恢復徵兵、罪人不孥

兩位前艦長談軍艦釣魚 海軍傳統潛規則外人難理解

黎樵:回應「綠水海軍」/海的胸襟 vs 小鼻子小眼睛

黎樵:海軍國際禮儀與誰才是募兵最強有力的先鋒?

黎樵:別太苛責,談部隊醫護人力之不足

黎樵:【海軍軼聞】挨罵的藝術

黎樵:募兵之難,究其原因,是未做好募兵的生涯規劃

黎樵:在書中讀自己

黎樵:任職「大漢艦第13任艦長」的回憶與感言

黎樵:年輕的軍人為何想自殺?

黎樵:以陸軍的思維訓練水兵,當然壓力會大到凸槌

    全站熱搜

    神仙、老虎、狗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