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Y樂趣1


電子戰中士的DIY樂趣

2016/11/27

黎樵 

中華民國海軍備役上校,曾任艦長。

最近兒子女兒必須在外地讀書,都要用電腦,我兒把他那台CPU型號Intel Q8400桌上型主機從基隆寄回,因為掛了,硬碟壞軌。

這老機子是我退伍後帶著他自己組裝的,一步一步教他,迄今也6年,老CPU現在只能賣200元不到,也不必升級,留着我自個兒用,簡單文書處理還行,畢竟也是四核心,不玩現在的電腦遊戲,湊湊總也順暢。

花了好些天功夫,終於修妥,再將另一台i3主機做個升級,換成ssd固態硬碟當系統碟,找了個WD 1TB的傳統碟,裝妥挺好用呢,準備讓兒子帶回基隆讀書去。

無獨有偶,我給女兒用的那台筆電,SONY VAIO VPCEB37FW,2010年買的,CPU型號i3-620M,第一代i3,也老了,用起來卡卡,吵著買新,我試著也換ssd系統碟,但原來的傳統硬碟,我看網路可以改裝到筆電裡面,即利用光碟機的空間抽換,市面上有賣特製的第二顆硬碟托盤(高雄建國路酷銳科技或網售),樣子類似筆電光碟機,才250元左右,現代人太聰明了,整個改裝完修之後,女兒用起來不卡了,ssd做系統碟,速度確實提升不少。

前一陣子在資源回收站撿了一台廢棄電腦,AMD Celeron賽揚CPU,我看主機板還行,可以換成四核心CPU,於是上網找了一顆中古CPU,再加一條記憶體,約1000元左右,換了家裡留存的中古硬碟,也是嚇嚇叫,速度挺快。

老東西DIY,整理整理又是一尾活龍,孩子們要用,這幾天確實也把我折騰,但亦樂於其中,我因為早年在海軍就是電子戰中士雖然後來升到上校,一路海上、陸地作戰管道指揮職軍官,少有機會再去接觸電子裝備的維修技術,對於電子的東西,始終情有獨鍾,一直沒忘進修或吸收新科技,所以還懂一些。

電腦資訊發達,一年一年進步,回想早年在船上修美軍的通信、雷達裝備,全是真空管,那已是老古董的東西了,但現在有些發燒友,最迷真空管音響,返璞歸真,也有它的樂趣。

海軍以前的士官長,對其專業與傳承非常重視,各個都能獨當一面,訓練精良紮實,後來我看一代不如一代,靠了碼頭,必須仰賴廠裡面的技工,出了海,就完全要靠那些專業資深士官了,裝備壞了,都得自力維修,茫茫大海全靠自己,因此有人說【士官浮起了海軍】。

現在的孩子,包括我的一對兒女,對這些電子產品,當然也不可能自己去DIY,反正壞了買新的就對了,物力維艱,當思來之不易,新的當然好,但DIY的樂趣,也只有深陷其中的人,能夠體會箇中滋味了。

DIY樂趣2  

#########################

用心-就有用力的地方

用心--就有用力的地方

2016/11/21

黎樵 

中華民國海軍備役上校,曾任艦長。

孩子從基隆回來,主要因她母親住院開刀,一切也都如預期地平安順利。這次他在海洋大學學士後的商船系「學成班」上課,據說可以修另一個學士學位,將來也可以跑船,不啻給年輕人是一條好的出路。

當兵的時候,我兒抽到海軍艦艇兵,在成功艦上服役,才能體會他老爸當海軍三十多年的辛勞,也開啟他對航海的興趣,這小子居然不暈船,天生跑海的料,服兵役那段時間,我們父子倆有共同的話題,可以用海軍的語言溝通了。

昨晚我們聊了些航海的相關學識,天文及地文航海、下錨、操船、貨運裝載及救難應變,這次回來,昨晚我問他上課狀況?考試還好吧?他竟如此回我:「成績可以過關就好啦,又不是要繼續升學,重點是將來的工作經驗……。」他還到台北利用空檔到補習班去補英文,孩子有他的理想,願意進修及規劃他的人生,我挺欣慰。

前幾天我在大樓的環保回收站撿了一堆書,其中一本天下Cheers出版的「用心-就有用力的地方」(徐重仁的22個人生發現),我今天趁內人進手術房等侯的期間,大概翻了翻,閱讀紙本的樂趣,與網路上看文章是不同的。

徐先生在這本書裡提到,「小孩子的功課可以過就好,最重要的是生活體驗與禮儀。」

這點跟一般的父母對孩子的期許是不同的,就像前一陣子,我鼓勵他去打工,在加油站,我自己也在退休五年後,首度在社會上正式找了個工作,除了給孩子示範,我告訴他:「這時候不要想去賺多少錢的事,你還年輕,最重要的是學會謙卑,學職場上的待人接物,學工作經驗與做事的敬業態度……」。

「成功不是只有一種。烤出好吃的麵包、幫客人剪出漂亮的髮型,或是拍出很棒的照片,都可以是你的成就。」徐重仁在書上如是說。

孩子已經不是草莓,他現在正努力建立他的人生花園與豐沛果園,只要用心,也會有他用力的地方,都會有收穫,孩子,加油!

用心-就有用力的地方1

#########################

老了嗎

我老了嗎?歲月不饒人……

2016/11/21

黎樵 

中華民國海軍備役上校,曾任艦長。

我今年實歲已逾54歲了,說老不老,說年輕已不年輕,在我們曾是20餘歲小伙子的時候,當海軍軍官,看一艘陽字號驅逐艦的上校艦長,是何等的「老」人?一般艦長年齡,大概是在42歲上下,甫升上校的軍官,但讓我們看起來卻比一般人老沉許多。

船上那些老兵更不用說,我是指大陸來台的老水兵或士官長,58歲限齡退役,也就是說,在我們那時候,看到比艦長還老的,那些老兵大多50餘歲了,比起艦長,要大上十來歲,在我們看,那真是老頭兒了。

常年的海上風霜,確實易讓人顯得更老態,現在的我,就是那「老頭兒」的年齡,一轉身,青春已不再了。我父親當年在我這年紀的時候,54歲,我才6歲,還沒上小學,記憶裡有一天,老爸爸帶著我逛書店,買了一個地球儀,他知道我喜歡看那圓圓、有著彩色圖案,有海有山有陸地有符號的每個國家的地圖,還會轉來轉去,幾次都因太貴,老爸爸捨不得買。

那次買回來後,我好高興,興高采烈地抱著,邊走邊跳,沒想到還沒進家門,就在眷村巷子口文伯伯的雜貨店旁,一個失神,地球儀摔地上,掉入了水溝,破成兩半,我好懊惱,哭得淅瀝嘩啦,後來無法修補,也就丟棄了。

這印象讓我極深刻,小小心靈裡想著,以後我有錢,我一定要再買個更大的……,幾十年過去了,到現在50餘歲,還真沒買過。

當時父親的反應,並沒有因此而斥責,當場也沒有任何不悅的表情,反而安慰我別難過,等我們有錢再買就是,錢賺來就是要花的呀,東西沒有了,等存夠了錢,再買就是,老父親年紀愈老,也愈看不出他發脾氣,總是惦惦,安靜沉思,想著他的家鄉。

這之後,父親常跟我介紹世界地圖及中國大陸地圖,父子倆常趴在眷村籬笆前,將地圖攤在地上,讓我指認各省份、各個國家,位置、形狀、省會、首都,我才小學三年級,可以如數家珍,說出大陸每個省會、簡稱,世界每個國家及其首都。還有家鄉的美好,開門可以望見五指山聳立,以及他歷經戰亂的整個路徑,與家人失散幾十年沒見的那個白沙縣政府……。

他也常拿四書讀本,最特別的是兩本小冊子,「總理(國父)遺教」和「總裁(蔣中正)讀訓」,國父遺像底下有一篇遺囑,「余致力國民革命凡四十年……」,老父親背誦的時候,以軍人標準之姿,立正站好,背誦畢,還來個稍息,這是我第一次看老爸爸如此嚴肅,這之後沒多久,那遺囑我也會背了,至今不忘。

每個年齡層看人,似乎角度都不同,小時候我的記憶力很好,到20餘歲官校畢業任初官,那記憶力確實超強,現在則能記住自己是誰,還有老婆在哪就不錯了(在家找不到東西,問她準沒錯),更懶得去記東記西,不會忘,已屬萬幸了。

這年紀看年輕人,尤其女生,全一個樣兒,頭髮、打扮,全一個模子,很難去記人,除非有特殊之處,比如胖一點的,特別高或特別矮,否則都一個樣調,我實在搞不清楚誰是誰,更討厭去記人名字。

公司郭副理(女生,士校學弟,也是我的老板的老婆,頭家娘)有一次來我大樓,見到我,我實在不知她是誰,很熱忱打招呼,好像很熟,可我真不知她是誰?等自我介紹後,我才晃然大悟,但腦子裡真一點印象也沒,只記得有這麼一個人,而且人不錯……。糟糕,會不會被炒魷魚了,郭副理聽我那樣解釋,說我真不會去記女生,她說:「那好啊,妳老婆聽了一定會很高興,哈哈…。」

或許年輕人看我們也是一個「老頭」吧?希望不是「糟」老頭就是。

五十歲前,別人老叫我「叔叔」,現在都叫「杯杯」,還有位阿嬤要她孫子叫我「伯公」、「爺爺」……,看來「叔叔」這名稱,已離我遙遠了,我還是喜歡人家叫我黃大哥,那是目前最年輕、最親切、也最有尊嚴,還不算那麼「糟」的聲音……。

上文承蒙 黎樵 先生同意,引用他的「臉書」系列文章,特此致謝!

延伸閱讀:

黎樵:老將軍看病

黎樵:笑看人生,好好活著吧……


黎樵:是粗鄙武夫,還是能人智者?

黎樵:論韓國延坪海戰與清朝甲午海戰

黎樵:眷村物語,鐵板燒與海軍碼頭聯想

黎樵「山芋再燙,也得接手」與海軍「備役中將李晧」的原委說明

黎樵:民國47年九二海戰陣亡醫官陳科榮中尉,
滿臉疲憊憔悴地出現在懷孕未婚妻的房門口


黎樵:學會尊重每一個人

黎樵:台海防衛的功臣們

黎樵:「艦艇兵不可缺也不宜濫」與「一個海軍小中士」

黎樵:父與子的對話、恢復徵兵、罪人不孥

兩位前艦長談軍艦釣魚 海軍傳統潛規則外人難理解

黎樵:回應「綠水海軍」/海的胸襟 vs 小鼻子小眼睛

黎樵:海軍國際禮儀與誰才是募兵最強有力的先鋒?

黎樵:別太苛責,談部隊醫護人力之不足

黎樵:【海軍軼聞】挨罵的藝術

黎樵:募兵之難,究其原因,是未做好募兵的生涯規劃

黎樵:在書中讀自己

黎樵:任職「大漢艦第13任艦長」的回憶與感言

黎樵:年輕的軍人為何想自殺?

黎樵:以陸軍的思維訓練水兵,當然壓力會大到凸槌

    全站熱搜

    神仙、老虎、狗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